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 第334章 何韻詩生氣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 第334章 何韻詩生氣了字體大小: A+
     

    荀道閣中。

    蘇御和王炎之間的衝突,最終還是沒有展開。

    中間雖然是有着吳媚兒勸說,可是誰都知道是王炎主動退縮了。

    這也讓參加宴會的很多年輕天驕感到錯失了一個很好的機會。

    要是能夠見識到這兩位頂尖人物進行較量,對他們的見識也有很大的增長。

    當然這些人也都察覺到了,蘇御是多麼的可怕。

    猛獁象族在整個上界也是屬於一流勢力。

    王炎更是了讓很多人談之色變。

    然而在他遇到蘇御的時候,卻主動選擇了避讓。

    當然很多人也是覺得這個選擇是非常理智的。

    很多人對此也是表示理解。

    在這上界所有年輕人之中,還沒有哪一個敢和蘇御發生正面的衝突。

    王炎選擇退讓不佔,並不是說他不夠強大。

    很多年前的天驕,在遇到王炎的時候,也是相當的畏懼。

    只能說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這是王炎惹到一個更難對付的了。

    很快尋道格的宴會就接近尾聲了。

    王炎看着吳媚兒一直和蘇御喝酒,心情也是越來越鬱悶。

    所以他也是向着吳媚兒的那桌看去,悻悻離去。

    隨着他離開之後,所以也是通過心神合吳媚兒進行交流。

    “蘇師兄,我還有事,不能陪你了,很抱歉”

    吳媚兒站起身來,微微行禮,然後就離開了荀道閣。

    她的臉上帶着文楠之色。

    見到這道身影離開,衆多的年輕天驕也是感到驚訝,看着吳媚兒這個樣子,是很畏懼蘇御的。

    出去一趟就要向他請示一下。

    王炎離開了,作爲她未來的女朋友,跟上去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只是這個請示實在是太顯卑微了。

    很多人都能夠看明白,如果蘇御要想拒絕的話,恐怕吳媚兒還走不開。

    這就是蘇御在無量道宮的地位嗎?

    即便是掌教也不過如此吧。

    很多人都不由得敬佩起來。

    看來蘇御在無量道宮的勢力,果然是極其龐大。

    其他人看了蘇御一眼,後者似乎臉上也沒有絲毫的變化。

    對於吳媚兒的離開,他也是沒有表露任何的態度。

    彷彿就是隨她去了。

    “難道蘇兄就這樣將王炎得罪了嗎?”

    等到吳媚兒離開之後,韶如玉端起了酒杯,隨意的問道。

    “得罪就得罪了,又能怎麼樣呢?”

    蘇御也是微微搖頭,漫不經心的說道,彷彿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裡。

    “猛獁象族這些年發展也是極爲的迅速,他們的領域擴張很快,而且就說他們的象皇快要突破傳說中的境界了……”

    韶如玉提醒道。

    這也是想讓蘇御引起注意。

    那個境界?

    蘇御自然也知道,他所說的傳說中的那個境界是指什麼境界?

    就是神皇境界。

    也就是蘇宗澤現在的境界。

    “蘇兄實在是不必和王炎產生衝突,雖然我也是有些看不慣,不過和他做對也沒有太多的好處。”

    韶如玉說道。

    “我沒有怎麼和他作對,只是我和我師妹怎麼樣,又和他有什麼樣的關係呢?即便是他們之間要確定了什麼的關係,我的師妹最終還是我的師妹”

    蘇御笑道,隨即扯開了話題:“來喝酒,不要再想這些不開心的事情。”

    韶如玉也是舉起了杯子,微微一笑:“好,不談這件事情了”

