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三十章 封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三十章 封印字體大小: A+
     

    李蒼龍在衆人注視的目光中,走到屍體面前,用左手抹了下死者的眼睛,卻毫無反應,擡頭說道:“果然死不瞑目啊!”

    李正閔說道:“我剛纔也抹了下,合不上眼,還真是怪了!”

    李蒼龍左手抵着死者的頭,右手學着道家的手勢,嘴裡低聲唸到:“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哼哼唧唧地念了一通。

    見衆人目光中滿是懷疑,李蒼龍又說道:“兄弟啊,你我本是同道中人,乍一見面,已是陰陽永隔,實在是可悲可嘆!我知你死不瞑目,不爲別的,只是不知這害你的究竟是人、是鬼、是妖!你所抱的美女是真是幻。我要說的是,她雖心如蛇蠍,手段惡毒,卻的的確確是人無疑。而且面容靚麗、身材火辣,是兄弟平生僅見,不輸於你那愛情動作片裡的女主角。能與這樣的美女有一夕之歡,當無憾矣!”

    李蒼龍說到最後,臉色居然有一絲嚮往的神色。說罷伸左手再次去抹,死者居然真的閤眼了!

    “靠,下次再有那事,老子可不救你!”許乾無語道。

    李蒼龍笑呵呵道:“別啊,兄弟,沒你護着,我都不敢出去約了。”

    孟曉萌則鄙視地瞧了眼,哼道:“一路貨色!”也不知是在說許乾,還是說李蒼龍。

    因爲這裡城區建設比較落後,監控設備並不完善,警方只能走訪調查。孟曉萌帶着許乾和李蒼龍到警局,請專業人員按他倆的描述,畫出了嫌犯的素描像,二人才得以離開。

    出了警局,許乾道:“哎,龍哥,還真別說,你這忽悠起來,還真挺像那麼回事的!既然咱倆一時半會走不了,現在也沒什麼好買賣,我教你道法怎麼樣?”

    “行啊!”李蒼龍眼前一亮,

    “乾哥,你沒有什麼法子,能剋制那女的,這樣我好處也佔了,也不至於丟了小命!”

    許乾鄙視道:“靠,你小子,學道法的目的也太不純潔了吧?”

    “但我真的很有動力啊?能將咱們門派發揚光大也說不定哦!”李蒼龍美滋滋地想到。

    許乾無奈的搖搖頭,道:“暫時沒有,愛學不學,你要學的話,我就代師傳藝,咱們以後,就以師兄弟相稱!”

    李蒼龍失望道:“沒有啊!那我就勉爲其難跟你學點吧!”

    “你要是學藝不精,小心將來被女鬼害死!”

    “啊,真有女鬼啊?什麼樣啊,長得好看不?”李蒼龍追問道。

    第二天,王泰昌打電話過來,說石龜已經刻好了,正在往工地運,問他什麼時候能過去。許乾說了中午,便打電話給李蒼龍,叫他開車過來。兩人吃了點東西到工地的時候,不過九點多。

    “許大師,石龜已經運來了,你要的九隻大公雞也準備好了,你看還有什麼要準備的嗎?”王泰昌走過來,很客氣地說道。

    許乾笑道:“沒什麼了,你安排個吊車把石龜綁好,叫人把這裡挖開吧!”

    “好嘞,

    我這就叫人去弄!”

    “對了,之前住在這的是什麼人?”許乾忽然問道。

    王泰昌拿手蹭了蹭寸頭,回想道:“哦,是個小姑娘,才十七歲,在咱們寧安市一中唸書!”

    “她家只有她自己?”許乾問道。

    王泰昌點點頭道:“嗯,我也是聽說,原本跟奶奶一起住,前兩年奶奶沒了,就剩她自己了。你說人家都這樣了,我們怎麼能再欺負她,補償條件絕對優厚!”

    許乾聽了,沒再說什麼。工人們先是挖了一個直徑三米多寬,三米多深的大坑,將深坑當中的土挖開後,果然露出一塊大石碑,上面龍章鳳篆,天書符籙,沒一個能看懂。

    李蒼龍好奇無比,問道:“乾哥,上面寫的是什麼啊,你知道嗎?”

    許乾道:“上寫正德年間,劉瑾當國,天怒人怨,民不聊生。煞氣充盈,妖孽橫行。免國將亡,故此封印。這麼說來,這塊石碑有五百年了!”

    王泰昌聞聽,心中一動,走過來,小聲說道:“許大師,你看着石碑,是不是可以留下啊,五百年的東西,應給值不少錢吧!”

    許乾白了他一眼道:“這石碑在這‘神龜鎮煞穴’呆了五百年,早就成了極兇之物,你要是不怕家破人亡就留下!”

    王泰昌忙擦了擦額頭的汗,笑道:“我就是那麼一說!你看咱什麼時候把它啓開?”

