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 第315章 一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 第315章 一劍字體大小: A+
     

    蘇御隨口說的幾句話,將整個大殿的所有修士都激怒了。

    這個時候這些修士也不講究什麼以多欺少不符合道義的問題了。

    也全然不顧蘇御背後的勢力。

    這些人當中大多數都是年輕的天驕,他們沒有經歷過外面的社會,知道人心的險惡,只知道他們現在很不爽,是蘇御讓他們不爽,而且這種不爽已經到了無法忍耐的地步。

    只有出手解決蘇御,才能讓他們舒服。

    洶涌的道法從他們的身體爆發出來,宛若游龍一般向着四周呼嘯,周圍的空氣瞬間被蒸發了,陷入了真空的狀態。

    各式各樣的神通,各式各樣的法寶說形成的道法都在天空中交織。

    光芒四射,極爲刺眼。

    有的人甚至召喚出來了兇獸,有的甚至是請出了神靈虛影,各種手段施展開來,形成無數道攻擊,皆是向着蘇御轟來。

    這種可怕的威勢,即便是玄仙巔峰強者見到了也要臉色大變。

    這些人能夠來到秘境之中,自然也都是非等閒之輩。

    他們都是各大勢力中的天驕,各自的神通道法更是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這些人聚集在一起,一同施展着道法,此番天地間,開始暴動不休。

    虛空震裂,青天倒塌,若不是此入宮殿有着道法的加持。

    恐怕也會被這麼多的攻擊所轟塌。

    這些人在施展神通的時候,眼中都是瀰漫着不可遏制的怒火,每個人在出手的時候都是沒有任何的保留,現在他們就要壓制蘇御,奪回至尊龍王秘典。

    當這些攻擊將落在蘇御身上的時候。

    他們的嘴角也率先勾起了得意的弧度。

    如此強大的攻擊糅合在一起,蘇御根本就無法阻擋。

    換作大殿的所有人,沒有一個人能夠抵擋住這些道法。

    看着漫天的道法向着自己爆射而來,蘇御的眼中沒有一絲畏懼的神色,相反有的只是淡然自若。

    這讓所有人感到意外。

    不過這還不是最意外。

    接下來的一幕讓得所有人笑容凝固,臉上浮現駭然之色。

    就在這些攻擊距離他的頭頂還有三尺距離,他這才猛然出手,璀璨的道法從身體中爆發出來,空氣由於這股強大的威力而發出巨大的轟鳴聲。

    使得無數人耳膜震裂,只見一道極爲璀璨的光芒亮起,蘇御一劍向着頭頂斬去,這是一把巨大的重玄神劍。

    此劍一出,無盡的劍意涌動出來,宛若江海。

    整個大地都開始晃動不止,被道法所加持的大殿也在此刻猛然撕裂。

    這一劍宛若是擎天之柱,向着天空刺去,只見那漫天的道法神通,在此刻瓦解開來。

    各種法寶,各種虛影,各種法身都被這一劍斬破。

    這一劍向着天空斬去,宛若是巨龍飛騰,龐大的劍意,讓得天地爲之哀鳴。

    一萬道劫波爆發出來,每一道劫波都要比上一道劫波更加的強勢,一道劫波,更比另一道劫波強大。

    這些劫波疊加在一起,具備着無上的威能。

    天地之間瀰漫着亂法氣息。

    無數地道則在此處,瓦解開來。

    這一劍刺出,天地之間的法則彷彿都要改寫一般。

    緊接着便是看到這些修士的身影,向着四周爆射而出,鮮血瀰漫,一些修爲低下的修士,根本就無法抵擋這一劍。

    瞬間被秒殺,連屍體都不剩下。

    而那些修爲略高的修士,身形暴退數萬裡,甚至又要退出秘境之外。

    他們突然感受到五臟六腑彷彿都被掀翻了一把,一口鮮血也是不爭氣的從口中噴涌出來。

    隨即他們的眼瞳就是微微顫動,臉上露出驚恐之色。

    整個大殿已經被完全的撕裂了,形成了廢墟。

    蘇御站在了原先大殿的中間,此時僅剩下數十位至強者。

    這些強者的身形沒有飛出萬里之遠,不過也是向後退了10多米。

    他們的嘴角都是掛着鮮血。

    這些人赫然便是玄仙境界。

    都是年齡稍長的一些修士。

    當蘇御收回這一劍的時候,他們驚呆在了原地,許久都是沒能回過神來。

    蘇御是什麼人?