    談起王炎的時候,蘇御彷彿沒有太多的情緒。

    這樣在座的年輕人都是感到極爲敬佩、

    看樣子蘇御真的沒有將王炎當回事,對方彷彿是空氣一般被無視了。

    這樣人實在是太可怕了,沒有人能夠看出他的情緒,也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

    雖然吳媚兒已經出去找王炎了,但是在座的諸位年輕人心裡都明白,倘若吳媚兒回來的時候定會少不了一番好果的事。

    當然此次聚會的目的就是爲了討論天龍道場的事情。

    很多人也是開始詢問蘇御具體的情況。

    這裡也就蘇御知道的最爲詳細。

    對於這些天龍道場的寶物,蘇御倒是沒有太多的興趣。

    因此在面對這些人詢問的時候,他也是沒有任何的隱瞞,將所有的信息都說出來了。

    現在他所擔心的就是王炎和韶動的情況。

    至於其他人他倒是一點都不關心,還有其他的保護,也是絲毫的不想過問。

    當然這些人在詢問蘇御的時候,也是有着很多的顧忌。

    恐怕觸犯到蘇御的利益,所以在詢問每一個問題的時候,都是足夠的小心翼翼。

    對於這些,蘇御倒也是感到極爲的好笑。

    不過他倒是沒有拒絕任何人,每一個細節點他所知道的也都是極盡的告訴。

    當然在王炎離開之後,現場的氣氛倒是比之前更加的和諧了。

    王炎在這裡很多人都有些不敢說話,不知道說什麼好。

    現在王炎離開了,也讓很多人感到輕鬆自如起來。

    當然,這些人當王炎離開之後,也是和蘇御說着王炎的不是。

    覺得這個傢伙分明就是自討苦吃,不自量力罷了。

    在這酒席間,多了很多咒罵王炎的話語。

    當然也有很多人開始奉承蘇御。

    對於這些話語蘇御倒是沒有太過在意,只是微微一笑樣子很耐人尋味。

    使得這些年輕人開始困惑了,不知道他們的話語到底是起到了積極的作用還是消極的作用,所以這個表情到底是高興呢還是不高興。

    在這酒席之間,韶菲也是一直注視着蘇御。

    只是她的臉上時不時掛着畏懼的面容。

    因爲他和蘇御有過一番接觸,在下界的時候他只到蘇御,是多麼的可怕。

    現在來到了上界依然是如此。

    對方的實力也飛速的增長,據說現在已經是真心巔峰境界了。

    當聽說這個消息的時候,韶菲也是感到相當的不可思議。

    蘇御的實力實在是太過可怕了。

    這種增長速度她還從未見過。

    當然也不止她一人如此,其她人也是這樣。

    這些年輕天驕都是在上界有着幾百年的經歷,誰也沒有見過修爲增長如此迅速的情況,這是多麼可怕的天資啊。

    不過韶菲在這酒席之間倒是沒有過,問蘇御關於曾經下界的事情。

    對於這一點蘇御也是給予了,肯定可以看得少威本人也是相當的聰明。

    不透露蘇御的任何秘密。

    關於蘇御的事情,他也是相當的小心翼翼。

    通過剛纔一番蘇御和王炎之間的暗中較量,韶菲也明白了啊,他在這上界之後也是很快的確定了自身的地位。

    曾經在下界的時候,蘇御也是如此的,沒有任何人敢招惹,而且背景相當的強大。

    現在終於來到了上界。

    他的地位和下界沒有什麼不同,很多人見了都是感到畏懼。

    這倒給她一些比較熟悉的感覺。

    這個蘇御依然是那個蘇御。

    ……

    王炎離開了荀道閣之後,也是走得飛快,心中很是鬱悶。

    他的隨從也是沒有絲毫的勸說。

    因爲這個時候保持安靜纔是最好的。

    他說一個不小心惹怒了王炎,後果將不堪設想。

    不僅他的隨從如此,就連他的護道者也是保持了沉默。

    在和這些年輕的天驕交往的時候,他也是感受到了人心可畏。

    不得不說,這些年輕的天驕都是一些恃強凌弱之徒。

    就像是牆頭草一般,誰的實力強,他就是往哪邊偏向。

