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我的完美世界 » 第469章 深入(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都市之我的完美世界 - 第469章 深入(一)字體大小: A+
     

    “這麼恐怖?”王子山看了一下自己,整個人都不淡定了。

    他也是血肉之軀,如果真被血魔獸給控制了,那下場可就悽慘了。

    “嗯,是的。”林軒滿臉凝重的點頭應道。

    與血魔獸對話的時候,對方就說過一句話,可惜你是血肉之軀。當時他還很納悶了,不知道對方此話何意。

    後來,當他釋放出那些血色珠子的時候,他就明白了,對方的能力,就是控血。

    這也是爲何他要逃到深山裡去的原因,在茂密的樹林裡,藉助樹木的遮擋,對方的能力,就會被極大地削弱。而他卻可以趁機反攻了。

    “那可怎麼辦?我們都是血肉之軀啊,一旦被對方逮住機會,我們都成傀儡了。”王晨皺眉,臉色難看至極。

    “而且更要命的是,如果對方操控我們,獵殺自己的同伴,那時我們將左右爲難。”林十臉色微微發白,想到了更加可怕的事情。

    王子山也是臉色難看,問道:“林軒,你想到應對之策了嗎?”

    王晨和林十紛紛看着林軒,想要知道,他的計劃了。

    林軒看到三人臉色如此凝重,忍不住呵呵笑起來了。

    “笑啥呢?”王子山納悶了。

    “不要笑了,這不是開玩笑的。”王晨笑不起來,一想到那些血魔獸,他心裡就發犯愁。

    林十沒有發話,只是看着林軒。他與林軒有着微妙的聯繫,雖然無法猜測出林軒心中所想,但是卻可以感知到,這事情雖然棘手,但是林軒並不是特別畏懼了,想必他有了好辦法。

    林軒笑了一會兒,這才說道:“其實,血魔獸雖然厲害,但是也並非不可對付。”

    “哦,你有辦法?”王子山靠近了一下,雙眼放光,問道。

    王晨也是眼巴巴的看着,他想要獲得對付血魔獸的辦法,這樣一來,他纔可以保住性命啊。

    林軒笑了笑,說道:“你們知道,爲何血魔獸的天敵是暗獸嗎?”

    衆人均搖頭,顯然是不知道了。

    “呵呵,你弄出一滴血液出來吧。”林軒沒有立馬回答,而是讓王子山從體內取出一滴血液出來。

    王子山雖然疑惑不解,不過還是照做了。他咬破指尖,滴了一滴血液在地上。

    林軒立馬催動暗獸的能力,釋放出了暗黑之氣,很快的,那些氣體籠罩了那一滴血液。

    旋即,衆人便是看到,地上的那一滴血液,在暗黑之氣的作用之下,正在逐漸的消失着。

    王子山,王晨以及林十看着,心神一動,忽然明白了什麼。

    王子山激動的說道:“你的意思是說,暗獸的能力可以遏制血魔獸的這個招式,對嗎?”

    “是的。”林軒收起暗黑之氣,此時地上的那一滴血液,已經被暗黑之氣吞噬殆盡了。

    “如此一來,我們至少不會被控制,成爲一個傀儡了。”王晨看了一會兒,說道。

    或許這個招式無法殺死血魔獸,不過只要不被控制,他們就還有翻盤的機會。而若是一旦被控制了,那他們就徹底完蛋了。

    “不錯。”林軒肯定的點頭。

    “可是,我們體內沒有暗黑之氣啊!”王子山立即說道。

    他們身上雖然有暗獸的氣息,但是沒有暗獸賦予的能力了。如此一來,他們根本無法施展暗獸的這個能力。

    “不錯。”王晨看了林軒一眼,有些無奈的說道:“而且更要命的是,這個能力,似乎不能通過基因傳給別人。”

    “老大,這個辦法不適合我們了,你還有別的辦法嗎?”林十皺眉問道。

    “沒有別的辦法,這是唯一對付血魔獸的辦法。”林軒鄭重其事的說道。

    “如果是這樣,那我們只能成爲靶子。”王子山苦笑不已,這雖然是一個辦法,但是他們施展不出暗獸的能力,根本無法阻擋血魔獸的攻擊了。

    林十和王晨也都沉默了,不知道該如何辦。

    “不要灰心嗎?我話還沒有說完了。”林軒看到衆人都鬱悶不已,立馬安慰道。

    “還有啥話啊,快說吧。”王晨有氣無力的說道,顯然是被打擊的不行了。

    王子山和林十也都無精打采的坐着,似乎丟了魂似得。

    “其實,你們可以獲得暗獸的能力哦。”林軒笑了一下,這才說道。

    “你說什麼?”王子山跳將起來,整個人都精神了,他緊盯着林軒,激動的問道:“你確定沒有騙我們?”

