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七十八章 詭異的冰雪雕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七十八章 詭異的冰雪雕像字體大小: A+
     

    “不對勁,這個冰霜幽暗密林很不對勁!”

    侯逆濤循着他斬殺的寒冰哥布林過來的腳印,一路行進,這條在風雪中慢慢消失的足跡,通往越來越寒冷的叢林深處。

    這裡很不對勁!

    冰雕!

    這裡竟然出現了數量衆多的冰雪雕像!

    橫着,豎着,斜着,倒立着的冰雪雕像!

    貓妖的,哥布林的,牛頭怪的,各種類型應有盡有!

    在這叢林的深處,居然會有這些多奇怪的冰雪雕像,侯逆濤感覺腦殼有點暈,要知道,這裡可是冰霜幽暗密林地下城,可不是什麼極地冰雕展。

    這樣的冰雪雕像,前世遊戲裡的冰霜幽暗密林裡面根本不存在,反而是天空之城那邊有着類似的東西,不過那不是冰雪雕像,而是人偶石像,他們是人偶玄廊地下城裡面那些被人偶王石化的冒險家們。

    揣着手上的裂創心靈之刃,侯逆濤小心翼翼地湊到一個哥布林形象的冰雪雕像前面,就哥布林這種弱雞小怪,如果它從裡面突然冒出來,侯逆濤也能當場讓它歸西。

    “咔嚓!”

    太刀的尖端輕易穿透這雕像上覆蓋的雪層,紮在內裡堅硬的冰層上,發出刺耳的摩擦聲。

    “……”

    並沒發生有任何的反應!

    “咔嚓,咔嚓,咔嚓!”

    侯逆濤又連戳三下,但雕像依舊死寂地站在這叢林的風雪中,毫無動靜。

    “這真的只是雕像?難道地下城裡混進了個搞冰雪造型的藝術家?”

    滿臉狐疑,侯逆濤依舊連續不斷地戳着這呆立的雕像,腹部,胸部,肩膀,腦袋,每個部位侯逆濤都沒有放過。

    “嘭!”

    終於,冰雪雕像上黏着的厚重雪層在侯逆濤的戳弄下,像是雪崩一樣,猛然滑落,重重地砸到了地面上,震起了一陣雪霧。

    “臥槽!”

    侯逆濤毫無防備之下,被嚇了一大跳,身子猛地往後一蹦,驚叫出聲。

    “臥!槽!這是什麼鬼!”

    冰霧散去,見到脫去雪層的雕像真容,侯逆濤又是一聲驚歎,比剛剛那聲還要高出三個聲調。

    被冰雪覆蓋的時候,侯逆濤只能從這雕像的輪廓判斷,這形象大概是隻哥布林,但剝開這冰雪的鍍層,侯逆濤能清晰地看到,這就是隻哥布林!

    一隻被凍成冰雕的冰霜哥布林!

    和侯逆濤之前一個崩山擊碾碎的那隻沒有任何區別,一樣是藍色肌膚,紫色頭髮的殺馬特造型,一樣有着一件拉風的藍色披風,只不過之前那只是活的,這只是個急凍標本。

    一層厚實的冰層裹在這隻冰霜哥布林身上,哥布林身上沒有任何的生命特徵,顯然已經去世很久……

    透過被裂創心靈之刃戳出十幾個花點的透明冰層,侯逆濤甚至能清楚地看到它長鼻子上的小疙瘩,尖耳上的細小絨毛……

    ……以及那凍結在死亡來臨前那一刻,寫滿着絕望的黑色眼睛!

    這隻冰霜哥布林去世得一點都不安詳!

    觀察着這個活體冰雕,以及放眼望去數不清的冰雪雕像,侯逆濤摩挲着下巴,心底暗暗吃驚,

    “這種規模的冰凍,這裡之前莫非是被某個大師級別的冰結師大佬掃蕩過?但自己不是第一過來的探索的冒險家麼,哪裡來的弱受冰潔?而且自己好像還真沒聽說過冰結師這種前世遊戲裡男法師的流派……”

    “再說,被冒險家擊殺的地下城怪物,除了領主,它們的屍體都是會化光散去的,就算是擅長冰雪魔法的冰潔師也不可能在地下城裡造出這種長期存在的活體冰雕。”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是誰下的手?”