    回憶起之前受到的那種待遇。

    很多人喝酒的時候都沒有敬他。

    而是都找着蘇御聊天,使得他心中更加的憤怒。

    可以說蘇御今天的行爲已經讓他受盡了屈辱,現在他的心中都是充滿着怒火,一種渴望突破的心思,也是越來越強烈了。

    倘若能夠突破修爲,他一定會找蘇御進行算賬。

    今天的恥辱他不會忘記。

    全部都轉化爲了他對境界的渴望。

    不過王炎心中也是10分的清醒。

    他知道這二者之間的差距。

    雖然他們都是同屬於真仙境界。

    可是蘇御身負至尊骨,還有鴻蒙劍體,這兩種強大的天賦存在,所以使得讓他能夠越級戰勝對手。

    對於這一點王炎也是沒有絲毫的疏忽。

    所以想要突破境界就能戰勝俗語,恐怕也不是太現實的事情。

    即便如此,他還是腦海中產生了很多戰勝蘇御的畫面。

    “這個蘇御佔着自己的實力強,仗着自己的背景龐大,很多人都在看他的臉色,在無羈道宮,更是一手遮天,就連他的吳媚兒對他也是畢恭畢敬,像是奴隸一般。”

    “這個蘇御簡直是太可惡了”

    想到這裡,王炎不禁嘆息一聲。

    他也是越發的明白了,在這個世界實力的重要性。

    沒有強大的實力,即便是自己的女人受了欺辱也只能忍氣吞聲。

    當然對於吳媚兒的表現,他也是給予很大的理解。

    畢竟這蘇御實力強大,還是她的恩人,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他自然是要和蘇御坐在一起的。

    倘若這是背離蘇御而去選擇和他坐在一起喝酒,就會被整個天下的年輕天驕所詬病。

    所以說吳媚兒也是身不由己。

    “這個蘇御就會壓迫別人,吳媚兒放心好了,總有一天我會將你解救出來。”

    王炎的眼中浮現了堅定之色。

    雖然是離開了荀道閣,可是他倒是沒有離開太遠。

    因爲現在對他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天龍道場。

    如果能夠在這個秘境之中獲得很大的機緣,就能讓他的實力再上升一個層次。

    到時候和蘇御的差距也會越來越小。

    想要戰勝蘇御,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因此他選擇暫時的忍氣吞聲。

    正當他開始做着計劃和思考的時候,聽到了來自自己身後的越來越近的腳步聲。

    而且還有一種香氣。

    這是一種令他熟悉的氣味。

    “是吳媚兒!”

    王炎欣喜的轉身,臉上綻放出了笑容。

    之前的那種愁容也是完全的消失殆盡。

    此時街道上也是人流涌動,熙熙攘攘,因爲天龍道場要開啓的事情,很多的人都是聚集此處。

    在如此濃密的人流之中,他也是看到了一位身穿綠衣的女子。

    這位女子也就是她期盼已久的吳媚兒。

    此時的吳媚兒臉上也是帶着愧疚的表情。

    因爲她注意到王炎在離開的時候是怒氣衝衝的。

    王炎在確定來者正是吳媚兒的時候,心中非常的喜悅,甚至有着暖流流過。

    在宴會上和書亦發生了衝突之後,原本和他主動打招呼的年輕天嬌再也不理會他了。

    都是對蘇御及其的畏懼。

    這也使他感到很是孤獨,心中更加的鬱悶。

    然而就當他以爲在場的所有人都畏懼蘇御站在蘇御那邊的時候。

    他朝思夢想的吳媚兒卻向此處走來,是要和他站在同一隊列。

    此時的她再也不感到孤獨了。

    看到他從宴會中出來,吳媚兒馬上就跟了過來。

    這一個行爲一定是將蘇御徹底的得罪了。

    可以說吳媚兒犧牲很大。

    甚至王炎現在都開始擔心以後她應該如何在無量道公生存下去。

    “吳媚兒……”

