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四十六章 盡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四十六章 盡滅字體大小: A+
     

    許乾道:“老東西,好狠的手段!”許乾正要去奪孟曉萌手中的槍,見她又緩緩放下,一顆心纔算放了下來。

    就在他分神之際,齊雲子揮杖直奔許乾下三路而來,嚇得他猛一側身,才堪堪躲過。

    “靠,老鬼,居然用這麼下流的招數,想廢了大爺的子孫根啊?”許乾罵道。

    齊雲子嘿嘿笑道:“小子,一寸長一寸強,這回知道了吧?”

    許乾道:“我還一寸短一寸險呢!”只可惜他身上沒有任何兵刃,這時纔開始覺得,如果能有件匕首法器,該有多好!”

    只是齊雲子卻不給他思考的時間,再次揮杖打來,許乾左躲右閃,一時間好不狼狽。只是那齊雲子追趕許乾,卻不敢動孟曉萌。雖然她人在幻境之中,可如果齊雲子靠的太近,孟曉萌就會把他看成幻境裡的人,要是再給他來上一槍,可不是開玩笑的。

    許乾被齊雲子追趕,一時間找不到趁手的兵刃,眼見那鐵鏈在地,抄起一根纏在手上當鞭使,兜頭直奔齊雲子打去。那齊雲子躲閃不及,忙中出錯用杖去擋,結果鐵鏈繞過桃木杖,結結實實打在他的背後,直打的他口吐鮮血。

    許乾乘勝追擊,雙手抓住鐵鏈,跑兩步後,兩腳懸空交替踢在齊雲子的胸口,如同電影中黃飛鴻的佛山無影腳一般,踢的齊雲子連連倒退,已經到了地穴的邊緣。

    那齊雲子眼看要掉入地穴,慌忙扔掉手杖,抱住許乾的雙腳道:“你給我陪葬吧,我要整個寧安都給我陪葬!”

    許乾被齊雲子拖累,雙手一滑,兩人都懸在地穴口半米深處,糟糕的是手中剩餘的鐵鏈已經不足一米了。

    “九幽惡鬼,遊蕩孤魂,聽吾號令,賜爾血食,急急如律令,引!”許乾可謂膽大包天,到了此時,居然鬆開一隻手,拿出一張符籙,用出引煞咒來,打在齊雲子的腦門。

    齊雲子在這裡養屍,身上早就沾染了不少煞氣,加上受了槍傷和鞭傷,身體虛弱,頓時陷入幻覺中。

    “不要,不要,不要來找我索命!”齊雲子鬆開雙手,不停揮舞,整個人已掉入那深不見底的地穴中。

    而此時此刻,許乾手中的鐵鏈已經不足十釐米了。他嚇的滿頭大汗,手腳並用爬了上來。再看孟曉萌,雙手執槍,滿臉怒容,道:“你們這些害人的妖孽,我要打死你們!”

    嚇得許乾就地翻滾,從一個側門跑了出去。他悄悄繞到另一堵牆後面,聽孟曉萌低聲說道:“父王,你要是不同意我們在一起,女兒便死在你的面前!”說罷,居然又把槍抵在腦袋上。

    許乾心道:“她到底那哪重幻境啊,不會是把自己當成趙敏了吧!”

    許乾實在擔不起那個心,一個飛撲過去,將孟曉萌撲到在地,去搶她手裡的槍。

    孟曉萌怒斥道:“鶴筆翁,你膽敢對本郡主無禮?”

    許乾心中暗道:“我靠,這丫頭不會是看《倚天屠龍記》入迷了吧,還真把自己當趙敏了!”

    許乾低聲道:“郡主,小的不敢!”卻猛地把槍奪了過來,將扳機鎖定,這才

    放下心來。轉頭再看孟曉萌,發現她已經暈了過去。

    許乾站起身來,將齊雲子的桃木杖撿起,望着依舊沖天而起的煞氣,心中憂慮。這時,忽聽的大隊人馬的腳步聲,卻是劉松原帶着衆警員和許清寧、白蓮走了進來。許清寧的手中還拿着白骨幡。應該是齊雲子死後掉落,被她撿起的。

    劉松原先叫人把再次昏迷的孟曉萌扶起,向許乾問道:“她怎麼了?”

    許乾道:“她中了齊雲子的幻術,陷入虛無幻境之中,需要等她自己醒過來。”

    劉松原安排人照顧孟曉萌,過來對許乾說道:“許大師,你看這沖天的煞氣怎麼處理啊?”他雖對這東西知之甚少,可也明白這東西危害不小。

    許乾嘆道:“此處神龜鎮煞穴已被齊雲子引爆,再想鎮壓是不可能了,爲今之計,是想辦法將這些煞氣引到別處,或是將其驅散。”

    許清寧道:“只怕不易,這世間的凶煞狠戾之氣皆自人心而來,如今哪裡還能消化掉這麼多。在寧安蔓延開來的話,只怕這裡會成爲罪惡之城。”

    許乾看了眼手中的桃木杖,又望了望沖天的煞氣,說道:“我也是不得已而爲之,但願不要弄出什麼絕世兇器!”

    許清寧道:“你要把它們弄到這桃木裡?”

    許乾道:“不錯!”