    他雖然是蘇家的少主,可是他的修行年限還不到兩百年,而他們這些人甚至都修煉了1000多年。

    就算他再高的天賦,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超越他們。

    然而讓他們感到意外的是,蘇御不禁超過了,還碾壓般的超過。

    蘇御看着這些人,這一劍完全證明了自己的實力。

    可是他的臉上都要是沒有任何的得意神情,相反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

    這種平靜的目光下帶着不屑,帶着玩味帶着蔑視。

    如果輸於剛纔的一件,讓他們道心被擊潰。

    而現在蘇御淡然的面容,則是讓他們精神崩潰。

    這種面容實在是太過可怕了。

    分明是已經贏了這場戰鬥,本應該高興纔對。

    可是他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臉上依舊是古井無波。

    這是發自心底的自信,彷彿是在告訴所有人,他能夠戰勝這些人,完全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並沒有任何的意外。

    或許在他見到這些人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這一幕。

    他一出劍也必然會造成現在的結果。

    這種自信並不是空穴來風。

    不是無中生有。

    這種自信是看透了對方的修爲,在比較自身的修爲時,所產生的一種自信。

    在蘇御的眼中,這些人的修爲已經是沒有任何的秘密可言了,被完全的看透了。

    然而這些人沒有一個人能夠看出蘇御的真正實力。

    只是隱隱約約地覺得蘇御很強,但是到底是哪裡強,有多麼的強大,沒有一個人能夠看出來。

    彷彿蘇御就像是在雲霧中一般,既摸不透也看不清。

    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恐懼?

    給人帶來一種未知的恐懼。

    如果是已知的恐懼,還有着防範的方法,還能夠提前有這心理準備。

    可是這未知的恐懼,往往會讓別人猝不及防,會讓別人沒有任何的心理預期而被完全的擊垮。

    剩下的這些修士,都是這300人之中的頂尖強者。

    而這些強者皆是愣在那裡,心中不是在想什麼。

    有些人早就開始懷疑人生了。

    爲什麼他們修煉了1000多年?可還是不如蘇御隨隨便便修煉100多年。

    他們曾經也是各大勢力的天驕。

    在出生的時候也是天降異象。

    哪個人不是各大勢力極爲看重的好苗子。

    在修行的路上,更是披荊斬棘戰勝了無數強者,才達到今天的這種成就。

    纔有資格來到秘境之中探險。

    然而……當他們和蘇御比較的時候,才真正的領會到了什麼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我已經給你們一同出手的機會了,可是你們依然是無法擊敗我,而且我還沒有施展全力,你們可真是令我失望啊?”

    “你們這些人修煉了這麼多年,才達到如今的這點成就,你覺得你們配擁有至尊龍王秘典嗎?”

    蘇御將劍收到了,識海當中,與此同時,他也不再施展着道法。

    周圍原本暴動的靈氣也在此刻,安靜下來。

    他那揚起的白色衣衫,也在此時停止了飄動的狀態。

    他站在那裡,身材挺拔,龍章鳳姿,整個人凌厲無比,宛若一把劍一般。

    而他說出了這番話語,顯得如此的風輕雲淡。

    然而語氣中卻不失霸氣。

    這道聲音落下之後,眼前這些原本驚訝得如同雕像站在那裡的修士,也紛紛的回過神來。

    逐漸這句話語也落入了他們的耳中。

    每一個字都是戳動着心臟,讓得他們眼中的憤怒不斷的遞增着。

    他們的心中充滿着不甘。

    充滿着難以置信。

    充滿着不服氣。

    可是當他們回想蘇御剛剛那一劍的時候,這些人原本想要爆發出來的法力,也默默的消散。

    身上的氣息也逐漸的平息了。

    不能再出手了。

    如果繼續出手的話,恐怕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他們300多號人加在一起,都不曾是蘇御的對手。

    各種道法施展開來,各種法寶施展開來,各種虛影,各種煉體術,每種手段都是沒有任何保留的施展。

    可是依然不是蘇御的對手。

    這種差距已經不能用與雲泥之別來形容。

    彷彿世間任何的詞語都無法形容這個差距。

    蘇御有着什麼?

