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二百零八章 面具之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二百零八章 面具之下字體大小: A+
     

    痛。

    錐心般……

    不對,就是錐心的痛楚!

    狂戰士暴走的狀態讓侯逆濤幾乎豁免了疼痛這一感知,現在是他第一次在這種狀態下感受到這種久違的感觸。

    原來扎心,真的是有那麼痛的。

    不過這難得的痛苦對於此刻的侯逆濤卻是起了不小的幫助,讓他迅速從被穿透心臟的虛弱感中抽離,重新把控這具軀體。

    這是個瀕臨死亡,正爆發着前所未有力量的狂戰士之軀。

    “呵呵,你也來感受一下痛苦吧。”

    嘴角咧開一個猙獰的笑容,侯逆濤猩紅的眼睛放散着瘮人的光芒,起刀,斬下。

    ……

    隕落的太陽在半空之中緩緩炸裂,無聲無息,天地之間像是被誰按了靜音的按鈕。

    璀璨的火花從碎裂的隕陽中溢出,天空被火紅的顏料一下染得通紅,這大概是最最正宗的火燒雲了。

    這時候,恐怖的爆鳴才伴着衝擊波一起到達地面。

    草木折斷,冰雪消融。

    莉莉薇嬌小的軀體像是風中的柳絮,被這狂野的衝擊波捲到地面上,砰的一下,把草地砸出一個大坑。

    而在大坑遠處,那裡有着比天空更紅的焰火。

    那是血氣燃燒,凝成的猩紅領域。

    在這領域的邊緣,幾件破損的長袍隨意散落着,很明顯,這就是那幾個出場到現在,除了挖冰啥都沒幹的GBL教的領主怪物所殘留的痕跡。

    在它們進入血氣領域的瞬間,信仰的力量就無法再庇佑它們,就像天堂的聖輝無法照耀地獄的陰影。

    失去信仰力量庇佑的GBL教領主們,就是平平凡凡的三十級領主。

    在侯逆濤這個超模的冒險家手裡,脆得已經不能用一張紙來形容了,僅僅是吸了一口灼熱的血氣。

    它們就直接暴斃,留下了這一地的遺物。

    也是因爲它們死的太快,侯逆濤根本沒反應過來啓動荒古遺塵寶典調整爆率,它們也沒有大爆特爆。

    不過有了那捲靜靜躺在那裡的天藍色書卷,侯逆濤這趟行程的目的便是達到了。

    “晨曦降落,故事在黎明開啓脈搏。”

    ——【黎明之預言書】

    ……

    侯逆濤此刻卻是沒時間去收拾領主們的掉落,即便這曾經是他最最喜歡乾的事情。

    因爲在他眼前……

    血氣領域籠罩的範圍之內……

    伊莎杜拉仰起頭來,打斷了她自己的吟唱,用臉……

    不對,準確來說,是用臉上的面具接住了他的刀刃。

    ……

    面具是遠古GBL教信徒們的一個重要特徵。

    因爲對於知識的不懈追索以及無盡沉溺,他們選擇與凡俗的世界斷絕一切的聯繫。

    他們臉上厚重的面具,便承載着這一意義。

    只不過,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臉上的面具,勾勒上了無數的瞳孔與觸手。

    他們也從偉大知識的信徒,變成了羅特斯的傀儡。

    ……

    鮮血領域阻隔了伊莎杜拉被信仰庇護,侯逆濤這本該絕命的一刀,卻正正斬在了那扭曲猙獰的面具之上。

    萬鈞的力量宣泄在這方寸之間,伊莎杜拉卻紋絲不動,只有那面具像是替命玩偶似的,受到了恐怖的傷害。

    這猙獰的面具寸寸碎裂,像皸裂的牆壁一樣片片掉落。

    面具之下……

    是另一幅面具。

    ……

    宇宙。

    星空。

    龐大。

    無窮。

    隱藏在羅特斯模樣面具背後的,是一片無盡的藍色星空。

    只是一眼,侯逆濤便明白了這面具上的宇宙星空是什麼。

    這是GBL教的永恆追求,偉大的藍色真理。

    ……

    當這嶄新又古老的星空面具顯現在世間,佩戴着它的伊莎杜拉身上所蘊藏的氣息猝然變幻。

    玄而又玄的氣息,像是來自遠古,又像是源自未來。

    不可捉摸,無法探測。

    侯逆濤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樣的氣息比起之前,清澈,乾淨了許多。

    如果說之前被所謂的信仰籠罩的伊莎杜拉是一個滿腦子安拉胡阿克巴的狂信徒,那麼現在的伊莎杜拉毫無疑問是一個彬彬有禮,眼神深邃的傳教士。

    事實也的確如此。

    ……

    澄澈而溫和的力量從那一襲紫袍之中擴散開來,溫柔而強橫地驅散了侯逆濤周圍粘稠的血氣領域。

    寧靜,祥和的氣息浸泡着暴虐的狂戰士,侯逆濤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他竟然無法控制地退出了暴走的狀態。、

    面前的這個人,現在已經不是敵人。

    猩紅的眸子褪去光芒,理智的神色迴歸。

    “你是誰?”

    侯逆濤喃喃開口,聲音低沉,像是詢問,卻更似思索。

    沒有回答。

    伊莎杜拉跪俯的身體緩緩站立,她像是個遲暮的老人,顫巍巍地攙扶着手中的法杖,站直了身子。

    接着,她取下了臉上的面具。

    幻若星辰的僞裝後,是一幅美麗的容顏。

    知性,柔和,精緻的面容上,淡紫色的眸子如海洋般深邃。

    她似乎想向侯逆濤說些什麼,嘴巴用力地張合,但是卻沒有任何聲音傳出。

    只是片刻,侯逆濤還沒來得及追問。

    伊莎杜拉便像飛灰一樣消散,如同曇花一現。

    要不是那紫色的袍子落在了原地,侯逆濤甚至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覺。

    ……

    羅特斯扭曲了GBL教徒的信仰,也扭曲了它們身上的規則,讓這些遠古的信徒可以接近永恆地存在。

    而一旦這樣的扭曲被糾正,那些遠古的信徒們,也該離開這個不屬於他們的時代。

    塵歸塵。

    土歸土。

    伊莎杜拉,當然也無法倖免。

    ……

    “混蛋,怎麼渾身痠痛,總感覺有人趁我睡着的時候打了我一頓,是不是你,亞索大叔?”

    熟悉的聲音在侯逆濤身後想起,讓侯逆濤有些晃神,他猛地扭頭。

    一個正從地上的大坑裡爬出來的硬朗召喚師正罵罵咧咧地朝着他走來,嘴裡不饒人,手裡的小本本也在瘋狂地畫着圈圈。

    “亞索大叔,你的眼神充滿着心虛,就是你對吧!”

    “哼哼,我這麼用心保護你,你居然這樣對我,必須賠償!”

    莉莉薇詭異地笑着,一臉陰森。

    “只有你配合我做幾個生物學實驗,我就原諒你了,嘿嘿。”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