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三十七章 爲什麼眼裡常含淚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三十七章 爲什麼眼裡常含淚水?字體大小: A+
     

    “大叔再見!過倆天記得來拿分解產物!”

    瑪格麗特清脆的聲音仍是那麼的動聽,她仰着頭朝着侯逆濤道別,髒兮兮的小臉上,一雙漂亮的天藍色眼眸閃着比陽光還耀眼的光芒。

    “呃……”

    侯逆濤一臉失魂落魄的神情,嘴裡嘟囔了一下算是迴應,拖曳着踉蹌的步伐轉身離開,正午的陽光照出他那萎縮成一團的影子,竟有些淒涼的味道。

    他的確挺慘的。

    現在他的揹包空間裡,那個裝金幣的格子,只剩下了7枚金幣,他的財富來到了人生的最低谷。

    剛剛他拿了四件紫色稀有級別的哥布林皮甲給瑪格麗特分解,這次分解的定金加上之前分解的尾款,他一共給了瑪格麗特5000金幣。

    這並不是侯逆濤打腫臉充胖子,而是他真的需要紫色裝備分解的產物,特別是食人魔藥劑這種額外的鍊金產物。

    在之前擊殺掉落雷凱諾的時候,食人魔藥劑就幫了侯逆濤很大的忙。

    這種鍊金試劑對於有着卡贊詛咒之血的侯逆濤來說,除了增加那丁點力量之外,更爲重要的是能夠暫時激活血脈的力量。

    除此之外,侯逆濤隱隱記得,前世遊戲裡最開始的版本,狂戰士的轉職任務是需要10瓶食人魔藥劑的,現在先屯着,也是有備無患。

    至於他爲什麼不去拍賣行買,當然是因爲貧窮,恢復藥劑在拍賣行就貴得TM的離譜,這種加屬性的藥劑更是直接貴得昇天了。

    其實侯逆濤還有一種省錢的方法,就是和瑪格麗特商量一下減少分解的手續費,但做這種事情首先侯逆濤就過意不去,再者就是這種行爲其實違反了副職業協會的規定。

    沒錯,這裡的副職業協會可不是花架子,它掌控了全阿拉德的副職業業務,也就順理成章地掌握了定價,議價的權利。

    它規定了最低不能低於同品級標準價格20%的服務費用。

    簡單來說,比如紫色稀有級裝備的標準價格就是1w金幣,這是工會的回收價,也可說是最低保護價了。

    然後對任何一件紫色品級的裝備做出分解,附魔,提煉之類的副職操作,副職業者最少要收2000金幣的手續費。

    同理,對於粉色神器級別裝備,工會最低迴收價是10w金幣價,那麼分解這一件裝備的手續費就是2w金幣。

    шωш▪TTKΛN▪℃ O

    對於副職業者來說,這當然是好事,有工會保障他們的收益,只需要好好地提升自己的副職技巧,不用當心陷入惡性的價格競爭。

    但對於侯逆濤這類的冒險家來說就不太好了,多收手續費意味着變相減少了他們的收穫,也就是辛辛苦苦爆裝備,到頭來還得被副職業協會褥一把羊毛。

    萬惡的副職業協會啊,侯逆濤嘆了口氣,他有點懷念前世遊戲頻道里那些擺得一臺比一臺低的分解機了,噢,還有那免費的阿拉德分解機。

    侯逆濤邁着虛浮的腳步,磨磨蹭蹭地回到了賽麗亞的旅館,他現在整個人像是被掏空了一樣。

    沒錢的日子裡,天總是灰濛濛的,雲也是陰沉沉的,心情也是糟糕透頂的,侯逆濤現在就是這樣的感覺。

    維持着半死不活的表情,侯逆濤開始幫賽麗亞烤起牛肉來,不過似乎是他的氣場太低沉,今天往來的客人都減少了不少。

    “濤逆侯,你的臉色好像有點差唉,是不是生病了?”站在旁邊的賽麗亞一臉關切的神情,溫柔的聲音有些急切。

    “沒事。”

    “真的沒事麼?”賽麗亞歪了歪頭表示她不信,隨後便把柔荑輕輕放在侯逆濤的額頭,感受了一下溫度,再試了試自己額頭的溫度……好像真的是沒事。

    “真的沒事。”侯逆濤低沉的嗓音再次應道。

    賽麗亞紅色眼睛裡寫滿了疑惑,這溫度,沒有發燒,但這人怎麼變成這樣了?應該是累壞了,他白天得去地下城戰鬥,回來還要幫我烤牛肉,賽麗亞啊,賽麗亞,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濤逆侯呢?

    一念至此,賽麗亞連忙關切地開口道,“不行,濤逆侯你不能站在這裡了,趕緊先去休息,有不舒服記得和我講。”

    說着便用小手抓住侯逆濤高大的軀體,連推帶撞把侯逆濤搬進了旅館裡。

    ……

    “唉。”

    躺在牀上,侯逆濤嘆了口氣,賽麗亞的擔心有點多餘,自己哪裡有得什麼病,要是有也只是一個病,那就是窮病!

    讓大龍貓打開瀏覽器,侯逆濤一路翻閱資料,好好補充了一下這個世界的經濟和金融體系,順便看了看網友五花八門的致富經來愉悅了一下心情。

    點進一個個充滿學術氣息的文章,結合侯逆濤前世的知識,這具在孤兒院成長的身體那樸素的經濟思路得到了極大的完善。

    《阿拉德經濟體系,後復甦之風的大繁榮》

    《論阿拉德的經濟基礎——那些千里挑一的冒險家們》

    ……

    而一些沙雕網友的神奇理論,也極大活躍了侯逆濤疲乏的腦子。

    《“三元一隻,十元三隻”,簡述竹鼠商的致富之路》

    《破產冒險家的自述,強化武士刀賺錢是完全不合理的》

    ……

    一番閱讀,侯逆濤的臉色變得更差了,特別是讀了那篇強化武士刀的文章,瞭解到壟斷了阿拉德強化事業的凱麗公司有多黑之後。

    尼瑪強化一把原價幾千金幣的藍色品級武士刀,起步就是1w金幣,而且每高一級就升一倍,強化10就是10w金幣,這還不算過程中的材料消耗,萬一裝備碎了還只能拿回一半的材料!

    這不就是搶劫麼!

    但大家都沒有辦法,壟斷行業就是這麼恐怖,而且凱麗公司還是天界各大槍手流派的唯一讚助商,實力驚人,根本沒人敢對它動歪腦筋。

    除了這個壞消息,阿拉德獨特的經濟體系也是讓侯逆濤很是鬱悶。

    他前世賴以謀生的直播行業,在這裡是賺不到錢的,只能用來推廣自己的致富口號,同理,那些製作的視頻也是賺不到錢的。

    這是阿拉德聯盟設立的規定,爲了維持阿拉德奮發向上的戰鬥文化,從事娛樂相關的行業的人只有基礎工資,所有娛樂相關的產業都歸阿拉德聯盟統一管理,產生利潤用於維護阿拉德的公共設施。

    就是這麼一條看似奇葩的規定,直接限死了侯逆濤直播月入八億金幣的念頭。

    侯逆濤淚流滿面,你問我爲什麼眼裡常含淚水,其實我沒有哭,我只是對這貧窮的生活有些過敏。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