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二十五章 追魂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二十五章 追魂術字體大小: A+
     

    見許乾一臉興奮的樣子,孟曉萌忍不住警告道:“我身上可帶着槍,你要是敢打歪主意,別怪我不客氣!”

    許乾心道,就好像誰身上沒有似的。“哎,我在你心裡有那麼不堪嗎?”

    “誰讓你之前……!”孟曉萌說道一半,卻不往下說了。許乾知道她是指在時代大廈工地時的事,乾笑兩聲,也不解釋。

    孟曉萌住的小區叫觀江國際,算是寧安市裡數一數二的富人區了。房子是個三居室,裝修的很好,卻只有她一個人住。

    許乾知道孟曉萌家境優越,加之他自己現在條件也不差,倒也沒滿眼的羨慕之色。

    “你憑一點血跡就能找到他的下落?”雖然最近經歷了很多離奇的事情,可孟曉萌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許乾笑了笑,道:“道法的神奇,不是你能想象的!”

    “那你什麼時候做法?”孟曉萌問道。

    許乾面色肅穆,不再是之前的嬉笑之色,道:“午夜時分,陽氣最弱,陰氣最盛,正是施展追魂術的好時機。而且他的血是新鮮的,今晚便是最好的時機!”

    孟曉萌聽得似懂非懂,只說道:“要我爲你準備什麼嗎?”

    “不用,你給我安排一個房間,然後去休息就好了!”

    “這樣的話,在你家不也一樣嗎?”孟曉萌仔細打量許乾,一臉的狐疑之色。

    許乾解釋道:“我媽覺得給人看相就已經五弊三缺,災禍不小了。再去練一些逆天的道法,怕將來沒好下場,所以這事得瞞着她!”

    “真的假的啊!”孟曉萌嘀咕一句,給許乾安排了一個房間,便去洗漱了。

    許乾並沒有立刻去做法,而是躺在沙發上。過了好一陣,孟曉萌圍着浴巾出來,見許乾大咧咧地坐在那,忍不住“啊”地大叫一聲,雙手護住胸前,嗔怒道:“你不去做法,呆在這裡幹嘛?不會是想偷窺吧?”

    許乾臉色微紅,解釋道:“哪有,做法前要焚香、沐浴、戒齋、更衣的!我現在這個樣子,豈不是對道祖不敬!”

    “就你說道多!”孟曉萌無從反駁,匆忙回了自己的房間。

    許乾先去洗手間洗了個澡,又從孟曉萌那拿了剪刀和白紙,纔去了次臥。他先用剪刀剪出一張紙人,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個透明的塑料袋,裡面裝着一些帶血的泥土,正是那嫌犯留下的。

    許乾將這些沾血的泥土輕輕地塗在紙人上,又咬破自己的中指,將自己的一滴血滴在上面。

    “九幽誅邪,萬法歸一,殷殷殘血,可至魂魄,急急如律令,追!”隨着許乾手勢的舞動,但見那塗了泥血的紙人,竟莫名自燃,火光中似乎有人影在閃動一般,待到火滅之時,殘影非但沒有消散,反而透牆而出,向西北方飛馳而去。

    許乾在牀上打坐冥想,感悟那道殘影飛出的位置,約莫過了半小時左右,才睜開眼睛,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許乾起身出了房間,見孟曉萌正站在門口,倆人險些撞個滿懷。

    “你不用這麼着急

    吧?”許乾笑道。

    孟曉萌道:“我怎麼能不着急,現在隊長住院,嫌犯逍遙法外,晚一天抓住他,就可能有更多的人遇害,你那邊到底有沒有結果!”

    見孟曉萌覺悟如此之高,許乾倒有些慚愧,把說笑的話放在心裡,道:“有結果了,嫌犯在城外大寧山的一座古墓中!”

    “古墓,難道他是鬼不成,又或者是殭屍、大糉子?”孟曉萌驚訝道。

    許乾笑道:“哪有,他要是那些東西,哪裡還會怕你的槍,更不會流血,只是個修煉邪法的妖道而已!”

    聽說對方不是非人的怪物,孟曉萌心中憂慮已去,說道:“既然這樣,咱倆現在就上山!”

    “這個時候不應該通知局裡,請求支援嗎?”許乾詫異道。

    孟曉萌“呵”了聲道:“咱們消息來源不精確,劉隊又受傷住院,報上去肯定要幾個局長開會商議之後,就怕結果出來,嫌犯人都跑了。怎麼,你不敢去?”

    許乾心說,笑話,本道爺還會怕這個。只是他這人無利不起早,雖然看到案發現場的慘狀心中氣憤,但時間一長心思就淡了,沒那麼大斬妖除魔的決心。

    孟曉萌見許乾遲疑,呵呵笑道:“當然,不叫你白幫忙,回頭我跟局裡說說,給你個編制怎麼,我覺的你挺適合幹我們這行的!”

