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七章 廢鐵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七章 廢鐵幣!字體大小: A+
     

    ……

    站在工會人來人往的門前,侯逆濤突然感覺到一股莫名的情愫涌上心頭。

    現在的自己,就像當年那個剛救完賽麗亞,即將開始做第一個任務的少年,故事都將從這一步踏出開始……

    當年的故事已經結束,那現在的故事會是怎樣呢?

    自己能解決鬼手的糾纏麼?自己可以保護好賽麗亞嗎?自己能夠守護得了阿拉德大陸麼?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樣未知和新奇……侯逆濤的耳邊彷彿又響起了當年頭頂那老吊扇吱呀旋轉的聲音……

    ……

    走進工會大門,眼前便是人頭擠擠的任務大廳。

    用智能手環把掛在上面的討伐洛蘭領主-投擲哥布林任務接下……一隻揹着金幣袋子,頭上戴着皇冠的金錢哥布林很快就來到侯逆濤身前。

    “喲嘿嘿嘿嘿嘿……”

    “讓偉大的金咕咕看看是哪個小傢伙居然敢獨自挑戰洛蘭地下城。”自稱金咕咕的金錢哥布林那特有的尖細嗓音發着桀桀的奸笑,綠豆大小的眼睛不停地亂轉,讓人一看就感覺這是個反派。

    “是我。”侯逆濤揚揚了智能手環,淡淡地答道。

    “桀吼吼……讓偉大的金咕咕看看你到底是哪塊小金幣。”金咕咕說着拿起手上一塊像是平板電腦的裝置,對着侯逆濤的智能手環一掃,滴的一聲,侯逆濤的所有信息都顯示在那塊小小的熒幕上。

    “沒有流派?沒有家族?不怕不怕,自由冒險家只要技能好,也可以算得上一塊克爾頓金幣。”

    “桀咕咕?連技能都沒有?別慌別慌,有一把好武器,還是值一塊魔法師琳恩金幣的“

    “嗯?嗯?嗯?就一把比爛木棍好一點的破爛白色武器!!”

    (這時侯逆濤並沒有把領悟者之棒加入到自己的登記信息裡。)

    “金幣在上!你這塊殘舊的生鏽鐵幣,你這是在找虛弱!”

    金咕咕念着侯逆濤的信息,一句更比一句高,最後一聲因爲調子太高,直接把音都給破了,像是侯逆濤前世超時空的團長看到有穿着暗影九的瞎子申請進團的表現。

    侯逆濤真是想一棒敲碎這隻哥布林的狗頭。我堂堂卡恩一拖主C,手裡還藏着一把紫色武器,現在竟然被人質疑能不能過洛蘭?

    但是……在冒險家工會裡揍他們的工作人員就跟前世在警局裡面襲警一樣魔幻現實主義。

    侯逆濤只能硬着頭皮好聲說道,“我可以的,讓我試試吧!”

    “可以?喲吼吼吼吼,真是笑死金咕咕啦。”金錢哥布林捧腹大笑,幾乎要倒在地上,似乎是聽到了什麼極度搞笑的事情。

    “你可以個屁!桀嘿嘿,你憑什麼,憑那把破巨劍?”

    “嗯!等等。“金咕咕突然用它那哥布林特別的長鼻子在侯逆濤周圍嗅了幾下,厭惡地說道,”這是詛咒的味道。“

    “桀吼吼,原是被卡贊詛咒的劍士麼?也對,有着盧克西姓氏,又綁着繃帶,還是劍士,只能是你們了……”

    金咕咕尖銳的嗓音突然又升了一個調,滿是嘲諷地說道,“如果這就是你的憑藉,你這塊被詛咒的廢鐵幣還是趕緊滾吧,別再搭上工會的治療資源!”

    倘若站在這裡是卡卡甘左·盧克西,說不定就真的打道回府了,但站在這裡的是侯逆濤……

    侯逆濤露出了沉凝的神情。

    金咕咕一看這表情,心裡便是一樂,按照它的看法,這塊連一隻哥布林都可能打不過廢鐵幣肯定是要滾了……一個浪費工會資源的廢物馬上就要被自己抹殺在搖籃裡了……

    ……我金咕咕可真是哥布林一族的理財天才!

    殊不知,侯逆濤陷入沉思的原因是,他正在思考有什麼友好的方法可以讓這隻哥布林認識到罵人是不對的……

    把它丟到雷鳴廢墟里接受哥布林裡磁暴步兵——雷諾的電療……還是把它和一隻發情的牛頭巨獸關在一間小黑屋裡,讓它體會牛頭人的熱♂情?

    ……

    侯逆濤最後還是選擇了原諒,世界如此美好,他不能這麼暴躁,於是友好地迴應道,

    “關!你!屁!事!老子就是要去,你來打我啊?”

    “啊?桀桀……廢鐵幣你說什麼?”

    “關!你!屁!事!啊!”

    “桀?……你再說一遍?”

    “關你屁事啊,變異黃皮怪!”

    “桀!……你……你再……”

    “關你屁事,黃金石頭人和巨型哥布林基因亂序的雜交產物。”

    “桀!桀!桀!……你……你……你……”

    “你什麼你?亂序後遺症的爆發讓你變得弱智?大腦語言區的毀滅讓你不斷口吃?”

