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林裡一縷煙,所裡十五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林裡一縷煙,所裡十五天字體大小: A+
     

    一條醜萌醜萌的迷你鯨魚迅速抓住了侯逆濤的眼球。

    鯨魚通體呈現深紫色水晶的色澤與質感,頭頂到背脊處生長着一排崢嶸的尖角,顯得有點兇殘醜陋。

    而它現在顫巍巍地躲在鬼泣大佬的背後,探出大大的腦殼,瞪着大大的藍色眼睛,裡面放射着一閃一閃的微弱電光,給人一種很慫很慫的感覺。

    還有點小萌。

    然而,侯逆濤差點就跟那隻巨型八爪魚一樣被嚇得直接癱瘓了,這傢伙在前世的遊戲裡,是大名鼎鼎的鬼神之一。

    第七鬼神·暴走的怖拉修。

    在前世遊戲的故事背景裡,鬼泣這個職業的創始人,驅使鬼神的神官吉格,也是在最終一戰的決絕境地,纔敢豁出一切,召喚這第七位鬼神。

    最後的最後,戰役沒有成功。

    神官吉格帶着佩魯斯帝國的最後榮耀,與這些恐怖的鬼神,一起沒入那亙古黑暗的地獄深淵。

    神官吉格最後也成了鬼神的一員,後世的人們見到他,也就能看見那化作歷史塵埃的帝國的最後榮光。

    戰役敗了,帝國亡了,但,吉格沒有輸。

    ……

    現在,壓死稻草的最後一根駱駝,七大最最邪惡,最最恐怖,能夠毀滅一切的第七鬼神,居然就明晃晃地在侯逆濤的眼前。

    不是迷你鯨魚嗎?怕什麼?

    迷你核彈就炸不死人了?

    這條小鯨魚背上的氣孔,也就是鼻孔裡還不停吐出暗灰色的迷霧,侯逆濤的不安已經到達了一個臨界值。

    他慌成一匹馬,一匹大司馬,他甚至準備開始到魔王論壇提問了,就連標題都已經想好了。

    “人如何才能夠在一頭鬼神大鯨魚面前逃生?急,在線等?”

    ……

    忽然,冰寒的觸感侵襲了侯逆濤的脖子。

    這種感覺就像是寒冷的冬夜,一隻冰霜殭屍把爪子伸進了你開着暖氣裹着大棉被的小窩,一把掐住你的脖子。

    而且還在不停地前後搖晃,生怕你斷氣斷得不均勻。

    “小師弟,小師弟,你沒事吧?”

    森森的聲音帶上了一絲勉強能夠辨認熱情,但這樣聲音仍是極致到底,能夠凍結空氣的冰寒。

    “我……我……我沒事。”

    侯逆濤猛地回神,心理的驚懼確沒有因爲這位突然出現的便宜師兄“友好”的招呼而減少。

    即便後面蹲着那個一臉憨憨表情的帕拉丁九十九和正在不說話裝高手的埃利斯克間接證明了這位便宜師兄的身份。

    因爲作爲鑽石級別的高手,即便是守門員,侯逆濤的意志也堅如頑石,除了奈子和賽利亞,根本沒啥東西能讓他晃神這麼久。

    很明顯,他和那條現在已經不知道去哪裡的八爪魚一樣,被他便宜師兄的小寵物給震懾到了。

    這也足以說明這傢伙絕對不是什麼迷你版模型。

    這條鯨魚,很有可能就是真的第七鬼神,就算不是真身,至少也是個分身投影級別的東西。

    這尼瑪定時原子彈啊!

    ……

    一時間,侯逆濤思緒萬千。

    今天不舒服,能不能不去?

