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 第305章 極品檢測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 第305章 極品檢測石字體大小: A+
     

    蘇御正在宮殿中修煉,突然千嶼過來了,恭敬地道:“啓稟聖子,你讓我一直監視的葉青,現在來到了無量道宮。”

    “他終於來了”

    蘇御睜開了眼眸,緩緩的起身,眼中浮現着一抹殺氣。

    葉家那個分支已經被滅了100多年了,葉青也應該查明瞭真相,在一百多年前他曾放下豪言,這無量道宮,我不呆也罷。

    現在又來到了無量道宮,多少都有些打臉的。

    不過按照氣運之子的特性,他應該不會成爲無量道宮的弟子。

    此次無量道宮傳人的位置還是沒有確定。

    修行無歲月,雖然距離掌教因壽元隕落,還有幾萬年甚至10萬年,但是這傳人之位也要提前的確定下來。

    不是爲了別的。

    就是爲了能夠穩固無量道宮內部的關係。

    如果傳人之位,久久不能決定,那麼無量道宮內部將會鬥爭不止。

    正因爲修行無歲月,每個修道者都有着很長的壽元,所以時間對他們來說並不是最重要的。

    天賦纔是最重要的,如果一個人有了很好的天賦,即便是比周圍的人玩好多年修煉,依然能夠追趕上來。

    所以這次無量道宮卻定傳人之位,也是根據對方的天賦確定的,而不是根據對方的修爲。

    不過對於天賦的強弱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丈量。

    所以這一次準備確定傳人之位究竟用什麼樣的方法,還是沒有對外公佈。

    爲此無量道宮長老殿也開始召開了緊急的會議。

    在這輝煌的大殿上,聚集了無量道宮的高層人士。

    他們每個人身穿道袍,氣息悠長。

    “這次確定傳人之位和以往不同,以往的情況下,只要我們根據衆多弟子的天賦,基本上可以確定傳人之位。並不需要向外界任何人交代我們傳給誰的理由。”

    一位長老開口道。

    “我也很贊同,在以往我們無量道宮並沒有收蘇御這樣的一個弟子,所以我們並不需要向外界交代任何選舉的結果,這一次我們要看蘇家,要照顧他們的顏面,而且蘇御又是身負至尊骨,還有這鴻蒙劍體的雙重天賦,這樣弟子很是難得,如果不將傳言之位傳給他的話,蘇家那邊恐怕不好交代。”

    大長老開口道。

    他倒是很希望自己的徒弟能夠當上這傳承之人。

    這麼多年,他對蘇御也是悉心的引導。

    對其他人可以教授很多功法秘籍,爲他們講解。

    然而在面對蘇御的時候,卻不能使用這種方法。

    必須要因材施教,每次給蘇御講解道法的時候都會發現對方的理解要比他還要深刻。

    大長老也時常因爲蘇御的話,而醍醐灌頂。

    以至於很多時候他都不知道還是他在教蘇御的。

    以至於他迷茫許久。

    最後才發現這就是至尊骨的力量。

    有着如此的至尊,更能接近這天地大道,他的所有理解都更接近至尊神王的理解。

    至尊神王是什麼概念,乃是這個世界當中最高的修爲。

    雖然蘇御現在的境界並不是至尊神王,可是他的所有行爲,所有修煉的路徑都是朝着這個方向發展。

    而且還有一點也相當的重要,就是他那鴻蒙劍體。

    有了這個劍體,在劍道修爲方面的理解更加的透徹。

    大長老曾經多次教給蘇御很多的劍法,可是每一次都能被蘇御提出劍法的漏洞,而且還能提出改良的版本。

    當然也有一些劍法,蘇御並沒有提出任何的意見。

    那個劍法就是曾經的至尊神王創下的劍法。

    蘇御沒有提意見,但是他覺得很是熟悉,和他心中的所想一模一樣。

    “如果這傳承之位,單論天賦的話,最應該傳給的就是蘇御。”

    見到衆人沒有說話,大長老再次說道。

    掌教對此也是微微地點頭。

    “蘇御有着蘇家少主這種尊貴的身份,再加上他在下界才修行20多年,就已經飛昇上界,這樣的背景加上這樣的修煉天賦,確實沒有誰比蘇御更適合做傳承之人。”

    見到掌教都這麼說了,其他的長老也是紛紛點頭,感到非常的合適。

    當然也是有一些長老並沒有表任何的態度。

    因爲他們知道除了蘇御,還有一個人的天賦也是非常的強大。

    此人就是秦仙兒。

    她的天賦很高,高得有些異常,據說現在已經達到了真仙境界。

    要比蘇御的境界還要高一些。

    不過這也是因爲她之前的歲月都是在上界修行的原因。

    如果要把她放在下界修行,究竟誰的天賦更高那還不好說。

    大長老坐在座位上,一直都是一言不發,不過他突然之間身形動了一下,隨後淡淡的開口。

    “在以往我們確定傳承之位的時候,都太過的考慮到一個人的天賦,而忽略了另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那就是一個人的品行。

    如果一個人品行不端,即便擁有再大的實力,對於無量天宮乃至整個下界都是很大的災難。”

    太上長老地位崇高,甚至已經超過了掌教。

    所以他的話即便是很多人想要反對,可是也沒有人敢發聲。

    就在這時大長老忍不住了,面容陰沉如水說道:“不知大長老如何確定一個人的品行是否不端?”

