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永遠有多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永遠有多遠字體大小: A+
     

    夏末的旁晚,斜陽有些暖暖的。

    侯逆濤行走在新赫頓瑪爾的高樓大廈之間,身影被拖得很長,很長,這是他第一次試着從工會走路回旅館。

    前世每當他被問題所困擾的時候,他就會在房間裡來回地踱步,來回的邁步之間,心中的煩躁就會被壓制下去,思路也會緩緩地打開。

    只是這個方法在深夜的時候不太好用,因爲穿着拖鞋在地板上拖曳會對樓下的鄰居造成巨大的困擾,物管就會來找你了。

    其實侯逆濤這次在破碎的永眠之地所要達到的目的已經完成了,他本該沒有那麼多困擾的。

    雖然永眠之地的領主血魔還有風之渦蘇啥東西都沒留給他,甚至還讓他損失了4000瓶食人魔藥劑和大量的HP藥劑。

    但侯逆濤成功轉職成爲了狂戰士,他從此能夠自用地操縱血氣的力量,迸發出強大的力量,不需要因爲卡贊詛咒而整日擔心受怕。

    狂戰士的職業獲得讓他的戰鬥力直接突破了黃金級,現在他面板的力量即便不開暴走,也達到了608點,在暴走和殘血激發血氣喚醒的極限狀態,他可以達到2090點力量的恐怖數值。

    這驚人的力量,配合他+13的裂傳心靈之刃,讓他的物理攻擊力到達了5856這個在他這個等級,完全是不可思議的數字。

    現在以他的實力,橫掃後面的天空之城區域,甚至是更後面的天帷巨獸區域,完全就是小菜一碟。

    更何況,這還不是他的完全體,他還有着大量的強大血氣系技能可以學習,其中有一個叫做【噬魂之手】的技能,可以吸收敵人的血氣來增加自身的力量,他的攻擊力還能更高。

    只要進入地下城,他瞬間就會變得更加強大,如果不闖入那頭老冰龍的領域,他現在甚至可以去萬年雪山闖一闖。

    甚個之前一直困擾侯逆濤的幕後黑手普修斯也化作飛灰,他擔心紅神身份泄露帶來的危險也被盧卡斯親口證實了是不需太過擔憂的事情。

    可是啊,人生總是不斷有麻煩找上們來,沒有了近憂,總會存在着一些讓人揪心的遠慮,侯逆濤現在的煩憂正是如此。

    哭泣之眼·赫爾德。

    雖然紗卡莉和盧卡斯在辦公室的時候驚呼出一個“她”字之後,就迅速地趕走了侯逆濤,也沒跟他解釋所謂的她是誰,但有着前世遊戲經歷的侯逆濤心底卻是清晰無比。

    那個“她”就是阿拉德的第二使徒,大名鼎鼎的二姐。

    其實紗卡莉和盧卡斯能夠認出二姐已經讓侯逆濤很是欣慰了,這起碼說明了二姐似乎沒有像前世在遊戲裡那麼恐怖,至少她被人察覺了。

    當年她可是將所有人都玩弄於股掌之中,整個主線劇情幾乎就是靠着她爲了完成復甦泰拉星的願望所作出的手腳而推動的,幾乎所有人,包括玩家扮演的冒險家當年都是她手底下一無所知的棋子。

    但即便赫爾德現在已經出現了在工會高層的視野裡,她的痕跡被嚴密監控,但侯逆濤仍相信,以她的實力,若是真的要攪動風雨,誰也無法阻擋。

    普修斯那臨終前不敢相信的眼神和奇怪話語,神奇地出現在赫頓瑪爾的風之渦蘇,加上將他們帶走的詭異綠火。

    侯逆濤現在深深地懷疑,他已經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窺見了赫爾德編織的巨大陰謀蛛網的冰山一角。

    雖然不知道這陰謀的啓動時間的是多少,甚至也不知道具體的目的是什麼,但是赫爾德這三個字已經足夠讓侯逆濤感到害怕了。

    滅絕一切的核彈並不是爲了摧毀爆炸地點旁邊螞蟻窩裡一隻叫做小侯的螞蟻,但當核彈轟鳴,螞蟻怎麼可能倖免於難?

