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九十一章 鸚鵡老哥的信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九十一章 鸚鵡老哥的信息字體大小: A+
     

    “卡卡大兄弟,實在是對不住啦,讓你在地下城裡頭犧牲了,這全都是我的錯,我就不該進那個樹洞裡的,不過誰能想到,我前腳剛穿過那片樹洞,後頭那地方就炸了呢?”

    “哎啊,這實在是天有不測之風雲,人世間禍福難料啊,你知道不,你死的可老慘了,連骨灰都沒找着,不過卡卡老弟,你的犧牲是有價值的。”

    “看見這筆錢沒有,這就是獻祭了你之後給我們帶來的好運氣,當時我剛在你的墳頭種了倆束花,出來的時候就遇到了烈焰彼諾修和倆個魔界人。”

    “對,你沒猜錯,我們三個打完領主,掉了那張8000w的卡片,憑着你鸚鵡老哥我拼死拼活搶的51%傷害佔比,咱們隊伍拿到了4080w,按照契約給你的三成老哥可一分沒少哦。”

    “就這樣了,卡卡大兄弟,虛弱狀態好好養傷,我推薦你用那個倆百萬的恢復套餐,三個月差不多就能完全恢復好,到時候有機會我們繼續合作吧。”

    ……

    中年大叔的沉厚嗓音從儲金行姑娘的智能助手裡不斷流淌而出,小姑娘豎着耳朵悄悄地聽着,不過這個漂亮的小姑娘做夢都不可能想到這把聲音主人的真實身份。

    要不是侯逆濤親眼所見彌夏爾的高超僞音,他也會認爲,這個在語音留言裡,滿嘴冒險家酒館裡菸斗和劣質燒酒味道的鸚鵡大叔,就是個鬍子邋遢的中年冒險家,還很大可能還是個整天呆在酒館裡吹牛皮的酒鬼。

    但這個鸚鵡大哥事實上就是彌夏爾,那個整天一身黑色皮衣,身材凹凸有致的半精靈女孩,那個有着一雙能擡到頭頂,解鎖無數高難度姿勢大長腿的領操老師,那個遁入黑暗,斬影滅形的影舞者,黑荊棘。

    侯逆濤的殺氣感知不會出錯,那個把他從烈焰格拉卡炸到冰霜幽暗密林的爆彈,就是從彌夏爾手裡扔出來的,她的確就是那個幕後黑手派來對付侯逆濤的,但現在是怎麼回事?

    這一千多萬的金幣,按照那份組隊契約,彌夏爾完全是不需要給侯逆濤的,因爲侯逆濤並沒有完整地完成那份契約,他沒有把烈焰格拉卡里的彼諾修給補刀了。

    但彌夏爾就是給了,還一分不少,這1224w金幣足夠讓一個普通的白銀級別冒險家搶着去虛弱一百次,這可是絕大多數冒險家一輩子都無法湊夠的巨大財富。

    換在前世來說就是一個殺手過來捅了侯逆濤一刀,然後給了他一個億的補償金,要不是侯逆濤現在有着卡贊詛咒,不能隨便陷入虛弱狀態,他甚至想敞開胸膛對着彌夏爾說一句,來吧,更猛烈些,不要憐惜我是朵小雛菊。

    “真是個充滿矛盾的人啊。”侯逆濤喃喃自語,“難不成是因爲她覺得自己長得帥,人又好,運氣又爆炸,決定跟我進行一些更深入的交流?”

    “還是說她發現了只需要把隊伍中歐皇獻祭掉,就能提升整個隊伍運氣的秘密,所以她纔會繼續找我合作?”

    侯逆濤苦惱地撓着頭髮,這個彌夏爾實在是難辨敵我,她僞裝成鸚鵡大叔那粗聲粗氣的聲音,掩蓋了她的所有情緒,這就像一叢茂密的黑荊棘,擋在了她的身前。

    這讓侯逆濤根本無法穿過這長滿黑色尖刺的植物屏障,湊近她的身旁,一窺她的真正容貌,侯逆濤無法知道,她究竟是個和藹的老師,還是個冷血的殺手,亦或者就是個講義氣的好夥伴。

    侯逆濤現在甚至開始懷疑,那個一身皮衣的半精靈女孩也只是僞裝,真正的彌夏爾其實就是個腮幫長滿鬍子的中年冒險家大叔。

    思忖了許久,侯逆濤突然啪的一聲猛然合上手掌,得出了一個驚人的結論,“這彌夏爾就是個嚴重的精神分裂患者吧!”