    許乾看了看錶,說道:“十一點五十準時開啓,正午十二點的時候一定要將它封上,不然將來麻煩不小。”

    時間一到,在王泰昌的指揮下,工人用吊車將石碑吊起,下面果然露出一個直徑一米多的深洞。就聽裡面響起呼呼的風聲,一團團黑氣翻滾上涌,旁邊看熱鬧的工人一個個嚇得連滾帶爬,跑到地上。

    許乾對李蒼龍說道:“龍哥,搭把手,跟我一起,將那九隻雞殺了,扔進洞裡。”

    李蒼龍膽子還是不小的,叫了聲好,便跟着許乾下到三米多深的大坑。可站到地洞邊,聽着那呼呼風聲,看着滾滾黑氣,李蒼龍不禁腿打哆嗦。

    許乾從準備好的雞籠中逮出一隻公雞,一手拿刀,乾脆利落地割在咽喉上,將其一刀斃命,揚手扔在洞中。就見那公雞灑出的鮮血跟黑氣一接觸,瞬間燃起熊熊烈火,轉眼間把整隻雞燒的乾乾淨淨。

    李蒼龍嚇了一跳道:“怎麼會這樣?”

    許乾解釋道:“雄雞一唱天下白,公雞是至陽之物,最克陰鬼邪煞,咱們快將這九隻雞殺了扔下去!壓制升上來的煞氣!”

    李蒼龍有樣學樣,也把一隻殺掉的公雞扔進地洞,居然也自燃了。“乾哥,既然這樣,何不弄一車公雞過來,都倒這洞裡得了!”

    許乾道:“九爲陽數之極,多了就不管用了。你以爲古人都是笨蛋啊?”

    李蒼龍嘿嘿道:“我以爲古時候沒有養雞場,公雞沒那麼多呢!”

    兩人將九隻雄雞扔進地穴之後,裡面的黑氣果然少了很多。許乾看了眼手

    表,衝王泰昌喊道:“快,將石龜對準地洞放下來。”

    王泰昌在上面將兩人的動作看的一清二楚,而這九隻大公雞也是他自己準備的,見公雞能遇黑氣而燃,這才真正信了許乾的話,打消了留下石碑的念頭。

    他趕忙讓吊車把石龜對準地洞向下放,許乾和李蒼龍身子向後靠,看着石龜一點點的向下,可就在距離地洞還有半米多的時候,下面忽然涌上一團黑氣,將石龜托住了。吊石龜的繩索已經軟了下來,而石龜卻還是被黑氣拖着不動。

    “乾哥,這什麼情況?”李蒼龍有些難以接受道。

    許乾道:“這裡的煞氣有靈性了,知道要被封印,居然還想硬抗着,看我的手段!”

    許乾自口袋裡掏出一張符籙,拋在半空中,口中唸到:“天雷殷殷,地雷昏昏,破煞驅邪,神龜永鎮,急急如律令,鎮!”

    咒語唸完,只見那符咒上金光大盛,落到石龜上面。那石龜像是能發光一般,頃刻間以泰山壓頂的勢頭沉了下來。

    見石龜落下,衆人不由自主地歡呼一聲,更有人跑下來,拿手機拍照,準備發朋友圈。

    許乾急道:“還沒完事呢,趕緊上去。王總,這種事不能外泄!”

    王泰昌瞬間醒悟,這要是傳出去,自己的房子可就不好賣了。急忙吼道:“不許照,哪個敢照相發到網上,年底別想要工資。”

    這話一出,圍上來的衆人,慌忙把手機收了起來。“哎,大師,這石龜跟洞穴好像還差個一兩釐米沒落下!”一個工人走到近前,低頭說道。

    許乾大喝一聲道:“不好,快躲開!”

    不等他說完,地下再次涌上一股黑氣,又將石龜托起十幾釐米,更打在那工人的臉上。那工人瞬間倒地,一張臉黑成一團。

    許乾不得已,再次拿出一張符籙,口中道:“無極道法,浩然長存,斂氣凝神,破開幻象,急急如律令,破!”說罷將燃到一半的符籙貼在工人的印堂處,人雖然還沒醒,總算黑氣消散了大半!

    “許大師,現在怎麼辦?”王泰昌看到剛纔驚險的一幕,對這地洞的危險認識越發的深刻。這要是洞中的黑氣全部爆發,對寧安市的影響有多大他不好猜測,但把他開發的這處樓盤毀掉,是絕對有可能的!

    許乾道:“沒事,看來這地洞裡的煞氣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多,麻煩是麻煩了一些,但還是能把它鎮壓封印掉的!”

    正在許乾準備出絕招的時候,人羣裡忽然走出一個小女孩,穿着一身寬鬆肥大的校服,卻掩蓋不了她的清新靚麗,一頭長髮散披着,看着特別的清新!

    小女孩走到坑中,從黑色的雙肩包裡拿出一張疊好的符籙,對許乾說:“大哥哥,這是我家祖上傳下的,當初交代,如果這裡再次封印的時候壓不下去,就把這張符籙貼在石龜上!”

    許乾將符籙打開,見上面寫着“唵、嘛、呢、叭、咵、吽”六個金字,忍不住說道:“你祖上是佛家的人?”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