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 第275章 顧東陽後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 第275章 顧東陽後悔字體大小: A+
     

    雲船上一片安靜。

    莫如雪和蘇御站在一起宛若是金童玉女一般,很容易不讓人遐想這是一對情侶。

    蘇御倒是沒有什麼,感覺很是平淡,思路也全然放在上界的事情上,許久沒有開口說話。

    氛圍變得寧靜起來。

    莫如雪沉浸在甜蜜之中,望着蘇御,道:“我在雲嵐宗的時候,不少人誇我皮膚勝雪,宛若是上界的仙女一般”

    她的語氣很是溫柔,眼睛不時地看着蘇御。

    蘇御沒有說話,保持沉默。

    “你在看什麼,想什麼?”

    莫如雪問道。

    蘇御淡淡地道:“沒有什麼”

    “我們雲嵐宗人間仙境,有不少好玩的地方,有着美麗的雪峰,此戰之後的話,可以去我們雲嵐宗做客嗎?”

    莫如雪玉手握在了一起,說這話的時候有些緊張,美麗的眼睛望着蘇御等待着答覆。

    只是許久沒有答覆。

    不知道蘇御在想什麼。

    莫如雪臉上的神情有些不大自然,像是吃了芥末一般難看。

    隨後又問:“蘇御,你家中可有妻妾”

    蘇御還是沒有回答。

    像是沒有聽見一般。

    之前和莫如雪討論道法,是對雲嵐宗的神通好奇而已。

    沒想到這個丫頭卻開始喋喋不休起來,和第一印象相差有點大啊,還以爲是個高冷的女子。

    也奇怪,自從他來到這個世界,還沒有遇到多麼高冷的女子,至少對他高冷的沒有。

    在前世的時候,和一些女子搭訕,都高冷地讓人想抽。

    這就是實力帶來的魅力?

    蘇御不太喜歡這種女子,對待有實力的男子,和尋常的男子判若兩人。

    舔狗的一面留給強者,高冷的一面留給屌絲。

    “你今晚吃的什麼?”

    莫如雪問道:“我們雲嵐宗有一種美事……”

    話音還沒有完全地落下,蘇御就從船頭來到了房間中。

    莫如雪則是跟着過去,欠身道:“小女子回去了,現在也不早了,該睡覺了”

    “好”蘇御淡淡地道。

    沒有挽留。

    莫如雪回去之後,就去找她的師父水月真人。

    “怎麼樣了,聽說你今天和蘇御交談了?”

    水月真人問道。

    “嗯”

    莫如雪有些不高興地回道。

    心情很是沮喪。

    熱臉貼人冷屁股了,她也曾拒絕不少熱情的男子,拒絕的時候,高冷的時候,心中也沒有任何的不妥。

    現在似乎是被蘇御拒絕了。

    和蘇御聊天實在是太難了。

    她有些羨慕韶菲了。

    韶菲就能和蘇御聊得來,她卻不行。

    連聊天都無法聊,指什麼更進一步?

    這個男子有些也太難搞了啊。

    打擊實在是太大了。

    “怎麼樣?”

    水月真人問道。

    “蘇御對我沒有興趣,我放棄了,我和他之間沒有緣分,也許在除掉玄天宗之後,我們再也不會見面了,以他的天賦和實力,相信不久之後就能夠飛昇成仙,那個時候就真正的天人兩隔了。”

    莫如雪美眸低垂,失落地道。

    她和蘇御終究不是一路人啊。

    這是她必須要面對的現實。

    “你向他表白了?”

    水月真人道。

    “沒有”

    莫如雪搖頭道:“他只是和我討論道法,除此之外,我問什麼他也不答,不好接近的樣子,奇怪的是,韶菲就能和他聊得有說有笑的,也許他對我這種類型的沒有感覺吧”

    “或許對方真的看不上你”

    水月真人也是嘆息一聲。

    蘇御的實力太強了,喜歡他的女子太多了。

    莫如雪,雖然身份高貴,而且有着特殊的體質,可是在這茫茫的追求者之中,也沒有必然的優勢。

    這下界有天賦的修士,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大堆。

    也不缺莫如雪這樣的女子。

    然而蘇御這樣的卻是很緊缺。

    韶菲的父親是山主,上界仙人,這樣一比較起來,卻是沒有優勢。

    蘇御不理會莫如雪再正常不過了。

    先前水月真人讓莫如雪嘗試靠近,就有這種顧慮。

    本就是抱着試一試的態度。

    然而這一試,還是和意料中的一樣。

    蘇御這種強者可不是隨意能夠靠近的。

    看着徒兒如此黯然神傷的樣子,水月真人心中也不好受,沒有辦法,莫如雪和蘇御不是一個層次的人。

    “你打算怎麼辦?”

