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 第314章 一起上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 第314章 一起上吧字體大小: A+
     

    “假的,假的”

    終於有人搶到了至尊龍王秘典,不過那個人得到秘典之後,被一股黑氣縈繞着,全身開始腐爛,發出了嘶吼聲音。

    無數黑氣我要的是八爪魚的爪子一般從這個秘典中伸出來,相當可怖,三大宮殿中出現了無數的黑色火焰,向着衆人灼燒而去。

    原本1000多歷練的修士,現在已經死傷過半。

    就連一向是淡定自若的蘇御,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也不由得心驚膽戰起來,這就是至尊龍王留下的宮殿嗎?

    衆多真仙強者,甚至裡面還有一些年長的玄仙強者,此時都被捲入了這所宮殿之中,然後被無情的絞殺。

    縱使他們施展道法。

    各種神通畫面出現,爆發着無上的威能,也沒能制止住宮殿中無情的武器。

    “這不是至尊龍王秘典,真正的秘典又是在哪裡?”

    當這些人看到自己被矇騙的時候,臉上依舊沒有任何的退縮之色。

    早就被慾望矇蔽了雙眼。

    只見一位長嘯族的修士,身形飛在了半空中,他沒有畏懼這些從秘典中爆發出來的黑色觸角,此時它在這些修士中處在最高點。

    他牙呲目裂,帶着一股狠勁兒,手中的板斧狠狠的劈了下來。

    只見一到半月形,光芒爆射而出,砍在了那本秘典之上。

    登時間,一道劇烈的響聲爆發出來,只見那秘典竟然被劈成了兩半,隨後便是從秘典中爆發出耀眼的金光。

    當這道金光漫射出來之後,地面上的黃沙頓時變成了綠地。

    無數的仙草鮮花逐次鋪開,周圍也長出了高大的樹木,也出現了河流。

    無盡的荒漠在這一瞬間變成了綠洲。

    衆人看着眼前的一切景象,皆是震驚無比。

    就當所有的景象都定格了之後。

    在那天空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道金黃色的光幕。

    衆人皆是擡頭看去,在那白色的雲彩上方,竟然是一座極其雄偉的宮殿。

    宮殿龐大無比,有着千畝之廣闊,上面有着仙鶴不斷的盤旋啼叫,祥雲流動。

    靈氣氤氳,一看就是修行聖地。

    宮殿的每一處牆壁上,都刻畫着各式各樣的龍。

    不少龍族修士,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眼中浮現着虔誠。

    這些龍就是他們的祖先。

    而在宮殿的前方,出現了金黃璀璨的大門,大門的兩側分別盤着兩條巨龍,它們張牙舞爪,面部猙獰,給人一種生人勿近的感覺。

    “這就是龍門?”

    “傳說至尊龍王統治時期的宮殿,就有着龍門存在,只有跨越了龍門,才能進入宮殿之中。”

    “剛纔在那沙漠中的宮殿根本就不是它的本體,這半空中的宮殿纔是真正的宮殿。”

