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一百三十章 鋼筋鐵骨,霸體護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一百三十章 鋼筋鐵骨,霸體護甲字體大小: A+
     

    失去了魔力的支撐,人偶之王道格里身下的金色浮島瞬間分崩離析,隨着侯逆濤手中噴薄而出的血氣,和道格里一同跌落在地板上。

    周遭的冒險家雕像也停止了運動,呆呆的立在了原地,化作了真正的石雕,一縷縷純白色的微弱氣息從它們的身體飄散而出,匯聚到領主掉落物品裡的一顆拳頭大小的水晶上。

    這是顆非常特別的水晶,它呈現心臟的形狀,一眼看去,晶瑩透亮,澄澈如水,但轉眼之間,它有變得無比斑駁,無數的星點摻雜其中,閃爍着光芒。

    這是人偶之王的心臟。

    道格里竊取的無數回憶在這拳頭大小的心臟上流動着,讓它呈現萬般變化,若是沉浸其中,人們甚至能感受到這顆水晶上瀰漫着的情緒,悲歡離合,酸甜苦辣……

    一旁的侯逆濤卻是沒有理會這心臟的奇妙,他雙眼無神,呆呆地站立在原地,渾身的筋肉不斷的抽搐着,在皮膚底下鼓出一個個遊動的疙瘩,異常猙獰。

    ……

    光潔的原木地板讓腳心有些冰涼的觸感,日光透過木窗,將寬敞的場室照得通亮,侯逆濤做夢也沒想到學個技能會讓他來到這兒。

    在候逆濤的眼前,“風拳流”這三個遒勁的毛筆字牌匾掛在了前方擂臺的後方牆壁上,白底黑字,清晰無比。

    而在他的身側,一身橙色長袍的威嚴武者正立在那兒,他有着削瘦的面孔,光亮的腦袋,以及一雙緊閉着的眼睛。

    這裡是修煉場,這個人是風振!

    侯逆濤對這裡簡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前世他的每一個遊戲角色,除了日常的副本,最多的時間裡,就是來這裡測試傷害。

    從剛開始的弗曼到後面的無限血量沙袋,老實說,這裡給侯逆濤這種手法爆炸,氪金十足的玩家,提供了不少快感,畢竟在遊戲末期,大家都能一個技能秒領主了,也只能到這裡比比傷害了。

    “劍士,你的選擇很正確!”

    風振慕然睜開雙眼,一道精光從眼眸中閃射而出,仿若閃電。

    “血氣其實和念氣一樣,雖然都有着強大的威力,但也有着同樣致命的短板,它們是“虛”的存在,唯有配合上強大的體力和肌肉這種“實”的力量,虛實結合,它們才能發揮出最強的效果。”

    說着風振停頓了片刻,目光緊緊頂着侯逆濤,問道:“打熬體魄的過程會有一點點的疼痛,所以你現在準備好了嗎?”

    “嗯。”侯逆濤點了點頭,雖然他現在很想問問風振爲什麼會出現在這兒,明明他已經領了便當了啊,但風振那磅礴的氣勢壓制了他躁動的心。

    “哈哈,很好,忍住。”風振笑着伸出手,搭上了侯逆濤的肩膀,恐怖的念氣噴涌而出。

    “啊!”

    ……

    “消耗2點技能點,掌握格鬥家基礎技能【鋼筋鐵骨】,散打流派技能【霸體護甲】。”

