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三十七章 往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三十七章 往事字體大小: A+
     

    許乾望着老媽那表情淡然、安之若素的樣子,心中暗道:“我怎麼有種被坑了的感覺呢!她不會故意坑我吧,這年頭應該兒子坑父母纔對啊!”

    許乾道:“那我們豈不是麻煩大了?”

    許清寧笑道:“還好吧,噬親咒在玄學理事會的禁術排行榜里名列第一,被他們糾纏那是一定的。但也沒那麼麻煩,官方機構嘛,你懂的!”

    許乾的心這才安穩下來,又說道:“媽,你總說將來要讓我給我爸報仇,又說時機未到,現在可以跟我說是怎麼一回事了吧!”

    許清寧擺了擺手,示意許乾坐的近一點。待到許乾靠近,伸出手撫着許乾的頭說道:“如今你長大有本事了,這些事業該跟你講了。”

    “你父親叫汪文宣,年輕的時候,在咱們寧安市政府政府當辦事員,年輕有爲。有一次他跟着領導下鄉視察,認識了我。我們兩個一見鍾情,再後來就有了你。他當時有個很要好的同學叫薛廣年,在寧安市裡掛職。這人是高幹子弟,大院出身,膽大包天。他當時也喜歡我,揹着你父親跟我說一些風言風語,還說要帶我去京城享福。我把這些話跟你爸說了,他卻迂腐不信。

    說到這裡,許清寧忍不住掉下來兩滴眼淚,許乾哦了聲,道:“那後來呢?”

    “我跟你爸說薛廣年這人心術不正,要防着點他,可你爸總說他們兩個當初是大學裡關係最好的同學,不會害他。再後來松江發大水,寧安抗洪搶險。有天晚上大壩滲水,所有人都趕搶險。你爸失足掉入洪水中,人就沒了!”

    “我和你姥爺一同算過,就是薛廣年害死你爸!也找人問過現場情況,有人看到他當時撞了你爸。只是那時薛廣年已經當了不大不小的官,沒人願意作證。而他有官氣護體,我們的道術拿他也沒辦法!”

    “後來你姥爺找到了噬親咒,尚未練習,人就走了。並對我說,此法有損陰德,非大氣運者不能練習,否則必損陽壽。前些年你年紀尚小,需要人照顧,所以我雖有此術,卻始終沒有去練。”

    “我那師兄齊雲子,早已叛出師門,到處吸取陽神,搜刮錢財,妄圖長生。聽說我這裡有噬親咒後,前來討要,想用此秘術謀害一些權貴。我是用你姥爺留下的符籙將他打成重傷,本已是多年不見。不想他這次又找到了這裡!”

    …………

    許乾聽完雖沒有太切身的仇恨感,可這具軀體畢竟揹負着深仇,怎麼也要有所表態。“媽,你放心吧,我這一年多在夢裡學到不少道法,一定能對付得了薛廣年,報這血海深仇!”

    許乾心中卻道:“那噬親咒我是說什麼都不能練,折陽壽,我怎麼看都不像是有大氣運的人啊!”

    出了房間,見白蓮一個人坐在沙發上,許乾走過去,道:“還好吧,今天不是嚇壞了!”

    白蓮抱着許乾的胳膊道:“嗯,真的是嚇死了!幸好奶奶教我念過經,我怕了就在心裡不停地念,感覺佛祖在看着我一般,就沒那麼怕了!”

    許乾奇道:“沒看出來,你這麼漂亮的小丫頭還

    會念經?是要當尼姑嗎?”

    白蓮不好意思道:“都是小時候奶奶硬要我背的,長大就不怎麼唸了!”

    “哦,那你都會什麼啊?”許乾好奇道。

    “嗯,我會《波若波羅密多心經》、《金剛經》、《地藏菩薩本願經》……!”

    “喂,白蓮,先去洗個澡吧!”孟曉萌圍着浴巾,從洗手間裡走出來。見許乾盯着她的胸前看,瞪了他一眼道:“色狼,看什麼看!”

    許乾道:“我哪裡色狼了?”

    白蓮卻道:“許乾哥,你剛剛在想不好的事情哦!”

    許乾瞪了白蓮一眼,嚇了的她連忙捂嘴,支支吾吾道:“許乾哥,你好壞,我不理你了!”說罷起身衝進洗手間。

    許乾笑嘻嘻道:“叫你個小丫頭沒事總窺探我心裡想什麼,我還治不了你了?”

    孟曉萌進房間換了一件寬鬆肥大的格襯衫,下面露着細長的雙腿,趿着拖鞋走過來,坐到沙發上說道:“哎,白蓮這本事,不用來破案可惜了!”

    許乾忙伸手說道:“打住,她將來如何發展,要看她自己選擇,我們還是真的不要去幹涉的好!”

    “可她如果來刑警隊,會成爲一名很優秀的刑警的!”孟曉萌不死心道。

    許乾笑道:“可那是她想要,想過得生活嗎?”

    “哼,我去跟白蓮說,懶得跟你講!”孟曉萌把頭轉向一邊,沒多久又說道:“哎,許乾,你交過你個女朋友啊?”

