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五十一章 Who am I!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五十一章 Who am I!字體大小: A+
     

    侯逆濤踏入月光酒館接待大廳的瞬間,一個嬌媚的狐人族少女搖曳着輕盈的腳步,粉紅色的蓬鬆狐尾甩着盪漾的波紋,就朝侯逆濤迎了上來,紅脣如火,嬌聲開口。

    “尊敬的先生,侍女小紅狐爲您服務,請問你有預約麼?”

    “嗯……”

    狐女紅色的秀髮上粉嫩毛絨的耳朵微微抖動,修身的紫色和服在胸前開了一個大口子,口露出一片豐潤的雪白,一時吸引住了侯逆濤視線。

    “這耳朵真大,不不不,這衣服真白……”

    不過瞬間侯逆濤便回過神來,在心裡給了自己一巴掌以示警戒,輕輕咳嗽,說道:“咳咳,有人讓我過來,應該是有預約的。”

    “好的,您稍等。”

    狐女從領口掏出一個小巧的圓柱體,晶瑩的粉紅指甲輕輕一撥,圓柱體便發出一道綠色的光幕掃過侯逆濤的全身,然後叮的一聲,便將一道信息投影在半空中。

    “卡卡甘左·盧克西先生是麼?”

    侯逆濤輕輕點頭。

    “您預約的房間是賭場分片,袖珍罐專區的777號私人會所,請問信息有錯麼?”

    侯逆濤只能再次點頭,雖然不知道贖人爲什麼不到風月分片,而要去什麼賭場分片的袖珍罐專區,但也只能跟着對面給出的路走了。

    “需要爲您引路麼?”

    “好。”侯逆濤輕聲開口。

    ……

    狐女一邊領着侯逆濤穿越着喧鬧的賭場前廳,一邊爲他講解着袖珍罐專區的故事,

    “先生,你應該是知道袖珍罐的吧?”

    “不知道。”侯逆濤笑着搖了搖頭,他當年可是被稱爲國服開罐王(shiguanwang)的男人,怎麼會不知道罐子,荒古遺塵寶典還有開罐大法呢,不過來到了這真實的阿拉德,他還是第一次知道這玩意居然被用來開賭場了。

    這不就跟前世的賭石一樣,候逆濤發現了一條貌似更安全的生財之路。

    “呀,您居然是新手啊,那我跟你講解一下吧。”

    狐女微微吃驚,帶着紫色輕紗手套的纖手輕輕捂了一下櫻桃小嘴。

    “袖珍罐是地下城產出的神器一次性空間裝置,據說裡面連着一個龐大無比的寶庫,任何裝備都可以從袖珍罐裡搖出來,不過好像一般人的運氣都不怎麼好……”

    “但先生你是新手,按照賭場的傳說,新人的手氣是最旺的,您肯定可以得償所願的。”

    “呈你吉言吧。”

    侯逆濤輕笑,他現在心裡沒啥底,那個幕後黑手千方百計把他引來這裡是爲什麼呢?難道是知道他運氣好,來找他代開罐子?

    沉吟之際,周圍燈光忽然一暖。

    “卡卡甘左先生,這裡就是袖珍罐專區的私人會所區域了,您要前往的777號會所就在前方。”

    這時狐女走到了侯逆濤的身前,身姿特意搖曳起來,粉紅的尾巴搖來晃去,和服下的誇張臀線也若隱若現,似乎在賣力地表演着什麼。

    不過侯逆濤卻沒有看上那麼一眼,聽着狐女的介紹,他正仔細打量着周遭的環境。

    這是一條筆直的寬大長廊,這裡比起剛剛穿過的袖珍罐區賭博大廳要安靜得多,不過倆旁緊閉的大門中也偶爾傳來罐子破碎的聲音,賭徒的驚呼聲,以及少女的嬌嗔……

    賭場一貫如此。

    “到了。”

    狐女停在了用黑色花體字跡寫着777的白色大門前,盯着侯逆濤的淡紅色眼眸寫滿着渴望,在一旁傾側身體,露出領口的一片花白。

    “謝了。”

    輕聲道謝,侯逆濤推門而入,留下站在一旁的狐女。

    聽着大門咔嚓一下關上的聲音,狐女的臉色瞬間垮掉,彎着的腰身僵在原地,飄蕩的尾巴無力地拖在了地面……

    “這個人居然不給小費!”

    ……

    這是個昏暗的房間,和之前的視頻裡看到的環境一樣,瑪格麗特被綁在了房間正中的椅子上,似乎仍然昏迷着。

    “啪啪啪!”