    劉松原道:“我們都知道桃木能辟邪,它還能承載煞氣嗎?”

    許乾道:“這根手杖是用百年桃木所制。桃木除了有辟邪的功效,裡面更是自成天地,可以封印煞氣!”

    許乾說罷,將桃木杖擺在地上,自口袋中拿出五張符籙,手掐道訣,腳踩禹步,口中低聲念着法咒。只見那涌出來煞氣沒有再衝向空中,而是直奔桃木杖而去,眨眼間整根桃木杖已經變的通體黝黑。隨着許乾不斷施法,地穴裡的煞氣,以及天空中的黑雲都向桃木杖裡涌來。

    大約用了一個小時,地穴裡的煞氣已空,天上的黑雲也消散了。當然始終有些煞氣消散在空氣中,受它們的影響,在一段時間裡,寧安的犯罪率上升卻是無可避免的了。

    許乾將那如同黑鐵一般的桃木杖握在手裡,心中暗道:“有它在手,卻是比一般的法器都厲害啊!只是不能跟別人硬碰硬,這要是爆了,豈不是手杖變手雷嗎!”

    劉松原見煞氣消失,對許乾說道:“許大師,這個洞怎麼辦?”

    許乾道:“到時叫工地上的人,把什麼廢料都往裡倒就行,總會填滿的。”

    劉松原道:“那個黑毛殭屍怎麼辦?”

    許清寧道:“那個最好還是滅掉,陣法在那裡,普通人雖看不到,可要是有道法修爲的人見了將其放出來,只怕爲禍不小。”

    許乾道:“好,我正要將其滅殺!”

    一夥人出了房屋,待許清寧將陣法收了,露出那被困神咒困住的殭屍,許乾也不廢話,自口袋中掏出七張符籙,向空中拋去,口中念道:“九霄天雷,神鬼辟易。七殺既出,決死無生。五行循環,相剋相成。三才定鼎,天下太平。蕩盡誅邪,玉宇澄清。急急

    如律令,滅!”

    只見許乾咒語唸完,七張符籙在空中結成一道電網,引得烏雲密佈,降下一道道天雷,打在那黑毛殭屍身上,終於將其燒成灰燼。

    “許大師,這次真的是太謝謝你了!”劉松原握着許乾的手,不停地搖動,又說道:“您放心,雖然這次的事情不能大肆宣揚,但該幫您申請的獎金,我們一定會幫您申請的。”

    許乾笑道:“那就多謝你!”

    劉松原道:“客氣客氣!”又說道:“那小萌的情況怎麼辦?”

    許乾道:“她並不是中了普通的幻術,而是整個人陷入多重幻境,不過她是意志堅定之人,最好的辦法,還是等她自己醒過來。”

    劉松原道:“目前的情況,還是送她去醫院,再通知家裡吧!”

    許乾想了想,心道:“自己怎麼說也是孟曉萌的名義男友,應該去照顧她,”便說道:“這樣吧,我先在醫院照顧她一晚,等明天看看情況,再去通知她父母?”

    劉松原搖頭道:“不行,我沒照顧好她,已經很不對了,再拖延報告時間,只怕擔待不起。”

    許乾道:“既然這樣,那你就通知她父母吧,我去醫院照顧她!”

    一行人分作兩路,許乾跟劉松原等人一夥,一齊送孟曉萌去醫院,許清寧帶着白蓮,則開着車先去孟曉萌家。

    到了醫院之後,劉松原等人去辦了手續便離開了,許乾則在牀頭,守着昏昏睡過去的孟曉萌。

    “無忌哥,我們總算能在一起了,父王終於肯答應我們了!”孟曉萌忽然醒來,猛地抱住許乾說道。

    許乾也抱着孟曉萌,拍着她的後背說道:“敏敏,我也很高興!”

    孟曉萌道:“那在你心裡,最重要的人究竟是我,小昭,還是周姑娘。”

    許乾道:“當然是你了!”

    孟曉萌的臉上,露出欣慰的微笑,她緩緩地閉上眼睛,揚着下巴。許乾見此情景,也是心動不已,望着小萌嬌豔的雙脣,慢慢地親了下去。

    忽然間房門一響,一個人推門而入,卻是白蓮走了進來。嚇了孟曉萌如兔子一般,縮回被窩。許乾擡眼望去,發現來的人居然是白蓮。

    “你怎麼過來了,白蓮?”許乾問道。

    白蓮關上門,走過來道:“我過來跟你換班啊,你一個人守着白蓮姐姐太累,咱倆換班,你到時可以休息一下!”心中卻道:“許乾哥哥不會對小萌姐做壞事吧,不行,我得看着點她們!”|

    白蓮轉過頭來看孟曉萌,忽然咦了一聲,卻見孟曉萌轉過身,對她緩緩地搖了搖頭。白蓮愣了半晌調皮一笑,卻是什麼也沒說。

    孟曉萌卻道:“無忌哥哥,你今天也累了,不如早點歇息吧,有小昭妹妹陪我就好!”

    白蓮也點頭道:“對啊,對啊!不如許乾哥哥先回家歇一會,下半夜再過來也成!”

    許乾這一天下來,是有些累了,便同意二人的要求。出了醫院打車回家,不想剛一進屋,便問道一股血腥味,心道:“不好,老媽出事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