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二十九章 桃花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二十九章 桃花煞字體大小: A+
     

    “你通知她的?”許乾下意識問道。

    杜小萱急的都快哭了出來,道:“怎麼可能,我還沒叫她呢!她之前說今晚有任務,不會這麼巧吧!現在怎麼辦啊?”

    許乾知道杜小萱就是一紙老虎,平時咋咋呼呼還成,真遇事就慌了。把手搭在她的肩頭,說道:“沒事,你把衣服好好整理一下,相信能說清楚的!”

    “哦,那你還不趕緊把衣服穿上!”杜小萱瞄了許乾一眼,見他下身圍着一條浴巾,上身赤裸,露出精壯的肌肉,不由得心生漣漪,忽然間覺得臉頰發燙,忙轉過身去。

    許乾知道孟曉萌隨時都有可能進來,扯下浴巾,剛要拿褲子,就聽門口砰的一聲巨響,卻是張昊天踹門而入。孟曉萌則雙手持槍,站在門口,威風凜凜道:“雙手抱……萱姐,許乾,你們兩個,你們兩個!”

    孟曉萌臉上的神情極爲複雜,驚訝、失望、心痛,所流露出的種種神色堪稱影后級的表演。

    “小萌,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杜小萱總算能明白被人誤解時的心情了,“其實我是來抓他的,我是聽他說呆在賓館裡,纔過來瞧瞧的,混蛋,你快點解釋啊!”

    許乾說道:“啊,這件事完全就是誤會,而且說來話長,你等我穿上褲子,慢慢說!”

    孟曉萌向許乾望去,見他只穿了一條短褲,裡面撐得鼓鼓囊囊,不由罵道:“變態,齷齪,你居然……?”

    許乾忙捂着下身,說道:“誤會,都是誤會!”

    張昊天把房門關上,走過去把牀上的褲子拿起,遞給許乾,“先穿上再說!”

    許乾手忙腳亂的把褲子穿上,坐在牀頭,從跟蹤李蒼龍開始,到孟曉萌等人到來,原原本本地交代了一通。

    杜小萱哼了一聲道:“你是說中了什麼桃花煞,才跑這叫特服的?”

    許乾忙擺手道:“我可什麼都沒做!”

    杜小萱道:“你是沒做,但是你心裡想了!”

    “心裡想的也算罪過?”許乾有些無語。

    孟曉萌擺手說道:“好了,不說這些,還是說說那個會噴桃花煞的女人吧,能把你朋友叫過來了解下情況嗎?”

    許乾自然同意,拿起電話打給李蒼龍,聽那邊說道:“怎麼樣,乾哥,爽完了?”

    “爽你個大頭鬼,這邊警察查房,你趕緊過來!”

    李蒼龍吃驚道:“啊,不是吧,乾哥,華錦酒店後臺挺硬的啊,這麼就讓人給端了。幸虧兄弟沒錢來不起啊!你放心,哪怕這會我老子叫警方逮着,我手裡只有五千塊,也一定把你先贖出來!”

    許乾氣道:“你大爺,我好好地,用你贖什麼贖,有別的事,趕緊過來!”

    李蒼龍嘿嘿道:“兄弟知道你警局裡有人,跟你逗樂呢,這就來!”

    電話掛了之後,孟曉萌冷着眼瞧着許乾,道:“你這兄弟挺仗義啊?”

    許乾訕笑道:“我們哥倆沒事就喜歡胡說八道,逗悶子!”

    警方的行動還在繼續,這裡也不是說話的所在,孟曉萌叫張昊天去組織行動,三人則上了杜小萱的寶馬X1。不過十來分鐘,李蒼龍開車

    過來,也上了杜小萱的車。跟許乾並排坐在後座,將事情說了一遍!

    講完之後,李蒼龍也知道了許乾的遭遇,故作悲傷道:“乾哥,那妖女道法驚人,她的桃花煞比什麼藥都厲害,你要是這麼一直挺着,我覺得爆體而亡倒不至於,就怕那東西壞了可沒地方修啊!你現在什麼感覺?”

    許乾一臉苦大仇深的模樣,半天才憋出一個字,“疼!”

    “不如你找個地方?”李蒼龍小心翼翼道。

    許乾卻義正凜然道:“開什麼玩笑,哥這麼有節操,哪能做那樣的事,之前想叫特服已經很慚愧了,哪怕最後東西壞掉,我也不會找那樣的女人,玷污我的清白,只可惜我沒有女朋友,哎!”

    “乾哥,真是苦了你了!”李蒼龍聲情並茂道。

    許乾道:“誰讓我是這麼一個有原則、有底線的好男人呢!”

    杜小萱和孟曉萌對視一眼,眼裡都是焦急、羞澀,而且她們見許乾臉色始終漲的通紅,對於他中桃花煞的事情,已經信了大半。

    只是倆人雖然對許乾都挺有好感,但畢竟連男女朋友的關係都不是,想要幫許乾,委實下不了那個決心。

    “小萌,要不然幫他找一個?”杜小萱猶豫道。

    孟曉萌神色凜然道:“碰上這樣的事,我不抓就不錯了,怎麼能幫他找呢!”

    “可也不能真讓他這麼一直挺着吧,要是真壞了,以後可怎麼辦啊?”杜小萱結結巴巴道。

    孟曉萌紅着臉,說道:“反正你也挺喜歡他的,要我說,乾脆你就當他女朋友,皆大歡喜!”說完這話,孟曉萌也不給杜小萱反應的時間,推門下車就出去了!

