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一百零二章 潛藏在深處的陰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一百零二章 潛藏在深處的陰影字體大小: A+
     

    “奇怪,這姑娘居然無視了我加好友的暗示?”

    侯逆濤踩着困惑的步伐,走在赫頓瑪爾冒險家工會的長廊裡,剛剛那個服務員小姐明明還讓侯逆濤喝掉她,怎麼才這一會,就讓侯逆濤打客服熱線諮詢問題了呢?

    這加個魔網好友,私下解答問題不是來得更有效一些?

    難不成是因爲他太過帥氣和富有,優秀得過分,耀眼得嚇人,就像夜裡突然升起的太陽,導致姑娘自慚形愧,不敢靠近?

    也只能是這樣了。

    走出工會大門,迎着下午的烈日,侯逆濤心中卻是一片失落的冰涼,感受着陽光溫暖的氣息,他情不自禁地嘆了口氣:

    “唉,男人啊,有時侯太過優秀也不是件好事啊。”

    ……

    沒有了侯逆濤這個唯一的客戶,工會的優先區域顯得有些冷清,服務員小姐清脆的聲音以嚴肅認真的語調正在其中低低地迴響着。

    “是的部長,他沒有選擇下下次的入場名額,他會在下週破碎的永眠之地開放時間,作爲第三批次的最後一員感應進入地下城。”

    “好,做得不錯。”

    “可是部長,格蘭之森開拓者擁有粉級權限,他應該是無條件進入第一批次的,我們這樣做,會不會……”

    “放心吧,這只是一點沒有人會在意的小小失誤,只要你不到處亂說,沒人會知道的,你明白了嗎?”

    “部長我明白了,我從來沒有處理過涉及粉級勳章優先權的業務,今天下午當然也是沒有的。”

    “呵呵,很好。”

    在部長幽幽的聲音中,剛剛無視了侯逆濤暗示的服務員小姐關掉了語音通訊,看着眼前的名單,她的眼中閃過一絲憂慮的神色。

    這份名單裡,第一批次的一百個名額只填滿了一半,陸續增加的姓名不斷填補着空白的區域,而卡卡甘左·盧克西這個名字,卻是直接出現在了名單第301號位置。

    ……

    此時此刻,赫頓瑪爾冒險家工會,地下城綜合管理部,部長辦公室,剛剛掛掉了優先區域服務員通訊信號的暗精靈部長,又點開了通訊面板,他小心翼翼地輸入了一串號碼,點下了撥通按鈕。

    “普修斯少爺,哎,我是佩克斯,實在抱歉,您要求的事情我只辦成了後面一件,那個傢伙選擇了進入下次名單的第三批次權限,他拒絕進入下下週地下城的第一批次。”

    暗精靈部長的聲音很輕快,話語間滿是小心討好的語氣,他的手下要是看到他這副模樣,肯定會大跌眼睛,這位面頰削瘦的部長平時可都是一幅古板威嚴的樣子,誰能想到他竟然也會有這種點頭哈腰的樣子。

    “哎,都怪佩克斯辦事不周,不過少爺您放心,他還是有非常大的機率會被順延到再下週的開放時間裡,這樣您要辦的第一件事情也算完成了。”

    “啊,什麼!少爺您要親自進入下一次的名單裡?可您在家族的修煉時間不是還要一年才能結束嗎,這私自出外……哎,好好好,我幫您把姓名添上。”

    ……

    阿法利亞營地,陰影峽谷,一處位於地底深處的冥想祭壇上,普修斯緩緩地中斷了眼前藍色光屏上的即時通訊進程。

    祭壇很小,呈六角形,只能恰恰容納一個人坐在其中。

    六個角上燃着幽藍色的火焰,勉強地照出祭臺下方那匯聚着暗影力量的六芒星魔法陣,和那繪滿暗精靈家族英雄往事的圓形穹頂。

    這座建立在千年之前的冥想祭壇,仍保持着最原始的形貌,古樸的修飾沒有一點現代魔能機械的氣息,和它當初建立的時候,幾乎一模一樣。

    叮咚一聲,普修斯將手腕上的只能手環關閉,漂浮着的智能助手也隨之消失,在這一刻,祭臺裡現代的味道完全褪去,普修斯和千年前在這兒祈禱的暗精靈祭祀一模一樣。

    “英普瑞斯,我的僕人,聽從我的呼喚,從那遙遠的未知之地,降臨吧。”

    普修斯站了起來,命令式的語調低聲詠唱着,聲音中帶着莫名的韻律,似乎在與某些冥冥中的存在溝通着。

    忽然,這地底深處的祭壇竟掀起了涌動的輕風,普修斯黑色長袍的衣袖隨風飄動,祭臺六角的藍色燭火也變得搖搖欲墜,映在穹頂上的影子撲簌變換。

    “我尊敬的主人,英普瑞斯爲您效勞。”

    一個陰瘮瘮,難辨男女的聲音在這地底的密室中響起,這聲音來自於一團詭譎的綠色火焰,一團存在於普修斯眼前巴掌大小鏡子裡的幽幽冥火。

    “我需要下週就開啓風之騎士的傳承,把信物交給我。”普修斯對着英普瑞斯生硬地下達命令,似乎這個神秘的存在真的就是他的奴僕。

    “我的主人,如你所願。”

    英普瑞斯的聲音如常,一塊拳頭大小的古樸綠寶石從他那團火焰中飄出,寶石神乎奇蹟般地穿越了鏡面,將平靜的界面震起圈圈漣漪,最後飄到了普修斯的掌中。

    “但我仍要提醒您主人,風之騎士的最佳開啓時間是再過倆周,傳承提前開啓可能帶來不可預料的影響,您……”

    “不用說了,我有我的打算,呵呵,要是不借着這次機會處理掉那個賤種,我的心難以安定下來啊,回去吧,英普瑞斯。”

    “期待與您的重逢,我的主人。”

    英普瑞斯那陰森的聲音在祭壇消散,那塊巴掌大小的古樸銅鏡也失去了靈性,在空中掉落下來,被普修斯一把攥住。

    這塊有着繁複雕紋的銅鏡是普修斯藏得最深的秘密,自幼失去父母依仗的他,能走到今天,擁有着這樣的實力和權勢,絕大部分就靠着這塊銅鏡和它召喚而來的英普瑞斯。

    英普瑞斯這個神秘的存在認他爲主,稱他是近倆千年前偉大的暗精靈之王的轉世,他終將重登王位,將那諸般逆臣,挫骨揚灰,而英普瑞斯則會化身爲劍,替他掃平一切障礙。

    事實上也是如此,英普瑞斯這些年爲他提供了幾乎任何的東西,屬性石,技能點,強大的武器,失傳的配方。

    這些東西讓普修斯很快成爲暗精靈新生一代的佼佼者,也讓普修斯漸漸真的就如同帝王一樣,目空一切,傲慢無比。

    那些擋在君王路途上的螞蟻,難道不是罪該萬死嗎?

    將寶石和銅鏡小心翼翼地放入揹包空間,普修斯重啓智能助手,繼續開始了他增加暗影力量的冥想。

    躺在揹包最角落的銅鏡,被周遭物件的陰影遮蔽住了它的樣貌,如果輕輕將它翻轉過來,將那銅鏡的背面展示出來,人們會發現,那被深深陰影遮蔽的地方,竟然雕琢着一張半邊佩戴着面具,半邊流着淚痕的魔界女性面孔。

    那隻哭泣之眼,似乎比最深的深淵,還要深沉。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