    有着至尊骨,有着鴻蒙劍體,兩種絕佳的天賦。

    任何一種天賦放在這上界之中,都是逆天的存在。

    然而他卻同時擁有這兩種天賦。

    從他的劍中,這些人看到了很多東西。

    感受到了很多。

    太昊劍意的強大,彷彿是無可匹敵一般。

    如同主神太昊親自降臨世間,帶着無上的殺伐之氣,將這一劍落下。

    一萬道劫波涌來,帶着毀天滅地的威能。

    每一道劫波都讓這些人感受到了滅世一般的場景。

    讓着他們,心中開始恐懼。

    使得他們燃燒起來的戰意,還沒有持續多久就開始消散。

    他們眼中的那種不屈精神,那種堅毅的目光,被這一萬道劫波完全的擊潰了。

    這些人的道心都散了。

    恐怕往後一兩百年之內,都無法恢復道心。

    在這段時間之內,他們的修爲也將進一步緩慢。

    而他那把重玄神劍,完全就是沒有本體,或者說此時他的整個身體就是重玄神劍。

    人和劍合二爲一。

    劍體就是人體,人體就是劍體。

    而他用出的劍法,充滿着大帝氣息。

    乃是南玄帝御劍法,劍法極爲迅速,劍氣覆蓋千里,是不可擋。

    彷彿就是南玄帝降臨世間。

    這一劍有着太多力量的加持,如果只是天仙境界施展出來,絕對是沒有現在這麼強大。

    此刻,所有的人皆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是他們低估了蘇御的實力,原以爲下界來的,還要需要很長一段時間適應上界的生活。

    在他對着周圍人的道法沒有太多理解的情況下,不可能應付過來。

    然而事實卻是,在一種碾壓的實力面前,任何陌生的手段都不值一提。

    蘇御所擁有這種實力,完全都不需要看對方施展了什麼樣的手段。

    能夠輕而易舉的抵抗。

    可是讓他們有一點感到疑惑的是,他們這些人的進攻並不是被蘇御輕易的化解。

    很多攻擊分明就已經進入了蘇御的體內。

    雖然這漫天的道法和神通畫面被撕裂了,可是那些攻擊所造成的殺傷力已經形成了。

    然而蘇御的身上並沒有絲毫的傷口。

    這讓他們怎麼也想不明白。

    看着衆人困惑的目光,蘇御也是輕笑一聲,這些人自然是想不明白怎麼回事。

    他有着萬法不侵的神通,凡是高他兩個境界的修士所有的進攻都會被吞噬。

    沒有絲毫的效果。

    現在雖然他是天仙境界,高差兩個等級的玄仙境界,也無法對他造成傷害。

    而這些人最強大的修爲就是玄仙巔峰境界。

    所以即便是蘇御站在那裡不做抵擋,這些人的進攻也是傷不了他分毫。

    有人萬法不侵,就是如此的不講道理。

    不過蘇御倒是沒有向這些人解釋。

    他無需解釋,也不想解釋。

    剛纔的那一劍,已經就達到了效果。

    蘇御的身子微微一動,並沒有施展任何的道法,僅僅是挪動一下身子。

    可是就讓不少修士退了數步。

    他們的臉上都是驚恐之色,非常懼怕蘇御再次出手。

    剛剛那一劍就已經讓他們道法損失了大半。

    如果蘇御再來一劍的話,這些人恐怕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你們現在還以爲我不配擁有這至尊龍王的秘典嗎?”

    蘇御看向這些人問道。

    “我們沒有任何的異議了,沒有人比蘇公子更適合擁有着至尊龍王秘典。”

    這一修士皆是搖着頭,像是波浪鼓一般。

    “這個秘典在蘇公子手中肯定能夠發揚光大,能夠完全發揮它的價值。”

    其中一位修士說道。

    “是啊,整個參與秘境試煉的所有人,沒有一個人能夠比蘇公子更適合擁有秘典。”

    另一位年輕的修士也是奉承說道。

    在這個時候不得不承認蘇御的實力強大。

    蘇御沒有選擇繼續出手,已經是網開一面了。

    “那還不趕緊滾!”