    “快說,快說。”王晨一把抓住林軒胳膊搖晃了起來,似乎擔心林軒會耍賴一樣。

    林十倒是淡定一些,坐在那裡,並未做出一些出格的舉動。

    不過,他雙眼卻是十分明亮,宛如兩盞明燈,剛纔的無精打采,徹底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行了行了,在搖晃我的胳膊就要斷了。”林軒沒好氣的瞪了王晨一眼,王晨這才尷尬的收回雙手,不過眼神依然熾熱無比,死死的盯着他,似乎他就是一個大寶藏一樣。

    王子山也察覺到自己失態了,乾咳了幾聲,這才說道:“別吊胃口了,快說吧!”

    林軒點了點頭,整理了一些思緒,這才說道:“我告訴過你們,在這個世界,有兩個安全的地方,一個是這裡,還有一個在遙遠的天邊,對吧!”

    “嗯,這和暗獸有什麼關係?”王子山點點頭,林軒的確是說過這話,不過他們當時並未當回事,畢竟那個地方距離這裡太過遙遠,他們想要到達,有很大難度了。

    “那個地方是暗獸的聚集地。”林軒立馬說道。

    “什麼?暗獸的聚集地?”王晨聞言,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

    “是的。”林軒微微頷首,這是他從暗獸的記憶當中得知的。對方死後,將記憶留在他腦海當中。他只要翻閱,就可以知道暗獸的一些記憶。

    “如果真是如此,那裡的確是很安全。”王子山聞言,微微點頭,說道。

    暗獸的能力,讓猛獸都無比的忌憚,那麼多暗獸聚集在這裡,猛獸哪敢去攻擊啊!它們誰敢過去,那就是找死的行爲。

    “你的意思是,我們要去那個地方?”林十聽出音了,問道。

    “不錯,到了那裡,你們可以與暗獸簽訂契約,這樣一來,你們就能夠借用暗獸的力量了。”林軒說道:“有了暗獸的力量,血魔獸想要控制你們,幾乎不可能。當然,你們得到了暗獸的能力,並不意味着,你就一定可以斬殺血魔獸,那要看你的實力如何。”

    “那是自然了。”說着,王子山忽然皺起眉頭,問道:“可是,那個地方如此遙遠,我們怎樣才能夠到達那裡呢?”

    從這裡,到那裡,中間都是兇猛的猛獸橫行,想要過去,難如登天了。

    他現在是一籌莫展,想不到任何辦法。

    “沒有捷徑可走。”林軒搖頭,說道:“你們只有自己殺過去了,唯有成功到達那個地方的人,方可與暗獸簽訂契約。”

    “暗獸都很驕傲,不會與一些懦夫簽訂契約的。所以,這個忙,我也幫不了。”

    林軒無奈攤手,這信息是他從暗獸記憶當中獲得的。雖然他也很想幫忙,但他無法改變暗獸的看法,就算他將人送過去了,恐怕暗獸也不會搭理他們。

    “這樣啊,如此一來,我們也只能殺過去了。”王子山無奈一笑,說道。

    “殺過去就殺過去,總比等死強。”王晨沉默了片刻,冷冷的說道。

    他們不去找暗獸,就有可能被血魔獸控制了。一旦被血魔獸控制了,那他一切都完蛋了。

    所以,他決定了,就算是在兇險,他也要去闖一闖,這是爲了自己的小命而戰。

    “說得對。”林十也點頭附和道。與其等死,還不如拼死一搏。

    “你呢?是怎麼想的?”林軒看着王子山,詢問道。

    “還能如何啊,自然是殺過去了。”王子山苦笑不已,現在他已經被逼入絕境了,只能全力出擊。要不然,等待他的將是死亡。

    “好吧!從明天起,你們就帶隊深入裡邊吧!”林軒說道:“多帶一些發光珠子,這樣一來,就算是遇到了危險,你們也可自保。”

