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三十六章 玄學理事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三十六章 玄學理事會字體大小: A+
     

    齊雲子厲聲道:“師妹,我這次來找你,先禮後兵,也算對得起師父了。既然你不聽勸,就別怪師兄我不講情面!”

    許清寧細聲道:“師兄你什麼時候講過情面啊!爲了得到想要的,向來是無所不用其極。這次能陪我聊這麼久才動手,養氣的功夫倒進步不少啊!”

    齊雲子嘿嘿笑道:“師妹的養氣功夫練的也不錯嘛,不過你想拖延時間等許乾回來,可就打錯算盤了。我已經叫小輩們準備了萬屍陣來招待他,這會的功夫,應該被捉住了。等我拿下了你,就讓你們母子二人團聚。”

    許清寧聽了,卻不驚慌,淡然道:“哦,我那孩子,福大命大造化大,區區一個萬屍陣,還難不倒他!”

    許乾在門內心說:“老孃,你又沒見我用過道法,哪來那麼大的信心啊?”

    “師妹,都這麼多年了,你怎麼就是放不下那個人呢……那就去死吧!”齊雲子說罷,突然拋出一個白骨幡,只見它到了半空中,迎風爆漲,變得有一人多高。裡面冒出一團團的黑氣,其中人頭翻滾,一個個面目猙獰,不時地傳出陣陣慘叫。

    只見這白骨幡裡的黑氣奔許清寧直衝而來,堪堪要到她近前的時候,一個聲音忽然喝道:“住手!”

    許乾在門口就是一愣,心說不對啊,這應該是我的臺詞纔對。只是他有心要看許清寧的本事,纔沒有出手。畢竟老媽氣場這麼強,跟齊雲子說話完全不落下風,肯定有壓箱底的絕活。

    許乾悄悄地打開一點門縫,見天台上不知何時多出一胖一瘦兩個人來。說話的是個瘦子,對齊雲子說道:“你就是道號齊雲子的胡齊吧?”

    齊雲子將白骨幡收了回來,一臉戒備道:“不錯,老夫正是齊雲子,你們是誰?”

    “我叫韓四維,這位是李九回。我們是華夏玄學理事會禁術稽查科的。齊雲子啊,你犯事了!你偷練養屍秘法,採補邪術的事已經被我們查獲,證據確鑿,趕緊跟我們回去認罪伏法吧!”體型消瘦的人說道。

    齊雲子哈哈大笑:“我當你們是誰呢,原來是玄學理事會的。國內的大門派有哪個把你們看在眼裡,你們也就敢來找找我們這些散修的麻煩!”

    那胖子不緊不慢道:“我們上官會長雄才大略,天賦卓絕。那些大門派犯禁的事,早晚都會清算。至於你這種小角色,我們出手就處理了!老韓,趕緊把他拿下,我還等着回去拿首勝呢!”

    “好咧,你瞧好吧,九爺!”體型消瘦的老韓,速度卻是極快,眨眼間來到齊雲子近前,揮手向他攻去,速度快的讓齊雲子根本來不及時間用出符咒道法。

    齊雲子在老韓猛烈的攻擊下,幾乎無還手之力,被一腳踢到天台上的圍牆邊,一口血吐到了他的中山裝上。

    “怎麼樣,老小子,還是乖乖跟我們回去喝茶水吧!”李九回慢條斯理道。

    齊雲子卻道道:“師妹,只要你肯跟我聯手擺平了這兩個人,我以後再也不跟你討要噬親咒!”

    李九回聞聽,雙眼圓睜,似乎能放出光來,厲聲道:“你這妖女,膽敢練習噬親咒這樣的邪法,今天必須捉拿你們歸案!”

    那胖子說罷,勢如奔馬,揮拳向許清寧頭上打來。許乾眼見韓四維如此兇猛,知道這李九回只怕也不好惹。忙掏出符咒,順門縫扔出,口中唸到:“九幽惡鬼,遊蕩孤魂,聽吾號令,賜爾血食,急急如律令!引!”

    只見這天台上頃刻間黑氣四起,惡鬼遍地,正是那引人產生幻覺的惡鬼符。許乾大喝一聲道:“老媽,往這邊走!”

    許清寧果然找的到許乾的所在,跟着他一起下了天台,乘坐電梯直奔樓下。“媽,那華夏玄學理事會,到底是什麼來頭?”

    許清寧說道:“華夏玄學理事會是官方成立的組織,意在掌控國內的玄學勢力,也要清查銷燬一些危險的禁術。這‘噬親咒’無視官氣,能傷到那些高官顯貴,在玄學理事會的禁術名單裡,一直排名第一。相比起來,齊雲子的養屍、採補之術,反倒不算什麼了!”

    許乾驚道:“這麼說,那些人以後豈不是要死盯着咱們了?”

    許清寧淡然道:“那當然,所以最好的法子,就是將齊雲子連同那兩個人,一起滅掉,否則你這一輩子,都別想安生!”

