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三十三章 齊雲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三十三章 齊雲子字體大小: A+
     

    這話一出,那女人謀害親夫的情形已經顯露無疑。許乾不再遲疑,上前一步,揮拳奔她下巴打去。那女人反應卻不慢,只一側身,便躲開了許乾這一擊,揮爪向許乾的臉上抓來。

    兩人拆了幾招,那女人被許乾一腳踢在肚子,跌坐在地上。許乾在心中暗道:“你別出聲,白蓮!”白蓮擡起頭,望了地上的女人一眼,又看了看許乾,總算把話咽回肚子裡。

    許乾抄起飯桌上印着“治不孕,看男科”廣告的塑料扇子,輕輕搖了幾下,走到那女人面前,蹲下身來,笑道:“你是先跟我說,還是到警方那,一起說呢!”

    那女人捂着肚子,面色猶豫,半天才說道:“其實我也是受害者,當初我厭倦了四處勾引男人,吸取陽神采補的日子,就想找個老實的男人嫁了。爲了他可以說是背叛師門,可誰知他只是表面老實,卻揹着我跟女同學舊情復燃。我……!”

    那女人見許乾聽得認真,沒繼續往下說,張嘴吐出一股粉紅色的氣體來,正是她苦心修煉的桃花煞。

    哪知許乾表面上聽得認真,其實早有防備。瞬間屏氣凝神,身子後仰,同時將手中的扇子猛力向那女人揮去,卻是將這一股桃花煞,完完整整的揮到那女人臉上。

    這女人吸到桃花煞後,臉上現出絲絲紅暈,豔若桃花,加上她穿的本來就少,更顯得嫵媚動人。

    女人呻吟一聲,嬌聲道:“好熱,好難受,你們誰好心,幫幫我吧!”

    中介業務員在旁邊如看戲般瞧着事情的發展,眼見如此情形,不由得心中意動,向許乾望了眼,欲言又止。

    許乾一指牀上的人說道:“你忘了那躺在病牀上,快被吸成人乾的他了嗎?”

    業務員如被當頭棒喝一般,醒悟過來,說道:“那,現在怎麼辦啊?”

    許乾道:“我打電話報警,你也留在這裡,當個證人吧!”

    業務員結結巴巴道:“那個,我們公司管的嚴,你看我先走行不行!”

    許乾知道他是怕麻煩,揮手道:“那你先走吧!”業務員如蒙大赦,急急忙忙走掉,可臨出門時,還是忍不住望了那女人一眼。

    那女人見許乾支走業務員,嬌聲道:“小帥哥好聰明,把他支走,是想親自解救我嗎?”

    許乾冷笑道:“你想的倒美,有什麼話,還是跟警方說去吧!”說罷拿起手機,給孟曉打了電話,說了這裡的情況。

    那女人見許乾對她的魅惑毫不所動,破口大罵道:“你這傢伙還是不是男人,送上門的你的都不要!”

    許乾嘿嘿笑道:“小爺我寧吃仙桃一口,不吃爛杏滿筐,你以爲誰都願意搞你啊?”

    那女人受了自己的煞氣反噬,又被許乾氣的要死,身子一軟,癱倒在牆根,一張臉紅的似乎在冒熱氣,喃喃說道:“你要是弄死我,我師父不會放過你的!”

    許乾調侃道:“那他也不見得會放過你啊!”

    一個聲音忽然在門口響道:“不錯,這種背叛師門的人,絕對不可輕饒。”

    許乾轉過身,見門口出現三個人,中間說話的,帶了個鴨舌帽,帽檐壓的很低,可從露出的半張臉看,那人的樣子不過三十出頭,穿着一身中山裝,身材極爲勻稱。

    那人右手邊,站着一個矮胖的中年人,一臉怨恨地看着他,卻是好久不見的吳天德。

    而那人左手邊,站着一個時尚靚麗的女人,正是之前勾引李蒼龍,被許乾打傷的妖女。

    許乾見了,倒也不怵,呵呵笑道:“真是冤家路窄啊,都跟這碰上了,想必你就是他的師傅齊雲子吧!”

    齊雲子呵呵笑道:“不錯,老夫正是齊雲子,小子,這位吳老闆曾經對我有恩,你卻令他破產,更是打傷我的徒弟,可謂新仇舊恨。不過上天有好生之德,只要你肯把對付吳老闆的秘術交出來,我可以考慮放你一馬!”

    許乾用手指撓撓下巴,裝做思索道:“哦,只要我把那秘術給你,你保證不再找我麻煩?”

    齊雲子傲然說道:“當然,老夫乃是縱橫奇門江湖幾十年的成名人物,豈是那食言而肥的人?”

    白蓮見許乾要張口,驚呼道:“大哥哥,不能給他,他是騙你的!”

    齊雲子打量了白蓮一眼,讚道:“好資質,小丫頭,你願不願給我當徒弟,我有逆天道法,可讓你青春永駐,你願不願意跟我學?”

    白蓮打了個哆嗦,躲在許乾身後道:“我纔不要學你那噁心的法子!”