    王炎轉過身來,看着吳媚兒。

    他的心中是又驚又喜。

    在這麼多年來,王炎一直都是追隨着吳媚兒。

    對方一直都是不冷不熱的表情。

    王炎也是相邀多次,都是沒有將吳媚兒約出來。

    這次也算上是他們之間的第1次約會了。

    在王炎靠近之後,吳媚兒卻是向後退了幾步。臉上浮現着爲難之色。

    當然王炎也知道他爲什麼這麼做。

    在這街道上也是有着衆多蘇御的耳目的。

    吳媚兒之所以如此做,也是爲了避免其他人發現。竟然還告訴蘇御。

    越是如此,王炎也就越發的覺得蘇御是多麼的可惡。

    “我的師兄就是如此,沒想到你們之間卻發起了衝突,都怪我提前沒有察覺,如果我提前知道的話,就率先的勸說蘇御,到時候你們兩人也不會鬧到今天這種地步。”

    吳媚兒充滿歉意的說道。

    看着對方和自己保持着距離,王炎也是心中苦笑。

    確實他們之間還是沒有太過的熟悉。

    雖然王炎已經向外宣佈,他們之間要確定了關係,可是對於這件事,吳媚兒一直沒有表態。

    當然王炎對於吳媚兒的這種行爲也是非常的讚賞。

    可以看出我們倆是一個自尊自愛的。

    之前看到蘇御和吳媚兒的舉動,輕易他還以爲吳媚兒是有些輕浮的。

    到了現在他才明白,對方的苦心。

    他之所以如此,都是來自於蘇御的壓迫。

    想到此處,他就更堅定了決心,要將吳媚兒解放出來。

    王炎道:“我和蘇御之間的衝突並不怪你,而且我也知道他在無量道宮,一手遮天,雖然他已經將你解救出來,對你有恩,

    可這並不意味着要無形的壓迫,沒有限制的壓迫,所以總有一天我會戰勝蘇御將你解救出來的。”

    “不,沒有,蘇師兄不像你想象的那樣,他雖然行事有些霸道,可是他畢竟是我的恩人。”

    吳媚兒也是連忙的解釋。

    “滴水之恩應當涌泉相報,看來吳妹妹也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

    王炎奉承道。

    他也是想了許久纔想到這一句誇張的言語。

    吳媚兒也是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還有些驚訝,爲什麼她說了一兩句話王炎就像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般。

    這樣讓他立馬失去了興趣。

    王炎真是枯燥。

    王炎見到吳媚兒不說話,立馬開口道:“也怪我沒有去至尊龍王秘境中探險,要是我教你大舅出來,你就不要受蘇御那傢伙的壓迫了。”

    “想來真是後悔。”

    吳媚兒苦笑道:“王炎哥哥又何必自責呢?”

    其實他心中是有些鄙夷的。

    就算是王炎進入了至尊龍王秘境又能怎麼樣呢?

    他能夠發現那個位置嗎?即便是發現那個位置,也不會從那強大的陣法中掙脫出來。

    不僅救不出來她。

    而且還會將自己搭進去。

    按照猛獁象族的行事風格,恐怕整個全族的人都會記恨九尾,天狐一族。

    到時候甚至會找上門來想要討回公道吧。

    王炎道:“沒想到妹妹如此的寬宏大量。”

    “那王炎哥哥現在心裡好受了嗎?我還以爲你心中十分難受才匆匆的離開宴會。所以我就馬上跟過來了,放心好了,我會主動離開無量道宮的,

    不過這天龍道場,秘境中的寶物繁多,充滿着機遇,實在是讓人難以走開。”

    “天龍道場的寶物珍貴無比,倘若要能得到的話,會讓自己突破很大,沒有什麼事情比這更重要了,就算是屬於現在壓迫你,也選擇暫時忍一忍吧,等到試煉一結束,你就可以擺脫它的束縛了,

    到時候我很可能會突破到玄仙境界,到那個時候,我一定會再次挑戰蘇御,鐵血今天的恥辱了。”

    “倘若你要從無量到宮裡開,掙脫了他的束縛,我相信蘇御心中也會十分的難受和後悔吧”

    王炎也是點點頭表示贊同。

    在吳媚兒面前,她表現的十分有信心。

    “嗯,我也相信你一定會戰勝蘇御”