    蘇御對着這些人大喊一聲。

    這些人連忙點點頭,隨即趕緊離開這。

    剛剛只是震驚了,竟然忘記了要離開。

    大殿之中的各種資源他們也不要,倘若蘇御在這個時候反悔的話,突然一直點出爆發出一道劍氣。

    恐怕沒有人能夠倖存。

    在逃離此處的時候,他們的心中也是出現了極爲複雜的想法。

    蘇御之前說出了那種囂張言語,在現在看來根本就不算什麼。

    甚至像是有依據一般,他完全有實力說出這樣的話。

    根本就不是什麼夜郎自大,也不是什麼年少輕狂,不是什麼自負。

    他就擁有着這種實力。

    他的那些看似狂傲無比的話,也不過是實事求是罷了。

    只是這些實事求是的話語,讓他們這些修士倍受打擊,感到相當的不爽。

    古往今來如此桀驁之輩,皆是沒有任何好的下場。

    再放出這種狂傲之言,都會備受打擊。

    然而到了蘇御這裡完全的相反。

    也不是相反。

    而是他們沒有理解蘇御,不知道他的實力。

    如果站在蘇御的角度的話,在打鬥之前的那種狂傲的言語,根本就不能稱之爲狂傲。

    甚至可以說是他們發自內心的真誠話語。

    是他衡量雙方實力之後所陳述的一種事實。

    僅此而已吧。

    這些人離開之後,頭也沒有回,就一直的向前飛去,飛出這片宮殿,當他們來到龍門的時候。

    方纔發現,盤在龍門兩側的兩條巨龍,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別人給宰了。

    只留下兩條屍體在那裡。

    這兩條屍體乾癟着,彷彿是被抽乾了本源。

    殺了兩條巨龍,而且還掠奪了兩條巨龍的一切。

    到底是誰用出瞭如此狠辣的手段?

    這種手段分明就是魔道手段。

    正道之人誰還會吸乾兩條巨龍?

    想到這裡所有人都開始紛紛懷疑起來。

    難道這種魔修手段是蘇御所爲?

    不過他們很快否定了這種看法。

    萬劫族分爲正道和魔道。

    蘇御雖然爆發出了萬道的劫波,屬於萬劫族的手段。

    可是他的神通之中沒有任何的魔性。

    反而是充滿着正道的氣息。

    所以眼前的這兩條巨龍並不是蘇御吸乾的。

    這兩條巨龍的實力龐大無比,差不多也到了玄仙巔峰境界。

    這些人在躍龍門的時候,均是沒有對兩大巨龍出手。

    因爲他們感到相當的棘手,如果想要斬殺兩條巨龍的話,自身的實力也將會是受到很大的損失。

    以這種狀態再進入宮殿,肯定就不利於接下來的爭奪了。

    因此他們才選擇渡過龍門,而不過問這兩條巨龍。

    然而在他們跨越了龍門之後,並沒有再向着後方看去。

    誰知道這兩條巨龍隨後就被陌生的人給宰了。

    而且還是魔道修士。

    也就是說宮殿之中,現在已經有一位強大的魔修在此。

    這位魔修……

    想到這位魔修的時候,這些修士的心中都是涌現了同情。

    因爲這個魔修即將遇到蘇御。

    而蘇御又是正道之人,他面對魔修的時候必然不會心慈手軟。

    “這個魔修慘了”

