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四十章 遇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四十章 遇險字體大小: A+
     

    這男人聽了,哪裡還按捺的住,抱起身上的女人就開始往洗手間去,邊走邊親。

    那女人像是很怕癢一般,左躲右閃,咯咯笑個不停。

    還不等二人進入洗手間,就聽門外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怎麼你還有姐們?”男人疑惑道。

    “當然沒有啊!”女人答道。

    男人詫異道:“奇了怪了,多長時間都沒人敲門,怎麼今天都趕一塊了。”

    “也許是快遞吧!”女人說道。

    男人把女人放到洗手間的凳子上,在她的胸前抓了一把,笑道:“你先自己洗,美人,有夠不着的地方,我回來再幫你好好洗洗!”

    男人出了洗手間走到門口,隔着貓眼向外看,見一個短髮美女站在那裡,嘴裡嘀咕道:“我靠,不是吧,難道老子今天桃花運大爆發,怎麼淨是數一數二的美女來找我,不如等下我問問她們介不介意一起玩!”

    男人打開門,一臉賤樣地笑道:“美女,你也是送炮上門的吧?”

    孟曉萌聽了,怒不可遏,一拳打在那人肚子上。再一揮手,一隊警察自樓下跑了上來,衝入屋內。

    洗手間裡空無一人,客廳的窗戶卻已經開了。向外望去,那女人剛剛從二樓跳下,踉踉蹌蹌地跑到一輛大衆轎車上,開出小區。

    “你們幹什麼,爲什麼突然闖進我家?”那男人身子弓的像蝦米一般,捂着肚子怒吼道。

    孟曉萌抓起男人的衣領,怒吼道:“幹什麼,我們是來救你的你知不知道,最近寧安發生的幾起男女被吸成人乾的刑事案件你不知道嗎?”

    “啊,就是那女的乾的?她還男女通吃啊?”這男人嚇的哆裡哆嗦道。

    孟曉萌哼了一聲道:“她只對你這樣的渣男下手,害那種出來亂搞女人的另有其人。”

    “哦,警察同志,那她不會回來再找我吧,你們可得保護我啊,我害怕!”那人試圖去拉孟曉萌,說道。

    孟曉萌身子一閃,躲開那人的手說:“你在家關好門窗,別亂約就沒事了!”說罷一揮手道:“撤!”

    孟曉萌帶着警員們撤了下來,回到車上對許乾說道:“還能跟上嗎?”

    許乾道:“還能,但時間再長就不行了,我這追魂術也是有時間限制的!”

    孟曉萌道:“能追一會是一會吧,一定要把她逼到齊雲子所在的位置,才能將其一網打盡。”

    許乾道:“儘量嘍!”

    車子開出寧安小區,再次往大寧山的方向走,到了山腳的時候。看到挺在那裡的大衆轎車,那女人卻不見了。

    “還能感應到她的位置嗎?”孟曉萌問道。

    許乾搖搖頭道:“已經感應不到了,現在只能分開尋找。”

    孟曉萌吩咐道:“大家三個人一組,分開搜查,許乾,我們兩個一起。”

    衆人按照孟曉萌的吩咐,分開進了大寧山。孟曉萌一起,走了幾步,忽然說道:“許乾,等這個案子辦完了,你有什麼打算嗎?”

    許乾道:“想跟我哥們合夥做點買賣!”

    孟曉萌道:“也好,你這麼整天沒個正經

    事做,也不是長久之計!”

    許乾笑道:“怎麼,擔心我未來丈人嫌我不務正業?”

    孟曉萌道:“就會胡說八道!”

    許乾嘿嘿一笑,沒說什麼!兩人繼續往山裡走,孟曉萌不時通過對講跟隊友們聯繫,只可惜衆人都沒什麼發現。眼看着天色將晚,孟曉萌無奈,只得收隊回寧安。

    在車上的時候,孟曉萌接了個電話,掛了之後,顯得悶悶不樂。許乾問道:“怎麼了,這麼不開心?”

    孟曉萌道:“我媽說,老爸要見你!”

    許乾笑道:“你是怕我過不了關?”

    孟曉萌幽幽道:“過得了又怎麼樣,你又不是我真的男朋友!”

    許乾嘿嘿道:“那你希望我是真還是假啊?”

    孟曉萌哼了一聲道:“你這人太討厭,我當然希望是假的!”心中卻暗暗發苦,自己的心跡已經表露的很明顯了,許乾卻仍是一副似懂非懂的樣子,果然是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啊!

    開車回到警局,白蓮從裡面跑了出來,道:“許乾哥,你走了一下午,我自己呆着好無聊!”

    許乾摸了摸白蓮的頭說道:“把你悶壞了吧,我帶你出去玩!”

    白蓮笑道:“許乾哥哥真好!”

    孟曉萌一臉幽怨道:“最近不安全,別玩的太晚!”

    許乾道:“知道!”

    卻聽其他警員小聲議論道:“不是吧,咱們寧安的警花,就這麼被這小子拿下了?”

    “可不是嗎,聽說都見父母了!”

    孟曉萌一臉窘迫,結結巴巴道:“那我先進屋了,你早點回家!”