    【鋼筋鐵骨】

    使身體強悍如鋼鐵,並增加物防和體力。

    增加物防:192

    增加體力:9

    【霸體護甲】

    激發純粹的肉體力量,使自身進入霸體狀態,可以使自身增加物防和體力,而且被攻擊後不會倒地,持續一段時間。

    持續時間:24秒

    增加物防:826

    增加體力:19

    ……

    地下城系統機械質感的聲音在侯逆濤的耳邊響起,癱瘓在技能空間裡的意識隨着空間的破碎,重新回到現實之中。

    侯逆濤現實中的軀體也處於癱瘓的狀態,他全身抽搐着躺在人偶玄廊的地板上,汗水攙着血水,在地板上攤開一大圈溼潤的痕跡。

    良久良久,血跡都已經被蒸發乾淨。

    “呵呵,一點痛,呵呵,這尼瑪是一點痛,風振我記住你了。”侯逆濤那滿是怨氣的虛弱聲音在這空蕩的房間裡響起,他終於有力氣開口說話了。

    剛剛風振所謂的打熬身體,大概就是將全身的筋骨肌肉不斷地打碎重組,再打碎再重組的過程,那疼痛等級,侯逆濤估摸着已經超越了生孩子的痛苦。

    不過他也就罵了一句,接着就馬上收起領主的掉落,看都沒有看,掙扎地爬進了回城傳送門。

    瞬間,白光一閃,侯逆濤就回到了天空之城的核心區域。

    “快快快,有冒險家受重傷了,醫療小隊快來。”發現躺在地上,渾身是血的侯逆濤,守衛迅速地尋求幫助。

    剛喊完救援,守衛突然發現地上這個血人正對着他瘋狂招手,似乎有什麼話說,對於這事情虛空見慣的他頓時沉穩地開口:

    “冒險家大人,您不用擔心,醫療小隊很快就會到達,您不會有任何的危險。”

    這是守衛多年以來研究的話術,重傷的冒險家見到人都會這樣呼救,只要按他這麼說,傷員就會很快安靜下來,減少了二次自我傷害的機率。

    但是,這個傢伙怎麼還在擺手,嘴巴還一張一合的,怎麼回事?應該是有同伴還在地下城裡面,他想請救援,守衛暗暗點頭,爲自己的推理暗自高興,又說道:

    “放心吧冒險家大人,冒險家在地下城是不會真正地死亡的,所以請安心恢復,等着您的同伴回來吧。”

    可……這傢伙還搖頭?還搖得更猛了?

    守衛有些生氣,他湊到這個血人的耳邊,正想大聲說話,卻是聽到了血人侯逆濤那微弱而斷續的聲音。

    “我,我是獄血魔神,幫……幫……幫我把人偶玄廊的包場給停了。”

    ……

    天空之城醫療部的病房沒有消毒水的難聞味道,而是一種好聞的清甜氣息,有着天空之城泉水的影子。

    侯逆濤正躺在病牀上,全身裹着厚厚的繃帶,水罐頭底下露出來的眼睛有些出神。

    他在回憶着風振在他昏迷時候所說的那段話,那當然不是什麼嘲笑侯逆濤弱雞的話語,而是一番自言自語的對答。

    “知曉一切的存在啊,這就是你以沉睡一千年爲代價選中的人嗎?”

    “雖然他有着很強的意志,激發卡贊血脈的軀體也足夠強壯,假以時日,超過我甚至撒勒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我們的時間不夠了啊,那些東西又要捲土重來了……時間真的不夠了,現在只能希望你的計算是準確的吧。”

    ……

    就是這麼一段沒頭沒尾的話,但裡面的信息量大得驚人,侯逆濤感覺到似乎有一張網在冥冥中纏住了他,一切都是在安排中進行。

    彷彿他又回到了前世的遊戲裡,成爲了使徒哭泣之眼·赫爾德的黑手操縱下的冒險家,像是一隻提線木偶,身不由己。

    知曉一切的存在是什麼?敵人又是什麼?時間還差多少?風振這個糟老頭子到底是故意告訴自己,還是真的是自己無意間聽到的?

    困惑纏繞着侯逆濤,吞噬他前世的知識,產生着更多的困惑,他的大腦就要進入宕機狀態,還好,這時候,一個現實中的聲音將他喚醒。

    一個弱弱的,有些受氣的纖細男聲,但是聲音顯得異常着急。

    “獄血魔神先生,人偶王之心拿到了嗎?”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