    不少修士也是搖搖頭,然而他們也沒有選擇再次逗留,趕緊的離開了此處。

    秘境試煉還沒有結束,秘境距離關閉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

    在這段時間裡,他們可以獲得更多的資源,根本沒有必要將所有的精力浪費在這裡。

    此次蘇御沒有選擇再次出手,也是饒了他們一命。

    應該心懷感激。

    當然也有不少修士憤怒無比,眼中被仇恨的怒火填滿。

    他們穩固自身的道心,準備再修煉無數的歲月,達到了一定高度之後。

    再來尋找蘇御報仇。

    當然這些人都是年輕人。

    年輕一輩對着我未來有着無限的遐想,他們相信只要努力,凡事都有可能。

    不像這些年長的一輩,已經知道了很多事情,彷彿已經是冥冥中註定一般,沒有人能夠逆轉。

    而戰勝蘇御這件事,他們認爲已經無法逆轉。

    因爲他們很理性。

    每個人一天的時間都是相等。

    他們在努力修煉的時候,蘇御又何嘗不是。

    而且蘇御的天賦又比他們高,只會將他們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

    這些已經落後蘇御很多的修士,最終也只能望塵莫及。

    蘇御在這宮殿之中,嘴角也是微微上揚。

    剛纔的那一件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實力。

    這些修士全部都見識到了他的強大,對於誰能夠擁有秘典,也不做任何的懷疑。

    而在這時,那葉青和琴仙兒還留在大殿上。

    葉青依然是藏在屋頂,他還是等待着機會。

    秦仙兒見到衆人都離開了,他也不方便在這裡逗留了,隨即想要轉身離開。

    可是很快就被蘇御攔住了。

    “表妹,去哪裡啊”

    蘇御笑道。

    “秘典已經是你的了,我留在這裡也沒有什麼必要了。”

    秦仙兒顫顫巍巍的說道。

    她在看像蘇御的笑容的時候,心中極爲恐懼。

    所有的實力太過強大了,想要殺了她也是瞬間的事情。

    之前因爲和葉青經常交往,對於蘇御也是有一定負面的看法。

    所以現在再見到蘇御的時候,就開始害怕起來。

    害怕蘇御會知道她的這種不好的看法。

    “這些資源難道你不想拿走嗎?”

    蘇御指着大殿之中的無數丹藥,還有衆多的秘籍說道。

    對於這些東西,他絲毫不在乎。

    憑藉蘇家的底蘊,能夠輕而易舉的弄到這些。

    也沒有拿回去的必要。

    而且這都是龍族的修煉功法。

    蘇御家的修煉功法就已經足夠了,也達到了很完善的地步,很多蘇家的修士窮極一生,也無法將這些功法完全的吃透。

    所以也不需要其他的功法。

    至於丹藥,蘇家的底蘊深厚,但也不能說完全不需要。

    所以蘇御還是拿了一些丹藥,剩下的準備分秦仙兒。

    畢竟此人是他的表妹,還是需要照顧一下的。

    而且他還是葉青的標配女主。

    按照以往的套路,應該先瓦解他們的關係。

    雖然現在的收益並不需要擔心天道的問題。

    可是當着葉青的面,拉攏着秦仙兒,這種感覺不錯。

    也僅僅就是爲了這種感覺,沒有其他的任何想法。

    “不用了”

    秦仙兒看了一眼丹藥,連忙的拒絕。

    怎麼敢要蘇御的東西?

    她可是太上長老的真傳弟子。

    而太上長老一向是討厭蘇御。

    所以不能要。

    隨即轉動着嬌小的身體,想要離開。

    剛一轉身還是被蘇御攔住了。

    “清風丹,即便是無上長老也沒有幾顆吧,花一個月的時間煉化這種丹藥,能夠提升10年的修爲,而且這裡有着幾十顆,難道你不想擁有嗎?

    如果你不想要的話,那我就只好將這些東西廢掉了”

    “反正這個丹藥對我來說也沒有太多的必要,蘇家像這種的丹藥不知道有多少呢?”

    蘇御拿起了丹藥,在秦仙兒的眼前晃了晃。

    丹藥的香味極爲誘人,裡面蘊含着精純的力量。

    像這種丹藥如果放在市場上賣,還是相當的搶手。

    能夠琴仙兒一年的月錢了。

    秦仙兒雖然是蘇御的表妹,可是關係尚遠,她的家族底蘊並不豐厚。

    如果能夠拿到幾十顆這樣的丹藥,能夠抵得上她家族幾年的收入了。

    此刻她心動了。

    不過望着蘇御這種面容,似笑非笑。

    她的心中開始糾結起來。

    這蘇御有必要對她這樣嗎?