    吳媚兒也是微微一笑表示贊同。

    面對這個笑容,王炎比之前更加的自信了。

    反方現在他就能夠戰勝蘇御一般。

    都說女人是汽油能夠成爲男人的動力,現在看來這話果然不假。

    王炎現在覺得遇到吳媚兒是相當的幸運。

    看着吳媚兒對他一片熱心,王炎心中的那種期望,也是比之前更加的強烈了。

    他恨不得吳媚兒馬上掙脫蘇御的束縛。

    “你放心好了,蘇御雖然在無量道宮,一手遮天,而且他背後有着強大的勢力,但是我們之間必定是師兄妹關係,他也就是身子有些不老實罷了,他不會對我怎麼樣的。”

    吳媚兒道。

    “其實我也沒有什麼事情,先前也只是有些鬱悶罷了,也多謝吳妹妹能夠前來,讓我擺脫了這種情緒既然如此,我也該回去了,

    今天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和蘇御發生了大沖突,是不是顯得有失風度?”

    王炎也是惱惱頭有些羞愧的說道。

    這次和蘇御發生了充足之後,自己一個人在那裡喝悶酒,看起來確實有些小肚雞腸了。

    有時也是相比俗語那種淡然的神情,他顯得耿耿於懷。

    他不想給吳媚兒一種不好的印象。

    也很關心自己在吳媚兒心中的形象。

    “沒有,我覺得這樣纔是真正的王炎師兄,你不都一直都是如此的真性情嗎?如果你要像蘇師兄那樣淡然的話,道歉的而不是你了,蘇師兄是一個沒有心的人,他一直都這樣,無論遇到什麼事情都沒有絲毫的情緒,說實在的在他身邊我感到非常的危險。

    我喜歡待在那種直來直去的人身邊,因爲這樣的人喜怒形於色,我也知道他心中在想什麼,和這樣的人相處也是相當的簡單。”

    吳媚兒連忙安慰道。

    聽到這話,王炎更加的感動了。

    他還以爲這個性格不招女子喜歡。

    沒有想到卻受到了吳媚兒的欣賞,這實在是喜出望外。

    “這個是我們聯絡的符文,現在給你一半,無論我們相距多遠的位置,通過這個符文都能夠進行交流,因爲我們馬上就要前往天龍到場了,

    到時候會分別一段時間,而天龍道場又是如此的廣大,我們想要在那裡相聚也是非常的困難。

    所以需要一個聯絡的東西。”

    說着王炎就把一個符文交給吳媚兒。

    “王炎師兄,這個符文可是你們猛獁象族最爲珍貴的一個符文,基本上都是自己的主族之內使用的,從來不給外人使用,現在你把這個給了我,恐怕有些不妥吧。”

    吳媚兒看到這個神秘且複雜的符文不敢收。

    “這有什麼不妥的?我已經對外宣稱了我們之間的關係,你也遲早是我們猛獁象族的人,這個算是提前給你了。”

    王炎笑道:“難道吳妹妹不想要嗎?還是覺得我們之間的關係進行的太快了?”

    “師兄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這個符文實在是太過珍貴了,既然師兄有這個意思,那我們也就收下了吧。”

    吳媚兒道。

    見到吳媚兒將這符文收下,王炎也是感到十分的滿意。

    “好了,不能再聊了,到時候我們在天龍道場再相會吧。”