    許乾擺手道:“算了,我幫你忙活可以,加入警隊就算了,我可不想受那份拘束。”

    兩人收拾一番,驅車直奔城外大寧山。此時已經是後半夜,漆黑一片,山路難行。許乾一手拿着手電,一手牽着孟曉萌,艱難地走在山路上。

    “我怎麼就迷迷糊糊上了她的賊船了呢,這也太費勁了!”許乾在心中腹誹不已,孟曉萌卻十分硬氣,一句抱怨也沒有。

    輾轉走到一處空地前,只見此處前有明堂,後有靠山,左青龍、右白虎,算是一處不錯的風水寶地。許乾沒費多大勁,就找到一處盜洞。

    “要下嗎?”孟曉萌畢竟是個女孩子,望着那黑乎乎,像是一張大口般的盜洞,心中也有那麼點退意。

    “嗯,不如在洞口等着吧!”許乾建議道。

    孟曉萌猶豫一番,道:“來都來了,下吧,這麼多年又不是沒見過死人,沒什麼可怕的。”孟曉萌話雖這麼說,可到了地下之後,卻始終拉着許乾的手不放開。

    墓室大概有兩百平米左右,有主室、後室、側室和長長的墓道。盜洞的位置打在後室,兩人進來後,先走到主室內,見黑黑的棺槨停放在主室中央的墓牀上。

    孟曉萌終於鬆開許乾的手,一手拿槍,一手拿手電,小聲道:“你確定他在這裡?”

    許乾肯定道:“不會有錯,他應該就在兩間側室的一間內!”

    “果然是高手,我都躲到這了,也能被你找到。”一個聲音驀然響起,孟曉萌毫不遲疑,一槍打了過去,卻聽到金鐵交擊響聲,像是打在鋼板上一般。

    “嘿嘿,同樣的錯誤我可不會犯兩次,讓你們嚐嚐我煉的鐵屍吧!”話音剛落,便聽到

    一陣風響,許乾拿手電照過去,見一個長着綠毛的古屍蹦了過來,雙手如鋼刺一般,直插過來。

    孟曉萌嚇得臉色都變了,拿槍對着這綠毛大糉子就打。許乾卻道:“沒用的,這個我來收拾,你去抓那個傢伙!”

    孟曉萌聞聽,繞到一邊,向嫌犯追了過去。許乾剛要掏出靈符,大糉子的手就插了過來,只得用手抵擋。去不想這傢伙堅愈鋼鐵,震的許乾兩手發麻。

    許乾繞着棺槨奔跑,大糉子在後面緊追不捨。好在總算把符籙拿了出來,“九霄天雷,神鬼辟易,蕩盡誅邪,玉宇澄清,急急如律令,滅!”隨着許乾將符籙貼到大糉子的額頭上,它就動不了了。只聽得外面幾聲悶響,符籙卻是着了起來,連同那個大糉子,一起燒成了灰燼。

    許乾轉身向孟曉萌去的地方追,發現側室裡空無一人,有張紙掉在地上。而在側室半米高處的牆上,也有一個盜洞。

    許乾將書收起,爬進盜洞,不多時回到地面,向四周望去,空無一人,卻聽遠處傳來幾聲槍響,忙向那邊追去。

    走了好一陣,才遇見孟曉萌,見她頭髮凌亂,衣服也被樹枝刮的不像樣。

    “這傢伙還沒等我過去人就跑了,居然打了兩個洞,真夠狡猾的!”孟曉萌雙手拄膝,彎着腰說道。

    “沒事,總會有機會抓到他的!”許乾勸道。

    孟曉萌嗯了聲道:“他又中了我一槍,估計這次要好好休養一陣了。就怕線索斷了,再抓就難了!”

    許乾笑道:“未必,你看我找到了什麼?”說罷揚了揚手中的那張紙。

    孟曉萌接過之後,拿手電照了照。發現是張普通的A4紙,上面寫了一些她看不懂的話。最重要的是落款處三個字——齊雲子!

    “這是?”

    許乾笑道:“這就是那妖道修煉的害人邪法,看來他真是被你的槍打怕了,連這麼要緊的東西都忘了拿。這回我們只要找到那個齊雲子,就有找那傢伙的可能!”

    孟曉萌心中大喜,“太好了了,今天的辛苦總算沒有白費!謝謝你,許乾!”

    許乾嘿嘿一笑道:“客氣!”

    “對了,那個害人的邪法,你不會煉吧?”孟曉萌小聲問道。

    “怎麼會,我這就把它毀了!”說罷從口袋拿出打火機,將那張紙燒成灰燼。

    兩人邊走邊談,孟曉萌對許乾如何從那大糉子處脫身十分好奇,聽說許乾居然把它徹底滅了,更加驚奇不已。

    兩人輾轉到山下時,天已經亮了,開車回到孟曉萌的家裡,各自先回房間補覺。

    再次醒來時,已經是中午,到客廳發現孟曉萌留了張紙條,說她先去局裡,回頭再去找他。

    許乾收拾收拾打車回家,許清寧對他放任自流,也不問他昨晚去哪了。許乾琢磨了一通,卻還是到許清寧跟前說:“媽,你有沒有聽過一個叫齊雲子的人!”

    一向中正平和的許清寧聽了,臉色一變,一把抓住許乾的手,急聲道:“你從哪裡聽到的這個名字?”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