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我的完美世界 » 第399章 調查(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都市之我的完美世界 - 第399章 調查(三)字體大小: A+
     

    “一萬塊?”林軒聞言,愣了一下。

    “不錯,你給我一萬塊,那你就可以走了。”刀疤男子很囂張的說道。

    “不好意思,我沒有。”林軒搖頭,說道。別說他自己沒有了,就算他有錢,他也不會隨便給別人。這傢伙又沒有出手幫他,他爲何要給對方錢啊。

    “小子,你確定了嗎?”刀疤男子聞言,臉色頓時難看了,自己已經能夠降低標準了,可是林軒依然不答應了,那不是在玩他嗎?

    “不錯,我不會給。”林軒點頭,說道。

    說完,他轉過身,就朝着遠方而去了,沒有再理會這個傢伙。

    同時,他也沒有再詢問別人,因爲他發現,這些人都是一副德性了。既然如此,那他沒必要過去找不痛快。

    反正那個人就在這裡,他可以慢慢地尋找,一定可以將對方找出來的。

    刀疤男子看着林軒,冷冷的說道:“小子,你破壞了這裡的規矩,你會付出應有的代價?”

    “哼,你就是這裡的規矩嗎?真是笑話,你也不拿鏡子照一照,自己算個什麼東西。”林軒沒有說話,不過王子山卻出口了,他毫不客氣的鄙視了這些傢伙。

    對於這個傢伙,他很不爽快了,對方本事沒有,卻喜歡自以爲是。

    如果不是他們還要在這裡多待一段時間,他現在就會出手,狠狠地修理這個傢伙一頓了。

    “好呀!你竟然這樣對我說話,簡直找死。”刀疤男子怒了。他從腰間拿出一把,瞄準王子山,說道:“小子,敢這樣跟我說話的人,沒有幾個,你竟然敢惹怒我,那就去死吧!”

    說着,他打開了保險,隨時都可能開了。

    王子山察覺到了危險,緩緩轉過頭來,說道:“你確定要開嗎?我可告訴你,我一旦動手,你就只有死路一條的份了。”

    他不是好惹的,如果不是林軒要求他不要亂來,他早就出手了。

    不過,現在他忍不住了,因爲有人拿着,正指着他了。

    他的生命受到了威脅,這個時候,就算是林軒阻撓,他也不會聽取什麼的。

    “哼,我有,你的速度有我的快嗎?呵呵,應該沒有吧!”刀疤男子笑吟吟的說道。

    他覺得很開心,因爲自己有了。他可以掌控王子山的生死。這種感覺,很讓人興奮。

    “是嗎?的確是一個好東西,不過那也需要看情況的。”王子山冷哼了一下,說道。

    “什麼情況?”刀疤男子聞言,愣了一下,問道。

    “呵呵,在強者的手裡,自然可以發揮出絕大的優勢了。不過,如果在一個廢物手裡,那他就算是一次性那十把,也無濟於事了。因爲他的實力不行。”王子山呵呵一笑,說道:“很可惜啊,你正是這個廢物了,所以你手中的,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用處,明白嗎?”

    “你敢諷刺我?”刀疤男子聽到王子山叫他廢物,氣的不行了,他不再猶豫了,立馬出手,攻擊了王子山。

    從口而出,直奔王子山而去了。

    王子山冷哼了一下,立馬側移了一下身子,避開了那個了。隨後,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來到了那個刀疤男子身旁了。

