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五十二章 最後的機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五十二章 最後的機會字體大小: A+
     

    許清寧淡然一笑道:“那就麻煩你了!”說罷走在頭前,衆人跟在後面,那樣子就像是執掌家務事的夫人巡視自己的城堡一般。

    許乾有些詫異,心中暗道:“怎麼老媽對這裡很熟悉嗎?”一行人上了二樓,女管家越衆而出,對許清寧說道:“夫人,您的房間在這邊。”

    許清寧這次沒有喧賓奪主,跟着女管家進了安排好的屋子。還不等其他人退出,就聽外面一陣汽車聲響。女管家道:“夫人,您在這裡休息一下,我出去看看!”

    許清寧點點頭,讓那些助理、護理人員將她的東西放到屋子裡。等那些人退出去之後,許清寧說道:“現在住到這裡,是難得的機會,你可要把握好!”

    許乾點點頭,嗯了一聲。兩人還沒說幾句話,就聽外面雞飛狗跳,一陣喧譁聲。一個三十出頭的漂亮女人衝了進來,後面還跟着薛文秀的女管家。

    “呦,你就是薛文秀養的小白臉吧,怎麼連老媽都帶來了,還真是稀奇少見啊!”那女人長得倒不錯,就是一臉尖酸刻薄之相,讓人看着生厭。

    不等許乾說話,許清寧說道:“你就是薛廣年找的小三吧,他還真是越來越出息了,什麼不三不四的人都能領回家裡。”

    那女人楞了半晌,才反應過來,罵道:“你是哪裡來的野女人,敢這麼跟我說話,給我轟出去!轟出去!”

    女管家忙說道:“夫人,夫人,這是小姐請回來的客人。”

    那女人怒道:“你眼裡只她薛文秀是不是?好好,我回去把她爸找來,讓他看看他養的好女兒,都在做什麼事!”那女人說罷,氣沖沖地走了。

    等那女人走了之後,許清寧把房門關上,說道:“不能再等了,如果薛廣年過來,把我認出,咱們娘倆就危險了。今天晚上我來做法,你一定要把她拿下!”

    許乾楞了一下道:“不好吧,我哪怕是騙她上牀,也比用術法強啊!”

    許清寧呵斥道:“住口,你還是不是人子,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不共戴天,今晚必須照我說的做。”

    許清寧自包裡拿出一個玻璃瓶,對許乾說道:“滴幾滴血進來!”

    許乾道:“做什麼啊?”

    許清寧道:“我自有用處!”許乾不得已,咬破右手中指,滴了幾滴血到瓶子裡。

    晚上的時候,薛文秀回來,在飯廳裡招待許清寧和許乾。許清寧笑道:“文秀姑娘,這一段時間一直受你的照顧,如見還住到你家裡,真的是愧不敢當,我敬你一杯!”

    薛文秀道:“阿姨客氣了!”

    兩人喝了一杯,許清寧道:“文秀,你身上帶的那個護身符,能讓我看一眼嗎?”

    薛文秀笑道:“當然可以!”她走到許清寧身邊,卻不把符摘下,依舊掛在身上,只是從衣服裡面掏出。

    許清寧將護身符拿在手裡,輕輕拍了三下,說道:“好東西啊,你這護身符,能擋住三次術法攻擊,更能杜絕心懷叵測的相師窺視於你!你可要好好珍藏!”

    薛文秀道:“這是玄學理事上官會長親手所制,

    威力非同一般。”

    許清寧道:“文秀,其實我也是相師,你照顧我們這麼多,不回報你什麼,我始終心裡有愧,不如你說下生辰八字,我幫你好好算上一卦。”

    薛文秀推辭道:“阿姨,你太見外了,真的不用!”

    許清寧笑道:“你是信不過阿姨的相術,覺得不如上官會長是嗎?”

    薛文秀擺手道:“不是不是,那阿姨就幫我算上一卦吧!”隨即說出了自己的生辰八字。

    許乾聽了,也在心中默默算到。“咦!”

    見許乾忽然出聲,薛文秀道:“怎麼了?”

    許乾忙說:“沒事,沒事,我想起點別的!”心中卻道:“奇怪,爲什麼卦象顯示,她確實有一個哥哥,而且還有相會之日,難道她哥哥並沒有死?”

    許清寧卻說道:“文秀啊,你的命可真是非同一般啊,乃是大富大貴,女中豪傑的命。姻緣更是……!”

    許乾並沒有細聽許清寧的話,而是試圖去算薛文秀哥哥的信息,奈何每次一算,卦象就中斷了。

    “難不成,他哥哥已經被人逆天改命?嗯,憑薛家的權勢,只要肯花錢,高手肯定請的到,這麼多年沒音訊,八成是被人動了手腳了!”

    吃過飯後,許清寧對許乾說道:“兒子,你不是有話要對文秀說嗎?”

    許乾一副才反應過來的表情,說道:“哦,對,咱們進屋去說好不好!”