    隨後衆人皆是反應過來。

    沒有了沙,葉青再次遁入了一棵大樹當中。

    在場的其他人都是沒有感受到他的存在,只有蘇御知道他所在的位置。

    不過蘇御倒是沒有故意看他。

    反而是假裝不知道他在哪裡,目光注視着半空中的那個宮殿。

    宮殿相當的華麗,何韻詩在擡頭看去的時候,大眼睛眨了眨,相比她的宮殿,至尊龍王的宮殿無疑是更加的輝煌。

    現在他也能感受到當年至尊龍王那種統治的地位。

    能夠打造出這種宮殿,絕非是尋常勢力可以做到的。

    這還只是宮殿的一部分而已。

    看着周圍可以看出它殘缺的跡象。

    至尊龍王的修爲達到了上界的巔峰,乃是至尊神王境界。

    真的很難想象如此強大的一個人是因爲什麼隕落的。

    按照常理,他的受援已經是無限長了,如果不是強大的存在,將他除掉,他是不可能隕落在這世間的。

    何韻詩望着蘇御,又看了看周圍的這些人。

    回想着上一世的記憶。

    從現在開始,此處的場景已經不同了。

    上一次是在真正的宮殿出現之前,蘇御憑藉一人之力,和這些人打成了平手,最終兩敗俱傷。

    使得葉青趁虛而入,坐收漁翁之利。

    這一幕在她的腦海中仍然是記憶猶新。

    然而現在這些人已經在剛纔的地下宮殿被除掉了,大部分。

    想要和蘇御抗衡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

    蘇御望着輝煌大氣的宮殿,眼中也是瀰漫着熾熱之色。

    這就是至尊龍王傳承的地方嗎?

    果然是十分的神奇,上面神光籠罩,秘典的氣息更加的精純。

    第一層虛擬宮殿的設置,就是爲了淘汰那些貪婪的修士。

    而這第二重宮殿纔是真正的宮殿,不過要想獲得傳承,還需要跨越龍門才行。

    緊接着便是看到了無數修士向着龍門飛去。

    爲首的一位修士身穿白藍相間的道袍,年紀不大,相貌清秀,手中拿着一把青色的劍,口中法訣念起,這把劍在周身不停的環繞。

    隨即他一躍而起,身後留下光影,向着龍門躍去,龍門兩旁的兩條巨龍,感受到了他。

    隨即便是張着巨口,向他吞了過來。

    這位弟子乃是真仙境初期,在試煉的人羣當中屬於較高的一個層次。

    巨龍的力量龐大無比。

    年輕人見到巨口向他吞過來的時候,眼瞳微微一縮,隨即便是口中法訣念起,御起了劍向着這條巨龍的血盆大嘴爆衝而去。

    誰知這柄劍,剛一接觸到巨龍的大嘴,就被咬的粉碎,隨後巨龍吞吐着火焰。

    這位年輕人施展道法抵擋,金色的屏障只是出現了一瞬間便被擊潰開來,隨即他的身形也化爲了灰燼,從這半空中一起落在地面上。

    就這麼死了。

    當然隨着他衝進龍門的時候,其他人也是向着龍門衝去,兩條巨龍施展神通,不少人死在它們的神通之下,不過依然阻擋不了這些人的前赴後繼。

    很快便有人衝破了龍門,來到了宮殿中。

    大約有着100多號人都衝破了龍門。

    “你不去?”

    蘇御看了一眼何韻詩。

    以對方的修爲完全能夠跨越龍門。

    “我就不去了,不過你要小心”

    何韻詩道。

    即便她有着前世的記憶,能夠先知先覺,可是想要得到至尊龍王留下的秘典,依然是相當的困難。

    所以她選擇留在秘境之外。

    接下來的事情也不在她的意料之中了。

    話音落下,何韻詩離去了。

    去尋找其他的資源。

    見到何韻詩離開之後,蘇御身形一閃,瞬間來到了龍門前方,然後一直點出,要劍氣猛然射出。

    唰!

    一頭巨龍的頭部被削,劍氣轉了一個彎,另一頭巨龍身體被洞穿了。

    兩條巨龍瞬間被秒殺。

    由於衆多的修士他們的注意力都是放在宮殿之中,目光熾熱地望着這裡的寶物。

    只有幾個別的幾個人見到蘇御一劍秒殺了龍門上的兩條巨龍。

    而且它們的本源被蘇御吸收了。

    蘇御來到了宮殿中,向着四處看去,這個宮殿非常的奢華,有幾根盤龍柱支撐着,散發出璀璨的神光。

    盤在柱子上的龍,栩栩如生,和真龍並沒有什麼兩樣。

    而在這宮殿中也是擺放着各種珍貴的資源。

    對於這些資源,蘇御倒是沒有太多的感覺,也沒有將注意力放在這上面,他只是感受着秘典傳來的氣息。

    就在這宮殿中央。

    可是當他向着中央看去的時候,什麼也沒有看到。

    讓他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秘典的氣息分明就是從這中心傳出來的,可是就是看不到。

    這究竟是爲什麼?