    “品行這個東西只有經過長期的觀察才能夠發現,而且確定傳承之位已經迫在眉睫,傳人只會越早地確定下來,我們無量道宮也就越加的穩固,

    在以往並不是沒有考慮品行問題,而是先確定一個人,隨後再觀察他的品行。

    現在我們做的不是觀察品行,而是先確定這個位置。”

    對於太上長老的話,大長老不服氣。

    他知道太上長老是怎麼想的?

    歷代傳承之位已經有很多的。已經有很多代都是看上長老的徒弟了。

    也幸好如今的掌教和太上長老沒有太大的關係,不然的話,此次傳承之人又是太上長老的。

    無量道宮,明面上是掌教,說話算數。

    可是在重大事情的決策上都是太上長老決定。

    很多時候都是他在控制着整個無量道宮。

    很多人都是知道,不過沒有人說出來罷了。

    “若是別人大可不需要過多的考慮品行問題,然後這個蘇御不一樣,蘇宗澤是什麼樣的人大家難道不清楚嗎?此人心狠手辣,城府極深,爲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可以說基本上就是沒有什麼品行,

    而蘇御作爲他的兒子,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如果大長老一心想爲他說話,莫非你也是這樣的人?”

    太上長老肅聲道。

    整個大殿突然爆發出了一股火花氣味。

    大長老聽到這話,面色陰沉如水,太上長老什麼意思?

    這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在訓斥他。

    他怎麼說也是大長老在這無量道宮之中地位崇高。

    可是這太上長老也太不給他面子。

    不過他倒是沒有出言反駁,畢竟在太上老君面前他也只是一個晚輩。

    “不要吵了,我們這次只是來商量對策的,並不是爭吵,也不是在指責誰的品行,蘇家那邊我們不能不考慮,蘇御也不得不防,所以這是一次選擇傳承之人,

    還需要打破以往的做法,想一個萬全之策才行。”

    掌教看着兩人爭吵起來,連忙勸說。

    兩邊在無量道宮中都是有着不小的勢力。

    尤其是太上長老。

    不過剛剛太上長老的一番話語,確實有些倚老賣老了。

    利用自己長輩的身份,竟然開始訓斥大長老。

    而且還是沒有根據的訓斥。

    這實在是不符合無量道宮修士的作風。

    “倒不如我們讓所有的弟子出去試煉,聽說血月山脈,至尊龍王秘境你開啓了”

    就在這時,一位長老說道。

    “至尊龍王秘境?

    掌教陷入了思索,道:“至尊龍王乃是龍族中的一個至尊神王,不知道因爲什麼原因隕落了,留下了一個秘境,真沒想到如今這個秘境又開啓了,每過1萬年開啓一次,這一代的弟子也是幸運,竟然能夠遇到這樣的機緣,既然如此,那就按這位長老說的辦吧,進入秘境,獲得裡面的龍王秘典”

    “只是這龍王秘典是傳說中的有並沒有任何人能夠獲得,如果我們的弟子都沒有獲得龍王秘典,那該如何確定傳承之位?”

    一位長老立即提出了質疑。

    對於這個質疑掌教也是十分的清楚,確實這龍王秘境開啓了多次,至今爲止,還沒有人獲得那傳說中的龍王秘典。

    “如果這次沒有任何弟子獲得龍王秘典,那麼就暫時不確定傳承之位,畢竟這傳承的位置十分的重要,絕不能輕易的確定,這關係着我們無量道宮的未來,

    而且修行無歲月,相信等個幾百年,對於這些修士而言也並沒有什麼不妥,或許會影響我們無量道宮的穩固,但是相比隨意確定一個傳承之人所帶來的麻煩要小得多了。”

    掌教也是直言。

    對於無量道宮內部勢力紛雜,而且道宮激烈這件事,他也是沒有任何的搪塞。

    這個特點已經變得人盡皆知了,也沒有需要隱瞞。

    即便是外界的人也知道無量道宮內部勢力紛雜,暗流涌動。

    大長老聽到這話也是微微點頭:“可是此行秘境之旅,需要有一個帶隊之人”