    說完這話之後,王炎也沒有絲毫的逗留。

    畢竟這裡是蘇御的地盤,充滿着他的耳目。

    他說是讓別人知道了一定會告訴蘇御。

    對於吳媚兒也不好。

    隨即王炎也是化爲一道神虹,消失在此處。

    等到王炎離開之後,吳媚兒臉上那種感動的神情也是瞬間的消失不見。

    反而是覺得王炎有些可笑。

    她也只是隨便的說了幾句話,就讓王炎將自己寶貴的東西,族內的秘密符文交了上來。

    這樣的人實在是太好騙。

    還說要離開無量道宮。

    其實他在無量道宮修行的這100年,也從來沒有再返回過九尾天狐一族。

    狐皇想念他的時候就主動來無量道宮看望。

    吳媚兒每次不想返回族內的理由,都是修煉要緊。

    當然狐皇也沒有太多的質疑。

    畢竟這吳媚兒被困在秘境之中時。如此多的歲月。

    相比外面的那些年輕人,修煉的時間要短很多。

    可以說是落下了很多修煉的歲月。

    對於自己女兒如此的努力的修煉,她也是表示極爲的理解和滿意。

    雖然他的境界已經很高了,在這上界也是佼佼者。

    沒有人敢招惹九尾天狐一族,也沒有人敢招惹他的女兒。

    可是在這玄幻的世界,一切都是實力爲尊。

    即便是有着深厚的背景,即便是有着實力強大的父親。

    可是自己依舊要不停的修煉。

    直到自己能夠獨當一面。

    無脈之所以選擇一直留在無量道宮,沒有離開,不過是貪戀和蘇御在一起的歲月罷了。

    而且她已經受到了屬於完全的控制。

    每隔一段時間都需要解藥,可以說根本是離不開的。

    對於王炎今天的事情,他也是感到非常的可笑。

    這個蘇御是什麼人?他在蘇御身邊已經100多年了,深知蘇御的爲人。

    只要是一個正常的人,都不會選擇得罪蘇御的。

    這個王炎簡直就是楞頭青。

    實在是太可笑了。

    她的心中也是沒有絲毫的憐憫,彷彿已經能夠預見到王炎被蘇御摁在地上摩擦的樣子。

    “到達了玄仙就能和蘇御一戰。實在是太可笑了。”

    對於剛纔王炎的一番話語,他也是覺得10分的幼稚。

    所以雖然境界不高,可是他的實力已經能夠完全的匹敵金仙境界,甚至是比這個境界還要強大。

    可以說整個上界所有的年輕天驕想要是所有的對手都是不可能的。

    王炎是什麼人?

    只不過是有着古象聖體體質的人罷了。

    相比蘇御的至尊骨和鴻蒙劍體兩大強大的天賦,可以說是遠遠的不夠。

    也不知道他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

    如果二者真正的交手的話,恐怕王炎都不會接觸蘇御的意見的。

    更別說蘇御還有着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說這二者打起來的話,王炎肯定會陷入一種深深的絕望這種。

    到時候他也會真正的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是什麼意思。

    蘇御之所以也和王炎產生了衝突之後並沒有動手。

    想來也是心中不屑罷了。

    或者王炎對於他來說還有着利用的價值。

    他在蘇御身邊這麼多年,自然是知道蘇御心中所想。

    也是明白蘇御的爲人。

    一定要心狠手辣,絕對不會放過一個招惹他的人。

    在這宴會結束之後,所有的年輕天驕也都離開了,都進入了附近的旅館之中。

    當然今天所爆發的衝突也很快的,在各個勢力之間傳播開來。

    很多人都知道了,這二者之間有着矛盾。

    不過他們之間始終沒有動手,還是讓不少人感到非常遺憾。

    很多人都知道蘇御實力的強大。

    可是一直以來都只是道聽途說罷了。

    從來沒有真正的見識過。

    當然對於今天的衝突,很多人也能夠看清真正的原因。

    那就是王炎在看到自己的吳媚兒被蘇御玩弄於股掌之中時,一種無能的憤怒吧。

    想要和蘇御打又打不過。

    最後只能讓自己的女人出面調解矛盾,既是可笑,也是相當的丟人。

    王炎剛開始還要想和蘇御較量,見到了對方所爆發的威勢之後,眼中浮現了驚恐的表情。

    這種表情也是沒有逃過一些眼力好的人。

    最終也好再吳媚兒出面及時的勸說了這件事。

    使得最終的衝突沒有徹底的爆發。

    在吳媚兒調解之後,臉上馬上露出了畏懼的神色,從這也能看得出蘇御在這無量道宮的地位是多麼的恐怖。

    可以說整個道宮的弟子沒有一個不畏懼蘇御。

    他現在的聲望可以說已經超過了一些高層的長老。

    吳媚兒在勸說王炎之後,也很快的離開了荀道閣,回到了蘇御住所。

    他將王炎告訴自己的話,全部的都告訴了蘇御。

    聽到這話,蘇御也是感到十分的可笑。

    “就憑他達到神仙境界就想戰勝我。”