    這讓他感到非常的鬱悶。

    不過她的臉上倒是沒有浮現太多的愁容。

    那個葉青或許就要出現。

    果然葉青利用遁身法術,又藏在了大殿的中的柱子中。

    蘇御依舊是假裝沒有看到他。

    這個時候是拼演技的時候了。

    葉青隱藏自己,蘇御假裝沒看見。

    這宮殿中的寶物,每一件都是極其的珍貴,很多人開始爭搶起來。

    互相廝殺。

    而就在這時,宮殿中突然出現了一本秘籍。

    就懸浮在宮殿的中心。

    蘇御見到了這本秘籍,嘴角勾起了一絲笑容。

    趁着衆人廝殺之際。

    那隱藏在柱子中的葉青,突然之間閃現出了身形,手中瀰漫着道法,向着那個秘籍抓去。

    “秘典出現了”

    蘇御發出了一道喝聲。

    接着衆人,便是擡頭向着供電中心看去。

    這纔看到了半空中的秘典。

    之前他們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各自眼前的珍貴資源上面。

    並沒有注意到這半空中已經出現了他們夢寐以求的東西。

    這些人一同出手,施展着道法,葉青也只好快速撤離。

    不然性命將會交代在這裡。

    “還想偷”

    蘇御望了一眼葉青,發出了輕蔑的笑聲。

    終於有人搶到了秘典,那是金鳳族,他的身法很快,搶到了秘典之後,在人羣中穿梭。

    沒有人能夠抓住他。

    就在這時蘇御出手了,揮一揮衣袖立即出現了一道龐大的劍宮,將此人攔在了宮殿之中。

    萬千的劍向着此人的身子刺了過了。

    這人立即千瘡百孔起來。

    而這秘典也被握在了他的手中。

    所有人都攔不住這位年輕人,施展任何道法都是沒有太多的作用,然而卻被蘇御輕易的攔住了。

    這一幕讓的衆人都是感到不可思議。

    “你不是說你不參與秘典的爭奪嗎?”

    就在這時,一位身材粗獷的修士問道。

    “這個秘典本來就是我的我需要什麼爭奪?”

    蘇御拿到秘典之後對着其他人笑道。

    在沙漠被劈開的時候,有着1000多位修士和他競爭。

    現在還剩不到300位,雖然這些修士能夠跨越龍門,都是實力比較強大的。

    但是畢竟人數已經比當時少太多了,現在他們在聯合起來,不會是蘇御的對手。

    蘇御也很有自信一個人面對他們。

    聽到這話,所有在宮殿中的修士都是微微一愣,隨即臉上都是流露着不屑的笑容。

    蘇御不過是人仙境界,怎麼敢如此的口出狂言?

    而且這裡是宮殿之首中,此處秘境也是相當的虛幻。

    經過了千難萬苦,先是第一重考驗,讓他們死裡逃生,再是第二重考驗,跨越龍門,經過了這兩種考驗,他們才能站在這裡。

    現在好不容易看到了秘典的真容,豈能讓他們這麼輕易的放過。

    在此時此刻沒有人想要逃脫。

    至尊龍王秘典是他們能夠跳出各自階層的一個機會。

    爲了這個機會,他們甘願冒險。

    蘇御能夠從下界來到上界,而且就是說他身負至尊骨,還有着鴻蒙劍體的加持,這兩個天賦都是曠世天賦,極爲難得。

    而且他在下界只花了20多年就飛昇到了上界。

    在下界的名聲也是善於權謀,城府極深,這樣的一個人物可不像是什麼魯莽之人。

    他能夠說出這番的話語,恐怕不是沒有認清現在的形勢。

    相反他對於這些人的實力很清晰。

    他有着足夠的自信戰勝這些人。

    “現在這個秘典在我的手中,如果有誰不服氣的話,儘管來挑戰我。”

    蘇御身體懸在半空中,目光掃過衆人,凜冽的聲音傳了出來。

    “如果沒有人來挑戰我的話,那麼這個秘典就歸我了。”

