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裡·鬼劍術-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裡·鬼劍術-疾字體大小: A+
     

    “老王,你有沒有覺得李青兄弟的波動劍有點不對勁,爲什麼他會這麼快?”小瞎子阿亮舔了舔乾燥的嘴脣。

    “我,我也不知道,血色的波動劍氣的確有些奇特,而且他這個速度,分明比那些天帷巨獸上的劍魂還快,這太可怕了。”老瞎子乾啞的喉嚨蹦出沙沙的聲音。

    小瞎子阿亮轉過頭,開口問道,“我們要過去看看麼。”

    “別,還是等他主動過來吧,我們先收拾一下這邊的掉落,領主的東西……我,我,我們,唉,我們還是別管那麼多了。”

    老瞎子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他深諳爲人處事之道,李青這種實力的存在,他硬生生切死普拉塔尼,讓這個黃金巨人臨終前的恆定霸體護甲也沒能讓它說出遺言,這說明了什麼?

    李青不屑用自己提供的巧妙辦法,也就是他要完全獨立地擊殺這個領主,這便意味着他想要獨吞這領主的掉落,現在過去不是找不自在嗎?

    再說,今天這邊的石巨人小怪掉落也是異常的高,足足比平時高了五六倍,這些收穫都幾乎能抵得上領主的掉落了,他們也不虧。

    “唉,幹活吧。”

    感受着靜靜站在黃金巨人普拉塔尼失去活力軀體旁,似乎正在挑選着掉領主落李青兄弟,老瞎子又是嘆了一口氣,俯身開始收拾青石板上散落的金幣。

    ……

    衆所周知,過分腦補會讓想象遠遠地偏離現實。

    老瞎子以爲侯逆濤正在那兒選裝備,而事實上,他呆呆站在那兒,只是因爲他進入了地下城系統的技能學習空間。

    他的技能學習面板上,出現了一個雙手拿着劍的黃色小人圖標,這東西讓他的腦殼頓時有些發懵。

    【裡·鬼劍術-疾】

    裡·鬼劍術是隻傳授給劍魂的劍術奧義,使用的武器種類不同會出現各異的攻擊效果,但是也存在例外,劍士在達成不同的條件,可掌握對應的劍術。

    裡·鬼劍術-疾:劍魂在使用光劍時的裡·鬼劍術形式,突破了極限速度的劍士可以掌握此項劍術。

    造成4段攻擊,每段兩次傷害,每次傷害約爲70-80-90-100%基本攻擊傷害,各段依次遞加。

    裡鬼劍術攻擊力增加:0%

    ……

    這是劍魂的看家本領,當年曾經有一個流派的劍魂,就只用光劍加里·鬼劍術,在各種裝備的加持下可以達到異常恐怖的傷害,人稱裡鬼戰士。

    有時候又因爲那件特殊的裝備,魔戰無雙肩甲,被稱爲肩戰士。

    侯逆濤沒想到只是突破了第一的極限速度,就能夠掌握這個強大的技能,一旦配合他的暴走和血之狂暴,這個技能潛力,恐怕要遠勝當年的肩戰士。

    而且這種純粹的攻擊,比釋放技能來得更快,傷害也更持久,在這真實的阿拉德,無疑比那些壓榨身體潛力的爆發性血氣技能,要來得實用和穩妥很多。

    學習!

    侯逆濤直接投入了41點技能點,將這個技能從零變成大師級別,普拉塔尼讓他升級爲25級所獲得的技能點迅速縮水,普通技能點從109點回到了68點,黃金技能點仍有17點。

    一道粉色的光芒瞬間從技能圖標裡閃耀而出。

    天旋地轉。

    侯逆濤看到了漫天的櫻花,粉色的花瓣在空中飄揚,藍天白雲做背景,清風徐徐來相伴,櫻花以秒速三釐米緩緩地飄零。

    落到了櫻花樹下一個斜倚着樹根的劍士浪人那裸露的胸膛上,劍士的胸膛滿是交錯縱橫的刀疤,樸素簡約的灰黑色長袍正好遮掩了他胸膛右側那道最長最深的疤痕的邊緣。

    他隨意地叼着一根狗尾巴草,一手拿着一壺青花瓷裝着的酒,一手抱着一根竹棍,棕色的頭髮凌亂不羈,稍稍減低了他俊朗外表的分數。

    “不錯嘛,年輕的狂戰士,你的劍已經比很多一天到晚練劍的那些傻呼呼劍魂要快了。”劍士浪人大聲的開口,滿是揶揄的語氣。

    “嘿嘿,只是運氣好了些。”侯逆濤笑着回答,很是低調,因爲他認出了這個人的身份,當年參加悲鳴洞穴調查的四劍聖之一,西嵐。

    嗯,換一個說法,就是被他老大盧克西保下的四個弱雞劍聖之一……當然侯逆濤是不敢這麼說的。

    西嵐隨手拿起嘴邊的草杆,掏着耳朵,聲音提高了三個檔次,“啊?你說什麼,沒吃飯嘛,大聲點?”