    而侯逆濤也分分鐘都可能因爲二姐的一個小動作,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更爲重要的是,在侯逆濤來之前的時候,遊戲已經進入了關服的階段,但是赫爾德還沒露出血條,怎麼攻堅二姐,這是個巨大的問題。

    侯逆濤在路上瘋狂地蹦跳,旁邊的行人已經準備開始呼叫新赫頓瑪爾青山精神病醫院的電話了。

    不過在他們呼叫出智能助手的時候,侯逆濤又恢復了正常。

    他想通了,面對無法阻擋的危機,還能有什麼辦法,只能是張開雙腿享受唄,與其糾結於什麼時候赫爾德會把阿拉德大陸弄沉,還不如想想怎麼更快地變強。

    說不定再努力個幾把,認真打怪,認真練技能,好好蒐集裝備,推廣致富口號,在不知不覺之中,就會……忘記了這件事情。

    侯逆濤現在就在想着裝備的事情。

    他的裂創心靈之刃,在面對這遠古騎士風之渦蘇的時候,出現了一個很大的缺陷。

    雖然當時他只刺出了一劍,但是他能清楚地感受到裂創心靈之刃的削血特效觸發了,可是卻沒有在風之渦蘇上發揮相應的效果。

    就好像風之渦蘇體內的某種力量,強行將裂創心靈之之刃直擊要害的燃血侵襲抹去了,而且還相當的輕鬆,就像侯逆濤吃完飯抹掉粘在嘴角的米粒一樣。

    侯逆濤不知道具體的原因,但他明白,這件這裝備,在將來的某些戰鬥,可能就會失去它應有的效果,他必須不斷尋找更強大的武器。

    裂創心靈之刃:???說好的用到死呢?

    ……

    不知不覺之中,腿腳開始有些痠麻的時候,侯逆濤回到了旅館。

    很奇怪,賽麗亞沒有在門口賣烤串,昨天她不是說要將碳烤章魚發揚光大嗎,現在怎麼偷懶起來了?

    刷臉開啓門禁,侯逆濤輕輕踏入了旅館之中。

    旅館的大堂一片漆黑,按照時間應該在打掃衛生的人偶小白靜靜掛在牆上,僞裝成了時鐘,彷彿今天就是旅館的休假日。

    但今天不是啊。

    “嗚……哼哼,嗚嗚……”疑惑之際,侯逆濤突然捕捉到在空氣中那幾乎微不可聞的啜泣聲,這分明從賽麗亞房間傳來的。

    賽麗亞在哭?怎麼回事?

    侯逆濤走到賽麗亞虛掩的房門前,果然,哭泣的聲音更明顯了,賽麗亞真的在裡面低聲地啜泣着。

    輕輕推開房門,侯逆濤看到黑暗中抱着膝蓋坐在牀角的賽麗亞,少女的臉龐埋在膝蓋裡,柔順的銀色長髮垂在粉紅的牀墊上,嬌小的身體縮成一團,在不住地顫抖着。

    “賽麗亞,你,你怎麼了。”侯逆濤沒敢打開燈,他輕輕走到賽麗亞身旁,伸手撫順女孩肩上的銀髮。

    賽麗亞的身體突然僵住了,她猛地擡起頭,哭的紅腫的眼眸裡滿是震驚和喜悅,雙臂張開,撲進了侯逆濤的懷着,緊緊地抱着他的肩膀。

    “嗚嗚嗚,原來濤逆侯你還活着,真好……三個小時前工會發布了B級的怪物攻城警告,他們說工會高塔上的冒險家全都沒有出來……嗚嗚,我還以爲你死了……”

    “沒事了,沒事了,我不是活着回來了麼,工會說沒人出來,也沒說裡面的人都死了啊。”侯逆濤輕輕撫摸着女孩顫抖的背脊。

    “嗚嗚嗚,我真的好害怕,好怕……”

    “別擔心了,我不是好好的嘛,下次從地下城裡出來,一定馬上告訴你,好不好,我下次一定不會在讓你擔心了,我保證好嗎?”

    侯逆濤輕柔地說着話,但發現懷裡的人已經不再顫動,賽麗亞似乎是哭累了,現在心神一鬆,她直接就睡着了。

    侯逆濤也沒了動靜,他就這樣在這兒靜靜地坐着,像是能夠達到永遠。

    雖然他不知道永遠有多遠,但是他希望抱着懷中的女孩,一直到那個最遠的永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