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三十九章 代號“獄血魔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三十九章 代號“獄血魔神”字體大小: A+
     

    深夜,隨着侯逆濤沉沉睡去,賽麗亞旅館終於完全安靜了下來,精靈古樹貪婪地享受着這一天裡難得的安逸時光。

    而幾十千米外的赫頓瑪爾工會,現在卻是燈火通明,喧鬧無比,一幅熱火朝天的情景。

    特別是醫療部。

    幾百號虛弱回城的冒險家大多逐漸適應了身體的孱弱狀態,本來安靜的公衆修養區,現在是鬧騰得不像話。

    “工會簡直就是在開玩笑,這次的落雷凱諾怎麼可能只是一個紫色級別的討伐任務,我感覺粉色都少了!”

    “對對對,這任務根本就是讓我們去送虛弱!怎麼可能有人能完成!”

    這時一個幽幽的聲音插進了這熱火連天的討論。

    “凱諾已經被幹掉了,是一個穿着破舊牛皮防具的傢伙拿着武士刀乾的……”

    “什麼?怎麼可能!”

    “吹牛誰不會?我還裸體幹掉了牛頭械王呢!”

    “我這一虛弱,醒來世界就變天了,要是真的有人做到了,我明天早上就去工會門口倒立裸奔!”

    衆人震驚異常,滿口懷疑,甚至有人立下了裸奔血誓。

    那個幽幽的聲音又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凱諾在只剩一滴血的時候,直接撞到了那個傢伙的刀上,他就是這麼殺掉落雷凱諾的……”

    與此同時還有一個阿拉德日報晚間版的立體投影在空中展開。

    《紫色級別領主討伐任務獨立完成人專訪:說起來你們可能不信,落雷凱諾他真的是自殺的!》

    阿拉德日報是阿拉德聯盟的官方刊物,雖然晚間版的影響力比正刊小,但真實性還是不容置疑的。

    看到這實打實的鐵證,剛纔質疑的冒險家現在開始懷疑起了人生,驚歎聲此起彼伏。

    “臥槽!”

    “這樣也可以麼!”

    “這難道就是上古傳說裡所描繪的歐皇麼?”

    這時,人羣中那個幽幽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剛剛說要裸奔的那個兄弟,這大半夜的,你這是要去哪裡啊……”

    ……

    相比歡騰的公衆修養區,二樓的高級療養區就顯得安靜的多,住在這裡的大多是那些強大流派和頂級家族的核心人員,這裡高級的醫療手段,能幫他們加速度過虛弱期。

    “乒!”

    突然,一間房間裡傳來玻璃碎裂的聲音,這聲音在高級療養區極好的隔音裝置下依舊能傳到走廊上,可見碰撞力氣之大。

    透過房間門上的玻璃,依稀能看到裡面的倆個人影,如果侯逆濤在這裡,他一定能認出來那個躺在牀上的人就是普修斯。

    “廢物!冒險家本人不能動,我不知道嗎?我要你來就是讓你想辦法的,不是讓你來告訴我這些弱智原則的。”渾身插滿輸液針管的普修斯對着跪在滿地玻璃渣上的黑衣人破口大罵。

    黑衣人似乎是普修斯家族的僕人,捱了普修斯的罵,他連連低頭,陰沉的嗓音有些誠惶誠恐。

    “普修斯少爺,按照以往的辦法,我們是要對那小子身邊的人動手,但是那個傢伙是個孤兒,無親無故,實在是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哼,是個孤兒就無敵了麼?他沒有很好的朋友嗎,青梅竹馬呢,都沒有嗎?少爺我最喜歡乾的事情就是橫刀奪愛了!”普修斯被雷劈得焦黑的臉龐帶着陰翳的笑容,讓人不寒而慄。

    “也沒有,他在孤兒院裡一直就是練劍,沒有一個朋友,不過最近他住在赫頓瑪爾老街的賽麗亞旅館,似乎和那個老闆娘很有交情,不如……”

    “你是不是想我死!”普修斯一聽到赫頓瑪爾老街這個地方,拉着無數針管就直接從牀上蹦了起來,一腳把跪在地上的黑衣人踢了個滾地葫蘆。

    “赫頓瑪爾老街,別說是我,連我父親也不敢把手伸過去!你是不是嫌跟着本少爺這麼多年膩了,想換個主子?”