    只不過是遠房的表哥罷了,沒有必要這麼對她。

    而且在上次坊市的時候,她被別人欺負了,蘇御也沒有出手。

    誰知道他現在是怎麼想的?

    突然給她丹藥,是好是壞還不知道。

    “你要是不要,那我就真把它銷燬了。”

    蘇御微微一笑,隨即便是道法施展開來,精純的力量擊潰了丹藥,使它化爲了粉末,消散在了半空之中。

    秦仙兒見此,非常的心疼。

    “一顆丹藥就抵得上10年的修爲,某些人只在一瞬間就犧牲了10年的修爲,真是太可惜了,修行無歲月,10年對於修煉者確實不算什麼,可是若是花費一個月的時間,比旁人多修煉10年,那這種差距可是不小的。

    如果服用了10顆丹藥,那可就超越了別人100年,而這裡一共有30多個丹藥,也就相當於300年的修爲,某些人不想要的話,那麼將會辛辛苦苦修煉300年。”

    蘇御一把將這些丹藥用法力懸浮在了他的手掌上空。

    道法施展開來,只要他念頭一動,這些丹藥就會化爲粉末。

    秦仙兒的臉色非常的糾結。

    “你來到秘境之中的目的是爲了什麼呢?難道只是爲了至尊龍王的秘典?

    有着這麼多人都想要秘典,你覺得你有競爭力嗎?

    而且你只是爲了秘典而來嗎?難道不是爲了丹藥而來。

    現在你已經浪費了很多的時間,當你走出秘境的時候,已經有很多真傳弟子向你炫耀他這次拿到了多少丹藥?然而當對方問你的時候,你並沒有多少丹藥,那麼你這次試煉的成績,未免也太慘淡了些。

    還有你那太上長老師父,恐怕也會對你極其的失望吧,獲得了越珍貴的資源,也就說你在這個秘境之中越有競爭力。丹藥可不僅僅意味着你今後修煉的資源,它也是你自身實力的象徵,希望你好好想一想,如果真不要的話,那我就把它銷燬了!”

    蘇御道。

    此時隱藏在宮殿之上方的葉青已經開始臉色漲紅起來。

    他憤怒無比。

    他見到秦仙兒的時候,就已經喜歡上了。

    只是覺得現在一無所有,並沒有資格追求罷了。

    雖然他知道蘇御只是她的表哥。

    可是看到對方這種笑容的時候,心中還是很氣憤的。

    這是在拉攏秦仙兒。

    “仙兒,你千萬不要上他的當,他可不是什麼好東西。”

    葉青沉吟一聲。

    此時他不敢發出任何的聲音,只是躲在了房頂上。

    他覺得他有機會得到秘典。

    “那好吧”

    秦仙兒道。

    她望着蘇御的眼睛,總覺得有些怪怪的。

    可是他原本就不相信蘇御是這麼壞的人。

    一切都是葉青的憎恨罷了。

    隨即她便將這些丹藥收了起來,其他的丹藥也很是珍貴。

    不過她倒沒有想着帶回去。

    這些已經足夠。

    接着她小心翼翼的離開了,他可不敢保證蘇御不會對他突然的出手。

    所以走的時候也是始終留意着身後。

    等到她完全走出了大殿,也是默默的鬆了一口氣。

    還好沒有絲毫的意外。

    “就這樣走了?”

    葉青看到了這一幕也是難以置信。

    蘇御早就察覺了葉青的存在,只是一直假裝沒有看見罷了。

    此時他拿着秘典,暗暗地調動了個人的信息面板。

    【宿主:蘇御

    身份:不朽世家-蘇家少主,無量道宮真傳弟子

    道體天賦:鴻蒙劍體,至尊骨,陣法天賦增幅(1000)