    此話一落大殿之中,瞬間安靜下來。

    很多人都在掂量。

    秘典確實吸引人,可是蘇御的背景實在是太可怕了,而且蘇宗澤又是心狠手辣之輩,若是得罪蘇御,很難蘇宗澤不會報復。

    如果一個神皇進行報復的話,誰也別想活着。

    隨即有着不少強者,此時的臉色脹紅,這秘典曾經對他們來說近在咫尺。只要稍微努努力就能獲得。

    然後現在卻被蘇御拿着了。

    Wшw★тt kǎn★C○

    而且還想憑藉自己恐怖的背景,去壓迫這些人。

    使得原本相對公平的競爭也在此刻變得有時公允。

    “有沒有人想要?如果沒有人想要,也就是說你們承認這個秘典現在是我的了。”

    蘇御再次對着衆人說道。

    他倒是很希望有人能夠出來挑戰他,他也能夠以此立威,然而過了許久之後,仍然沒有人來挑戰他。

    蘇御的面容逐漸變的不可一世。

    他俯視着這些修士,眼中充滿着輕視和看不起。

    彷彿這些年輕的天驕根本不配入他的眼。

    蘇御也覺得他的話非常的囂張,自古以來寶貴的資源就應該歸罪,強者擁有。

    他認爲他現在就是這裡的最強者。

    接下來他也向所有人證明這一點。

    他很希望有人能夠來挑戰他,或者這些人一起上。

    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差距。

    就在這時人羣中突然出現了不服氣的聲音。

    “蘇御,你真的以爲我們怕你嗎?你真的以爲你是這裡最強的一個人嗎?你不就是憑藉你們蘇家的勢力強大,來壓迫我們嗎?

    如果你不是蘇家的少主,你只是一介散修的話,你看現在還有誰不敢對你出手?”

    一位年輕人站了出來,他的臉色發紅,目光中也充滿了怨氣。

    他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在座的這些人之所以不敢出聲,不就是畏懼蘇御背後的蘇家嗎?

    “你的意思是你想挑戰我?”

    蘇御看向這位年輕男子。

    這個男子的身材魁梧,皮膚表面有着一層鱗甲,顯得堅硬無比,此人乃是玄武族年輕天驕,此族擅長防禦。

    這個族的族人都修煉煉體術,防禦很強,力氣很大。

    他的身體表面有着鱗甲,顯然就是修煉煉體術的原因。

    從這些鱗甲不難看出他的煉體術也修煉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境界。

    “我今天敢站出來,就是要挑戰你,你以爲所有的人都怕你就沒有人敢站出來嗎?在這天底下有不知道多少不畏強權的人。”

    年青人憤怒的說道。

    蘇御之所以出場的這麼霸氣,讓它無數人羨慕,還不是因爲他背後有一個強大的蘇家?

    而且他還靠神王護法。

    從這也就能看出他的實力並不強。

    不然爲什麼需要這麼強大的護法呢?

    “我很欣賞你的勇氣,很欣賞你,不畏強權,可是這強權也不是我想選擇的,你說這些人不敢站出來,是因爲害怕我背後的蘇御,害怕這種恐怖的背景,可是誰又能選擇自己的出身背景呢?我也時常因爲這種龐大的背景而感到困惑,因爲這個背景遮蓋了我太多的光芒,你說這個世界公平嗎?這個世界一點都不公平,人分爲三六九等,而我爲什麼一出生就在這頂層的世家呢?我爲什麼不能像那些在底層生活的人一步步地逆襲,然後獲得這些成就呢我?

    我對我擁有的一切都沒有任何的興趣,對那奢華的非你也沒有興趣,對龐大的蘇家沒有興趣,對背景雄厚的父親沒有任何的奢望,對我那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資源,也沒有任何的興趣。

    可是這些東西都是你們這些人夢寐以求的,我沒有讓這些資源環繞着我,然而我與生俱來就有這些東西,我也時常感到枯燥,乏味甚至無趣,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呢?這也怪不了我?”

