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我的完美世界 » 第356章 條件(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都市之我的完美世界 - 第356章 條件(二)字體大小: A+
     

    李星辰就這樣淡定的看着刀疤男子,而刀疤男子卻是被李星辰給鎮住了。.pbx.m因爲他擔心李星辰說的是真的呀。

    上官家族有錢有勢,那些人可以對付,他一個小警察,能有什麼能力啊。如果他們真要對付他,那些人很有可能將他推出來當炮灰了。

    所以,他不能將身家性命全部砸在那些人身上了。如此一來,他纔有一條生路可言了。

    “我也是沒有辦法,被他們給逼得。”刀疤男子說道:“如果小姐你有高招,那就給我指條明路唄。”

    “好呀,你將那些人的犯罪證據全部拿出來,交給我,我保你全家沒事。同時,你可能有機會搭上上官家族這趟順風車了。”

    李星辰說道:“我已經將我的條件說了,你如果覺得可以了,就開始吧!如果你覺得不行了,那就繼續跟着那些傢伙在背後當狗吧!不過,那樣一來,結局可能會不怎麼好哦。”

    她這樣做,是爲了將那些龜孫子一次性搞死搞殘了,有了這個傢伙的證據,再加上王宇蒐集的資料,足以可以讓那些傢伙徹底完蛋了。

    等到他們蹲大牢了,他們想要翻出什麼大浪來,都不可能了。

    刀疤男子聞言,在房間內走來走去,思索着這其中的利與弊。

    他無論如何選擇都會得罪一方啊,他現在要想清楚,要不然,恐怕自己的日子不好過了。

    李星辰沒有管他,在那裡優哉遊哉的哼着歌了。

    十分鐘之後,刀疤男子說道:“我可以同意你的要求,不過我要一點證明。”

    他這是擔心,李星辰說的是假的了。如果真是如此,那他可就麻煩了。

    “哼,你到現在還不相信啊。”李星辰笑了一下,說道:“既然如此,那……”

    李星辰本想要說話了,可是就在這時,審訊室的門開了,一個男子走了進來了。

    兩人都朝着門口看了去,片刻之後,兩人都愣住了。

    因爲來的人不是警察,而是林軒了。

    “林軒,你怎麼出來了,難道我們的律師過來了嗎?”李星辰好奇的問道。

    “沒有了,我想要喝酒,那傢伙不讓,於是我就將對方給打暈了,丟在地上了。”林軒很隨意的說道。

    李星辰聞言,頓時翻了一個大白眼了,林軒這理由也真夠那啥的。

    “坐回去,要不然,我可開了。”刀疤男子立馬拔,準備攻擊林軒了。

    不過對此,林軒卻是懶得在意了。因爲他根本不怕對方開。他可以在對方開之前,搞定對方了。

    “行了,拔放下吧,給你看樣東西。”林軒說道。說着,他拿出手機,放出來一段視頻了,那段視頻是李星辰打架的視頻了,音頻都有,一樣不缺了。

    “呵呵,這是那幫孫子對付我們時,我拍下的視頻。我原本發到網上了。不過,那幫孫子想了一個辦法,讓黑客出手,將我的視頻給刪了,讓我很是無奈了。”

    林軒說道:“不過,實在是很可惜啊!我早就做了備份了,並且將視頻發給了我的一個黑客朋友。.pbx.m如此一來,無論你們如何做手腳,一旦視頻曝光,你們的一切謊言都會在瞬間被揭穿了。”

    “你是聰明人,這樣的蠢事也去做嗎?我可告訴你哦,到時候,他們一旦賴賬,這事情的後果,就是你來承擔了,你會被整的很慘了。”

    說完,林軒翹起二郎腿,坐在那裡,優哉遊哉的玩着手機。

    刀疤男子看着,臉色十分難看了,他將那幫孫子狠狠地咒罵了一頓了。

    他原本以爲視頻都刪除了呢,結果現在倒好,視頻還在,他們只要敢亂來,那就是在亂用私刑了。

    那幫傢伙一旦否認,那他就要承擔一切後果了。

    “呵呵,當別人的狗,那是很悲催的。你要擺脫他們,那才能夠獲得自由了。”林軒說道。

    “說的容易,我與他們交往頗深,參與了很多犯法的事情了,我一旦擺脫他們,就會坐牢,不知道要被判多少年了。”刀疤男子說道。

    他與那幾個結識很多年了,他們做了什麼勾當,他都一清二楚。不過,他自己的手也不乾淨啊。

    所以,他很擔心,東窗事發,自己也會下監獄了。

    “不是可以通過舉報,獲得減刑嗎?你可以將他們的醜事都說出來啊,這樣一來,你就輕鬆了。”林軒說道:“在一個,我可以給你搭線,讓你進入到上官家族,這樣一來,你就可以不用坐牢了。這不是很好嗎?”

