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 第332章 苦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 第332章 苦心字體大小: A+
     

    “而且在前段時間,我還敗給了一個分家之人”

    韶如玉十分慚愧的說道。

    每個大家族的族比,第一名應該是主脈的年輕弟子。

    然而這一次韶如玉卻敗給了分家,名不經傳的一個弟子,這對於高層而言是一個非常丟人的事情。

    不過這件事已經在整個上界傳開了。

    蘇御之前一直在閉關,自然是沒有聽說。

    韶如玉也不是那種輸不起的人,再者遇到了蘇御,也就說了,這樣看起來還會真誠一些。

    說了就說了。

    “究竟發生了什麼?”

    蘇御來了興致。

    一個分家之人,在族比的時候戰勝了主脈的第一天驕。

    此子有些傳奇。

    “那個分家之人名叫韶動,他的爺爺曾經也是主脈之人,只是在執行任務的時候犯了一個大錯,所以也就被點出了宗族,之後到了一個小鎮,娶妻生子,他的二兒子名叫韶嘯,參加上次族比,被我輕鬆地擊敗了,回去之後便是鬱鬱而終,他的兒子韶動從小就立志報仇,

    也不知道中間是得到了什麼樣的奇遇,修爲飛速增長,現在已經是真仙巔峰境界了,比我低了一個大的境界,還能夠將我戰勝,當然我在比試的時候也有些大意,不過她的實力確實很強,也讓我感到非常的意外……

    唉不提了,是我技不如人,之後的歲月還要好好修行,不過這個分家也是可惡,我可不算放過他”

    韶如玉嘆息道。

    他的臉上浮現頹喪之色,顯然那一次的失敗對他來說也是極爲的慘重。

    給他帶來了很大的打擊。

    自此之後,都有些懷疑人生了。

    蘇御聽完這番話語,也是微微一笑。

    這個模板在前世的時候他曾經看到過。

    一個網文大神所寫的小說就是如此。

    分家之人靠着一步步的努力進入了宗族之比獲得勝利。

    這個韶動應該就是親人之子了。

    “此次試煉,他也過來嗎?”

    蘇御問道。

    “過來,難道蘇兄對他也很有興趣?”

    韶如玉皺眉。

    蘇御不會是欣賞對方吧,像這樣一個來自底層的人一步步走到今天,也是相當的傳奇。

    受到了不少人的關注和青睞。

    甚至包括宗族的一些女子都對這個韶動很感興趣。

    “沒有,只是這等詭異的人,我們都應該好好地防範,不知道韶兄是否聽說過在至尊龍王秘境中,一些年輕的天驕,他們的修爲都被一個陌生人吸收了,此人是個魔修,我一直很留意的,這個韶動也是一個詭異的人,像這樣的人,我們都應該提防!”

    蘇御微微一笑。

    言語中雖然是提醒,可是語氣中倒是沒有當回事。

    他總是一如既往的淡定。

    讓她旁邊的韶菲都看到有些癡迷了。

    “魔修……”

    韶如玉沉吟一聲。

    這韶動不會就是魔修吧,得到了魔道的傳承。

    魔族功法有一個特點就是修行速度非常之快。

    而且手段詭秘且很辣。

    這個韶動本身就有問題。

    不會就是魔修吧?

    不能排除這個可能。

    蘇御似是看到韶如玉將這二者聯合在一起,也是微微一笑。

    這只是一個開始。

    他魔修的身份就能轉移到韶動身上了。

    不過他當着韶如玉的面,倒是沒有說破。

    直接說他懷疑韶動就是魔修。

    韶如玉反而不會相信,越是這樣給個線索,讓別人去猜,越是容易相信。

    韶如玉能夠走到今天這個地步,自然也是有些智商的。

    就讓他的聰明勁誤導他吧。

    “多謝蘇兄提醒!”

