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一百零九章 向死而生,浴血狂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一百零九章 向死而生,浴血狂戰字體大小: A+
     

    “爲什麼會是這樣?”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

    永眠之地127號碎片空間裡,高達21級的領主血魔戰將內心充滿了困惑,自從數百年前成爲了領主,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敵人。

    血氣蒸騰如龍,宛若正午那當空熊熊燃燒的烈陽。

    雙刀快如閃電,那刀刃的無比鋒銳足以吹毛斷髮。

    速度如同鬼魅,化作飄動的血影在林中時隱時現。

    ……

    血魔戰將只能盡力地將腐朽的巨劍擋在周身的要害上,去阻擋這個恐怖敵人瘋狂的進攻,但這並沒有奏效,他頭頂高達一百萬的血條,在這短短的幾十秒,便只剩下了三分之一。

    帶着烈火的刀刃切在被時光鏽蝕的金屬盔甲上,鐵甲連同裡面腐朽的血肉迎刃而開,就像燒紅的匕首切割黃油一樣輕鬆寫意。

    硬生生地承受着這凜冽的刀刃,即便血魔戰將這具死去多時肉體裡的痛覺神經已經所剩無幾,但這連綿的刀雨依舊讓他沙啞的喉嚨不禁蹦出淒厲的哀嚎。

    這樣的痛苦,讓他猩紅的眼眸一陣恍惚,他彷彿回到了千年前那浴血的戰場,當年帝國的劍聖就是用着這樣急速的劍,放幹了他身上所有的血。

    那是他最後一次走上戰場,那次他看到了生命中最後的晚霞,他記得當他閉上眼睛的時候,連風裡都有血的腥甜味道。

    但,即便是那時候,他也是站着死去的,他也從來沒有畏縮啊,現在就面對着這麼一個來挑戰的小傢伙,難道他就失去了迎戰的勇氣了?

    這怎麼可能!

    “肉體可以腐朽,戰鬥的意志卻一定會永恆。”喉嚨間絮絮叨叨地念着如同箴言一樣的話語,血魔戰將把全身的血氣和着靈魂一起點燃,朝着四周放出浩大的衝擊波。

    這是燃燒靈魂的暴走!

    伴着圓形的衝擊波將四周的樹木攔腰折斷,他用沙啞的喉嚨嘶吼着喊出了那句千年前在戰場上讓敵人聞風喪膽的話語。

    “血魔衝鋒,有死無生!”

    狹隘的碎片空間將巨大的吶喊聲來回傳響,血魔戰將的耳邊彷彿響起了王國衝鋒的號角,他揮起巨劍,將被衝擊波震在半空中的侯逆濤一掃而飛。

    “嘭,啪。”

    侯逆濤的身體像是被木棍擊飛的棒球一樣,重重地砸在林間的一顆巨木上,然後啪的一聲滑落到地面上,淌出的鮮血將暗紅色的樹幹染得亮紅。

    細細看去,侯逆濤胸膛的位置,赫然被破開了一個巨大的豁口,折斷的肋骨插在血肉之中……可以清晰地看見那胸腔內的心臟正在怦怦跳動!

    血魔戰將乘勝追擊,他朝着躺在地上的侯逆濤奔襲而來,渾身燃着暗紅色的血焰,彷彿從地獄歸來的巨人。

    腐朽的木製巨劍高高揚起,血魔戰將巨人般的虯勁將這巨劍斬出猛虎下山的氣勢,這劍勢落下,侯逆濤必然被碾成血泥。

    但……

    狂妄的巨劍在半空中停住了,這頭下山的猛虎似乎剛好遇到了喝醉的武松。

    “呵呵呵……”

    跌坐在地的侯逆濤隨意擡起完全鬼神化的猙獰左手,一把攥住了這巨劍的利刃,將這龐然大物截停在半空之中,如笑如泣的古怪聲音從他的喉嚨中傳出,仿若神魔的譏笑。

    身上那幾乎致死的傷勢對侯逆濤來說似乎沒有任何的影響,血氣的劇烈涌動,讓他無視了這足以讓正常人昏厥的傷痛。

    他緩緩地站了起來,將那彷彿巨人一般的血魔戰將雙手緊握的木劍一寸寸擡升,這時,他的頭顱依舊低垂,那被血氣染紅的白髮落下,將他的面容遮蓋。

    “喝啊!”