    家裡的老婆賽利亞要生了,得去醫院陪護。

    寵物小紅和小藍生病了,得照顧,沒空去。

    缺席這次緊急任務的理由在他的腦海裡快速閃現,浮光掠影,快得應接不暇。

    然而……

    鬼泣大佬的手一把扯住侯逆濤的肩膀,沒有半點血色的脣邊吐出短促的音節。

    “走。”

    火紅的光從帕拉丁九十九蹲着的大樹上一處不起眼的樹洞裡激射而出,光芒一掠而過,克己峰四人原地消失。

    ……

    【進入地下城】

    【區域:詭影之森】

    【注意!此處地下城怪物處於暴動期,冒險家請小心行動!】

    ……

    智能手環投影在瞳孔前的字樣讓侯逆濤一臉懵逼,他的一萬個理由還沒用上,人就沒了。

    事到如今,硬上也得上了,褲兜裡還有一瓶神靈的庇佑,就算鯨魚暴走,也能體面的寫封遺書再逝世。

    想到這裡,侯逆濤掏出暴力的光炎劍,躲到帕拉丁九十九的旁邊,百分之九十九的注意力集中在那條搖頭晃腦的鯨魚身上。

    克己峰四人似乎真的被貫注了剋制己身的力量。

    他們之間沒有任何的交流。

    智能手環的警告,詭影森林呼嘯的陰風,那些藏在前面森林裡的可怖樹妖,樹魔……

    似乎對於他們來說,連討論的必要都沒有。

    他們四人的意志就真的像苦修士一樣,堅硬無法動搖,氣勢在這個空間裡猛然拔起,像是北冰洋投入到小火爐裡一般。

    這四個人所在的區域,竟然比詭影之森更加壓抑,安靜。

    ……

    踩着腐敗枝葉堆積而成的厚毯,侯逆濤心裡確實是堅如磐石的,他對完成這次的任務壓根沒有任何擔心。

    反倒是樹魔甚至要擔心會不會被他宰成瀕危物種。

    ……

    衆所周知……

    樹,弱火。

    樹魔,弱火。

    光炎劍,附魔了火屬性攻擊。

    一身裝備,堆砌了高額火屬性強化。

    具備高額火屬性傷害的侯逆濤等於樹魔爸爸的爸爸,一刀一個都應該說少了。

    而事實也是如此。

    ……

    覺得自己隱藏得很好,甚至開始拿藏在腐質層下面的樹根開始偷襲侯逆濤的第一位幸運樹妖出現了。

    這個樹妖躲在了一顆老樹的巨大空洞裡面,樹妖和老樹嚴絲密合,僞裝得是唯妙唯俏,連老樹地底的根系,也被樹妖當成了根莖迅速移動的快速道。

    可惜,這一切,都被殺氣感知窺視得一清二楚。

    要不是因爲侯逆濤只留了1%的注意力觀察環境,這樹妖是要在幾千米外被侯逆濤一記邪光劍氣斬殺的。

    “開張了,小老弟!”

    狂戰士飲血而戰的意志讓侯逆濤完全無法避讓這鋪面而來的戰鬥。

    別人都要爆你菊花了?

    這還能忍?

    ……

    光炎劍出鞘!

    灼灼的烈陽撕裂空間,奉命而來!

    此刻,豔陽破開鬼影森森,弱冠少年仿若那大日之主,金烏帝俊。

    ……

    灼熱的劍像是一團隨時要炸開的熔岩。

    劍勢伴着刀鋒之下,首當其衝的就是那隻幸運的樹妖連帶着它寄存的古樹。

    劍與火在此刻融合,兩種無比侵略的力量幾乎在瞬間邊隕毀了這樹妖的核心,它幸運地在身體燃燒之前死去。

    免去了火焰灼燒的刑罰。

    免去了在火中做自己時的絕望悲鳴。

    ……

    它不悲鳴。

    埃利斯克的慘叫卻是瞬間到達了侯逆濤的耳膜,似乎侯逆濤砍的不是樹妖,是其他什麼寶貝東西似的。

    而伴隨着埃利斯克的慘叫一起到達的,還有一種蝕骨的冰寒。

    冰藍色的巨大魔法陣在樹妖殘骸處迅速鋪開,極致的冰寒在剎那便凍結住了那要爆炸的火焰。

    ……

    “幸好……幸好……”

    慘叫後緩過氣來的埃利斯克滿是慶幸。

    “林裡一縷煙,所裡十五天啊!”

    “小師弟你知不知道啊!”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