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五十章 疑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五十章 疑案字體大小: A+
     

    何輔成怒罵道:“我他媽還沒碰着你呢,你告個屁!”

    蘇婉清怒道:“哎呀,你還覺着挺冤是唄?就憑你也敢打老孃的主意!”說罷又是擡腳猛踹,看的許乾心驚肉跳,心中暗道:“這小子也點也夠背的啊,瞧這樣,錢沒撈着,還得鬧個雞飛蛋打!”

    何輔成雙手捂着胯下,側着身子躲開,蘇婉清不依不饒道:“哎呀,你還敢躲?”

    許乾忙上前拉住她,說道:“行了,你再踩上一會就真廢了,讓他走吧!”

    蘇婉清一腳踢在何福成屁股上,呵斥道:“滾!”

    何輔成向前爬了幾步,站起身來,捂着褲襠蹦了幾下,惡狠狠道:“臭娘們,你給我等着!”

    蘇婉清做了個擡腿的動作,嚇得何輔成向後退了兩步,說道:“你倆給我等着!”說罷轉身出去了!”

    許乾笑道:“他應該是找洗手間,看看自己的小兄弟是不是陣亡了吧!”

    щшш⊕ ttKan⊕ ¢ O

    蘇婉清從身後將許乾抱住,抽泣道:“那,你也看到了,他這麼欺負我,你可要幫我啊?”

    許乾感覺到後背貼上來的軟肉,有種酥酥麻麻的感覺,說道:“這是你們的家務事,我摻和進來,不好吧?”

    蘇婉清的手伸進許乾的襯衫裡,用食指在他的胸口上輕輕畫着圈,說道:“大不了,人家從了你就是了!你這麼帥,人又這麼好,我倒貼也願的!”

    許乾按住蘇婉清的手,道:“最多他要欺負你的時候,像剛纔那樣的情況,我可以幫你一下,其他的事情,我可不管!”

    蘇婉清笑道:“好,有你幫我就成。再說,這世上哪有媳婦在的時候,遺產留給侄子的事,你說是吧!”

    許乾心道:“那老頭要知道你現在這樣,別說侄子,就是留給不相干的人,也不能給你啊!”

    許乾見蘇婉清的手又要不老實,忙說道:“那個我還得回去呢,咱們回見吧!”說罷掙脫開蘇婉清的雙手,慌慌張張的跑了出去。

    蘇婉清看着許乾的背影,眼中流露出一絲笑意,小聲道:“老孃早晚要把你吃個精光!”

    許乾帶着懊惱與暗爽,回到許清寧的病房時,老媽正坐在牀上喝粥。見許乾進來,說道:“看那你眉飛色舞的樣子,怎麼,有豔遇啊?”

    許乾訕訕道:“沒什麼!”

    許清寧笑道:“男人嘛,年輕的時候都好這些,但是小心別被女人給玩了!”

    許乾想了想今晚的事情,正色道:“嗯,不會,我心裡有數!”

    許清寧嘆道:“兒大不由娘啊,那嬰靈,你到底是沒煉?”

    許乾低下頭道:“沒有!”

    許清寧道:“我也勉強不了你,但是那個薛文秀,必須拿下,不用我教你吧?”

    許乾道:“這個不用。”

    兩人不再說話,許乾在陪護的牀上躺下,第二天一早起來,薛文秀安排的護理人員已經進來伺候許清寧洗漱了。上午的時候,有醫生過來,給許清寧檢查、開藥、打針。到了晚上

    ,薛文秀再次過來探望。

    許清寧看薛文秀的眼神,倒是沒有什麼憤恨,笑容可掬地說道:“難爲你這孩子過來看我,只是我這老太太沒什麼可陪的。許乾,你陪文秀一起出去走走吧,你們年輕人,多交流交流,不用管我這老太太,大夫都說沒什麼事了!”

    許乾道:“文秀,我送您出去!”

    兩人出了門,下了電梯,走到醫院的草地,許乾笑道:“這幾天,真的是多謝你了!”

    薛文秀道:“哎,你再這麼客氣,可就不爺們了!”

    許乾笑道:“好,那我不說那些客氣的話了!你要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說!”

    薛文秀笑道:“以後少不了有用着你的地方呢!”

    兩人走到停車場,許乾上了她的法拉利,車子開得飛快,在一棟別墅前停下。薛文秀道:“這是我自己的家,進來坐坐!”

    許乾心道:“不是吧,這就帶我來她家!”

    薛文秀下了車,將鑰匙扔給迎出來的女管家,說道:“晚餐準備好了嗎?我要請許先生吃飯!” Wшw¤ TTKΛN¤ ¢o

    女管家躬身施禮道:“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用餐!”

    許乾望着那不過三十許的美豔婦人管家,心道:“我靠,有錢人的日子就是爽啊,我那點資產跟人一比,也就剛剛脫離溫飽的水平,看來我還得想法賺錢,要不然,我把她的財運盜來,就算報仇的利息好了,不過她身上那道護身符,得想辦法破掉!”