    蘇御對着衆人面露愁苦的說道,所有人看到他的這個樣子,都以爲他很愁悶。

    不過聽到這番話語誰都明白,這不過是一種炫耀罷了。

    很多人聽到這些炫耀,原本憤怒的目光,此時是怒火燃燒。

    他說出了很多人夢寐以求的事情,然而又說他不想要這些東西,實在是太欠揍了。

    實在是太無恥了。

    “說一句實在話,這個秘典我也不想要,我也非常痛,可是在座的有誰能夠配得上這個秘典呢?誰又能打敗我?都說無敵的人很寂寞,而我此時的人生寂寞如雪。”

    “現在站出來了,這個年輕人就很有勇氣,他不畏懼我這雄厚的背景,可是他一個人太單薄了,我希望你們這些人全部站出來和他一起來對抗我,這樣方纔能夠讓我使出差不多的力氣,才能讓我贏得更暢快一些,而不是顯得那麼的無趣。”

    當然在這些人羣之中,琴仙兒也在這裡。

    她聽到了蘇御這番言語,神情有些複雜。

    一方面是佩服蘇御的這種信心,而另一方面又是極爲擔心,蘇御了這番話語,可是把大家都招惹了。

    他的實力是很強,可是要想挑戰這將近300位修士,還是有些託大了。

    “我的話都說到這種份上了,難道你們還不聯合起來一起對抗我?如果你們不敢的話,那麼就趕緊滾出宮殿吧,以後見到我也要退避三舍”

    “至尊龍王秘典,強大無邊,至尊龍王一生也是極其輝煌,他所率領的龍族,所向披靡,無人能敵,他流下的秘典自然也是給那些有勇氣的人,你們這些人如此的怯懦,根本不配擁有秘典”

    蘇御的臉色怡然自得,看向了大家。

    “蘇御……”

    “一起上,乾死他,士可殺不可辱。”

    “這蘇御實在是不把我們放在眼裡,忍不了了……”

    面前的這些人,眼中的怒火都要噴出來了。

    蘇御的此番話語實在是太可惜了。

    不過他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是直視着大家,語氣沒有絲毫的顫抖,甚至是帶着蔑視,這不是一種自負的蔑視,而是一種自信的蔑視。

    Www •Tтkǎ n •¢ ○

    彷彿他知道這裡所有人的實力都不如他。

    如果他只是夜郎自大般的無知那也就罷了。

    可是他偏偏是發自內心的自信。

    這是對他們徹底的蔑視。

    如此的面容也讓所有人心中怒火要噴薄出來。

    尤其是一些年輕人,沒有經過外部勢力的毒打,他們年輕氣盛,更受不了蘇御這番言語。

    很多人身上的氣息已經開始暴漲起來了,就要對着蘇御出手。

    “好,既然如此,那就由我打頭陣”

    終於這個身材魁梧的年輕人忍不住了,他早就想教訓蘇御了。

    只見他施展着神通,漫天的道法遮天蔽日,向着蘇御狂言而來。

    所形成的威壓,讓得所有人都是臉色一變。

    此人的境界是真仙境界。

    在此人出手的時候,身體所過之處虛空接連倒塌,這一擊強大無比,同境界的大多數修士都不敢硬接。

    然而蘇御在面對這一道神通的時候,臉色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等到神通距離他還有三尺的位置,他方纔緩緩的出手。

    只是擡起來的時候微微一點,瞬間附近的虛空炸裂,一道極爲狂暴的劍氣爆射出來。

    以一種極爲恐怖的速度,天地之間出現了亂法現象,此番的天地規則都受到了這道攻擊的影響。

    呲!

    只見這位身材壯碩的年輕人,原本身形向着蘇御爆衝過來的,瞬間就掉轉了方向,向着後方射去。

    而在他的身形向後退去的時候,鮮血也是拉扯成了長線,爆射出來。

    幸好這大殿之中的柱子有着道法的加持,纔將此人的身形攔下來,不然不知道這位年輕人要飛出多遠的距離才能停下。

    在他的身形落下之後,氣息極度的萎靡,衆人向着他看去,只見他的眉心已經被洞穿了。

    身上的鱗甲沒有絲毫的作用,根本就沒有抵擋住蘇御的那道劍氣。

    鱗甲全部的碎裂。

    這玄武一族的年輕天驕以煉體術著稱,然而在面對蘇御這一道劍氣的時候,竟然沒有絲毫抵擋的可能。

    瞬間被秒殺了。

    衆人的心中也是巨浪翻涌。

    很多人臉上的表情變得凝重起來。

    “這怎麼可能?”