    此話剛落。

    太上長老就立即搶道:“不如由老朽帶隊,我已經在無量道宮幾千年了,一直也沒有出去過,外面的世界現在是什麼樣了我也不知道,我這把老骨頭也不知道還能活個幾千年,

    剩下的年歲不多了,我也想出去看一看,這次的帶隊之人,希望不要有人和我這把老骨頭爭奪。”

    太上長老這種話都說出來了。

    其他長老也只好保持沉默。

    “既然大家沒有任何的異議,那麼此次我就擔任帶隊之人,聽說蘇御的天賦很高,我一直也沒有接觸過,不如趁此機會,我也好好了解這位年輕人,如果他真的如同大長老所說的那樣優秀,將傳承之位給蘇御,我也沒有任何的意見了。”

    “但是如果這傢伙確實是品行不端,那麼我會將這些證據收集起來,到時候如果不選蘇御作爲傳承之人,蘇家怪罪的話,那麼我就會拿出這些證據來向他們證明。”

    太上長老說道。

    對於此話,其他人倒是沒有任何意見。

    全當是太上長老糊塗了。

    太上長老,修行了無數萬年,已經記不清是幾萬年了。

    而他的境界也不過是神王鏡而已。

    蘇御身邊的一個貼身高手,蒼老的實力都達到了神王境。

    更何況蘇家的家主現在已經是神皇境界。

    這可不是無量道宮能夠得罪的。

    太上長老還要收集蘇御品行不端的證據。

    這話也是着實的可笑。

    即便是有着這種證據,又能如何?

    難道還要和蘇家理論嗎?蘇家有這樣的實力,需要和她進行理論嗎?

    太上長老雖然年長,可是此番話語倒是顯得十分的幼稚,不像是活了不知多少萬年的人能說出來的。

    對於此番的言論,掌教也是沒有放在心中。

    根本就沒法和這個太上長老進行計較。

    他既然想作,那就只能由着他作了。

    此番得罪了蘇家,那也是他自己的事情,若是兩方真的起了衝突,無量道宮也不會庇護自己的太上長老,

    對於這個老頭,很多長老都是忍耐多年了,現在也不想多忍,甚至還恨不得他做出一些荒唐的事情,以此來受到外界的毒打,讓他能夠反省自己。

    “這次我們無量道宮派出了一個天驕光是蘇御和秦仙兒的天賦都是出奇的驚人,而且這二人的氣運很是特別,尤其是蘇御的氣運讓我看不透。

    也不知道他的氣運到底是好運還是厄運,他頭頂上的氣運雲朵竟然是灰色的。

    秦仙兒的氣運倒是有些正常,屬於大氣運之人,這次如果出去歷練的話,很可能會獲得很大的機緣,甚至那龍王秘典也有可能被他得到。”

    其中的一位長老修行瞭望氣之術,他向大家解釋一番。

    聽到這話,每位長老的心中都升起了一股濃烈的期待。

    這次有了宿豫和秦仙兒出去歷練,一定會讓無量道宮的名聲再次傳播開來。

    真的不知道到時候要遇到什麼樣精彩的爭鬥。

    會議就如此的結束了,距離試煉開啓,還有一段的時間。

    傳承之位的選拔方法也就此確定。

    在太上長老回去的時候,心中也是氣憤無比,隨即便開始盤腿打坐,誦唸經文,纔將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

    “這個大長老難道想反了?”

    太上長老沉吟一聲。

    每次召開會議的時候,沒有人敢對他的意見提出任何的質疑。

    即便是掌教也是如此。

    然而這一次大長老卻公開的和他作對,這顯然是不把它放在眼中。

    他在這無量道宮已經不知道有多少萬年了?

    已經目睹了一屆又一屆的掌教輪換。

    對於每一屆的傳承之人,他也都是有着參與。

    每一次召開會議的時候,誰敢公開駁他的面子?

    就是這次,大長老竟然當出頭鳥。

    太上長老,嘴角浮現一絲狠戾的弧度。

    “這個蘇御出生的時候就具備魔骨,而且還是挖了別人的至尊骨,纔將自身的魔性暫時的壓制下來,此事已經過了100多年了,他至今記憶猶新。

    由於蘇家的勢力龐大,無量道宮也有其他的長老知曉此事,只是這些長老從來不談論,

    蘇御魔道之人,他身上的魔骨危險異常,說不定哪天就會爆發出魔性。迷失了自己的心智,怎麼能夠讓這樣的人當傳承之人呢?談他的無量道宮,竟然畏手畏腳

    這些後輩真的是愧對列祖列宗。”

    太上長老越想越生氣。

    就在這時,秦仙兒過來了。

    “師尊,你讓我找的那個年輕人,我已經有線索了,並且他和我還認識”

    聽到這話太上長老臉上露出了笑容,連忙道:“那位年輕人現在在哪?”