    水月真人問道,看着莫如雪的樣子,是不打斷隨便放棄了。

    “我不想放棄,蘇御這樣的人太稀少了,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出一個,如果這次錯過了,不會再有人能夠取代他。

    所以我還是想再試一試,或許我可以更主動些”

    莫如雪仔細思考了一會兒,回道。

    “太過主動就算是得到了,也不會被珍惜的,我看你還是將這份感情藏在心中,悄悄的努力,然後驚豔他,這樣比較好,

    佛門講究緣起性空,只要你具備條件,才能得到結果,你已經很優秀了,可是和蘇御比較起來不算什麼。

    只要你足夠努力,上天也會幫助你的”

    水月真人道。

    “努力?可是要努力到什麼時候,蘇御飛昇了上界,我就見不到他了,難道我也要飛昇上界嗎?我做不到啊”

    莫如雪有些沮喪。

    知道師父說的對,可是努力說起來容易,行動起來難。

    在之前的歲月,他又何曾沒有努力過,遇到了蘇御,她才知道,天賦的可怕。

    有時候努力在天賦面前一文不值。

    “只能這樣了,不努力,難道等着上天降下緣分嗎?那你自己等吧,現在只有這樣,利用所有可能提升你修爲的機會,你要配的上纔可以”

    水月真人道。

    “弟子明白了!”

    莫如雪道。

    ……

    東竭域,一道神虹在空中飛快地穿梭着。

    此人正是劉長老,他要將消息趕快地帶給顧東陽。

    這一週他燃燒了壽元和氣血,從中年人飛快地衰老,成爲了暮年老人。

    他的氣息也在不斷地衰落,最終還是來大了玄天宗的陣營中。

    “你是誰?來我們玄天宗到底有何貴幹?”

    守衛將劉長老攔在了門外。

    昔日的劉長老在這玄天宗也算是一個紅人,沒有人不認識他。

    尤其守衛更是能夠一眼的認出來。

    現在老成這個樣子,連守衛都無法辨認了。

    劉長老面容悽慘,焦急萬分道:“我是劉大能,我有要事通知掌教,快放我進去”

    他掏出了令牌。

    這個令牌上面刻着劉大能的名字,能夠證明他的身份。

    守衛看着令牌,臉色大驚道:“你真是劉長老,趕快放行”

    隨即劉長老向着掌教住所衝去。

    他的腰也逐漸的彎了下來,急速的衰老。

    看着風燭殘年的劉長老,守衛臉色凝重,這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了,讓劉長老在犧牲壽元和氣血的情況下,將信息帶給掌教。

    劉長老終於來到了大殿前,此時他已經開始恍惚了,望着金色的大殿,臉上浮現了一絲笑容。

    終於到了。

    一週的時間,終於到了。

    掌教看着門外的老者,眉頭皺了起來,根本沒有認出此人是誰。

    不過看着他的着裝正是玄天宗的人,如此急切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他的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劉長老沒有失禮,他的壽元已經耗盡了,沒有力氣這麼做了,他神情悽慘的說道:“掌教,玄天宗的山門被太上宗和雲嵐宗攻陷了!”

    還不等顧東陽繼續問話,他的身形就摔倒在了地上,一命嗚呼了。

    活活累死。

    這是劉長老?

    爲了將信息第一時間帶到,燃燒了壽元和氣血。

    聽到這個消息,顧東陽心中駭然無比,身體差點站不穩,向着後方倒去。

    太上宗和雲嵐宗爲什麼會出手?

    他們不怕其他的勢力攻入他們的山門嗎?

    顧東陽不解。

    “太上宗,雲嵐宗這是瘋了嗎”

    他感到不可思議。

    不是有太上長老的嗎,難道他老人家也沒有攔住。

    那可是化神啊!

    化神都攔不住兩大宗派的進攻嗎?

