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八十六章 終於揭曉的身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八十六章 終於揭曉的身份字體大小: A+
     

    筆記本翻到最後,封底的夾層裡有個圓圓的硬物,侯逆濤輕輕挑開夾層,將封底擡起輕輕一晃,一個金色的印章便滑落而出。

    這是塊大約有侯逆濤巴掌三分之一大的金質圓形印章,印章的正面是一幅似乎頗有象徵意味的圖畫。

    在墨綠色的背景下,四輪白色的圓月拱衛着正中反射光芒的金色太陽,圖案的下方有着一行小字,“貝爾瑪爾公國皇室鑄幣廠製作”。

    而印章的背面上則刻着倆行細小而花哨的文字,侯逆濤將印章拿到光線充足的地方,把印章湊到鼻子上,這纔將文字一一辨認出來。

    “給我最愛的女兒艾斯和琺爾的十二歲生日禮物。——斯卡迪·巴洛亞·瑪爾”

    侯逆濤一個字一個字地將他手上那枚印章上篆刻的文字唸了出來,很明顯,這是個父親或者母親送給倆個女兒的生日禮物。

    艾斯和琺爾,明顯就是指的冰霜克拉赫和烈焰彼諾修倆姐妹,之前冰霜克拉赫跟侯逆濤說她的名字是斯卡迪·芭洛安·艾斯,那麼烈焰彼諾修的名字就只能是斯卡迪·芭洛安·琺爾了。

    這樣的話,斯卡迪·巴洛亞·瑪爾,明顯就應該是她們的爸爸啦,畢竟名字的前綴都一樣了。

    事實上並不是。

    斯卡迪·巴洛亞·瑪爾實際上是她們姐妹倆的母親。

    侯逆濤一看見這個墨綠色的金章的時候,就感覺到一股莫名的熟悉感,當完全將上面的文字分辨出來之後,侯逆濤便輕鬆認出這個印章的身份了。

    這是斯卡迪女王的印章。

    斯卡迪·巴洛亞·瑪爾,正是當時貝爾瑪爾公國的女皇,那個出身富商家庭,通過與皇太子的婚姻,成爲貴族,最後再在體弱多病的丈夫死去之後統領公國成爲女皇的傳奇女性。

    當政期間,她的睿智與仁慈廣受人民的擁戴,被譽爲貝爾瑪爾公國史上最英明的君主,在公國被德洛斯帝國強制佔據之後,她甚至還與革命軍一起秘密地進行着反抗帝國的行動。

    這個斯卡迪女王的故事,簡直堪比前世的武則天,甚至還要更甚於,她的傳奇故事足夠寫上倆百萬字跌宕起伏的個人傳記了。

    前世侯逆濤對這些故事其實並沒有太大的興趣,他去了解也是當時爲了出一期遊戲背景的講解視頻,但他對【斯卡迪女王的印章】這個材料卻是有着深刻的印象。

    在他當年還是個小主播的時候,他也兼職當一下游戲裡的商人,俗稱黑商,斯卡迪女王的印章是遊戲裡角色二次覺醒的剛需材料,侯逆濤當時用2000金幣的價格囤積了十幾萬個。

    然後趁着玩家週年迴歸,對材料需求增多的時候,候逆濤在他認爲的3000金幣高點將其全部拋出,然後看着這個印章一路從3000金幣漲到了5000金幣,1w金幣,2w金幣,一直到了3w5金幣恐怖價格。

    如果只是這樣就算了,侯逆濤也只是心理上虧了,實際上還是賺的,但是他最後卻在3w5金幣的價位果斷重新入場,殺了一記回馬槍。

    然後他含着眼淚吃了三個月的泡麪,併發誓再去當黑商就揮刀自宮……你以爲故事就這麼完了,其實還沒有。

    在那次事件之後,侯逆濤開始專注直播內容,努力工作,最終憑藉着優秀的直播效果,成爲了身價億萬,帥氣與財富並具的艾德曼合金王老五。

    ……

    “小紅和小藍的前生居然是貝爾瑪爾公國公主!”

    串通了所有線索,侯逆濤得出了這個驚人的結論,烈焰彼諾修,冰霜克拉赫,這倆個發瘋了的魔法師,地下城的領主,竟然是貝爾瑪爾公國的尊貴公主!

    帝國的陰謀,高層的角力,政治的犧牲品……無數的猜測涌入侯逆濤的腦海裡,這裡面深藏的暗涌讓他感覺到有點窒息,不過很快他就放鬆地呼出了一口長氣。

    “當年的故事早就過去了千年,帝國與公國都被埋葬在了塵封的歷史中,當年故事裡的主角早就化作了土灰……”

    看着倆只吃飽了挺着圓鼓鼓的小肚子,在桌子上攤成大字型的小傢伙,侯逆濤輕聲嘆息,“又有誰會想到,當年在場上搏鬥的巨獸屍骨都已經化作飛灰,而被巨獸餘波踐踏的小獸居然能存活至今呢。”

    侯逆濤隨後將印章和烈焰彼諾修的筆記本塞進揹包空間,這倆玩意他必須帶走,這可是他完成【冰與火之歌】這個懸賞任務的關鍵道具。

    環顧四周,發現應該沒有任何遺漏,侯逆濤輕輕地把吃飽就睡,已經打起鼾的小紅和小藍塞進了口袋裡,邁出小屋的木門,準備踏入回城的傳送門。

    可在路過那張包漿的黑色石桌的時候,口袋裡的小藍蹦地一下跳了出來,落到了石桌上,張開小手似乎抱住石桌的邊緣,似乎想把桌子搬走。

    她那沒比石桌上的跳珠大出多少號的身子,和石桌一對比,那簡直是愚公移山的加強版本,愚公雙手舉起太行山。

    “嘰嘰嘰。”嘗試無果的小藍繞着石桌焦急地飛來飛去。

    侯逆濤一臉無語,只好伸手把石桌直接塞進揹包空間,剛剛經過他擴容的揹包空間足夠地寬敞,半噸重的石桌也能輕鬆容納其中。

    看見侯逆濤的操作,小藍猛地飛了起來,發出滿是喜悅的叫聲,貼到侯逆濤的臉上,吧唧地親了他一下,然後嗖地一下,拉起小紅,鑽進了侯逆濤的揹包空間。

    侯逆濤摸着臉頰,頓時愣在了原地,“我這是……被強吻了?”

    ……

    良久,懷着對賽麗亞的愧疚,侯逆濤沉重地踏入了傳送門之中,白光一閃,回到了赫頓瑪爾冒險家工會的傳送門廣場。

    此時正是清晨時刻,廣場人羣冷冷清清,這場激烈的地下城攻堅竟然持續了整整一天一夜。

    侯逆濤徑直朝着工會餐廳位置走去,備用乾糧的味道實在是難以下嚥,他現在急需一整扇烤得焦黃的蜜汁牛排。

    “媽的,大龍貓被克拉赫凍炸了啊,我怎麼刷次數!”看到餐廳取食物窗口上刷智能手環記錄用餐信息的記錄儀,侯逆濤才突然想起那個死得渣都不剩的大龍貓。

    工會餐廳又不收金幣,侯逆濤只好忍着飢餓,狂奔向工會的信息服務中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