    蘇御也是微微搖頭。

    “有了這個你們就能夠在天龍到場中聯絡了,也就是說,到時候你們再也不會走散了,都知道雙方各自的位置。”

    蘇御問道。

    “這個自然。”

    吳媚兒依偎在蘇御的懷裡宛若是寵物一般。

    “你表現的不錯,這個月的解藥提前發給你。”

    隨即蘇御將一個白色的瓷瓶遞給了吳媚兒。

    他心中暗想。

    韶動一定很快會和王炎碰面的。

    到時候二者也會結交。

    通過這個符文也能夠很快地確認王炎的位置。

    進而確認韶動的位置。

    現在他的氣運地圖已經不太管用了。

    也只能通過這個方法尋找氣運之子了。

    這個方法相比之前效率有些低。

    可是這種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氣運之子,很是有趣。

    見到蘇御陷入了沉思,我們倆也不敢詢問什麼,恐怕自己說錯了話,惹得對方大怒,也只好順從的躺在對方的懷裡。

    “既然他給了你符文,那麼你也能夠隨時知道他的位置,他有什麼重要的舉動,還需要你儘快的告訴我。”

    蘇御用命令的語氣說道。

    吳媚兒也是順從的點頭。

    有了這個聯絡的符文,王炎的一舉一動都將受到蘇御的監視。

    來到了無量道宮之後,蘇御每天都在努力的修煉,對於最近風頭正熱的天龍道上開啓的事情,他也沒有過多的詢問。

    相信無量道宮會將這件事情的所有信息,全部的收集。

    而且他的師傅也會告訴他很多消息。

    隨着這個消息傳出之後,已經涌入了越來越多的修士。

    天龍道場裡面的機遇很多,只是無量道宮的弟子前去試煉,肯定是想用不完。

    就在這時天空中突然出現了各種霞光,相互融合在一起,爆發着耀眼的光芒。

    無量道宮的所有弟子,在看到這道霞光的時候,臉上都是浮現震撼之色。

    那些守衛想要攔住過來的飛輦,可是見到了飛輦之中的人物,也都趕快的避讓。

    來着不是別人,正是無雙先朝的女帝何韻詩。

    一股強大的威嚴爆發出來,使得整個無量道宮,所有的弟子都感到心驚膽戰。

    “這就是蘇真傳的未婚妻~”

    諸位弟子見此皆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從這飛輦就能看出無量道宮強大的底蘊。

    飛輦飛的很快,彷彿何韻詩並不高興。

    對於一些行李的行禮的弟子也是沒有搭理。

    “他們之間難道產生矛盾了?”

    “記得之前何韻詩來到我們無量道宮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冷漠態度。”

