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四十五章 幻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四十五章 幻境字體大小: A+
     

    原本神龜鎮煞穴的位置,石龜早已被挖開,露出黑漆漆的洞口,裡面正源源不斷地向外涌出煞氣。

    而在地穴四周,分別有四堵圍牆,四條大鐵鏈自牆中延伸而出,直抵地穴內。許乾所料不差的話,這四條鐵鏈是用來拴棺材的,如今棺材恐怕已經掉入地穴。

    齊雲子那個老傢伙正站在地穴邊上施法,引導着煞氣沖天而起。

    許乾見了,也不出聲,衝上前飛起一腳,直奔齊雲子後心踢去。齊雲子早有防備,閃身躲過後,出腳直踢許乾小腿。許乾出腿跟齊雲子對踢一腳後,兩人各退三步。

    齊雲子嘿嘿笑道:“小子,你現在要是肯把那兩種咒法交出來,老夫就饒你不死,要不然,我就把你練成人不人、鬼不鬼的行屍,哈哈!”

    許乾道:“老不死的,癩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氣!”

    齊雲子冷笑道:“那就手底下見真章吧!”說罷自懷中取出一個約一尺長的白骨幡,向空中一拋,那白骨幡在煞氣的滋潤下,迎風便長,約有一人多高。幡上纏繞的人頭鬼影,有若實質。一個個面目猙獰,表情痛苦。

    齊雲子低聲念着法咒,手中掐着道訣,右手食指併攏,喝道一聲:“去!”只見那白骨幡上的人頭鬼影,發出撕心裂肺般的嚎叫,向許乾撲來。

    在齊雲子施法的同時,許乾也自口袋中掏出了符咒,他在天師宮時所學的道法名爲《靈煞九變》,共有引煞、追魂、破幻、震壓、滅殺、困神、驅邪、通靈、收納九種道法,每種道法又有九種變化,可謂變幻莫測,威力不凡。

    見齊雲子施展幻術,許乾第一反應是破幻,他將符咒拋向半空中,口中唸到:“無極道法,浩然長存,斂氣凝神,破開幻象,急急如律令,破!”

    那半燃的符咒,與衝過來的人頭鬼影相撞,發出砰的一聲巨響,十幾個鬼影被炸的消失,白骨幡上的黑氣少了許多。可齊雲子一念咒,地穴裡的煞氣滾滾而來,白骨幡上的黑氣反而更多了。

    “小子,老夫這裡的煞氣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你怎麼跟我鬥,哈哈哈?”

    許乾暗道:“不好,我在這跟他打,不等於跑對方老家泉水裡跟人PK嗎?不行,我得引他出來!”

    想到這,許乾又一道破幻符打出,轉身就跑。齊雲子哪裡肯放,桀桀怪叫,在後面緊追不捨。

    出了那棟房子,許乾向外面望去,只見那黑毛殭屍正在與劉松原、孟曉萌等人對峙。地上倒了兩名警員,哎呦哎呦地叫着,看許清寧的手法,似乎正在給他們驅除屍毒。而齊雲子的那個女徒弟,早已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見齊雲子在許乾身後緊追不捨,孟曉萌擡手就是一槍,正中齊雲子肩頭,打的他哎呦一聲,抱着胳膊就地一滾,退回屋內。

    許乾見了,心中一動,暗道:“要是小萌她們自己對付齊雲子,只怕還沒找到人,就已經中了幻術。可我要是自己對付,一時半會又拿他沒什麼辦法。”

    想到這,許乾說道:“小萌,你跟我一起進去,咱們倆合力滅

    了齊雲子!”

    孟曉萌正要說好,屋內忽然傳來一陣咒語,齊雲子修煉再的再厲害,終究只是肉體凡胎,也害怕槍支彈藥。只能指揮殭屍,猛攻劉松原等人。

    那黑毛殭屍原本畏懼着火焰噴射器,如今被齊雲子連番催動,嘴裡發出桀桀怪叫,再次向警隊的人撲過去。

    火焰噴射器威力雖大,也有不便之處。殭屍進了人羣,再用就不方便了。那黑毛殭屍速度奇快,力量極大,眨眼間,又有兩名警員被他咬傷。

    許乾見狀,從口袋中拿出三張黃色符籙,低聲念着法咒,只見三張符籙在空中排成一個三角形,急速飛轉,化成三道金色的光圈,分別套在黑毛殭屍的脖子、腰和雙腳處,用的正是《靈煞九變》中的困神咒。

    劉松原見了,拿過火焰噴射器對着黑毛殭屍一陣狂噴,那殭屍被燒的吱吱亂叫,燒焦的黑毛髮出一股令人聞之慾吐的臭味,可待黑毛燒盡之後,那殭屍居然沒什麼大礙。

    許清寧護着白蓮,在一旁說道:“黑毛殭屍已經不畏凡火了,燒是燒不死的,非天雷不可滅!”