    很多人呆在了原地直接是懵了。

    蘇御的境界也不過是天仙境界而已。

    而對方的境界是真仙境界。

    即便蘇御有着天賦的加強實力,要高於對方,可是也不能造成現在的這個局面。

    對方可是以防禦力著稱的。

    即便是玄仙境界的神通打在了死人身上,最多隻是把鱗甲震裂,想要秒殺對方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剛纔這道劍氣有些複雜……”

    “他似乎摻雜了太多的力量。”

    “如果單單是天仙境界,所爆發出來的劍氣不及剛纔的千分之一,到底是何種力量在加持?”

    “好複雜的力量……”

    就在此時,一位劍道高手,它已經達到了劍仙境界,實力強大無比。

    對於建造的研究很是高深。

    “這……這和我族的太昊劍意有些相像,拿到對方已經領悟到了太昊劍意。”

    就在此時太昊一族的年輕修士站了出來。

    他們信奉太昊,修煉太好遺留下來的功法。

    也對太好劍法有着很深刻的認識,當他看到這一劍的時候,想到了太昊劍意。

    有着太昊劍意的加持,使得這一劍劍氣龐大無比。

    原來是太昊劍意!

    這可是祖神的劍意。

    蘇御竟然能夠領悟到祖神的劍意。

    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即便是太后一族的後輩,他們世世代代領悟太昊劍意,也沒能像蘇御施展得這麼強大。

    太昊劍意的力量實在是太過於逆天,很少有人能夠真正的掌握。

    即便是領悟到皮毛,都有着天翻地覆的變化。

    然而看着蘇御施展的這道劍法,顯然對於太昊劍意的感悟,甚至已經超過了太昊一族的強者。

    這實在是太可怕了。

    此時,這位年輕人有些羞愧。

    身爲太昊一族的後輩,還有着爲往聖繼絕學的責任。

    然而在看到蘇御施展劍法的時候,他才知道原來他一直都不夠努力,沒有盡到後輩應盡的責任。

    回去之後,一定要閉關幾百年,專心領悟太昊劍意。

    之前所有人都沒有見到蘇御,真正的出手。

    他只是搶奪了秘典而已,那隻能顯示出來他的速度。

    並不能顯示出來他神通的殺傷力。

    然而通過剛剛他那輕而易舉的指劍,便爆發出來,如此無上的威力。

    讓人所有人明白,這個被蘇家和無量道宮催得神乎其神的少主,確實是名副其實。

    他有這種實力。

    而蘇家個道宮也沒有任何誇張的成分。

    也難怪他在參加無量道宮選拔的時候,能夠直接獲得免試的機會,而且成爲大長老的真傳弟子。

    他完全擁有這種實力。

    此時的秦仙兒也是目光顫動。

    原來他的這表哥這麼強大。

    一直以來她都以爲蘇御修行,年限尚淺,即便是天賦強大,此時的修爲也沒有多麼的高深。

    可是讓她意外的是,對方那近乎變態的悟性,讓着他有着太昊劍意的加持。

    就在所有人震驚蘇御擁有太昊劍意的時候。

    葉青的臉色極其的難看。

    他這次本想靠着鷸蚌相爭,坐收漁翁之利。

    誰知道眼前的人竟沒有一人能夠是蘇御的對手。

    他的眼睛微微抽搐,心中很是不服氣,同樣的他也明白,他的計劃並沒有任何的錯誤。

    一切都是因爲蘇御的緣故。

    是蘇御和正常人不一樣。

    一個大勢力的少主,剛剛來到上界,若是按正常情況來看,必定會一展身手,然後讓所有的人信服。

    然而蘇御不是這樣的。

    他來了上界之後,完全沒有急於證明自己。

    他竟然在隱藏。

    已經是蘇家的少主了,在這上界沒有任何一個勢力敢對他怎麼樣,也沒有任何一個人敢拿他怎麼樣。

    如此強大的背景,即便是遇到了麻煩,也不需要他出手。

    然而就是這樣的條件之下,這個傢伙竟然選擇隱藏自己,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像這種隱藏自己的手段,他經常的使用。

    比如現在他就瞞過了,所有人隱藏在屋頂。

    他俯視着衆人,看着這些人呆若木雞的神情,有些無奈的搖搖頭。

    這些人的信心已經被擊垮了。

    他們還會再出手嗎?