    許乾笑道:“兩個,大學時一個,畢業後一個,時間加起來不足一年。”

    “這麼短啊?”孟曉萌驚呼道。

    許乾道:“哪裡短了,哥很雄壯的好不好!”

    “許乾,你個混蛋!”孟曉萌拿起沙發上的靠墊,把許乾打的抱頭鼠竄。“你要是再跟我講這些葷話,別怪我跟你翻臉!”

    許乾雙手放前,擺出戒備的姿勢,說道:“好好,那你也不許再打我!”

    “你要是再敢講這些話,我就打你,怎麼樣?”孟曉萌橫眉立目道。

    “哎呀,哎呀!好疼!”許乾捂着胸口,緩緩地倒了下去。孟曉萌嚇了一跳,忙上前將倒地的許乾摟在懷裡說道:“許乾,你怎麼了,你可別嚇我啊!”

    許乾哎呦道:“今天用的那個道法威力太大,超出我的掌控,反噬的!”

    “都怪我,早知道我就不拿靠枕打你了!”孟曉萌後悔道。

    許乾笑着說道:“也怪我,不該跟你說那些話!”

    孟曉萌搖頭道:“怪我,是我太害羞了。其實,馮青青說起話來尺度更大,我當刑警這些年,也是什麼事情都遇到過。只是在你面前,變得有些拘謹!”

    “許乾哥,你怎麼了?”還不等許乾說什麼,白蓮圍着一條雪白的浴巾跑了出來,急忙走過來說:“許乾哥,你怎麼了,你可不要嚇我啊!”

    在白蓮蹲下的一剎那,許乾腦海裡只有一個念頭,“卡通款,太卡哇伊了”,便暈了過去。

    白蓮先是啊的一聲,將浴巾捂嚴,

    見許乾已經暈了過去,又忙去推他,“許乾哥,許乾哥!”

    許乾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牀上,孟曉萌和白蓮一大一小兩個美女,則趴在他的牀邊睡着了。

    “嗯,你們怎麼在這睡了?”許乾坐起身說道。

    白蓮率先驚醒,過來摟着許乾的脖子說道:“許乾哥,你終於醒了?剛纔嚇死我們了!”

    孟曉萌也醒了過來,望了白蓮一眼,白蓮忙鬆開手,低頭說都:“我看許乾哥醒過來,太高興了。你們兩個說罷,我先去睡覺了!”說罷出了房間。

    孟曉萌說道:“阿姨說你是受了點道法反噬,休息一陣就沒事了,我倆放心不下,就過來陪你!”

    許乾笑道:“真的是麻煩你了!”

    孟曉萌不悅道:“你要是再跟我說這些話,我可就生氣了。咱們倆認識時間雖然不長,可也算是一起出生入死。你更救過我的性命,在我心裡,已經把你當成很好的朋友。”

    許乾忽然說道:“小萌,你夫妻宮桃花運起,看來是有一場緣分啊!”

    孟曉萌瞪了許乾一眼,嗔怒道:“你這傢伙,連表白的時候也要用這麼婉轉的說法嗎?”

    許乾搖搖頭說道:“不對,這股桃花運自父母宮而起,經事業宮而盛,應該是你父母給你介紹了對象,他的家世條件只怕相當不錯。起運急的,應運也快,應該就在明天白天,你就能見到這個人。”

    孟曉萌見自己誤會了許乾的意思,先是惱怒,後爲驚訝。她對許乾的本事早已信服,現在見許乾說的如此鄭重,喃喃道:“我媽一直在催我結婚,之前也說過要給我介紹相親的對象,我以工作忙爲藉口,推掉了。他不會明天就來吧!”

    許乾道:“就在明天,只怕你媽媽還會陪同。我看明天一早,我們還是走吧!”

    “不許走,我現在根本不想相親,不想結婚,你能不能假裝下我的男朋友,幫我應付過去!”說到最後,孟曉萌的聲音已經細不可聞。

    許乾道:“嗯,只怕到時你媽媽會降下雷霆之怒,哎,我就一併抗了吧!”

    孟曉萌哼了一聲道:“得了便宜還賣乖!睡覺吧你!”說罷出了房間。

    第二天一早,許乾早早起牀,開車送白蓮去上學後,便呆在車裡。齊雲子不解決的話,白蓮的安全始終是個問題。

    雖然他看了白蓮的氣色,並沒有什麼災厄的預兆,卻也有些放心不下。中午的時候,白蓮到校外找他,說道:“許乾哥,我已經請過假了!”

    “老師沒爲難你?”許乾道。

    白蓮笑道:“我跟老師說是家裡房子的事,他們知道我家的情況,沒懷疑,還說要幫我出頭!”

    許乾摸了摸白蓮的頭說:“還挺關心你的嘛!”

    許乾開車到了警局,帶着白蓮直接去刑警隊的辦公室。他最近來這來的太頻繁了,好多人也都習以爲常。

    走到辦公室門前,便見劉松原站在門口,一臉尷尬地說道:“你來的不巧,小萌家裡逼婚,都逼到我們刑警隊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