    他一隻手抓住刀疤男子握的手,而另外一隻手,就掐住了對方的脖子。

    刀疤男子看到自己無法動彈了,臉色立馬大變,好半天都說不出一個字來。

    “呵呵,我剛纔就說過,再一個廢物手裡,那是沒有任何用處的。因爲一個廢物,根本無法發揮出的威力來,明白嗎?”王子山冷着臉,說道。

    “你……你想要幹什麼,你準備殺了我?”刀疤男子渾身發抖的問道。

    他還不想死了,如果就這麼死了,那就太可惜了。

    可是,他要如何逃出魔爪,還是一個問題了。他剛纔開了,想要殺死對方了。

    很顯然,對方怒了,不願意放過他了。

    因此,他和對方之間,是絕對不可能和睦相處的。

    “是的,你該死所以我要殺死你。”王子山聞言,肯定的點頭,應道。

    “不行,你不能殺死我,你如果殺了我,你別想砸這個地方生存。”刀疤男子急忙說道。

    “呵呵,我怕個屁啊,他們敢反抗老子我,我一個都不會放過。當然,最先死的,應該就是你了。我怎麼死,我不知道,不過你是不到了。”王子山笑呵呵的說道。

    他笑的很開心,那笑容看起來很純真。不過,這笑容落到刀疤男子眼裡,卻像是惡魔之笑一樣。

    他感覺脊背發涼,額頭冒冷汗了,就好像死神就要降臨一般。

    “等等……大哥,我知道錯了,我向你陪你道歉,可以嗎?”刀疤男子連忙求饒道。

    沒辦法,在死亡面前,他也只得低頭了。要不然,他只有死路一條了。

    “求饒啊,那可不行了,你剛纔對我開了,我不會輕易放過你的。”王子山搖頭,說道。說話的時候,他捏住刀疤男子脖子的手,又加大了力度了。

    刀疤男子感覺呼吸越來越困難了,臉色也越來越白了。

    刀疤男子一個勁的求饒,聲音很小,如果不靠近對方,你根本無法分辨出來了。

    不過,王子山就是不願意聽了。

    就在這時,遠處一羣人走過來了,方位正是他們了。

    王子山注意到了,手稍稍鬆了一些。直到這時,刀疤男子才感覺舒服了一些,他大口喘着粗氣,似乎憋了很久似得。

    王子山抓着那個男子,來到了林軒身旁,問道:“怎麼辦,那幫傢伙的目的,似乎是我們了?”

    “哼,希望不是來對付我們的。要不然,我們也只得下狠手了。”林軒淡淡的說道。

    雖然這個地方十分混亂,一言不合,就有可能大打出手。不過,他卻是一點也不怕了。因爲他們實力足夠厲害,這就是他們得意的地方。

    如果這些傢伙自以爲是,硬要出手對付他們,那他們很定會出手的。

    他和王子山聯手,完全可以收拾這些不自量力的傢伙了。

    “好,我明白了。”王子山說道。

    “嗯,你問一問那個廢物,看他知不知道那個人在何處,我們來這裡,主要是爲了找那個傢伙了。”林軒點頭,說道。

    他現在準備詢問了,因爲經過剛纔那一鬧,他相信,那個刀疤男子已經知道,他們並不好惹了。

    既然如此,在他們的逼迫之下,對方很定會乖乖交待一切的。

    “明白。”王子山點頭,應道。

    隨後,他看着刀疤男子,說道:“告訴我,布朗寧在何處?”

    “布朗寧?你們要做證件,對嗎?”刀疤男子問道。

    “不錯,你應該知道他在何處吧,告訴我,那我就放了你。”王子山點頭,說道。

    這傢伙可以說出他到底是幹什麼的,必然與對方有交情了。所以,他可以從對方嘴裡,得知對方的下落了。

    “我知道他在何處,不過你必須先放了我。”刀疤男子點頭,應道。

    “少跟我討價還價,我可告訴你,只帶布朗寧的人很多,你不說,那我去找別人。不過,你可能就要死了,明白嗎?”王子山冷冷的說道。

    雖然他會放過這個混蛋,不過他絕對不會讓對方好過的。因爲這傢伙差點殺死他了。

    “你……”刀疤男子聞言,頓時氣的不行了。不過,他又不敢說太重的話,因爲他從王子山眼神裡邊,察覺到了真正的殺意了。

    他如果徹底激怒了王子山,那他很定沒有好果子吃了。

    “行了,你別廢話了,說出來吧。”王子山催促道。

    “他在……”刀疤男子聞言,立馬說出來了,沒辦法,面對一個惡魔,你除非不怕死,要不然,你只能乖乖聽話了。

    “好,吃掉這個吧。”王子山拿出一顆藥丸,放到刀疤男子嘴邊,說道。

    “這是什麼?”刀疤男子愣了一下,問道。

    “一顆毒藥。”王子山呵呵一笑,說道。

    “混蛋,你不是說不會殺我的嗎?我已經將你想要的東西都告訴你了。”刀疤男子聞言,也顧不得那麼多,開始破口大罵了。因爲王子山要殺死他啊。

    “你就放心吧!這顆毒藥不會毒死你的。我只是想要確保,你說的是真的,如果你隨便說一個地方,讓我們累死累活的去尋找,那我們不就吃虧了嗎?”