    ……

    “阿嚏!”

    阿法利亞營地,陰影峽谷的荊棘試煉叢林,正在躲閃着周遭不斷抽來荊棘的彌夏爾猛地打了個噴嚏,步伐頓時一亂,讓一根粗大的黑色荊條狠狠地抽打在她的大腿上。

    “嘶。”彌夏爾銀牙緊咬,倒吸了一口空氣,對着空氣罵罵咧咧地出口,“這是哪個混蛋孩子在罵老孃,明天回去一定要讓大妞找到那個混球!”

    又憑着一個敏捷的側身再次躲開了這根豎着劈下的荊棘,身上滿是傷痕的彌夏爾不禁感慨,她今天還真是倒黴透頂。

    凌晨的時候,她還在人生的巔峰,她在烈焰格拉卡里不但成功完成了少主的私活,還拿到了一筆她完全想不到的鉅額收入,她都不敢相信她也能從烈焰彼諾修那裡弄到那張卡片。

    然後把撫卹金寄給了那個倒黴的好人,到少主那兒交上了任務,她都以爲這會是她最後一次在少主那裡接私活了。

    畢竟她有錢了,再也不需要少主私活提供的資金維持那羣二十八院裡的小屁孩生活了,她也可以像家族裡的那羣少爺小姐一樣專注修煉,去衝擊黃金,甚至鑽石的戰力水平了。

    但現在好了,那個倒黴蛋簡直是遠古傳說中的歐皇,在烈焰格拉卡最強大的火焰陷阱裡存活就算了,還順帶把未知地下城給開荒了?這種故事,新月酒館的說書人都會嫌假!

    她的任務理所當然地失敗了,現在她就是在這荊棘試煉叢裡接受懲罰,想起少主那些冰冷的話語,她不禁心裡一顫。

    “彌夏爾,我對你很失望,你之前的任務從來都沒有失敗過,但這次你敗了,不過這也不能怪你,誰也沒想到那個賤種有着獨自開荒未知地下城的實力,他藏得太深了。”

    “接下來的任務也不用你管了,但任務失敗了,你還是得接受對應的懲罰,你就去荊棘叢林走一趟吧,那個卡贊血脈的賤種,就讓他多蹦躂幾天吧。”

    “對了,聽說你在烈焰格拉卡里拿到了一大筆錢,不過有一件事我還是得跟你講,維持那個孤兒院,只有錢可是遠遠不夠的……”

    普修斯的語氣冷冽如冰,彌夏爾即便現在想起,也是心驚膽顫,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普修斯,他竟然會拿着二十八院的孩子們來威脅自己,還是說他本來就是這樣不擇手段的人……

    這樣的少主還值得去追隨麼?彌夏爾一邊暗暗思忖着問題,一邊披着被荊棘撕得破碎的皮衣,露出滿是紅痕的嬌嫩軀體,敏捷地躲避着急速的荊棘。

    不過隨着又一聲重重的“阿嚏!”聲,最後只剩下一句話在叢林迴盪……

    “那羣小屁孩真不是東西,老孃爲了她們這麼艱難,居然還有人在罵老孃,等明天老孃回去,你們就知道錯了。”

    ……

    “這個聲音的主人是個神經病啊,好可怕。”儲金行小姑娘的聲音裡滿是驚恐。

    “是的。”侯逆濤鄭重地點頭,接着從小姑娘手中接過冰霜幽暗密林的獎勵協議,隨手一簽。

    “好啦,冰霜幽暗密林的所有獎勵,這樣子的話就都會轉變金幣,然後定期匯到我的賬號裡了吧?”

    “嗯嗯,對的沒錯。”姑娘雖然被侯逆濤之前編的故事嚇得不輕,但還是微笑着點頭。

    侯逆濤露出了一排潔白的牙齒,“好,那下次再見,留個聯繫方式?”

    ……

    片刻之後,侯逆濤哼着小調,走出赫頓瑪爾儲金行的大門。

    就在他踏出大門的瞬間,一隻白皙的小手突然從下往上出現了在他的視野裡,這隻從詭異角度出現的小手,就好像是他的胸口那裡長了第三隻手似的,將他嚇得不禁一愣。

    “這大白天也能撞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