    許乾嗯了聲,帶着白蓮上了車,問她想去哪,白蓮說想沿江公園吹風,在她這話說完之後,白蓮的額頭命宮處,忽然生出一絲黑色的煞氣。

    許乾有心拒絕,可看小丫頭一臉渴望的樣子,又藝高人膽大,也就同意了。

    時間已是九月份,沿江公園依舊很火熱,其中一趟小吃大排檔區,最受人們的歡迎。在沿江公園中心的廣場處,一幫青少年呼喊叫囂地玩着旱冰。

    “哎,你們看,那從大奔車上下來的女的不是白蓮嗎?”一個染着酒紅色頭髮的小子說道。

    “還真是啊,我聽說她請假是因爲家裡房子拆遷的事,原來是出來傍大款了啊!”另一個小子憤憤不平道。

    “媽的,老子追她那麼就都不理我,原來是跑出來傍大款!兄弟,跟我過去廢了那小子!”另一個留着陳浩南那樣長髮的小子說道。

    一夥人呼喊叫囂地向許乾和白蓮衝了過去,圍着兩人不停的速滑,將其圍在當中。

    過了好一會,長髮小子才招呼衆人停下來,衝着許乾說道:“哎,你小子他媽混哪的,敢泡我馬子?白蓮,想不到你平時看着挺清純的,居然也跑出來傍大款?”

    “嗨,平時都是裝的唄,這年頭綠茶婊不多了去了,見不得人的時候不定什麼樣呢!”又一個小子笑嘻嘻道。

    白蓮眼淚含眼圈,抱着許乾的胳膊說道:“許乾哥,他們心裡特別髒,總是想着那些事!”

    許乾看白蓮那委

    屈的模樣,不禁有些心疼。他心通是個了不起的神通。可放在白蓮這樣美麗而柔弱的女子身上,反倒成了她痛苦的根源。最起碼這羣小子心裡意淫的時候,白蓮能感受到與不能感受到的體會是不一樣的。

    許乾一把將白蓮摟在懷裡,心中暗道,看我給你出氣。他望着衆人,毫不畏懼笑道:“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講,白蓮是我女朋友,你再講這樣的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哈哈,對我不客氣,他說對我不客氣?”長髮男孩笑的前仰後合。

    其他男生自是笑個不停,許乾也跟着笑,卻突然上前一個膝撞頂在長髮男生的胯下,淡然道:“可我覺得一點都不好笑哦!”

    長髮男生終於明白了蛋疼是什麼感覺,他弓着身子,發出痛苦的哀嚎,大吼一聲道:“還他媽瞅啥,上啊!”

    其他人見許乾居然還敢先動手,一個個怒火往上衝。不顧還穿着旱冰鞋,衝上揮拳便打。

    許乾躲過一個人的拳頭,一腳踢在這人的膝蓋處,將其踢到在地,滾出好遠。又一個人妄圖從後襲擊,許乾一個肘擊,打在這人的小腹,偷襲的小子捂着肚子,在地上痛苦哀嚎。

    圍上來的小子有七個,但許乾不過是一膝、一腳、一肘,就放倒了三個,其他四人面面相覷,顯然是有些怕了!

    國人愛看熱鬧,見這邊打架,早有人圍了上來。見七八個小子圍着一男一女,衆人的心思便偏向許乾,見他乾脆利落地放倒三人,衆人自是齊聲叫好。

    但也有看熱鬧不怕事大的,起鬨道:“七個人打不過一個,真是廢物啊,不如跳松江得了!”

    有第一個起鬨的,就有第二個。不多時人羣裡的議論聲竟成了七個人打不過一個,不如跳江算了。

    這幾個人都是十七八歲的小夥子,哪受得了這個,爲首的長毛站起來捂着褲襠在地上蹦了幾下,紅着眼睛說道:“媽的,咱們一起上,不信七個人還打不過他”

    不等他把話說完,許乾閃身上前一拳打在這人臉上,道:“就他媽數你話多!”

    長毛被打中鼻子,痛的捂臉在地上亂滾。其他六人驚懼之際,忽見一個帶着鴨舌帽的男人越衆而出,一拳直奔許乾的後心打來。許乾感到身後風聲不對向旁邊一側身,揮拳跟那人對了過去。

    砰的一聲響,兩人都各自退了兩步,許乾暗道這人好硬的拳頭。再向其臉上看去,正是久尋不到的齊雲子。

    “嘿嘿,這丫頭老夫帶走了,等我把她調教好,自會讓她回來跟你相見的!”齊雲子那一拳只是爲了逼退許乾。所退的位置正落在白蓮身邊,伸手將其抄入懷中,抗在便走。

    許乾見了,怒不可遏,低聲喝道:“齊雲子,你找死!”說罷快步追去。

    齊雲子肩上抗了個人,白蓮又不停掙扎,雖然他功力非凡,速度卻無法快到哪去。眼見許乾將要追上,齊雲子一扭身,直奔松江跑去。到了江邊,帶着白蓮一個猛子扎入江中。

    許乾哪裡敢捨棄,緊隨其後也跳入江裡。岸上的人被這一連串的變故驚呆了,半晌才反應過來,呼喊奔走,“救人啊,有人跳江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