    “我說我運氣好!”侯逆濤大吼。

    “啊,什麼好,劍術好?”

    侯逆濤深深吸了一口氣,運起丹田的力量,將音量拉到滿格,“我運氣好!”

    “哈哈哈,原來是運氣好啊,嗯,我的耳朵早年受過傷,聽力不太好,小朋友你就保持這個音量吧。”西嵐爽朗地笑着。

    “運氣好的劍士,既然你來到了這裡,肯定是要學點東西的,我最擅長用的是太刀,裡·鬼劍術光劍的用法只懂一點兒皮毛,你看好了哦。”

    說着西嵐拿起了懷裡那根陳舊的竹棍,咕咚灌下一口酒,抹了下嘴巴,隨手一劃,那根簡簡單單的竹棍在空氣劃過一道玄奧的軌跡……

    啪的一聲重新被放回到了櫻花樹的樹幹邊上。

    西嵐撓了撓頭髮,笑道,“這傢伙有點大了,不適合展示,用這個就比較好,你看好了哦,我只練一遍的哦。”

    拿着起掏耳朵用的狗尾巴草,西嵐隨意的神情倏忽一變,他黑色的眸子底下似乎有光芒閃過,狗尾巴草在空中輕輕劃過。

    “轟!”

    一道由數百道劍氣交錯組合而成的劍刃衝擊波,朝着空中飄落的櫻花掃去,閃耀的劍氣光芒一閃而過,漫天飄落的櫻花悄然無蹤,只剩下紛紛揚揚的櫻紅色粉塵。

    這些粉塵將侯逆濤白色的頭髮染成櫻花的粉色。

    如果注意到劍氣衝向的天空,還會發現,那裡棉花糖似的厚實雲層,也被削出一個破開的大口,像是被哪個調皮的孩子從中間咬了一口。

    “懂了麼?”西嵐語氣輕鬆。

    “我……”

    侯逆濤艱難抑制住自己上去踩他兩腳的衝動,這尼瑪不是給你看原子彈爆炸讓你造氫彈,他能懂就有鬼了。

    “我,我不懂。”

    “嗯哼,別擔心,你其實懂了,我問你,我剛剛那下揮出了幾劍。”西嵐灌了口酒,隨意開口,語氣依舊輕鬆怡然。

    幾劍?

    不是一劍?

    剛剛那輕輕一揮在侯逆濤的腦海裡瘋狂回放,那柔軟的狗尾巴草在西嵐的手裡飄搖,抖動,劃過一道痕跡……

    對了,抖動,那是揮劍太快的幻影!

    ……

    “很多很多劍!”侯逆濤實在算不出來抖動的次數,如實回答。

    “啪!”西嵐打了個響指,露出一個俊朗的笑容,“那不就懂了嗎?裡·鬼劍術-疾的要義就只有一點,快,越短時間揮出越多的劍,那就越好!”

    “嗯!”侯逆濤鄭重地點頭,仍是忍不住提問,“那您是揮出了多少劍?”

    “你真的想知道?”西嵐挑了挑眉頭,也沒等侯逆濤回答,就自顧地說着,“3600劍,過去的一秒1200劍,揮劍的一秒1200劍,未來的一秒1200劍。”

    “過去?未來?”

    “嗯,其實這種能力挺困擾的,我只能喝着這酒來稍微壓制一下繁瑣的錯亂感。”西嵐舉着酒瓶,朝着侯逆濤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醉生夢死,要不要來一口,這能讓你忘記以前做過的任何事情,是任何事情哦?”

    “我……”

    侯逆濤還沒說出話,西嵐那似乎若有所指的眼神就隨着空間的破碎而消失,帶着滿腔的疑惑,侯逆濤回到了現實。

    ……

    這裡有着滿地的掉落。

    其中,一張紫色的卡片,一卷藍色的卷軸,閃着迷人的光暈。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