    許乾跟着薛文秀進了別墅樓裡,見裡面清一色的歐式裝修風格,看起來十分大氣。飯廳的桌子特別長,上面已經擺好了西餐、紅酒、蠟燭!許乾心道:“我靠不是吧,難道她也想泡我,等下進房裡,看她內衣是不是成套的,就知道她是不是真心想睡我了!”

    兩人分賓主落座,薛文秀道:“也不知道你愛不愛吃西餐,要是不喜歡,我再吩咐廚房做別的,很快的!”

    許乾笑道:“客隨主便,我早就想吃了!”

    女管家進來,將紅酒啓開,給二人倒上之後退下,薛文秀舉起酒杯,向許乾揚了揚,說道:“乾杯!”

    許乾將杯中的紅酒輕輕喝了一口,越發看不懂薛文秀的意思了。兩人吃了一陣,聽薛文秀說道:“聽說許先生這麼多年一直跟着母親過日子?您別介意,我只是對你很有好感,所以託人打聽了一下你的成長經歷!”

    許乾心生警戒,暗道:“這麼說,薛家的人也一直記着這個仇,他們這些年不會一直在監視我們娘倆吧!”

    許乾道:“是啊,我父親早逝,這麼多年一直是母親把我拉扯大!”

    薛文秀道:“那你還記得小時候的事情嗎?”

    許乾道:“你說多大時候?”

    薛文秀道:“四歲?”

    許乾搖搖頭道:“不記得了!”

    薛文秀道:“但我記得,我明明記得自己小時候有個哥哥,但我再大一點的時候,這個哥哥居然不見了,之後我問家裡所有人,他們都說沒有這個

    人!”

    許乾道:“你那時多大?”

    薛文秀道:“一歲!”

    許乾詫異道:“你一歲就記事?

    薛文秀道:“我後來問過一些玄學術士,他們說我生有慧根,不是常人可比!”

    許乾慚愧道:“的確,我四歲的事情都不記得,你居然記得一歲的事!”

    薛文秀端起紅酒杯,輕輕地搖晃,嘆道:“是啊,我居然記得,哥哥對我很好,雖然他那時只有四歲,卻知道哄着我玩,逗我開心,然後他也笑的不行。但是他後來居然不見了,父母也不再提這個事情,問就說沒有。我想知道他究竟哪去了,究竟是誰害了他!”

    許乾心中慚愧,薛文秀爲了那麼一個哥哥,居然念念不忘到現在,而自己父仇未報,卻沒那麼強烈的心願。主要是他這個靈魂是附體而來,穿越至今也不過堪堪三個多月,真心沒啥帶入感啊!

    許乾道:“會不會有這麼一種可能,你的那個哥哥,只是個嬰靈,機緣巧合之下,成長到四歲的狀態。而剛出生不久的孩子,眼睛是能通靈的,你們間彼此看的見,他才哄你玩的。在後來,他有別的機遇,或者被人煉化也說不定。對了,你知道什麼是嬰靈吧?”

    薛文秀道:“我這些年找過很多相師、術士,對玄學這塊知道很多。他們大多這麼說。不是這麼說的,也只是想騙我的錢而已。”

    許乾道:“你不相信?”

    薛文秀點點頭道:“對,我不相信他是嬰靈,而是真真正正有一個哥哥存在過。我想知道當年究竟發生過什麼!”

    許乾嘆道:“時間太久了,很難找的!”

    薛文秀輕輕地喝了口紅酒,放下酒杯,淡然道:“一千萬!”

    許乾心道:“我靠,老子就喜歡你這一擲千金的勁頭,哪怕你此刻說要包我,我也不會猶豫啊!”

    許乾道:“好吧,我盡力而爲。”

    兩人吃過飯後,薛文秀帶着他參觀整棟別墅,“這棟別墅是我出生的地方,後來家裡換了別的房子,但我始終住在這裡,而我的哥哥,當初也在這裡!”

    薛文秀領着許乾進了她的閨房,說道:“這是我這些年一直住的房間,當初我就是躺在那張牀上,哥哥躺在我的身邊。”

    許乾環視了一下這寬敞大氣的閨房,心中暗道:“靠,真的假的啊,這故事不是她編的吧,要是這樣這丫頭可太厲害了,她不會對我有什麼暗示吧!”

    只可惜,薛文秀真的只是讓他參觀一下,見他沒看出什麼異常,就帶他出去了。問題是畢竟二十多年過去,就算當年施展過什麼術法,也不會有痕跡留下啊!

    許乾的房間也被安排在二樓,跟薛文秀挨着,裡面的佈置居然跟薛文秀的房間很像,用她的話講就是,這是爲她哥哥保留的。

    到了半夜,薛文秀投懷送抱的事情也沒有發生,許乾算是想瞎了心了。當他洗漱完畢,打着哈欠想要睡覺的時候,卻聽到門鎖發出了輕輕的響動,像是有人再撬鎖一般。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