    “……”

    金咕咕啞口無言,差點一口血噴了出來。

    枯瘦的手指着侯逆濤,全身不斷抽搐,綠豆大小的眼睛狠狠地看了侯逆濤一眼,似乎想把這個愣頭青記住。

    它現在懷疑這個傢伙是同組裡的金嚕嚕請來降低自己業績的,自己的業績下降,金嚕嚕就能拿到這個月的業務冠軍獎勵了!那可是閃閃發光的金幣啊!

    想到這裡,金咕咕的心就更痛了,但還是要保持平靜,毆打客戶是要被扣工資的!金幣對於金咕咕來說,高於一切!

    再狠狠地看了侯逆濤一眼,這小子居然在朝自己做鬼臉!

    啊,連肝都開始作痛了,不對,好像連胃都隱隱疼了起來,深深吸了一口氣,用着憤怒的語氣說道,“桀桀桀……跟我來,我就看看你這廢鐵幣能在裡面呆幾分鐘!”

    ……

    跟着金咕咕穿過一重重科幻感十足的自動門,走過冗長的過道,侯逆濤終於來到了人山人海的地下城入口。

    地下城入口正位於鐵匠坊造型工會的黑色煙筒下面,這時正是中午,陽光正好可以穿過煙筒照到刻滿了繁複的魔法紋路的地面上……

    這些紋路組成了一個巨大的圓,而圓心的位置,則是地下城的入口,一個高大十數米的傳送門。

    長方形門框用了某種不知名材料,表面上泛着紫色的幽光,並且上面也雕刻着無數的魔法紋路,若是仔細觀察這些紋路……

    ……你會發現一條魔法紋路里面竟然還刻着數不清的魔法紋路,一層套一層,直讓人頭暈目眩。

    而門框之內,則是一層虛化的空間漣漪,散發着藍白色的光暈,像一層模糊的玻璃,這就是通向那充滿未知和冒險的地下城入口。

    而在傳送門的旁邊,一個不大起眼的石雕站在那兒,他掄起錘子,似乎正在奮力地敲擊着什麼……

    灰濛濛的石雕久經風霜,佈滿了歲月的斑駁痕跡,石雕的形象並不清晰,而底下介紹的石板也已然是模糊不清,但侯逆濤卻一眼就看出這個雕像的身份……

    林納斯·史密斯!

    前世遊戲裡爲新手服務的NPC之一。

    他是一位劍客,也是一個鐵匠。

    年輕時在阿拉德闖出巨大的名聲,赫赫有名直追四大劍聖……

    在試圖制服被鬼神之力控制的夥伴卻將其誤殺之後,他放下了手中的劍,來到了艾爾文防線,成爲爲新手玩家們修理武器的鐵匠。

    林納斯大叔總是站在炙熱的火爐旁,叮叮噹噹地敲打着裝備……一句“對待裝備要像對待自己的情人一樣“總是掛在嘴邊。

    偶爾他會一個人默默地吐着菸圈,這時,他那雙深邃的眼睛,總是不經意地透露出對那些崢嶸過往歲月的追憶。

    現在他也站在洛蘭地下城的入口,和往昔一樣,但卻已經變成了一尊斑駁的石雕。

    可以想象,在千年前那場巨大的變革裡,大叔肯定是放下了鐵錘,重新拿起了武器,去爲了理想而戰,成了那開創新紀元的聖者,功績勒石,名留青史。

    在侯逆濤觀察着地下城入口的時候,旁邊的金咕咕則充滿怨念地從自己的金幣袋裡掏出一個和它差不多高的盒子,幾次想遞給侯逆濤又忍不住縮了回來……

    ……最後氣急敗壞之下,嘭的一下丟到侯逆濤腳下,充滿憤怒地吼道,

    “拿着你的補給包,自大的卡贊劍士,記得進去的時候別選錯地下城了,你要去是洛蘭!不是洛蘭深處!”

    然後金咕咕頭也不回,轉身就跑,似乎是再看到侯逆濤一眼就會忍不住把補給包收回來,空氣中遠遠傳來它那充滿着悲傷和憤怒桀桀尖叫聲。

    “桀哼哼哼,偉大的金咕咕要努力工作,趕緊把這裡的損失找回來。”

    “桀嗚嗚嗚……損失太大了,補不回來了,偉大金咕咕的心好痛好痛……”

    ……

    居然還會提醒我,這金咕咕雖然毒舌點,抗壓能力也差,但還是很盡責的嘛……侯逆濤的心裡暗自嘀咕着。

    撿起補給包,侯逆濤隨手把它塞進揹包空間裡,畢竟這又不是前世老馬商城裡賣的只能在城鎮中開啓的骨灰盒……他搖了搖頭,便是邁步走進了傳送門之中。

    一踏進傳送門,侯逆濤便感覺到讓自己選擇地下城的提示,所有的地下城選擇中,只有洛蘭和洛蘭深處這倆個地下城圖標是亮着的,這意味着這倆個地下城是他可以進入的。

    而其他幾個地下城圖標都是暗着的,那便是代表着侯逆濤當前等級無法進入該地下城,這和前世的遊戲裡選擇地下城的界面十分類似。

    但是有一點和前世的遊戲有些不一樣,就是這些地下城都是沒有難度可以選擇的,它們只有一個默認的難度。

    “選擇洛蘭……確定。“侯逆濤的意識很快便做出了選擇……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