    不少弟子也是紛紛的議論起來。

    無論是蘇御還是着何韻詩,都是整個上界年輕一輩的焦點人物。

    他們兩人發生的事情,在這年輕弟子當中也是議論的焦點。

    衆多長老和弟子都是紛紛從自己的別院中出來,被空中的一幕所震撼到。

    很多人都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座富麗堂皇的宮殿之中。

    蘇御詢問了吳媚兒的事情之後,也就進入了修煉的狀態。

    隨即他打開了自己的系統面板。

    【宿主:蘇御

    身份:不朽世家-蘇家少主,無量道宮真傳弟子

    道體天賦:鴻蒙劍體,至尊骨,陣法天賦增幅(1000),饕餮魔骨(林嘯天,至尊龍王,龍門兩條龍,葉青,老鷹等)長生天賦。

    修爲:真仙(初期),劍仙。

    功法:萬法融合心經

    劍訣:龍泉劍法(隱藏境界),六合劍法(改良版本,境界:返璞歸真),南玄帝御劍法。

    神通:萬劫大炮,劫海無量(五千道劫波),萬法不侵,太昊劍意

    陣法:大日浮光,隕仙。

    反派值:4744w

    氣運值:2850點

    系統等級:4

    特殊能力:望氣術,雙倍反派值卡生效中,修爲技能加點

    揹包:鎮魔塔,重玄神劍,世界碎片x2,致命招架卡若干,氣運地圖,鴻蒙劍體覺醒卡,紅寂飛刀,陣法分裂符,玄武背心,抽獎機會2次,寶箱2個】

    看到了,豐富的氣運值,還有反派值,心中也是感到極爲的滿足。

    不過對於氣運值還是有些低了。

    而且很快到達了3000點。

    只要滿足1000點,就能獲得一次抽獎機會。

    對於這次抽獎究竟能夠得到什麼,他也是非常的期待。

    所以他現在很想要氣運值。

    花素晗那邊的氣運值在每天的增長着,那你之間雖然沒有在一起,可是憑藉着符文的手段孩子時常保持聯絡。

    在交談的過程中也是獲得了不少氣運值。

    當然對他來說遠遠不夠。

    正常的,他有些爲難的時候。

    一到人影很快的就出現了它的宮殿外面。

    原來是何韻詩。

    見到了來者是誰?他的眉頭不禁微微一挑。

    想要氣運值。

    沒想到自己就送過來。

    不過當看清了何韻詩面容的時候,他也是感到了心中一凜。

    對方眼中充滿怒火。

    這女帝的消息就是靈通啊。

    蘇御也不由得心中嘆息一聲。

    不得不說何韻詩的消息就是靈通。

    他這段時間一直和吳媚兒在一起,相信很快就傳到了何韻詩的耳中。

    所以對方纔氣沖沖的過來。

    她作爲重生者。

    有着先知先覺的能力。

    這個吳媚兒就是重要的一環。

    因爲吳媚兒,何韻詩在前世的時候受了傷。

    所以現在知道此事的時候就匆匆的趕過來了。

    “何韻詩最近100年都在做些什麼?”

    蘇御問旁邊的蒼老。

    “修煉,不過最近他在組織一件很大的事情,說來這件事情也是有些奇怪,身爲絕代仙朝的女帝,可以說是上界的大人物,應該不會過問一個小嘍囉,可是這次卻不一樣。

    她竟然派人佈下天羅地網去逮捕一個年輕人,而這個年輕人只有真仙境界!”

    蒼老回道。

    “哦,這個年輕人叫什麼名字,最終抓到了沒有?”

    蘇御問道。

    “聽說這個年輕人姓韶,最終不知道用什麼奇怪的手段,竟然突破了重重圍堵,說來也是一大奇蹟。”

    蒼老也是嘆息一聲。

    看着何韻詩氣沖沖的樣子。

    想來也是因爲此事吧。

    聽到此人姓韶,蘇御嘴角也是勾起了一絲笑容,看來這個人就是韶動了。

    除了他蘇御還真想不起來會是誰?

    能夠突破何韻詩的重重包圍,這就是氣運之子的套路。

    “真是挺可惜的”

    蘇御也是微微嘆息。

    蒼老繼續說道:“聽說這個年輕人手段10分的詭異,在最危險的時候,他拿出了一塊奇怪的石頭,石頭爆發出了恐怖的光芒,產生了一股令人絕望的吞噬力量,竟然將圍攏他的所有高手,通通的斬殺。”

    “對於這件事情,何韻詩已經做得天衣無縫了,可是最終還讓對方逃掉了,”

    “看來這個年輕人的運氣當真不錯,還有他手中一定攥着秘寶,看來這個年輕人也是不簡單的。”

    “你先先去吧,何韻詩過來了”蘇御道。

    接着蒼老退下。

    蒼老一直不知道何韻詩因爲什麼不高興。

    所以通過蒼老的話,也知道幸運之子的線索。

    何韻詩沒有將對方拿下,也就是說對方的氣運值相比於何韻詩是不低的。

    想到這裡蘇御就更加的有興趣了。

    如果能夠斬殺韶動,相信能夠獲得更加珍貴的寶物。

    看來何韻詩也是知道韶動的秘密,所以才提前出手,想要搶佔先機。

    這就是氣運之子之間的決鬥嗎?

    這個何韻詩竟然敗了,看來還是要爲夫出手啊!



    上一頁 ←  

    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
    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