    鼓掌的聲音響起,一個渾身黑衣,帶着白色面具的高瘦男人從瑪格麗特背後走了前來,有些陰翳的聲音從他那面具底下傳來。

    “你來了,卡卡甘左先生,你可真是個大善人啊,錢帶夠了麼。”

    “當然。”侯逆濤揚了揚手中的藍色卡片。

    黑衣人掏出一疊厚厚的契約,在手上輕輕一拍,“那麼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別擔心,你完全可以打開智能手環的錄像,我們還不至於在這交易上面做手筆,這一行最忌諱的就是壞規矩。”

    看着侯逆濤有些遲疑,黑衣人的聲調柔和了起來。

    “好!我開了錄像的!”

    殺氣感知感應到黃金應急小隊現在就在自己身後的門外,侯逆濤故意高聲說着,慢慢地向前走去。

    一隻手遞出藍色儲金卡,一隻手接回瑪格麗特的欠債契約。

    “呵呵,合作愉快。”黑衣人笑聲有些瘮人。

    “就這麼到手了?”侯逆濤看着手中的契約一時不敢相信,這也太和平了,這不是一個針對自己的局嗎?

    “絕對還有問題!”

    侯逆濤側身替身邊的瑪格麗特解開繩子,渾身注意力高度集中……“果然。”

    見侯逆濤轉過身去,身後的黑衣人突然發動,他從袖口中掏出一把閃亮的刀具,朝侯逆濤衝來。

    不過這一切在侯逆濤的殺氣感知中一覽無遺,侯逆濤回身一腳踢中了黑衣人的手腕,黑衣人的小刀脫手而出,然後……

    侯逆濤正要掏出武器接連招……

    但這個黑衣人的身體居然划着極其神奇的軌道,朝着身後十多米外的一個架子急速地倒飛而去……

    這種感覺就像侯逆濤在對方的門前射門,輕輕踢了足球一腳,足球繞出了哈雷彗星的軌道,飛進了身後七百米外的籃球場的籃筐裡……就是這麼神奇!

    這是碰瓷?侯逆濤猛地醒悟過來,但爲時以晚。

    “嘭!”

    “嘭!”

    “嘭!”

    “嘩啦!”

    三聲幾乎是同時發出的碰撞聲,混着黑衣人撞倒的架子上罐子落地的碎裂聲音,在突然亮起了燈光的777號會所裡迴轉。

    黑衣人撞到架子,這是第一聲碰撞的響聲。

    侯逆濤身後的黃金應急小隊破門而入,這是第二聲碰撞聲音的來源。

    而處在侯逆濤正面的會所後門,一個穿着紫色禮服的暗精靈也是領着幾個人破門而入,發出第三次碰撞聲。

    “黑虎!”站在侯逆濤身後的黃金應急小隊首先發出驚聲。

    “暗鴉!你們怎麼也到這裡做任務了!”暗精靈身後的幾個人也是驚聲迴應。

    倆隊人還想交談,那個一身紫色禮服的老邁暗精靈卻是開口出聲了,

    “新赫頓瑪爾防衛所的各位等下再敘舊。”

    “我現在正式對這位卡卡甘左·盧克西冒險家提出控訴請求,剛剛的一切你們都大致看見了,沒看見我複述一下,這裡也有現場錄像。”

    暗精靈老頭踱步走到那個黑衣人躺着的架子旁,語氣悲痛,

    “我的這位手下看着卡卡甘左先生解繩子解得很是艱難,上去想用刀幫他切開,誰知道他居然不識好人心,一腳踢開了我的手下,不過僅僅如此,看在防衛所各位的份上也就算了……”

    “但是……”暗精靈老頭突然蹲下,摸着滿地的碎片和藍白色裝備失聲痛哭,“他居然打碎了我珍藏多年的二十個傳承袖珍罐!”

    “老大,還有一個沒碎。”黑衣人在老頭身邊低聲說道。

    “那就十九個。”老頭用力拍了一下黑衣人的腦袋,繼續痛訴,一把眼淚一把鼻涕,“這可是十九個有機率開出價值數千萬金幣傳承裝備的袖珍罐啊,現在只剩了一地藍天白雲(藍色,白色品級裝備)……”

    “一組二十個傳承袖珍罐價值2000w金幣,少了一個,我就打個折,算你1800w好了,卡卡甘左·盧克西冒險家,你現在欠我1800w金幣,你打算怎麼還?”

    衆人臉色鉅變,特別是實力最強的黑衣劍士,他的面色透露着自責,透過契約的鬼神,他看到了事情的真相,但卻無可奈何。

    “那就2000w好了!”

    侯逆濤爽朗的聲音在巨大的777號會所裡響起,你居然給我留了一個罐子,你沒聽說過我的名號麼?

    Who am I?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