    再加上宗派還有着各種法器。

    也留下了不少天人境的強者。

    即便是無法驅趕兩大宗派的一起進攻,也不能這麼快淪陷吧。

    難道……

    就在這時,顧東陽想明白了。

    “報,掌教,中州那邊傳來消息了,以牧真人已經被蘇御殺死,現在正和玉衡真人展開決鬥”

    一位黑衣弟子過來,跪在了地上,恭敬地說道。

    他們在東竭域的時候也時常關注着中州的變化。

    只是消息來的有些慢。

    玉衡真人被殺的消息還沒有來及傳過來。

    只是以牧真人犧牲了。

    “我們距離中州太遠了,不僅以牧真人犧牲了,玉衡真人也死了,或許連那強大的九天宮也完全的淪陷了。”

    顧東陽眼睛微微一閉,心中宛若刀割。

    完了!

    玄天宗徹底完了。

    “上當了,是我們上當了”

    顧東陽神情悽慘道:“怪不得萬聖宗現在一直不抵抗,怪不得我們的進攻如此的順利,原來他們是在請君入甕,現在山門已破,我們已經沒有任何的退路了。”

    玄天宗完了!

    苗半仙說的對。

    顧東陽現在十分的後悔,沒有聽從苗半仙的意見。

    苗半仙告老還鄉了,一定是猜到了今天的結局。

    啊!

    這個蘇御,他怎麼能夠戰勝以牧道人。

    他怎麼會這麼強大?

    當日他爲什麼不出手?而是讓君陌出手?

    一直以爲他是徒有虛名罷了,誰知道是他大意了。

    是該承認蘇御這麼強大的。

    他的心中就是不服氣,不相信蘇御能夠達到這樣的實力。

    然而現在的一切都在打他的臉,蘇御做到了,的確是做到了。

    真悲哀!

    “悲哀啊……太上長老,難道太上長老也死在了蘇御的手中?”

    顧東陽臉色痛苦萬分。

    有着太上長老在,兩個宗派的掌教聯手也對付了。

    太上長老乃是化神境界,他在那裡,沒有誰能夠攻進山門。

    除非是蘇御。

    這個傢伙殺了以牧道人,那可是半步於化境啊。

    太上長老也是他殺的。

    顧東陽無比悲痛,因爲他的一個錯誤決定,現在也把太上長老搭進去了。

    “原來如此,我們的幾位首座追殺蘇御被殺,還以爲是上界仙人所爲,看來不是,是蘇御殺的!”

    顧東陽神情悽然,越想越悲痛。

    他被耍了。

    這一切都是蘇御一人操控的。

    或許蘇御這個時候在笑吧?

    顧東陽感覺如同小丑一般被蘇御耍得團團轉。

    “小小年紀,心思竟然如此深沉,實力竟是如此的恐怖,爲什麼還要一直隱藏自己的實力?難道就是爲了設計一場驚天的陰謀?”

    顧東陽痛心疾首,原來他正在一步步的進入蘇御的陷阱,而渾然不知。

    到現在終於是察覺了,然而已經爲時已晚。

    已經沒有機會挽回了。

    完了,全完了!

    顧東陽看着地面上,劉長老的屍體,眼中盡是哀傷之色。

    劉長老還只是縮影而已。

    玄天宗不知道有多少這樣的修士,因爲他的一場失誤的判斷,悲慘的犧牲了。

    “撤兵,快撤!”

    顧東陽對着弟子喊道:“通知各大首座和長老,撤離萬勝宗”

    如果現在還沉浸在這種虛擬的優勢之中,會將整個玄天宗完全的葬送掉。

    現在他們只有逃離此處。

    實在不行,中途的時候,隨手滅掉一個高等宗派,駐紮此地,先找一個落腳的地方。

    反正現在他們的老巢已經回不去了。

    現在也只好如此了。

    “掌教,我們一直都在勝利,這個時候撤兵?”

    這位弟子有些不解的問道。

    好不容易攻下的這些疆土,難道就這樣放棄了嗎?

    令人不捨!

    “快傳令下去!”

    顧東陽暴喝一聲,不想再做解釋,現在就是要撤兵。

    “是!”

    弟子稱是,隨即化爲神虹離開。

    消息很快傳播開來。

    在前線辛苦戰鬥的修士們,皆是一臉懵逼,很多長老和首座都懵了。

    爲什麼要撤兵?