    黑衣人聽到普修斯的話語,連連跪着爬到普修斯的身旁,一邊猛扇自己巴掌,一邊連連求饒,“普修斯少爺,屬下萬萬不敢,都是屬下見識淺薄,差點連累了少爺,實在是罪該萬死。”

    “哼,量你也不敢,趕緊給我想辦法,我要讓那個有着詛咒血脈的賤種知道惹怒尊貴暗精靈血脈繼承者的代價!”

    “屬下還有一個辦法,這個有着卡贊血脈的賤種雖然無牽無掛,不過他最近會經常去28號巷,他在那裡有個相熟的副職業者,我們可以把那個副職業者給抓住,設個圈套讓他鑽進去,那個沒見識的孤兒不就任我們拿捏……”

    普修斯一聽,用手摩挲着焦硬的下巴,喃喃自語,“28號巷嗎,這個地方倒是可以,不過涉及副職業者,手段最好乾淨點,我要讓那個卡贊血脈的廢物在發電站挖礦挖到死!”

    黑衣人看着普修斯嘴角的猙獰,瞬間會意,陰沉的嗓音開口,“放心,屬下辦事絕對乾淨,不出三天,那個姓盧克西的廢物就會“意外”欠下我們家族的鉅款,然後不得不去發電站挖礦償還……”

    “哈哈哈……”普修斯仰天大笑,笑着笑着卻突然哭了出來,眼淚從焦黑眼角流淌下來,低下頭髮出嗚咽的聲音。

    “爸,媽,你們看到了嗎?你們的仇我又報了一點,卡贊血脈的廢物總有一天會在阿拉德大陸完全滅絕,你們好好等着吧,我會把他們都送過去陪你們的……”

    ……

    旁邊的一個透着淡紫色燈光的房間裡,一個穿着紫色絲綢睡袍的女孩皺了皺眉頭,隔壁房間的吵鬧聲三番二次,簡直就是擾人安寧。

    但隨着她眼前的光屏閃過了一條新信息,她的臉色頓時舒張開來,精緻柔媚的臉蛋透着香甜的氣息。

    “啊哈!終於有人接我的任務啦!這樣回去我就不用捱罵啦!”女孩笑着喃喃自語,不自覺地站了起來,白皙的雙手握拳,在牀上猛地一蹦而起。

    滿頭紫發,如三千細絲,在空氣中搖晃,不過最讓人驚詫的還是她那嫵媚至極的身段,寬鬆的絲綢睡衣完全擋不住她那呼之欲出的洶涌波濤……

    這情景誰見了都難免熱血上涌,可惜這裡只有那飄在空中,不懂風情的智能助手。

    ……

    夜漸漸更深,公共修養區裡面的吵鬧冒險家也漸漸安靜下來,赫頓瑪爾天空中的月亮,也在慢慢地下沉。

    日起月落,已然到了第二天。

    赫頓瑪爾冒險家工會任務大廳,懸賞任務專用窗口。

    “冒險家大人,你要好好想一個代號哦,要知道,代號可是很重要的,那些強大的冒險家,通常就會有著名的代號陪伴着他們,他們一路崛起,也是那個代號的崛起!啊喵!”

    侯逆濤前面的工作人員,一隻巨大的黑貓,正在滿臉興奮地爲他介紹着在註冊懸賞任務身份,登記成爲一個賞金獵人的時候,一個代號的重要性。

    “就像前些時候在艾爾文防線解決了蟲王戮蠱的戰鬥法師流派的大師,她的代號就是帝蘿弒天!怎樣?是不是聽起來很霸氣啊,喵~”

    一個念頭從侯逆濤腦中浮現,要不就叫“荒古遺塵寶典是我爸爸”?不過好像字數超額了,那麼……

    “獄血魔神!”

    清冷的聲音從侯逆濤口中說出,帶着嗜血的味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