    葉青感到有些失望。

    說起來他也感到有些奇怪。

    這個秘典的消息,分明是胸前玉佩提示他到這裡來的。

    至尊龍王的秘典在這裡,沒有人能夠知道。

    可是爲什麼蘇御會來到這裡?

    當時葉青過來的時候也只有他一人。

    若是蘇御不過來,他就完全能夠獨吞這個秘典。

    他知道這裡的所有秘密,知道那黃沙之下有皇宮,也知道那個皇宮是假的。

    更知道之後需要越過龍門才能獲得秘典。

    這裡的一切他都知曉。

    而且他以爲他是一個人知曉。

    沒有想到蘇御也知道這件事。

    難道眼前的這個蘇家少主還有着別人不知道的底牌不成?

    有點難搞了。

    葉青很是沮喪。

    他的仇人就在這,然而他卻沒有任何的實力報仇。

    龍王秘典是他唯一的依仗了。

    只要獲得了龍王秘典,利用融合手段將秘典之中的功法全部的融合起來,就能使得他修煉的速度幾倍的增加。

    而且其中還有着改變天賦的方法。

    按照這個方法實施下去,終有一天它能夠改變自身的天賦。

    一切他都計劃的很好。

    現在蘇御很強大,個人實力強大,背景也很強大。

    葉青打算着獲得秘典之後趕緊逃脫秘境,隨後向着邊遠地區進發,根據他胸前玉佩的提示,前往大荒進行歷練,增強自身實力之後,站到了這個世界的頂峰之後,找蘇御報仇。

    然而他的計劃卻全都變了。

    中途被何韻詩耽誤了時間,不然他也能很快地獲得秘典。

    這個何韻詩也是奇怪,怎麼就能知道他有着秘典的消息呢?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老鷹?”

    葉青對着玉佩說道。

    由於是心念交流,沒有人能夠聽得到。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個至尊龍王秘典的消息不可能被其他人知道?當時龍王修建這個宮殿的時候,是我在監工,宮殿修完了,我將這些工人全部處死。

    根本就沒有人能夠泄露消息,這件事是我親自做的,這個蘇御有些奇怪,

    除非……除非他得到了至尊龍王親自的認可,可是我是至尊龍王身邊的紅人,是他最看重的手下,而且至尊,龍王生前很講義氣,他見我過來,怎麼會將秘典讓給他人呢?”

    玉佩中響起了一道年輕人的聲音。

    這道聲音有些尖銳和怪異。

    “那現在怎麼辦?”

    葉青問道。

    “我總覺得有些奇怪,彷彿這個蘇御已經發現你了,你的遁形術能夠瞞過這裡的所有人,唯獨瞞不過蘇御,我總覺得他是故意不在看你,實際上早就知道了你的位置”

    “至尊龍王秘典不要了,你現在就趕緊逃跑。”

    老鷹對着葉青認真的說道。

    他很少用這種語氣說話,每當這麼說的時候,就證明危險真正的來臨了。

    老鷹的覺察能力很強。

    “這一路走來,我不曾有任何的退縮,而且每次都能夠逢凶化吉,這個至尊龍王秘典對我如此的重要,我不能就此放棄,老鷹這一次我無法聽你的了。”

    葉青對着玉佩喃喃道。

    他的眼神堅定無比,如果錯過了至尊龍王秘典,想要獲得同等的機緣。

    恐怕又要等個幾千年。

    蘇御可是把他全村的人都殺了,無論如何他都要報仇。

    現在的仇人就在面前。

    而且想要報仇就需要獲得至尊龍王秘典。

    秘典還在仇人的手中。

    此時又怎能退縮呢?