    不過掌教的命令他們也不敢違抗。

    隨即便是紛紛撤離,來到了大殿中,一起詢問掌教是怎麼回事。

    很快整座大殿就聚滿了人。

    “掌教在給我們十天的時間,我們就能攻入萬勝宗的山門了,到時候就能爲幾大首座報仇雪恨,這個時候我們爲什麼要撤兵?”

    一位首座不服氣地問道。

    在這場戰役當中,他攻下了城池最多,他擊敗的國家最多,功績甚偉。

    ωwш ▪ттκan ▪¢ o

    如果徹底攻下了萬勝宗論功行賞的話,他能獲得大量的資源,也能收穫巨大的名聲。

    這個時候,掌教說退兵,他自然是第一個不願意,眼看着就要打贏了,怎麼能說退就退。

    “是啊,我們馬上就要攻佔萬勝宗了,這個時候怎麼能退兵呢?”

    其他幾位長老也是贊同的說道。

    他們雖然飛了過來,可是兵馬依然在前線沒有動。

    在這個時候他們也不願意聽掌教的調遣了。

    攻入了這些俗世王朝,他們才知道萬勝宗是多麼有錢,簡直是富得流油。

    若是能夠將其拿下,這些資源和金錢,會讓他們的生活發生質的改變。

    之前他們沒有錢用上品的傳音石,攻下之後,能夠隨便用。

    甚至能夠打造出了一個迦樓飛山。

    如此的機會說要放棄就能放棄?

    “我們上當了!”

    顧東陽悲痛地道。

    幾位首座和長老長老面面相覷。

    掌教這個時候說這種話是是什麼意思?

    中計了?

    什麼計策?

    這不是眼看着就要勝利了嗎?

    幾位首座和長老都是不理解。

    不過還是有幾個首座察覺到了事情的蹊蹺。

    他們贏得太順利了,彷彿就是萬勝宗故意讓他們獲勝一般。

    雖然來了不少強者抵抗,然而很快就被擊退。

    是他們的實力強嗎?

    還是萬勝宗故意這麼做?

    “蘇御戰勝了以牧道人……”

    顧東陽在座位上面如死灰,道。

    這個時候他也不想在趕時間了。

    他們的玄天宗還有救嗎?

    思考了很長時間。

    即便是隨手滅掉一個高等宗派,然後佔據,可是萬勝宗攻打過來怎麼辦。

    還有太上宗和雲嵐宗兩大超級宗派。

    玄天宗再強大,也無法阻擋啊。

    當時腦子是抽筋了嗎?

    爲什麼一時衝動就聽信了這些首座和長老的話語?

    爲什麼要攻打萬勝宗?

    要是聽苗半仙的就好了。

    怪不得苗半仙最終放棄了,原來是早有察覺。

    現在這個傢伙倒是好運,他告老還鄉了,他安全了。

    可是整個玄天宗完了啊!

    蘇御戰勝了以牧道人,這道話語落下之後,衆人皆是一臉茫然。

    這怎麼可能?

    他們都以爲自己的耳朵出現了,以爲是聽錯了。

    “蘇御怎麼能夠戰勝以牧道人?”

    這時,一位首座難以置信的說道。

    “是啊,蘇御他怎麼可能戰勝以牧道人?掌教獲得消息不會是假的吧?”

    諸位首座,不敢相信這話。

    以牧道人可是下界無敵的存在。

    誰能殺了他?

    蘇御纔多大,也就20多歲的年紀。

    他的修爲能如何?

    也就是天人境實力而已。

    即便是他天賦卓絕,能夠和以牧道人相抗衡一段時間,可是想要完全的戰勝對方,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假消息!

    “這一定是萬勝宗那邊放出的假消息,爲的就是讓我們退兵,我們可不能相信這話啊”

    一位長老開口道。

    其他的首座和長老也是紛紛點頭。

    放出這個消息,就是爲了保全自身的安全。

    掌教這是被別人矇騙了呀。

    “你們看!”

    顧東陽拍拍手,從門外擡來一具屍體。

    這個屍體被保存的很好,一週了也沒有腐敗掉。

    他們收到這個消息,已經一週了。

    這些首座和長老才聚集此地。

    這些人打仗大的上頭了,被接連的勝利衝昏了頭腦。

    哪能放棄這眼前的果實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