    “好。”王子山默默點頭,然後站起身來,朝着自己房間而去。

    王晨和林十也不在停留,紛紛回房了。

    “唉,希望他們可以活着到達那裡吧。”看着三人離去的背影,林軒忍不住一嘆。這一路過去,兇險萬分,他們想要堅持下來,實屬不易了。

    這個忙,他幫不得,只能在心裡替他們祈禱了。

    搖了搖頭,林軒不在多想,回到自己房間裡邊去了。不過,他沒有立馬睡覺,開始參詳體內的暗黑能力了。

    “這些暗黑氣體可以化作鎧甲,也可以化作兵器,更可以腐蝕萬物,果然是好東西啊。”林軒探查了一下,微微點頭,對暗黑氣體更喜愛了。

    不過,隨時他神色一暗,有些不爽的道:“奶奶的,這能力不屬於我,只是暫時借給我的,真是氣死人了。”

    那頭暗獸與他簽訂了契約,在他打敗血魔獸之後,這份能力就會收回,這讓他很不爽。自己拼死拼活,幫他們解決血魔獸,而對方卻什麼都不給他。

    “哼,我不會輕易讓它們得逞的。”林軒眼珠子一轉,冷冷的道:“藉助這個時機,我好好的研究一番,看能不能竊取它們的能力。一旦我獲得了它們的能力,那我的戰鬥力必然大增。到那時,誰也不是我的對手,就算是血魔獸也不行。”

    微微一笑,林軒將這想法收起,繼續研究暗獸的能力了。

    一個多小時後,他這才安然入睡。

    第二天,王子山,王晨以及林十將大夥兒召集起來,將昨晚的談話,告訴了他們。

    與血魔獸對戰,他們也是參與者,有資格知道這一切了。所以,王子山三人沒有絲毫的隱瞞。

    說完之後,他就制訂了一個計劃,準備殺到暗獸的聚集地去了。

    “各位,你們好好想一想,如果願意跟我過去的,就立馬站過來。”王子山掃視了一眼,臉色凝重的說道:“不過,我要告訴你們的是,這一次的計劃九死一生,你們很有可能會死。因此,你們你們每一個人都要想好了。”

    “一路上,我們會遇到很多兇獸,而且還沒有地方落腳。”王晨也說道:“所以,如果吃不了這苦,那就留在這裡吧,這裡相對安全一些。”

    “現在是安全一些,不過我們剛纔也說了。如果沒有暗獸的能力,一旦被血魔獸控制,你們都死定了。該如何抉擇,你們想清楚。”林十冷冷的說道。

    他這話是在逼迫大夥兒,讓他們毫無後路可退了。這樣一來,他們就會拿出勇氣來。

    果然,在他說出這句話之後,大夥兒都不淡定了。因爲他們明白,在這裡就是等死了。而去了那邊,他們還有一線生機。

    沉默了片刻,他們紛紛報名了。不一會兒,數百兄弟除了幾個人,其餘的都站在三人身後。

    三人頓時露出了笑容了。如果他們都不去,只有他們三個過去,那也太沒意思了。

    而且他們三個就算是獲得了暗獸的能力,要對付那麼多血魔獸,那也夠嗆了。

    不過,兄弟們如果都去了,那他們的勝算就大了。

    “好了,既然你們都選擇了,那就行動吧。”林軒沉吟了一下,說道:“記住了,一定要保護好自己我不希望你們任何一個人有事情。”

    “明白。”大夥兒喝道。

    “去吧!”林軒擺手,立馬回房去了。他沒有去送大夥兒,因爲他不喜歡離別。

    大夥兒也不再遲疑,跟在三人身後,離開了城堡了。

    到了外邊,他們分成三組,王子山,林十以及王晨各帶了一個隊伍。

    “走。”王子山喝道。說着,他帶着隊伍,率先一步出發了。

    王晨和林十也沒有遲疑,迅速跟上。

    他們剛一衝過去,無數的猛獸就呼嘯而來,阻擋他們的去路了。

    王子山怒喝一聲,立馬變身,化爲一隻大蜘蛛,嘴裡噴出無數白色絲線,瞬間纏住了十幾頭猛獸。那些絲線十分堅固,猛獸一時間竟然無法掙脫開來了。

    有了他在前邊開路,大夥兒也輕鬆了很多。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
    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