    “也是,每次你都能夠逢凶化吉,相信這一次也不例外,如果錯過了這次機會,真的很難再找到同等的機會了,不然我們看看再說?”

    老龜對着葉青說道。

    葉青這才點點頭,隨即向着下方看去。

    “這道劍意遠不是這麼簡單!”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打破了所有的寧靜。

    讓得無數人回過神來。

    所有人紛紛向着那位在人羣角落身上穿着黑色衣衫的年輕人看去。

    這個年輕人身穿黑衣,上面繡着白色的字體。

    一個“劫”字。

    這就是大門頂頂的萬劫族。

    這個要派在鼎盛的時,曾經做過上界第一教派。

    當時的規模要和之後的至尊龍王統領的龍族不相上下。

    只不過後來分裂了,由於對道的理解不同。

    分爲了明道和聖道。

    所謂的明道也就是現在的正道,萬劫族。

    而所謂的聖道,現在是在魔道,萬劫族。

    不論是哪種萬劫族,他們修煉的方法就是歷經劫難。

    只要經受的劫難越多,越艱難他們的修爲神通,道法都會得到提升。

    這位年輕人便是正道萬劫族的一員,此時他是真仙境界。

    當他看到蘇御使出指劍的時候,震撼無比。

    他第一次見到有人能夠將劫波融合的劍法中異同的施展出來。

    “這是一萬道劫波的加持!”

    年輕人驚歎一聲。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是紛紛愣神。

    一萬道劫波的加持。

    實在是太恐怖了。

    萬劫族的天驕,也就是這位年輕人,他也不過領悟到了五千道劫波。

    然而就已經成爲了同輩之中最強的修士。

    誰知道蘇御作爲其他勢力,竟然是領悟到了一萬的劫波。

    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這不是蘇家看家的功法。

    蘇御是從那學到的劫波修煉方法。

    衆人皆是驚歎不已。

    他的境界雖然只是天仙境界,可是有着這兩種力量的加持,能夠瞬間秒殺玄武族的那位年輕天驕,可以說是一點都不過分。

    這是沒有任何意外的,能夠洞穿那位年輕天驕的防禦,也是能夠解釋的。

    “你們怎麼了,是呆住了嗎?一起上吧,不要再浪費時間了,我來到上界還沒有施展過全力,剛纔沒有,不知道接下來有沒有機會,

    求求你們爭爭氣,讓我好好的施展權力吧。”

    “你們爲什麼還愣在這裡?沒有聽懂我的話嗎?”

    蘇御也是淡淡一笑。

    面對衆人的震驚,他沒有任何得意的感覺。

    彷彿這一切都是他意料之中一般。

    這種自信,讓得這些年輕人剛平靜下來的情緒再次被激怒了。

    雖然他們一起出手,以人多欺負人少,有些不地道。

    可是蘇御說出這番話語實在是太氣人了,他們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

    現在就要教訓蘇御。

    什麼剛纔還沒有施展出全力?

    還要他們一起上,才能讓他施展全力,才能讓他有着一絲暢快的感覺。

    難道蘇御一直沒有把他們當做人嗎?

    羞辱。

    每個參加秘境的人都是各大勢力的天驕人物。

    尤其是那些年輕人,他們能夠獲得參加秘境的資格也是經過層層選拔的。

    他們這一路上均是披荊斬棘,擊敗了無數強者才站在了這裡。

    在各自的勢力之中都是無敵的存在。

    接連的勝利,讓他們信心大增,他們本來就沒有受過多大的屈辱。

    現在在面對蘇御的這種挑釁的時候,沒有人能夠沉靜下來了。

    蘇御只是臉色淡然的看着這些人。

    每個人都是充滿着怒火,他的這番話與目的也達到了。

    嗡!

    就在這時各種聲音響起,整個大殿幾乎所有人都開始施展出了道法。

    除了琴仙兒和那隱藏在屋頂的葉青沒有出手。

    所有的人都出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