    修爲:天仙(初期),劍仙。

    功法:萬法融合心經

    劍訣:龍泉劍法(隱藏境界),六合劍法(改良版本,境界:返璞歸真),南玄帝御劍法。

    神通:萬劫大炮,劫海無量(五千道劫波),萬法不侵,太昊劍意

    陣法:大日浮光,隕仙。

    反派值:2744w

    氣運值:1550點

    系統等級:4

    特殊能力:望氣術,雙倍反派值卡生效中,修爲技能加點

    揹包:鎮魔塔,重玄神劍,世界碎片x2,致命招架卡若干,氣運地圖,鴻蒙劍體覺醒卡,紅寂飛刀,陣法分裂符,玄武背心,抽獎機會2,寶箱一個】

    由於剛剛擊敗了不少的修士,他的反派值增加了700多萬。

    剛剛和秦仙兒緩解了關係,獲得了100點的幸運值。

    不得不說,這情形下帶來的氣運值可真不低。

    對於葉青蘇御倒是不急着殺他。

    這傢伙現在的氣運值有着1000多點,而且還在不斷的上升。

    估計是天道覺得他的對手實力太強大了。

    然而葉青的實力又太低,所以纔多分配點氣運值,不然不夠他完成任務的。

    葉青和至尊龍王的秘典有着密切的關係。

    如果不是葉青的話,蘇御也不可能遇到何韻詩,雖然他能夠感受到秘典所在的位置。

    可是沒有葉青的出現,他來到這大殿之中,秘典也不會浮現出來。

    現在先不着急殺了葉青,先慢慢的養着。

    誰知道這傢伙在之後會不會遇到其他的機遇。

    如果能夠遇到的話,一併的掠奪過來。

    蘇御略做了打算,隨後想要將這秘典裝入乾坤袋中。

    這個秘典有些沉甸甸的,裡面不知道有什麼東西。

    隨即他小心翼翼的打開秘典,金色的光芒在秘典打開的一瞬間,從中心散發出來,極爲的璀璨。

    無盡的道則包括着秘典。

    就在這一瞬間,突然出現了一道白光,將蘇御帶到了一處秘境當中。

    而秘典也掉落在了地上。

    葉青很快的從宮殿上方出來。

    看到了眼前的一幕,極爲震驚,隨即也跟隨着白光進入了虛幻的空間。

    秦仙兒走出了宮殿之後倒是沒有再回頭。

    他不知道這個廢棄的宮殿所發生的一切。

    這裡是一個斷壁殘垣的石室,地面上有着一層厚厚的塵土。

    而在遠處有着一位老者正在盤腿揹着蘇御坐在那裡。

    蘇御走到了老者的面前,這才發現原來老者早就死了,留下一具木乃伊。

    身上也沒有太明顯的傷痕。

    骨頭也是完好無損。

    只是從這屍骨中,能夠感受得到龍族的氣息不斷的蔓延出來。

    此人正是至尊龍王。

    “救我!”

    就在這時,突然聽到了呼救的聲音,這是一位女子在呼救。

    聲音很是較弱。

    蘇御順着聲音,看到了被捆綁在柱子上的女子。

    女子長得很美,五官精緻,眼睛宛若狐狸一般,極其嫵媚,叫聲有些虛弱。

    “恩公快來救我”

    女子對着蘇御喊道,眼中充滿着希望。

    原來是九尾天狐。

    這不會就是九尾天狐的公主吧。

    被困在了這裡。

    蘇御環顧四周,總覺着充滿着危險,雖然他很想救下這位女子。

    可是他也沒有貿然行事。

    能夠救下九尾天狐一族的公主,就能夠拉攏九尾天狐一族。

    現在擺在他面前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不過他不相信,這四周沒有陷阱存在。

    “你是誰?”

    蘇御沒有再往前踏出一步,而是遠遠的問道。

    先問一問是不是九尾天狐一族的公主。

    如果不是的話,再做考量。

    如果是,那就想辦法救一救。

    他可不是什麼救世主,無論什麼樣的人都要救。

    即便對方長得很美,他也不會貿然行事。

    突然來到了此處的空間,還不知道有什麼樣潛在的危險呢。

    而且葉青也跟了過來。

    就在他身後的石柱中,隱匿了身形,還以爲蘇御不知道。

    “我是九尾天狐一族的公主吳媚兒,一次歷練的時候,被困在了這裡,應該有一萬多年了。”

    這位女子虛弱的說道,眼中含着淚水,一副讓人心憐的模樣。

    “我該如何救你,這四周是否陷阱?”

