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 第214章 被搭訕了(加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 第214章 被搭訕了(加四)字體大小: A+
     

    吳祖賢來到蘇御面前,微微行禮:“吳祖賢見過公子,多謝公子救命之恩”

    蘇御轉過臉來,目光淡漠地道:“姑娘言重了,我不過是覺得眼前的妖獸有些礙眼罷了,所以隨手除去”

    聽到這話,吳祖賢瞠目結舌,愣在了原地。

    嫌妖獸有些礙眼,所以就隨手出除去?

    這是人言?

    當時可是這麼多的宗派一同出手,都是沒有絲毫的辦法。

    說出這話讓得其他人臉往哪裡放?

    若不是親眼所見,這話一定會被當場裝逼之談。

    聽到蘇御如此的誇大,沒有絲毫的謙遜態度。

    她俊俏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倒是沒有任何的嫌棄之色,反而是覺得蘇御很自信,很有趣,心中不由得歡喜起來。

    不像那些表面謙遜的僞君子。

    蘇御如此的直爽,倒是給她一種親切的感覺。

    因爲她也是直爽的人,生平最不喜歡的就是轉彎抹角的男子。

    這種非人言,在她看來正是一種自信的體現。

    “公子道法高強,讓小女子甚至仰慕,不知可能結交一番,不知公子家住哪裡,姓氏名誰?”

    吳祖賢問道。

    她素來落落大方,沒有尋常女子的那種含蓄和嬌羞,性格爽朗。

    心中仰慕,就直接說出來,心中厭惡,也會直言。

    沒有任何的遮遮掩掩。

    問家庭住址?問姓名?

    難道還要前去找我不成?

    蘇御倒也沒有拒絕,一個女子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詢問男子的個人信息。

    若是被拒絕了,讓她臉面何存。

    在前世,蘇御和不少女子搭過訕,雖是大多數加到了微信,但是也有一些女子不理睬,讓其很是尷尬。

    有了這個經歷之後,蘇御更是能夠理解吳祖賢。

    蘇御微微一笑,彬彬有禮地說道:“在下蘇安,是一介散修,四海爲家”

    蘇安這個名字已經在東竭域名動一時了,現在在中州也將傳播開來。

    至於家住哪裡,自然是不能輕易的告訴吳祖賢。

    若是四周沒人,倒是可以說出真相,邀請對方進入自家宮殿一敘,共同談論道法。

    只是眼下,如此多的人看着,多有不便。

    聽到這話,吳祖賢美眸中光澤閃動,宛若星空的瞳孔轉動着,方纔反應過來,尷尬一笑。

    剛剛的一番話語,着實有些唐突了。

    不過,通過這句話她也知道了,蘇御是個細心的人,能夠照顧別人的情緒,沒有駁她的面子。

    吳祖賢再次行禮道:“原來是蘇兄,我是大麗王朝的公主,若是蘇兄有時間,有興致,可以去大麗,我必然熱情款待。”

    通過剛剛的一番話語,她對蘇御更加的欣賞,此人不僅實力強大,人也有趣。

    實力深不可測,爲人也是極爲的貼心,即便是帶着奇怪的面具,也難以遮蓋他那清俊無儔的面容。

    目光停留在蘇御的身子之上,她俊俏的臉龐浮現出了些許的紅暈,心跳加速。

    只是看不到男子的具體面容。

    氣質實力,無可挑剔。

    隨後,吳祖賢又和蘇御聊了幾句,見到後者注意力並不在聊天上,想必也是有着些許的心事。

    所以也就識趣的離開了,並沒有多談。

    蘇御轉過臉龐,看着吳祖賢曼妙的身姿,心中也是一嘆,果然是皇室之人,舉手投足之間都帶着一種高貴的氣質。

    若是有機會,可以好好發展一下,互相談論道法。

    中州和東竭域雖然相連,可是萬勝宗和大麗王朝卻相隔着億萬萬公里。

    這兩個地方的風土人情都有很大的差別。

    修煉術法也是各有千秋。

    若是他們互相談論道法,取長補短,相互交融,說不定能夠開發出一些新的神通。

    “不錯,倒是可以相處”

    蘇御也是微微一笑,海納百川,反派應當如此,有着廣闊胸襟,來者不拒。

    經過了一番獸潮的洗禮,一些強大勢力的修士方纔存活下來。

    那些弱小勢力的修士,死傷無數,剩下的人屈指可數。

    整個大殿屍骨遍佈,血流成河。

    周圍響起了無數哭喪的聲音。

    有些道侶其中死了一個,另一個極度悲痛,傷心欲絕,哭聲傳蕩。

    有些則是成羣結隊而來,互相之間都是異性兄弟,手足失去,讓他們痛不欲生。

    “徒兒!”

    一位中年婦人,穿着雍容華貴,帶着親傳弟子前來試煉,本就是謹慎萬分,很多危險的地方都是沒有涉足。

    誰知道這看起來安全的大殿卻有着如此的埋伏。

    原本只是帶着弟子前來見一見世面,順便尋一些機緣。

    結果造化弄人,什麼還沒有得到,就已經交到在這裡了。

    死了兒子,這讓她完全迷失了心智。

    獸潮洶涌,呼嘯而來,使得不少人罹難。

    這位婦人擋在了徒兒的前面,擋住了不少的妖獸,時間久了便有些捉襟見肘,給了一頭妖獸可乘之機。

    就在這時,她的徒兒,擋在了面前,施展道法,擋住了妖獸。

    奈何蚍蜉撼大樹。

    只是堅持一瞬,便被妖獸吃掉。

    眼睜睜的看着徒弟死去,婦人哭的歇斯底里。

    隨即他怨恨的看着這位帶着奇怪面具的年輕人。

    他知道這個年輕人實力強大無比。

    在妖獸出現的時候,他第一時間並沒有選擇抗衡,而是劃破虛空,隱匿身形。

    當無數人罹難的時候,他選擇了袖手旁觀。

    使得衆多修士慘死麪前。

    其中當然也包括她的徒兒。

    最後不知道什麼原因,他竟然從虛空中出來,很輕鬆的就將獸潮擊潰。

    如果這個戴着面具的男人提早出手,那麼她的徒兒也不至於死在這裡。

    她心中的悲痛逐漸轉化爲了恨意,落在了蘇御的身上。

    隨後她指着蘇御,聲音悽慘帶着怨毒:“你剛剛爲什麼不出手?還我的徒兒來”

    她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

    這個世界,實力爲尊,強者生存。

    這是最簡單的道理。

    即便她如何疼愛自己的徒兒,若是實力不行,運氣也不好的話,無法阻擋悲劇的來臨。

    聽到這話,蘇御的眼中並沒有任何的同情之色,有的只是疑惑。

    婦人的徒兒死了,那是她沒有實力保護,偏要帶着徒兒,來此險地,關他何事?

    感謝景色是優美的,還欠他二十六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