    齊雲子也不生氣,笑呵呵道:“哎,此言差矣,男歡女愛乃是人之天性,世人之所以有生老病死,天人五衰,便是因爲他們逆天行事,壓印本性。老夫今年已有六十六歲,可從外表看,也不過三十出頭,你還不願學嗎?”

    白蓮抓着許乾的衣服後襟,露出一個頭說道:“我就是死也不願學!”

    齊雲子森然冷笑道:“好,那我就成全你,正好試試我新改良的養屍術,把你練成行屍,一樣能幫我吸取陽神。”

    許乾伸出雙手,攔着剛要有所動作的齊雲子說道:“彆着急啊,咱們還可以再談談,我把秘術給你,你放過我倆怎麼樣?”

    шшш ▪тtκan ▪¢ ○

    齊雲子有些遲疑,倒在主臥,已經開始發浪的女人努力讓自己清醒,說道:“他……報警……拖時間,啊,嗯!”

    許乾將白蓮推進主臥,喝道:“除了我,誰叫也別開門!”

    這才面對齊雲子,笑道:“老鬼,早就想會會你這害人的老傢伙了!”

    齊雲子喝道:“不自量力,今天就讓你知道老夫的厲害!”說話間,自口袋裡拿出一張符籙來,向上拋出,口中念起咒語,只見那符籙飛到半空之中,瞬間爆發,化作一團黑氣,頃刻間充滿了房間。

    許乾聽得耳邊呼呼風響,黑氣中似乎有人頭翻滾,忙從口袋中掏出一張符籙來,也扔到半空中,口中唸到:“無極道法,浩然長存,斂氣凝神,破開幻象,急急如律令,破!”

    符籙爆發之後,屋內的黑氣一掃而空,齊雲子三人,卻也不見了!

    “不好,老傢伙想逃跑,許乾趴到陽臺向樓下望去,

    見三個人急急忙忙上了一輛豐田SUV,忙打電話給孟曉萌,說道:“小萌,齊雲子出現了,他們現在上了一輛豐田SUV,正準備出小區。”

    “好了,我這救帶人去追!”

    “對了,你安排兩個人上來,樓上這個女人,罪行也不少!”

    打完電話後,許乾敲門,道:“白蓮,快開門,是我!”

    他話剛說完,就見房門一開,白蓮的臉紅的如蘋果一般,慌慌張張地跑出來,去了洗手間。許乾先是一愣,轉頭向裡面看,見那女人已經跟他骨瘦如柴的老公滾在一起。

    許乾忙把門關上,心中暗道:“天地良心,我當時真的是怕他們傷到白蓮,不然我用的着去拖延?”

    白蓮很快從洗手間出來,臉上還殘留着水珠,訥訥道:“我去洗了把臉!”

    “我知道!”許乾掏出一張紙巾遞給她,強忍着不讓自己胡思亂想。

    沒多大會,李正閔和張昊天上來,對許乾說道:“許大師,你這發現什麼情況了?”

    許乾指着臥室說道:“屋裡那女的正在跟她老公辦事,不過她之前練過採補之法,是齊雲子的徒弟,剛剛也是想害我,卻被自己的道法反噬。她老公已經快被她玩死了,你們看着辦吧!”

    兩名警員對視一眼後,張昊天說道:“我說許大師,人家兩口子辦事,天經地義,我們進去不好吧!”

    “之前他老公可是喊救命了,瞧這會的情形,那男的能不能挺住可不一定,這要是真死了,跟我可沒關係!”

    李正閔道:“不能吧,要不咱們聽聽,他要是真喊救命,咱們就衝進去,要是不喊,就再等等?”

    張昊天點頭道:“我看行,咱們得人性化執法,兩方的顧慮都得考慮啊!”

    李正閔和張昊天把房門推開一條縫,瞬間傳來一陣叫聲。白蓮哎呀一聲,慌慌張張往樓下跑。許乾怕她出意外,也跟了下來。

    到樓下時,白蓮的臉色還有些潮紅,許乾拉開車門,示意她上車。兩人進了車裡,許乾說道:“白蓮,他心通這門神通,以後不要輕易展示,會給你招來災禍的!”

    白蓮低着頭,輕輕的點了下,卻沒說話。許乾又說道:“現在齊雲子已經注意到了你,你再一個人住的話,太危險,不如搬到我家,我保護你!”

    白蓮咬着嘴脣說道:“謝謝大哥哥!”

    許乾摸了摸她的頭說道:“傻丫頭!”

    白蓮扭了下頭,說道:“白蓮纔不傻,我知道誰好誰壞!”

    許乾笑道:“那就好!”

    正說話的時候,張昊天押着衣衫不整的女人下了樓,而李正閔則抱着一個瘦骨嶙峋,眼窩深陷的男人來到許乾的車前。許乾下了車,望着李正閔,卻聽他說道:“這人說一定要過來謝謝你!”

    那人伸出枯瘦的手掌,喘着粗氣說道:“這位大師,真是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我就死在這賤人手裡了!”

    許乾跟他握了下手說道:“不客氣,這樣就別多說話了,趕緊送醫院吧!”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