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四十九章 蹊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四十九章 蹊蹺字體大小: A+
     

    赫頓瑪爾老街又送走了一天中最後的一縷陽光,碩大的精靈古樹遙望着遠方矗立的天空之城,倆者一起披上了昏暗的面紗。

    “賽麗亞!猜猜我是誰?”

    古樹下,侯逆濤悄悄繞到剛收完燒烤攤,正倚在樹幹上等着他的賽麗亞身後,突然左手一伸,一下捂住了女孩的眼睛,甕聲甕氣地說道。

    賽麗亞先是一驚,但轉瞬就反應過來了,纖細的手指使勁掰着侯逆濤粗糙的大手,瓊鼻輕哼,“濤逆侯,除了你還有誰,快鬆開你的大豬蹄子。“

    “噔噔噔~”

    侯逆濤猛地鬆開右手,左手掏出那張紫級儲金卡放在賽麗亞的眼前,笑着說道,“看?這是什麼,驚不驚喜,開不開心?”

    “這是……紫級儲金卡!50w金幣!侯逆濤你是去幹什麼了?”賽麗亞看着紫金色儲金卡上的一連串數字,紅寶石似的眼眸瞪得大大的,驚訝地開口問道。

    侯逆濤揚了揚眉毛,“很厲害是吧,我碰巧完成了一個懸賞任務,老闆覺得我長得帥氣,就給我了倆倍的賞金,用這些錢,我們就可以翻修旅館了。”

    “……”

    愣是溫婉如賽麗亞,面對這樣的侯逆濤,也不禁眼眸上翻,給了侯逆濤一個漂亮的大白眼。

    “拿着吧,這筆錢交給你保管了,算是我追加給旅店的投資。”

    侯逆濤伸出左手一把握住賽麗亞白皙柔嫩的手背,把這張紫級的卡片塞到她的手心,慢慢合攏手掌,讓賽麗亞把卡片握在手中。

    這一下輕握好像握住了時間停止的扳手,空氣突然靜默下來。

    倆人之間只有眼神的交匯,賽麗亞仰着頭望着侯逆濤黑色的眼眸,侯逆濤則低着頭盯着賽麗亞的如水紅眸。

    忽然,賽麗亞偏開了眼神,伸出另一隻沒被侯逆濤握住的手,輕柔地撫摸着侯逆濤鎖骨位置的那片肌膚,上面有着暴走留下的淡淡粉印和一道沒擦乾淨的血漬。

    “你流血了,濤逆侯。”

    “地下城裡一定很危險吧,你……你要不留下來和我一起開旅館吧,你……你當老闆,我……我……當服務員……”

    賽麗亞聲音很輕,很柔,說到後面話語便細若蚊蠅,銀白色的秀麗劉海下,白皙的臉蛋慢慢浮起了淡淡的紅暈。

    侯逆濤一愣,旋即哈哈大笑,雙手捏着賽麗亞粉嫩的臉頰,

    “哈哈,我侯逆濤可是要成爲聖者級冒險家的人,怎麼可能在這裡開旅館呢,好啦賽麗亞,我晚上還有點事,先不在家吃飯啦,記得給我留門啊。”

    說着侯逆濤便放下手,在賽麗亞嬌羞的目光中,轉身離去。

    ……

    沐浴在阿拉德夜晚的涼風中,侯逆濤走在前往諾頓學院的路上,他的腳步緩慢,前輕後重,時不時還搓一下大拇指和食指,放在鼻子下輕輕嗅着,似乎在想着些什麼……

    那是賽麗亞臉蛋滑膩的感覺,還有她身上的淡淡香氣。

    剛剛賽麗亞說着要侯逆濤當旅店老闆的那瞬間,侯逆濤腦海裡的第一個想法,就是“要不就這樣過完一生吧。”

    每個男孩在少年的時候都會有一個讓他雄心萬丈的女孩,當走到路長了,也許就會遇到一個讓他拋下留名青史的野望,甘於平凡一生的女子。

    但侯逆濤卻沒辦法給賽麗亞一個允諾……這看起來平靜的阿拉德其實危機四伏,卡讚的詛咒宛如附骨之疽,這個風雲激盪的阿拉德哪裡容得下一個安靜的小旅館呢。

    於是他笑着拒絕了賽麗亞,把所有的一切都藏在了肆意的笑聲中……

    ……

    “站住,你是什麼人!”

    一個穿着白色安保制服的黑瘦老頭,舉着魔能手電筒,喝住了低着頭直直往諾頓學院裡面走的侯逆濤。

    “嗯……”侯逆濤一下子回過神來,臉上堆起了笑容,客氣的說道,“老大爺,我有個朋友在裡面,我……”

    老頭勃然大怒,“什麼老大爺,看你這滿頭白髮的樣子,我可不佔你這便宜。”

    “哎,老大哥,老大哥,我有個朋友在裡面。”侯逆濤滿額黑線,差點就把裂創心靈之仞給掏了出來,不過一個深呼吸還是控制住了情緒。

    “男的女的?”

    “女的。”

    “那是你閨女吧,別不好意思,說是啥朋友,打聽閨女的事情又不是見不得人。”老頭恍然大悟,警戒的表情頓時放鬆,一幅我是過來人的樣子。

    “……”

    侯逆濤面無表情,他說不出話了。

    “唉哎,別害臊啊老弟,有啥要打聽的?既然你叫我一聲老哥,這諾頓學院的一畝三分地裡,沒有我老瞎子不知道的東西。”

    自來熟的黑瘦老頭拍着侯逆濤的肩膀,一臉得意的神情。

    “老大哥,瑪格麗特你知道麼?”侯逆濤從不對殘疾人士生氣,頓時心平氣和,笑着開口問道。

    “瑪格麗特我當然知道……不過……”老瞎子喃喃自語,他覺得有些奇怪,瑪格麗特的老爸不是跑路了麼,她怎麼成了這個老弟的閨女了……難道?

    老瞎子猛然撫掌,頓時對侯逆濤刮目相看,

    “啊!看不出老弟你濃眉大眼還好這一口啊,別人孤兒寡母挺可伶的,那孩子也挺上進的,你可得好好對人家母女哇。”

    “……”侯逆濤的手已經伸進了揹包空間裡。

    “說起這小姑娘,今天倒是也奇怪哦,今天中午的時候有一個渾身黑漆抹黑的傢伙和學院的紀律主任一起進校門,然後沒過多久那個黑咕咚的傢伙就帶着瑪格麗特出門了……”

    “再後來就聽說這姑娘因爲偷用學校的儀器,被紀律主任給記了個處分,聽說還要罰款,難不成是哪個黑傢伙舉報的瑪格麗特?”

    “也不像啊……要是他舉報的,瑪格麗特能跟他走麼,老弟你說是吧……哎,老弟你人呢?”老瞎子擡頭一看,侯逆濤已經消失不見了。

    ……

    侯逆濤已經趁着老頭不注意,一下子竄進了諾頓學院裡面,他得去看看那個所謂紀律主任到底是在搞什麼鬼玩意……

    而且現在看來,瑪格麗特的這事從頭到尾都似乎有點蹊蹺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