    “晚輩葉青拜見太上長老”

    就在此時,一道神虹落下,來到了大長老的是面前。

    他和秦仙兒許久未見。

    分別之後再見面時,因爲後者的氣息而感到驚訝,這才分別多久的時間?

    秦仙兒現在已經是真心境界了。

    如此的天賦真是讓人感到詫異。

    葉青的天賦也不差。

    不過他現在纔是天仙境界而已。

    所以葉青對於琴仙兒更加的欣賞了。

    不過他倒沒有多想男女之事,因爲他知道秦仙兒的身份,乃是無量道工,太上長老的真傳弟子。

    如此高的地位,豈是他一介散修能夠匹敵的?

    所以葉青覺得他和秦仙兒之間還是有着很大的差距的。

    不過他的心中已經立下了誓言,要暗暗的努力,縮小它們之間的差距。

    然而對於此番的志向,秦仙兒卻是不知道的。

    他對於葉青確實有着好感,不過不是男女之間的那種好感。

    而是佩服葉青的品行,佩服他那堅韌不拔的意志,以及對他深受苦難的同情。

    僅僅是這種情感融合在一起而已。

    他也不知道葉青竟然誤會了。

    當然雙方也沒有挑明,所以他們還是能夠見面了。

    如果雙方都是挑明瞭,那麼他們在見面時恐怕就是要尷尬了。

    “你就是秦仙兒說的葉青?”

    太上長老挑眉道,隨即便是動用了神念,探測此子的修爲和天賦。

    竟有着至尊神王的氣息。

    看來此人果然是那位被挖去至尊骨的年輕人。

    現在已經長這麼大了。

    當年被挖去至尊骨的時候,太上長老也是親眼所見。

    蘇宗澤如此的殘忍,在挖苦的過程中突然有急事,這才離開了。

    不然葉青現在早就沒有命了。

    挖了至尊骨之後,還能允許他活下來?

    當年也是太上長老故意施展手段,製造葉青假死的場面,如此才讓掌教和蘇家有了交代。

    蘇家做事情一向是心狠手辣,斬草除根。

    也絕對不會允許被挖去至尊骨之後還讓其活下來。

    太上長老,爲人正直,最看不慣的就是這種很辣的做法。

    簡直是毫無人性。

    索好的是,葉青後來被葉家的一個支脈收留了。

    而且還想辦法打破了他不能修煉的桎梏。

    太上長老的神念,在探視葉青的時候,能夠察覺到很多的痕跡。

    通過這些痕跡能夠斷定他修煉的時候運用了哪種功法以及他丹田炸裂,經脈受損之後,做了怎樣的復原。

    “聽秦仙兒說你有藥事件,我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事情。”

    太上長老開門見山,也沒有絲毫的拖沓。

    “請看”

    葉青遞給太上長老一塊寶玉。

    太上長老先是看了葉青一眼,隨即神念,進入寶玉之中。

    他的臉上浮現着狂喜之色。

    “這個證據是真是假,你們是在哪裡獲得的?”

    大長老喜出望外。

    有了這個證據就能證明蘇御身懷魔骨。

    蘇御的身份恐怖。

    不像尋常人那樣,如果懷疑的話直接能夠扒開胸膛驗證道骨。

    蘇御不一樣,沒有人敢驗證他身上的骨頭。

    而且每個人的骨頭都有着獨特的秘密,尤其是一些大家族的後人,更不希望旁人來驗證他們。

    很多大家族都是有着超強血脈的人。

    他們能夠成爲大家族,也正是有着特殊的血脈,使得他們的天賦很高,進而才能綿延不休。

    通過這些骨頭能夠知道他們的天賦,也能知道他們的缺陷,才能知道他們功法的秘密。

    這個上界可不乏有一些勢力,專門修煉望骨之術。

    所以每個人的道骨都要認真的保護起來,不是非常必要的時候,絕對不允許別人查看。

    由於不能驗證蘇御的道骨。

    所以想證明他是魔修,就必須通過一些其他的手段。

    例如這個證據就能證明蘇御是魔修身份。

    “極品檢測石,檢測的結果不會出錯,這個正是蘇御在下界歷練的時候,進入了一個秘境,無意間被檢測時探測到了。”

    葉青解釋道。

    如果不是提前設置好陷阱,這個檢測時想要捕捉蘇御魔性的痕跡,幾乎是沒有可能。

    “這是誰幹的,誰這麼大的膽子?”

    太上長老連忙問道。

    即便是他敢懷疑蘇御身負魔性,可是也不敢暗中調查。

    更不敢偷偷的設下陷阱。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
    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