    他的想法也是一樣的,這傢伙對那幾個混蛋知根知底了,他出面當證人,那是最好的。

    王宇那邊雖然可以找到一些東西,不過那些傢伙不是傻子,很定將證據都處理乾淨了。如此一來,他們叫的再兇,也沒有真憑實據了。這樣的話,他們想要讓那幫孫子蹲大牢,那是再做夢。

    他們利用關係,就可以將那些黑的,弄成白的。不過,如果有內部人與他們合作,將那幾個傢伙的惡行全部說出來,那樣一來,就沒有問題了。

    “你確定自己是上官家族的人?”刀疤男子遲疑了一下,問道。

    “信不信由你,好了,我要走了,這邊的事情,你幫我們處理,這是給你一個表現的機會,我希望看到你的忠心。”林軒說道。

    他可不想要一根牆頭草,他想要對方拿出勇氣來,徹底站在他這一邊了,如此一來,那他纔會聘用對方。

    刀疤男子聞言,沒有阻攔,因爲他無法阻攔林軒的離去了。林軒剛纔可以從那邊脫困,足以說明,他有本事了。

    “哦,對了。你順便告訴我一下,你家的住址吧!你的家人,我派人去保護,你完全不用擔心,他們會受到威脅。”林軒說道。

    最強硬的人,只要逮住了他的弱點,那麼對方就會乖乖聽話了。

    這個傢伙不是一個善茬,不過能夠讓他老實的,只有他的家人了。所以,他準備過去一趟,這樣一來,對方的家人就不會受到威脅了。

    對方的家人安全了,那對方做事情,就沒有任何後顧之憂了。

    “你確定不是拿我的家人威脅我?”刀疤男子問道。

    “切,我纔沒有那個閒心了。我告訴你,我想要搞那幾個,現在出手,就可以打斷他們的狗腿,讓他們永遠癱瘓在**。不過,這沒有任何意義了,他們還是可以在外邊做環事的。”

    林軒說道:“我只有將他們名正言順的徹底搞垮了,那就沒有問題了。”

    “而你可以幫我做到這一點,所以我招攬你。如果你不同意,那我自己去找他們算了。不過,那樣一來,以後你會一直被他們纏着,永遠都無法脫身了。”

    “你願意永遠的跟在後邊當一條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狗嗎?如果你願意的話,那剛纔的話,算我沒說。”

    他並不是好心人,之所以這樣保護對方的家人,完全是一場交易了,對方不幫他,他也沒必要顧及對方。

    “好,我告訴你。”刀疤男子聞言,立馬將家庭地址告訴了林軒了。

    林軒點點頭,說道:“自己努力吧,前方的路,一片光明,就看你是不是可以抓住了。”