    許乾望着許清寧,道:“你就不擔心自己嗎?”

    許清寧笑道:“我有什麼可擔心的,我只在乎你將來能不能報仇,其他的,我都已經不在意了!”

    許乾覺得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根本沒能力去滅掉那兩個人,還是暫避鋒芒的好。到了樓下,許乾對張昊天說道:“先開車去警局。”又問許清寧道:“他們會出手對付普通人嗎?”

    許清寧道:“據說不會,但真執行到哪個份上,就不好說了!”

    車子沒多久就開到了警局,這時劉松原等人已經開車回來了,見許乾到這,不禁說道:“你怎麼沒去醫院?”

    許乾道:“我這是內傷,去醫院也沒什麼用處,這會已經好多了!那小子抓到了?”

    劉松原道:“總算逮到了,這次真是多虧了你,小萌正在審訊室裡審問呢!”

    許乾叫許清寧和白蓮留在車裡,跟張昊天、李正閔一起進了審訊室。見一個三十出頭,相貌英俊的小子被孟曉萌按在椅子上狂扁。

    “你這禽獸不如的傢伙,害死那麼多人,我要替他們討個公道!”孟曉萌猶不解氣,恨恨道。

    那人吐了口血水,嘿嘿道:“老子今年四十四歲,這輩子已經夠本了,只可惜沒能玩上你這漂亮的小警花,不然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才叫男人!嘿嘿!”

    孟曉萌氣的發狂,一拳拳地打在這人臉上,可他依舊在笑。許乾走了過去說道:“小萌,你這打的地方根本不對!”

    “那我該怎麼打?”孟曉萌不解道。

    許乾擡起腳來,狠狠地踏在那人襠部,用力的碾了一下,說道:“這樣纔對嘛!”

    那人的身子立刻弓成蝦米狀,嘴

    巴張成了喔形,痛的直翻白眼。

    許乾笑道:“我以前跟人學過騸豬,可惜沒機會實踐,不如拿他讓我練練手,把他弄成華夏最後一個太監!”

    那人聞聽嚇的白眼一翻,暈了過去。許乾將腳拿開,對孟曉萌說道:“有問出什麼嗎?”

    孟曉萌訕訕道:“光出氣了,還沒來的及問。”

    許乾道:“等下還是問案要緊,對了,我和我媽暫時要躲一下,能去你家?”

    孟曉萌道:“你是要躲齊雲子嗎?”

    許乾搖搖頭,說道:“不是,是另外的人!”

    孟曉萌道:“沒問題,你來住多久都沒關係!”

    許乾訕訕道:“那個齊雲子在打白蓮的主意,在這件事沒結束前,白蓮也會住過來。”

    孟曉萌冷下臉來,道:“哦,那就住過吧!”

    等孟曉萌下班時,四個人一起坐孟曉萌的車回家。進了家門後,孟曉萌說道:“家裡只有三個房間,阿姨您住一間,許乾自己住一間,我和白蓮住一間,怎麼樣!”

    許清寧淡然道:“那就打擾你!”

    “不打擾的,阿姨,我還覺得一個人住太沒意思呢,就希望有人能陪陪我!”孟曉萌笑道。

    許乾道:“媽,有些話,我想跟你說!”

    “嗯,好,那咱們進屋說吧!”

    兩人進了次臥,關上門,許乾說道:“媽,你過去總說時機不到,過去的事情也不跟我說。現在到了這個關頭,有些事應該跟我說了吧?”

    許清寧點了頭,道:“有些事情,是應該告訴你了!你居然也會道法,看來你真是長大了!”

    許乾撓撓頭,訕訕道:“我最近做夢的時候,總是夢到一個白鬍子的老道士,傳授我道法,我覺得這事太離奇,就沒敢跟你說。”

    許清寧道:“託夢是很損修行的一件事,能這麼做的,估計也只有你那過世的姥爺了,你倒也不負這一番苦心。”

    許乾心道:“老媽編故事的本事也不差啊,這都能接上。可惜白蓮讀不透她的內心。哎,其實如果在天台上我不出手,應該就能看到她本事究竟如何了。當時怎麼就動手了呢,一定是這身體潛意識的反應吧!”

    許乾嘴上卻說道:“嗯,多虧了姥爺,我才能見識這神奇的道法。媽,玄學理事會的那兩個人,究竟什麼修爲啊?要是不躲着,咱們能不能跟他們一拼?”

    許清寧嘆道:“現在是末法時代,道術的威力已經不能跟千百年前比,若是不比拼道法,彼此也看不出對方什麼境界。不過那兩人的格鬥術,應該不在一般的特種兵之下。若是被他們近了身,再厲害的道法沒時間施展,也是沒用的。”

    “這麼說,齊雲子這次是在劫難逃了?”許乾道。

    許清寧笑道:“怎麼會,他在江湖上縱橫幾十年,壓箱底的東西多着呢,不是這兩個小輩能輕易抓住的。而且,噬親咒一出,他們着急要追的人就是我們,而不是齊雲子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