    韶如玉拱手道。

    “韶兄客氣了”

    蘇御也是微微一笑。

    “蘇兄在下界的時候除掉了萬古魔頭,想必對於魔修也是有着更深層次的瞭解。”

    韶兄問道。

    他是想從蘇御那裡問一些能夠鑑別魔修的特殊方法。

    “這個我就不瞭解了,我也只是除了要那一個魔頭而已,魔頭的手段詭異,而且紛繁複雜,並不是除掉一個魔頭之後就能夠鑑別其他魔頭。”

    蘇御也是微微搖頭。

    韶如玉也就沒有繼續問下去。

    正當他兩人聊的正好的時候,一道目光卻始終注視着他們,只是這樣的人都是沒有察覺罷了。

    此人就是王炎。

    猛獁象族的少主。

    他初見蘇御時,眼中那種仇恨的怒火也在此時緩緩的消散。

    “吳媚兒,你來了”

    王炎和幾位年輕天驕寒暄幾句之後,便是來到了吳媚兒的身旁。

    蘇御的目光向着此人看去。

    他向着此處緩步走來的時候,帶着沉重之感。

    不愧是猛獁象一族,身材魁梧充滿力量。

    防禦力不俗。

    聽說此人正是身懷古象聖體。

    肉身力量極爲強大。

    因此周圍人看向她的目光也是充滿着畏懼。

    此人手段同樣是狠辣無比,別看此時,他對吳媚兒的笑容很是溫柔,要是與他戰鬥起來,就知道死人的強悍與殘酷了。

    他似乎修煉了一種強大的煉體術。

    這是猛獁象族獨有的煉體術。

    傳聞在真仙境界時候,就能抵擋金仙初期的進攻,可以說是相當的變態。

    對於這種煉體術,蘇御也是感到很有興趣。

    他打開了系統。

    【宿主:蘇御

    身份:不朽世家-蘇家少主,無量道宮真傳弟子

    道體天賦:鴻蒙劍體,至尊骨,陣法天賦增幅(1000),饕餮魔骨(林嘯天,至尊龍王,龍門兩條龍,葉青,老鷹等)長生天賦。

    修爲:真仙(初期),劍仙。

    功法:萬法融合心經

    劍訣:龍泉劍法(隱藏境界),六合劍法(改良版本,境界:返璞歸真),南玄帝御劍法。

    神通:萬劫大炮,劫海無量(五千道劫波),萬法不侵,太昊劍意

    陣法:大日浮光,隕仙。

    反派值:4644w

    氣運值:2850點

    系統等級:4

    特殊能力:望氣術,雙倍反派值卡生效中,修爲技能加點

    揹包:鎮魔塔,重玄神劍,世界碎片x2,致命招架卡若干,氣運地圖,鴻蒙劍體覺醒卡,紅寂飛刀,陣法分裂符,玄武背心,抽獎機會2次,寶箱2個】

    此時的氣運值又增加了100點。

    通過系統面板,他也知道自身對於煉體術還是有些薄弱的。

    如果此事能夠得到猛獁象族的煉體術,也算是一件很大的收穫。

    要是尋常的年輕天驕在見到蘇御的時候,一定會率先打招呼。

    然而這個王炎卻是直接呼喊着吳媚。

    很顯然,他的性格有些耿直。

    當然,有一個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對勁。

    那人就是韶如玉。

    不知道這二者到底有着怎樣的矛盾,似乎雙方都看對方不順眼。

    倒是有趣。

    吳媚兒見到王炎過來並沒有搭理,而是看向了蘇御,似乎是在徵求對方的同意。

    蘇御點點頭,順勢也是撫摸着吳媚兒身上的白色的毛髮。

    一個九尾天狐毛髮順滑,擼了不自覺讓上癮。

    王炎看到了這一幕,眼中的怒火更加的旺盛。

    這個蘇御實在是太可惡了,當着他的面,搞他的女朋友。

    而且看吳媚兒這個樣子,臉上竟是閃過一瞬間地享受。

    之後也沒有絲毫的拒絕。

    王炎已經追求吳媚兒多年。

    還從未觸碰過吳媚兒一次。

    自詡正人君子。

    這種表情自然是落入了吳媚兒的眼中,不過她倒沒有絲毫在乎王炎。

    只是平靜一笑。

    這一笑,沒有任何的情緒。

    讓人琢磨不透。

    王炎也是因爲這一笑,才鬆了一口氣。

    一笑也就不錯了。

    要知道吳媚兒在平時的時候還是經常不理他的。

    這一次衝他一笑,也讓得他心中的怨恨消散了一些。

    “王炎都和你打招呼了,你怎麼不理人家?”