    薛文秀沒有異議,跟着許乾進了房間。兩人在牀邊坐下,薛文秀問道:“你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啊?”

    許乾道:“剛纔我根據你的生辰八字算了一下,你的確有一個哥哥,而且他尚在人世,你們兩個應該會有重逢之日!”

    “真的!”薛文秀一臉驚喜道,可隨後又說道:“可爲什麼我找別的相師算,他們卻說沒有,就是玄學理事會的上官會長也算不出呢?”

    許乾道:“各家的相術算法各不相同的緣故吧!”許乾心道:“我用的可是天師宮的鎮宮之寶《神相經》,豈是這個世界裡的相術能比的!”

    薛文秀道:“原來如此,那你能不能幫我找到他!”

    許乾道:“有些困難,剛纔也試着算過,但一算卦象就斷了,我猜應該是被高手逆天改命了。如果當年你哥哥並沒有死,而是被人偷走的話,一般的相術高手都能算個七七八八,斷然沒有卦象一算就斷的道理!”

    薛文秀嘆道:“那可怎麼辦!”

    許乾見她一臉失望的表情,問道:“你就這麼希望找到他嗎?”

    薛文秀道:“是啊,爸爸那人生性風流,除了娶到家的,外面的女人不知有多少。從小我就是跟媽媽相依爲命。後來媽媽死了,後媽進門,對我更是不好。我從小就沒感受過什麼叫家庭溫暖,所以對哥哥的記憶,就越發強烈。後來我發現爸爸在對這件事遮遮掩掩,我就更想弄清楚了!”

    許乾道:“可是你媽媽爲什麼要瞞着你呢?”

    薛文秀搖搖頭道:“我也不知,也許是怕我傷心吧,畢竟誰也不會想到一個一歲的孩子會有記憶。

    他們總覺得小孩子不用知道太多,好多事都是等你大了再告訴你。只可惜還沒等我長大,媽媽就已經去了!”

    許乾見薛文秀情緒有些低落,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別太難過了!”見薛文秀沒有拒絕,又伸手將其摟入懷中。

    薛文秀靠着許乾,低聲道:“其實我也不知道爲什麼,一見你就覺得特親切,給我一種很安心的感覺,就像個可以依靠的大哥哥一樣!”

    許乾卻有種很受傷的感覺,訕訕道:“原來,你只是把我當哥哥啊?”

    薛文秀道:“你該不會以爲我喜歡你吧?”

    許乾沮喪道:“嗯,當然啊!”

    薛文秀笑了笑,嘆道:“其實有時候我真的很羨慕那些家境平凡的小孩,起碼他們能夠享受親情。生在豪門,真的能夠體會到什麼叫天家無父子,我感覺很累,真的很想找個肩膀靠一下。”

    許乾將她摟的更緊了,聽薛文秀低聲說道:“你一定要分的那麼清嗎?”

    許乾心道:“對啊,我是來報仇的,又不是要跟她談戀愛,她到底怎麼想,我用得着弄的那麼清嗎!”想到這,許乾將薛文秀的身子扳正,面對面看着她,兩人的臉靠的很近,氣氛開始曖昧起來,兩人都能感覺對對方的氣息。

    許乾忽然發現,薛文秀額頭命宮處,呈現出七彩顏色,代表着各種氣運。這預示着薛文秀身上的那道護身符,已經被破掉了。

    許乾想起老媽看護身符時拍的那三下,原來是用在這裡。這麼說用不了多久,老媽就要施法了!

    想到那不是很光彩的手段,許乾本能的有些反感,鬆開手說道:“剛剛,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輕薄你!”

    薛文秀臉頰涌上一絲紅暈,說道:“沒什麼,剛剛我也不對。”

    許乾道:“我送您回去吧!”

    薛文秀嗯了一聲,道:“好的!”

    兩人出了門走到薛文秀的房間,許乾剛要道別,薛文秀卻道:“對了,我有些東西,要給你看!”

    “什麼啊?”許乾問道。

    薛文秀道:“你進來就知道了!”許乾進了門,卻發現薛文秀乾脆利落的把門鎖上了!

    “文秀,你?”許乾道。

    薛文秀面色紅暈,眼帶桃花,柔情似水道:“你怎麼知道我心裡不是把你當情哥哥呢?”

    許乾嚇了一跳,向後退了一步道:“文秀,我們,我們才認識多久?這,這太快了吧?”

    薛文秀道:“比起那些在微信上亂約的,我們的速度算慢的了!”

    許乾被薛文秀推倒在牀上,眼睜睜地看着她跨坐在身上。心中暗道:“我靠,老媽用的是什麼術法啊,怎麼感覺比桃花煞還厲害,害人於無影無形!簡直就是偷香竊玉,必備之術啊!”

    許清寧的房間裡,她剛剛做法完收工,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也不休息,手掐道訣,口中默唸法咒,憑空召喚出一個嬰靈來。只見這嬰靈如一歲孩童大小,身體有若實質。只是它全無普通孩子的可愛氣息,渾身上下散發出無邊無盡的怨恨。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