    李蒼龍見狀,衝許乾擠了眼睛,嘿嘿一笑,也下了車。車裡忽然間只剩下兩個人,杜小萱瞬間慌了,第一反應是也想下車。可她瞧着許乾臉色通紅,一臉痛苦的樣子,又有些不忍心。

    “我是看你太可憐,爲了救你,你別覺得我怎麼喜歡你啊!”杜小萱說道這,慢慢地將雙手伸到許乾臉頰,剛剛碰觸便猛地往後一縮,道:“這麼燙?”

    許乾喘着粗氣道:“是啊,我覺得自己真的快不行了!”

    杜小萱咬着嘴脣,面色猶豫,終於下定決心,抱着許乾的頭,吻了上去。

    許乾感覺似乎有股清涼的氣息傳來,腦袋居然沒那麼暈了。可還不等他有什麼動作,車門忽然被人拉開,卻是孟曉萌驚呼道:“不好了,濱江區那邊出命案了,一個男的死在家中,屍身乾癟,看情形,很像你說的那個妖女做案!”

    杜小萱被嚇了一跳,像受驚的兔子一般,猛然躲回駕駛座上,低着頭靠着車窗不說換。

    許乾大叫一聲:“糟糕,她被我打傷,多半要吸人陽神來複原,我居然沒想到,真是該死。”

    “我現在要去現場,你這個樣子,能過去嗎?”孟曉萌焦急道。

    許乾自口袋裡掏出一張一靈符,用兩指夾在手中,唸到:“無極道法,浩然長存,斂氣凝神,破開幻象,急急如律令,破!”

    說話間,將燃到一半的靈符塞進嘴裡,調息一番後,面色已經恢復如常。

    “好了,我們快過去吧!”許乾面色如常道。

    “王八蛋,你敢耍我,虧着老孃剛纔還想要不要替你那個!”杜小萱卻惡狠狠地撲向許乾。

    孟曉萌則上車關門,也不說話,逮着軟肉就掐!

    “哎呀,饒命,饒命,我真不是有意的,我是一時半會沒想起來。萱姐,小萌,你們再這樣我可還手啦!哎呀,我錯了,我錯了,我給你們賠罪還不行嗎!”

    李蒼龍掐着煙,聽着車裡面的叫聲,嘆道:“哎,乾哥,真是難爲你了!”

    因爲還有案子要辦,不過兩三分鐘,孟曉萌就下了車,轉身去了單位給她配的那輛車上。許乾也被杜小萱趕了出來,只能回到自己的奔馳車裡。

    李蒼龍將車發動,緊緊跟着前面的警車,不時地轉過頭,望着許乾嘿嘿直樂。

    許乾板着臉,抿着嘴說:“差不多得了啊!”

    “哈哈哈!”李蒼龍樂的直拍大腿,“乾哥,你能告訴我你這嘴脣是怎麼壞的嗎?”

    “我自己不小心咬到的行了吧?”許乾沒好氣道。

    “那你那胳膊呢?”李蒼龍又問。

    “被小狗咬的!”許乾沒好氣道:“還說呢,其實剛上車那會我就已經想起來了,要不是你當時說那一通,哥們至於跟她們演嗎?”

    李蒼龍笑道:“拉倒吧,我看你小子就是故意的,你就偷着樂去吧,咋沒姑娘咬我嘴脣呢,哎你告訴我是誰唄?”

    “滾蛋!”許乾言簡意賅地說了句。

    午夜十分,車子開得很快,到現場居然真的只用了十分鐘。事發地點在一棟七八十年代建的紅磚筒子樓的二樓,樓下停着兩輛警車,圍了很多人。

    孟曉萌瞧了眼搖下車窗的杜小萱,見她擺擺手,知道是不敢上樓。許乾和李蒼龍則跟着杜小萱一起進了案發現場。

    “孟隊,死者生前叫了烤串,送餐的小夥到了之後見裡面亮燈卻一直沒人出來,一怒之下踹開門,才發現這一切的。”最先趕到現場的李正閔向孟曉萌彙報道。

    許乾打量了下屋子,見這裡是個一居室,十分的破舊,地上堆了很多果皮紙屑,更有些白色紙團。靠牆的地方是一張單人牀,死者就躺在上面,仰面朝天,雙眼圓睜,身體乾癟。

    牀的旁邊是個電腦桌,上面擺着一個臺式。李蒼龍走過去,動了幾下鼠標,點開我的電腦翻了翻,忍不住說道:“我靠,這哥們系列好全啊!好幾百個G,早知道我帶個移動硬盤啊!”

    李正閔見李蒼龍滿不在乎的樣子,忍不住說道:“孟隊,他是?”

    孟曉萌鄙視地看了眼李蒼龍,對許乾說道:“我請你是想讓你幫我破案!他跟來……?”

    許乾笑道:“他也能過來幫幫忙的!”

    李正閔嗤笑一聲道:“除了能幫着‘複製’下死者用過的資料,我還真沒瞧的出他能幫什麼忙!”

    李蒼龍撓撓頭,嘿嘿笑道:“我最起碼能超度他!”

    不要說孟曉萌和現場的警員,就連許乾都有些不自信了,心中暗道:“難道哪次喝多的時候教過他,不能啊,我想教他也得願意學才行啊!”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