    蘇御上前一步,攬着吳媚兒的腰肢笑道。

    吳媚兒的腰很細,很輕鬆的就圍繞一圈。

    兩人的姿態親暱,讓得王炎看了臉色發綠。

    “蘇御,吳媚兒可是你的師妹,你這樣做,有點太分不清輕重了吧。”

    “有失分寸!”

    王炎最終還是忍受不住,爆發了。

    伴隨着一道吼聲發出。

    周身的道法也在此刻暴亂起來。

    令得虛空顫動。

    周圍的不少年輕天驕都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壓抑感覺。

    這就是猛獁象族的少主王炎的威勢。

    “呵呵呵,難道身爲師兄,就不能撫慰一下我的師妹嗎,看到了有些人粗獷的樣子,師妹很是害怕,我這纔將其恐懼撫平,你看了還有意見?”

    說着,蘇御的手掌放在了吳媚兒的胸口。

    話語顯得輕描淡寫。

    一旁的吳媚兒也是緩緩的低下頭,並沒有說任何的言語。

    彷彿是默認了蘇御,可以這麼做一般。

    太氣人了。

    此時的王炎,額頭上的青筋暴起,拳頭緊緊的握着,指甲嵌入了肉中。

    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剛剛當着這麼多人的面還說要和吳媚兒確認的關係,然而現在,吳媚兒卻在蘇御面前,任其擺弄。

    這是在打他的臉。

    然而他不知道的事,蘇御已經完全的控制了吳媚兒,現在的她已經成了一個傀儡人。

    而且每個月還要定期找蘇御要解藥。

    “蘇御我知道你很厲害,可這不意味着你在上界是無敵的存在,太上長老和你作對,死在了你的手中,從那以後,你就認爲沒有人敢招惹你了嗎?

    你對自己的身份似乎太過於自信了,現在我就讓你把手拿開”

    王炎對着蘇御大喝。

    這麼多人的面,和吳媚兒如此的親暱。

    而且還說什麼,吳媚兒見到了粗獷之人。

    需要撫慰驚恐的心。

    誰是粗獷之人?

    這話不是在說他?

    這個蘇御說話宛若冰針,直擊要害。

    讓王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隨着他的一聲暴喝,整個虛空也開始震顫起來。

    各種複雜的道紋浮現出來,不停的流轉。

    充滿着大道之感。

    在他的身後浮現出了猛獁象的虛影,讓得周圍的年輕天驕都是臉色一變,紛紛向着後面退去。

    這就是古象聖體。

    王炎不愧是猛獁象族的返祖人。

    雙方之間的空氣也是異常的火爆。

    眼看着一場大沖突就要爆發了。

    蘇御是什麼樣的人?

    至尊龍王秘境試煉中的第1人。

    他的實力強大無比。

    如果這兩個人要打起來,造成震動,恐怕會摧毀荀道閣。

    即便這荀道閣的建築有着陣法的加固,也難以承受兩大天驕之間進行對決。

    嗡!

    就在此時,蘇御的周身也是浮現了劍影。

    這是鴻蒙劍體的體現。

    這些劍影充滿着凌厲之感,讓人看了心中發寒。

    “不會打起來吧?”

    衆人心中也是紛紛擔憂。

    自然是不希望他們打起來。

    此處人多,即將進入龍場開啓的商討工作。

    如果這兩個人打起來的話,肯定會讓商討推遲。

    到時候影響探險的進程。

    “你難道是想和我比試一下?”

    蘇御看着王炎微微一笑。

    周身浮現的劍影,彷彿能夠洞穿着世間的一切。

    “這個大塊頭,看着就嚇人,以爲憑藉塊頭大,就能戰勝蘇御?真是癡心妄想”

    一旁的韶菲不由得說道。

    韶如玉給他使了一個眼色。

    饒是他也很討厭王炎,但是也不希望韶菲得罪對方。

    “你給我是什麼眼色,這個王炎就是很醜陋,難道還不讓我說真話嗎?”

    韶菲反問道。

    王炎聽到這話,臉色更加的難看了。

    “你要是動手的話,你覺得你會活過今天嗎?”