    說着,他帶着李星辰走了。

    到了外邊,他打的朝着刀疤男子說的地方而去了。到了目的地,他了李海全,讓他給自己介紹幾個保鏢了。

    搞定之後,他就在那裡等着了。

    他要等到那些保鏢過來,接手他的工作,他纔可以離開了。

    ……

    警察局這邊,刀疤男子猶豫了半響之後,立馬開始做準備了。自己已經與林軒結成同盟了,想要輕易離開,不太可能了。

    在一個,他們也沒有任何證據能夠拿下林軒和李星辰,他們隨時都可以出去。相反的,他自己卻要遭大殃了。

    所以,他只能全力以赴了,這是他唯一的辦法了。

    他從自己的辦公室裡邊拿出好幾張內存卡,想了想,他將內存卡安裝在手機上,然後將視頻裡邊的東西,傳給了林軒了。

    這是他與那三個傢伙一起做骯髒事情的時候,趁着對方不注意拍下來的。他這樣做,是爲了防止那些傢伙過河拆橋了。

    如果他們遇到了困難事情,最後將他捅出去了,那他也可以拿這個保住自己了。

    這是他的秘密,他一直沒有對任何人說過了。現在,他將這個送給林軒,第一是爲了讓林軒拿去設計那三個傢伙。同時,他也是爲了將這個東西,交給林軒保護了。

    他與那三個傢伙對抗起來,很定顧不上這個東西。

    那樣一來,這些重要的證據,很有可能會百弄丟了。而如果他將這些重要的東西送給了林軒了,那他就沒什麼顧忌了。

    “好了,我已經沒有任何後顧之憂了。三個混蛋,你們要來找我茬,那就來吧,我等着了。”刀疤男子說道。

    隨後,他不在做別的,忙活自己的工作了。

    ……

    “寬哥啊,爲何到現在還沒有消息,那傢伙是不是沒盡力啊。”一個酒吧裡邊,李海問道。

    他很想享用李星辰了,等了這麼久了,他都等不及了。

    “哼,那小子跟我們做了那麼多壞事了,他敢不聽話,我讓他吃不了兜着走。”李思成冷笑一聲,說道。

    他們逼着那個傢伙做壞事,是爲了拉對方下水了。他的手腳不乾淨,最後只能與他們同流合污了。

    “先等等吧,那小子先前似乎有些反抗了。我們還是留點心,要不然,我們可能會吃虧了。”王寬說道。

    先前,刀疤男子就有些不同意這麼做,因爲他擔心害怕啊。如果不是他逼着,對方很定不會同意下來的。

    “他若是真敢反抗,我們就抓他的家人,威脅他,哼,我就不信了,那小子會放棄他的家人。”李海說道。

    “就是這樣,我們就等着吧!”李思成點頭,應道。

    隨後,他們三個就繼續等待了。

    十分鐘之後,他們沒有等來刀疤男子的好消息下,倒是將他們自己安插在那邊的放風的人等過來了。

    “寬哥,出事了。”一個紅頭髮,帶着耳環的男子說道。

    他叫二狗子,是王寬的部下了。先前,他擔心會出狀況,就派這個傢伙去警察局門口蹲守,查看情況了。

    “什麼事情?”王寬冷着臉,說道。

    “那一男一女離開了警察局了,他們並沒有被關起來,不知道爲什麼?”二狗子說道。

    “什麼?你確定沒有看錯。”王寬問道。

    “是的,千真萬確,你看,這是我拍下的照片了。”二狗子聞言,立馬說道。說着,他將手機交給了王寬了。

    王寬點開視頻一眼,整張臉都拉下來了。因爲他意識到了,這很定是那個傢伙沒有盡力,放了這一男一女了。

    “混蛋,竟敢反抗我,找死。”王寬不爽的喝道。

    “寬哥,是那小子不想跟我們混了嗎?他這是在找死了,難道他不知道嗎?”李海說道。

    他們手裡可是有對方的證據的,對方只要敢反抗,絕對吃不了兜着走了。

    “我哪知道啊,也不知道那小子是不是吃錯藥了,現在竟然敢反抗我們。”王寬說道:“暫時不和你們說了,我要一下對方,我倒要看看,對方想要如何。”

    “好,你去吧。”李海點頭,沒有反駁。

    王寬立馬離開了這裡,到外邊去了。他找了一個清靜的地方,打了個電話給刀疤男子,不久之後,電話通了。

    “寬哥,你好。”刀疤男子淡淡的說道。

    “小子,你到底怎麼搞得,難道你要反抗我嗎?”王寬不爽的說道。

    “寬哥,你是說這件事情啊!不好意思啊,這事真不好辦。”刀疤男子說道。

    “什麼意思?”王寬說道。

    “因爲你沒有將準備做好啊。那個視頻,那小子手裡有好幾份了。而且他還給他的黑客朋友發了一份,也就是說,無論我做什麼,只要那個視頻一放出來,一切都是空的。到那時,我們都要遭殃了。如此一來,爲了安全起見,我只得放了他們了。”刀疤男子說道:“這是唯一的辦法,實在是抱歉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
    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