    許乾的滅殺咒倒是可以引來天雷,只是一道一道的滅殺咒恐怕還奈何不了這黑毛殭屍,而那七道符籙一起施展的天雷大陣,非要引來雷雲才能施展。如今煞氣沖天,只怕雷雲過來也會被衝散。當下之際,還是要先困住殭屍,封了鎮煞穴後,才能將其滅殺。

    許乾看了眼許清寧,說道:“媽,你有沒有什麼手段,能困住這殭屍。”

    許清寧道:“我倒是有個陣法,可以給你加一道保險。”說罷自衣兜裡取出三面令旗,不緊不慢地插在殭屍的周圍。只見她手掐道訣,口中唸到:“一拜太陰已別陽,二拜高臺望故鄉,三拜黃泉歸無路,四拜幽冥鬼迷茫……!”

    三面小旗在那殭屍身邊飛舞,猛地插入地下,然後連旗子帶殭屍都不見了。

    衆人大驚失色,小萌問道:“這是什麼道法?”許乾道:“你聽過鬼打牆嗎,我媽這陣法跟鬼打牆一個意思,把那殭屍困入幽冥地界,只要陣法不破,他就走不出來!”

    孟曉萌嘆道:“原來這麼厲害!”

    屋內忽然傳出一聲齊雲子的怒吼:“許清寧,你敢困住我的殭屍,休怪我不念同門之情。”

    許清寧輕笑一聲道:“你什麼時候念過同門之情啊!”

    屋內不再說話,卻自屋頂飛出一面白骨幡來,在這地穴煞氣的滋潤下,整個白骨幡變得有一仗多高,圍繞在幡上的人頭鬼影張着血盆大口,凶神惡煞,鬼哭狼嚎。

    許乾吩咐道:“白蓮,你繼續念《地藏王菩薩本願經》,這煞氣能消耗一些是一些。媽,你看護他們一下,發現有誰中了煞氣幻術,讓他們及時清醒!”

    二人點頭稱是,許乾對孟曉萌說道:“走,我們兩個一起去,滅了那齊雲子!”

    孟曉萌道:“我早就等不及了!”

    二人說罷,一齊走進屋內。剛剛邁入,許乾心中暗道:“不好,這老鬼剛剛在布幻陣,怪不得沒空管殭屍!”

    許乾身邊已經沒了孟曉萌,而在地穴邊上,卻並排站着齊雲子和許清寧,就聽齊雲子道:“這次還要多謝師妹你幫我了,不然沒那麼容易拿這小子!”

    許清寧道:“我還要謝謝師兄你,不然我怎麼爲兒子報仇,說吧,你到底是哪來的孤魂野鬼,敢吞了他的魂魄,附在我兒子身上?”

    許乾心知這是幻境,卻還是忍不住搖頭道:“媽,我就是你兒子啊!”

    許清寧冷笑一聲,惡狠狠道:“別以爲我沒辦法,只要拿住你,一搜魂便知!”

    見許清寧縱身而上,伸手向他臉上抓來,許乾自兜裡掏出一張黃色符籙,扔到半空中,道:“無極道法,浩然長存,斂氣凝神,破開幻象,急急如律令,破!”

    堪堪抵到近前的許清寧,化作一陣青煙,消失不見。許乾睜開眼睛,發現自己依然在藏經閣,看着《神相經》。他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不等起身,忽然衝進來一羣道士,把他押入天師宮正殿。大殿之內,師父端坐在上,衆師兄站列兩旁,而他跪在地下。

    “乾元子,《神相經》和《靈煞九變》,乃是掌教親傳弟子纔有資格練習,你偷煉這兩部絕學,莫不是覬覦掌教之位!”一箇中年道士在他面前訓斥道。

    許乾擡頭辯解道:“師兄,我是師父的關門弟子,他允許過我看這兩本書的!”

    “荒謬,你不過是個打雜的外門弟子,也敢奢求當關門弟子,真是好笑!”中年道人訓斥道。

    大殿上的衆師兄們鬨堂大笑,一個個指指點點,眼神中滿是鄙夷。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師父,明明收我爲關門弟子的!”許乾焦急道。

    端坐於大殿上的師父冷笑一聲道:“荒唐,乾元子,我天師宮規矩不能壞,你自裁吧!”

    “師父,我!”許乾看着一臉冷漠的師父,怎麼也不肯相信自己剛剛聽到的。

    “小師弟既然捨不得死,師兄我送他一程。”一個三十多歲的人越衆而出,手執松紋古劍,直奔許乾而來。

    “奇怪,這是哪位師兄,爲什麼我明明沒見過,卻又感覺很熟悉!”許乾心中暗道。

    眼見那人走到近前,許乾仰頭看那人的下巴,忽然明悟道:“齊雲子,不對,我仍在幻境裡!”

    眼見松紋古劍斬下,許乾就地滾,躲到一旁。兩旁師兄弟們齊聲喝道:“大膽!”

    許乾叫道:“你們這些幻像,都給我破吧!”說罷掏出符籙,念過法咒,打在追來的齊雲子身上。

    眼前的景象又是一變,終於回到現實,只見齊雲子站在身前不遠處,手裡拿着一根桃木杖。而孟曉萌則在許乾身邊,淚流滿面,表情痛苦不堪,手中的槍正要指向自己的腦袋,卻是不知在經歷什麼幻境。

    齊雲子嘆道:“好小子,真有你的,我的虛無幻境都能闖過來,不過你這位朋友就不見的有這種運氣了,她要是闖不出來,就會死在裡面。你要是強破幻境,她就會變成白癡,你還是眼睜睜看着她死在你面前吧,哈哈哈!”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