    蘇御微微一笑。

    同時蒼老也是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一個神王境的強者。

    蘇御就已經很強大了。

    他沒有信心戰勝蘇御,現在蒼老也過來了。

    如果真的打起來的話,蒼老會一掌將他碾碎。

    猛獁象族也是在上界一流的勢力,可是相比於蘇家還是有些弱了。

    王炎即便是死在這裡,猛獁象族恐怕也不敢去報仇吧。

    雖然現在的場景是很丟臉。

    可是如果繼續硬鋼的話,蘇御很可能會出手,到時候後悔就來不及了。

    即便是蒼老不出手。

    王炎在此處失敗也是相當的難看。

    他不認爲自己的古象聖體就能抵擋住蘇御的劍法。

    決不能在吳媚兒面前失敗。

    可是現在話已經說出來了,該如何的收回?

    他感到有些頭疼。

    蘇御看着王炎也是微微一笑,這個傢伙真是有意思。

    此時他也不能主動的調解這件事。

    說句實在的蘇御也不希望他們二人打起來。

    這個王炎還是有些用處的。

    他的性格比較耿直,很可能會和氣運之子相遇,而且還會成爲好朋友。

    通過王炎也能夠更好的找到氣運之子。

    所以留着這個蠢貨還是有用的。

    現在也只好藉助一箇中間人了。

    “蘇師兄,這個王炎就是這樣的性格,還請您高擡貴手,看着我們師兄妹一場”

    吳媚兒受到了蘇御給的暗示,緊接着開口道。

    與此同時,她也是爆發出自己的本體,九尾天狐在半空中浮現,遮天蔽日。

    強大的氣機,向着此處涌浪開來。

    此時的吳媚兒再也不像往常那般地柔弱。

    這個行爲的目的也是很是明顯。

    就是想擋住蘇御,不讓他傷害王炎。

    此刻的王炎感激涕零,眼中無盡地欣慰。

    在這生死之際,吳媚兒還是出手救他了。

    這讓他忘記了先前,吳媚兒的毛髮被把玩的場景。

    似乎已經瞬間原諒了吳媚兒。

    現在的他心中無比的愧疚。

    起初她還以爲吳媚兒和蘇御有事情。

    現在來看是他計較了。

    再怎麼說,蘇御也是吳媚兒的恩人。

    對方這麼觸摸她的毛髮也是無可厚非。

    這種事情怎麼能夠讓一個女人擋在他的面前呢?

    作爲一個大男人,絕對不允許自己的女人受到絲毫的危險。

    吳媚兒的修爲雖然也是很強大的。

    可是對方依然抵擋不了蘇御。

    他還是要站出來的。

    絕不能讓吳媚兒因爲此事而受傷。

    而且對方還是吳媚兒的恩人,如果出手的話,之後讓整個上界的人怎麼看待吳媚兒?

    不行。

    王炎準備上前,讓吳媚兒讓開,然而下一瞬,蘇御卻開口道:“既然我的師妹讓我不和你一般見識,那我就給他這個面子,饒你一命。”

    “多謝師兄!”

    吳媚兒跪拜地上道:“我保證王炎不會再冒犯您了”

    這一聲的哀求,直接讓王炎放棄了出手的想法。

    這還怎麼出手?

    吳媚兒話都說到這種份上了。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看出了蘇御的強大了。

    身爲九尾天狐的公主,爲了給王炎求情,竟然跪在了蘇御的面前。

    蘇御的地位在這無量道宮中可想而知。

    此時的衆人,見到這一幕,也是改變了自身的看法。

    看來這個一向嫵媚柔弱的吳媚兒,也有堅強的時候。

    關鍵的時候,爲自己的朋友出面,真是令人敬佩。

    可是之前爲什麼不理王炎呢?

    或許是兩人之間是鬧了什麼矛盾吧。

    在這種大是大非面前,吳媚兒還是不計前嫌,出面了。

    王炎的心中非常的感動。

    這些年的努力沒有白費。

    追求吳媚兒這麼多年花費了這麼多的代價,都是值得的。

    不過他的臉上依舊是一副不服氣的神情。

    這次如果不是吳媚兒替他擋在前面,而且將話說到了這份份上。

    他纔不會善罷甘休。

    對方都已經跪下了,自然不能辜負。

    “蘇御,看在吳媚兒求情的份上,我不能辜負他的一片苦心,暫且饒過,總有一天我們是要打一場的”

    王炎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
    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