    шωш●т tκa n●CO

    蘇御淡淡地說道。

    並沒有因爲吳媚兒的話,有絲毫的極限。

    “老鷹,這怎麼回事?”

    葉青問道。

    老鷹對此處秘境極其的熟悉,自然也知道空間中的一切。

    “小子,這次你有機會了,就看蘇御究竟上不上當了?”

    老鷹發出了怪笑聲音:“如果硬和蘇御剛下去的話,你不會是他的對手,不過現在不得不佩服你的運氣很好。”

    葉青眉頭一皺,隨即也明白了老鷹這話的意思。

    很顯然前方是有着陷阱的。

    “你只要過來把繩索打開就好了,這個繩索很是堅固,尋常人可打不開,如果公子能夠將我救下來,我這輩子都跟隨你聽你吩咐,願意爲你做任何事情。”

    吳媚兒柔聲道,聲音很好聽,讓人產生一種保護欲。

    再配上她那迷離勾人的眼神,很少有人不會犯迷糊。

    就連蘇御都有那麼一瞬,險些失去了理智,想要馬上過去。

    不過他還是剋制下來。

    在他的周圍美女如雲,對於此等美女,她也是見過很多了。

    自身就擁有很強的抵抗力。

    “我可不會隨意救人,你需要爲我做一件事。”

    蘇御道。

    “我被困在了這裡,根本就動不了,如何爲公子做事?”

    吳媚兒搖動着身子,可憐巴巴的說道。

    “你告訴我真正的秘典在哪裡?”

    蘇御的聲音很平靜。

    聽着吳媚兒這種讓人產生保護欲的聲音,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

    這就是他的定力。

    讓得吳媚兒都感到有些意外,很少有人能夠在他面前表現出這麼強大的控制力。

    眼前的這個男子果然不一般。

    “公子,這秘典所在的位置我也描述不出來,需要將我解救出來,我能夠帶你找到秘典。”

    吳媚兒說道。

    她也不知道秘典在哪裡,試煉的時候他就是被關在了這個空間中,也來到了那所巨大的宮殿,也跨越了龍門。

    隨即就被關在這裡了。

    不過他倒是沒有告訴蘇御她不知道。

    如果說的話,對方可能就會放棄他了。

    因爲眼前的這個人和其他男子不一樣。

    她在這秘境中這麼多的歲月,曾經來到這裡,也有不少男子了。

    他們都是沒有抵抗住這種魅惑,前來解救她。

    然後紛紛就中了圈套。

    將她束縛在這裡的存在告訴她,只要找到合適的替身,他就能夠從這裡出去。

    而當蘇御沒有作出決定的時候。

    老鷹的聲音在玉佩中響了起來:“我突然感受到至尊龍王的氣息了,等到至尊龍王恢復真身之後,你就能夠獲得秘典,而且跟隨至尊龍王,就能爲你報此大仇。”

    “真的?”

    葉青聽到這話極爲興奮。

    要想憑藉他的本領,一步步的修煉,最終恐怕要達到至尊神境才能報仇。

    而這個境界已經是上界的巔峰了。

    談何容易達到。

    若是能夠復活至尊龍王,那麼想要滅了蘇家指日可待。

    蘇御滅了他全莊的人,他一定要滅了蘇家才能報仇。

    葉青的眼神堅定無比。

    之前見到蘇御出手的時候,讓他的信心被擊垮了。

    還在這一刻,也馬上找了回來。

    看來是有機會了。

    只要蘇御踏出那一步,應該就到了至尊龍王的陷阱中。

    蘇御猶豫了片刻,他知道此處充滿詭異。

    隨即便是從揹包中拿出了幾張致命招架卡。

    這個卡片無論對方的實力多麼強,都能夠招架住。

    不過只能擋住瞬間的攻擊。

    所以蘇御這一下子就將拿出了將近100多道致命招架卡片。

    但是他還不確定,擁有這麼多卡片能不能讓他擺脫危險。

    隨後他又拿出了至尊大帝體驗卡片。

    用出這個卡片,他能夠變成至尊大帝,至尊大帝是什麼境界?

    來自至尊神王境界,是這個世界的頂峰。

    不過他倒不希望使用這個卡片。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