    血魔戰將怒喝出聲,渾身筋骨齊鳴,燃燒的血氣鼓動着虯扎的肌肉,讓它們在千百年後重獲生機,澎湃的血肉讓這他巨人般的體型又擴張了一圈,如同狂怒的猛獸。

    但這沒有絲毫的作用。

    侯逆濤那看似纖細的左手堅如磐石,根本不可動搖,這隻嬌柔的手臂就這樣攆着血魔戰將灌輸了全身力量的巨劍,一寸寸地向上擡。

    也許是五秒,又或者是半分鐘,侯逆濤站直了身子。

    在那一瞬間,他猛地擡起了頭顱。

    他英俊的臉龐滿布血跡,鬼神化的赤紅肌膚如流淌的岩漿,更重要的是,那雙將陰暗的空間直接照得透亮的燃燒血瞳裡,已然沒有半絲的理智存在。

    侯逆濤緊握巨劍的左手輕輕一撥,那把比他還高的巨大木劍就輕易地從血魔戰將手中脫離,被他丟到一旁。

    血魔戰將低頭看着被拽下厚厚一層皮肉的雙掌,滿眼不可置信,他這個三米高的巨人,此時委屈得竟像是個被搶了棒棒糖的小孩子。

    但這時,一道紅芒閃過,他再也沒有擡起頭的機會了。

    侯逆濤高高躍起,他手中的裂創心靈之刃將這個三米高的巨人從頭到腳,直接剖成了勻稱的倆半。

    血魔戰將龐大的軀體向倆邊跌去,腐朽的臟器摔落滿地,隨着嘭的一聲悶響,倆半軀體上猩紅的眼眸也黯然熄滅。

    隨着領主的敗亡,周遭沒有了敵人,侯逆濤自然地退出了暴走的狀態,他的眼眸也恢復了清明,思維重歸清晰。

    侯逆濤低頭看着自己的手掌,滿臉不可思議,剛剛他竟然能夠爆發出那樣的力量,這完全超乎他的意料之外。

    雖然剛剛他處於暴走狀態,有着整整1489的力量,4365點的物理攻擊,但是剛剛那接近徒手撕領主的操作,起碼得有個倆萬點的力量吧。

    而且最後的時刻,他自己好像完全失去了理智,剛剛他明明還剩下4點智力纔對的啊,而這一切的好像是在他被重重地錘了一下之後……

    對,他剛剛受了重傷!

    侯逆濤這才感受到胸口微微的麻癢,眼光向下掃去,胸膛位置的巨大豁口被濃稠的血氣纏繞着,血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瘋狂生長,斷掉的肋骨也迅速接駁起來。

    他心裡有了一些明悟,大概是那4000瓶食人魔藥劑深度激發了他的卡贊血脈,讓他暫時獲得了狂戰士受傷越重,力量越強的特性。

    侯逆濤思索之際,領主屍體上濃郁的暗紅色血氣,卻是在不知何時已經流轉到他的腳下,猛地纏繞到他身體上面。

    一股劇烈的痛苦瞬間襲來,但也只是一瞬,侯逆濤的意識便脫離了軀體,被這暗紅色的傳承血氣,挾裹着,朝着未知的地方飄去。

    就在侯逆濤失去意識的瞬間,整個碎片空間突然劇烈地震動起來,在這彷彿天崩地裂的顫動中,一道耀眼的綠色光芒一閃而過,從外而內,透過碎片空間灰濛的邊界,爲這片血色的土地披上了一層晶瑩的綠光。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