    王子山說道:“所以啊,你暫時吃掉這顆毒藥,等我們到達了布朗寧家裡的時候,你在過來找我們拿解藥就是了,如何?”

    這傢伙就不是一個善茬了,所以對於他說的話語,必須留一個心眼,要不然,事情還真的很難辦了。

    他這一顆毒藥,只不過是牽制對方,讓對方不要耍招而已。

    “我說的都是真的。”刀疤男子說道。

    “行啊,那就吃下去啊,怕個毛線啊。”王子山喝道。

    刀疤男子聞言,顯得十分猶豫了,畢竟這可是毒藥啊,如果吃下去,就會毒發身亡,那他可就吃大虧了。

    “你不肯吃,那就說明,你在說謊,對吧!”王子山呵呵一笑,說道:“既然如此,那我更加應該要你吃了。”

    王子山很霸道的扒開對方的嘴巴,然後將毒藥硬塞到對方的嘴裡去了。刀疤男子想要反抗,都做不到了。

    “你……”刀疤男子臉色狂變,看着王子山,很不爽快了。

    “好了,你若是不說出實話,那你只有死路一條的份哦。”說完,王子山立馬放開了對方。毒藥已經在對方嘴裡了,他無需多管了。

    現在應該擔心的是對方了,因爲他隨時都可能毒發身亡啊。

    王子山和林軒,朝着刀疤男子說的那個地方而去了,沒有再管對方。

    刀疤男子看着,臉色微變。沉思了片刻,他立馬追了上去,來到林軒身旁了。

    “你跟過來幹嗎?”王子山笑着說道。他笑的很邪惡了,活脫脫的一個壞小子。

    “我帶你們過去。”刀疤男子說道。他臉色有些蒼白,顯然心情很沉重了。

    也是,自己剛纔吃了一顆毒藥,任誰心情都無法開心的起來了。

    所以,他決定了,還是自己親自帶着這兩位去布朗寧家裡,這樣一來,他可以及時得到解藥了。

    “好呀,那敢情好啊。”王子山說道。

    林軒聞言,卻是笑而不語。因爲刀疤男子已經服軟了,想必不會耍出什麼大招的。

    於是,一夥兒不再猶豫,立馬朝着遠處而去了。

    遠處,那些人也正朝着他們而來。很快的,他們就相遇了。

    林軒只是淡然的笑了笑,然後給那些人讓開了道路。

    雖然這樣做,讓他有些丟面子。不過,他從來不覺得面子有多重要。

    命纔是最重要的。

    現在,他與那些人之間,沒有任何仇怨了。他不想與他們鬧的太狠。

    不過,等他拿到了身份之後,那他就沒有那麼多顧忌了。因爲他隨時都可以走了。

    這些傢伙如果囂張跋扈,他絕對會出手暴打他們一頓的。

    看到林軒讓開了,那些人很是滿意了,然後就這樣一搖一擺的離開了。

    林軒懶得去管,帶着王子山和刀疤男子,繼續朝着前邊而去。

    “呵呵,原來你也怕啊。我還以爲你什麼都不怕了。”刀疤男子看着王子山和林軒,笑着說道。

    他這種笑容是譏諷了,他在譏諷林軒和王子山的懦弱和膽小。

    “哼,不要激怒我們,小子。”王子山瞥了刀疤男子一眼,說道。

    現在,他自然要讓路了,因爲他還有別的事情要做了。如果不是如此,他纔不怕那一幫混蛋。

    敢擋他的路,那不是找死嗎?他絕對會狠揍他們一頓的。

    “好,我不說了。”刀疤男子立馬閉嘴,他從王子山眼神裡邊,看出了不爽的神情了。

    他可不想讓王子山將憤怒之氣,撒到他的身上了,那樣一來,他可就要慘了。

    隨後,一行人不再多說了。

    刀疤男子在前邊帶路,而林軒和王子山在後邊跟着。

    王子山和林軒謹慎的注意着周圍,以防有人趁機搞偷襲了。

    不過,讓他們鬆了一口氣的是,一路走過,他們並未受到攻擊,很是安全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的姥姥是半仙鬥破蒼穹2
    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