    一頓思考,即便是憑着侯逆濤那高達250的智商,但面對着如此超乎尋常的詭異事件,他依舊是一無所得。

    “咔!嘭!”

    侯逆濤拿着鋒銳的裂創心靈之刃,對着眼前的活體冰雕心臟的位置橫斬而過,刀光閃過,速凍冰霜哥布林胸口以上的身子從一側滑落地面。

    這不是侯逆濤在泄憤,剖開這隻被凍死冰霜哥布林的胸膛,觀察它的心臟內部血液的情況,可以初步判斷它遭遇冰霜魔法的等級。

    如果是被較弱的冰霜魔法緩慢地抹去生命,它的心臟在最後時刻會跳動得無比緩慢,血液會被重力沉降在心臟的底部,然後被冰霜的力量凍結成晶體。

    但如果是像眼前這個樣子……

    裂創心靈之刃切開的截面無比光滑整齊,藍色的切面反射着光亮,藏在胸腔內的心臟也斜着剖成了倆半,恰好能看到裡面被凍結的藍色血液。

    血液充斥着整個心臟的腔室,甚至還呈現液體被迅速結晶的透亮質感,這種情況說明了這隻冰霜哥布林其實走得沒什麼痛苦……

    強大的冰霜魔法將這隻能夠適應冰冷環境的冰霜哥布林瞬間抹殺,凍結……

    它的心臟才泵出一捧藍色的血液,還沒來得及舒張,就被瞬間凍結,然後不知道過了多少時日,在今天呈現在侯逆濤這個外來者的眼前。

    侯逆濤心裡咯噔一下,“這得是什麼級別的冰霜魔法,該不是冰潔其實叛變到了怪物陣營,在這裡放了個二次覺醒技能,永凍冰獄吧!”

    “不然這些有着不少冰抗的冰霜哥布林憑什麼在這裡瞬間變成冰雕?所以要不要考慮一下先溜了再說?”

    ……

    雖然前路艱難,冰霜幽暗密林的領主很有可能不是冰霜克拉赫那個身材火爆的人類魔法師,而是可能藏着一隻說不定已經二覺的冰潔師,但侯逆濤依然繼續向前疾馳而去。

    冰潔師什麼的都是他自己的瞎想,存不存在還是倆說……

    而剛剛耽擱的時間,之前那隻冰霜哥布林留下的足跡又被冰雪覆蓋了一層,已經越來越淺了,再不跑,他分分鐘就會迷失在這冰雪叢林之中了。

    何況,半空中閃着綠光,正在錄着像的大龍貓也在監督着他,他要是敢跑路,工會的追責會讓他感受到阿拉德最強大暴力機器的恐怖。

    一路疾馳,一路深入,冰雪愈發密集。

    之前緩緩飄落的雪花,現在已經變成了撲簌落下的鵝毛大雪,冰霜哥布林留下的足跡也愈來愈淺,越來越淡……直至消失。

    侯逆濤依舊沒有停下腳步,他在行進之間發現了另一個指引方向的道具,那些在叢林裡密集站立的冰雪雕像。

    足跡指向的方向,就是冰雕愈加密集的方向,只要朝着冰雕多的方向走,那麼便能找到那個冰霜哥布林原來活動的地方。

    那裡應該會有別的活着的東西,這一路走來,侯逆濤除了剛開始幹掉的那隻冰霜哥布林,還有那漫天的飄雪以外,他連半點能動的東西都沒有看見。

    這片冰霜幽暗密林,冷清得瘮人。

    侯逆濤繼續前行,冰雪的風暴更加猛烈,冰雕的數目越來越密集,眼前的視線也越來越模糊……

    不知道是一小時,倆小時,亦或者是過了半天,頭上頂着滿堆積雪,眉毛掛滿冰霜,受到寒冷環境已經開始掉血的侯逆濤感覺腳下突然一沉。

    他踩上的竟然是堅實的土地,而不是那淹沒膝蓋的雪層!

    “討厭的魔能波動,不許動!”

    耳邊傳來一陣清脆的聲音,侯逆濤只是感覺手腕瞬間一疼,低頭看去,手上的智能手環已經裹上了一層尖銳冰霜,再擡頭看去,空中觀察員大龍貓已然不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