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 第32章 一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 第32章 一招字體大小: A+
     

    迦樓飛山,宮殿內。

    “聖子爲何戴着面具”

    在蘇御的幫助下,君陌將六合劍法練習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

    只是看着蘇御帶着面具,讓他有些不解。

    蘇御回道:“我怕別人認出我來”

    君陌微微一愣,旋即認真地道:“聖子果然謹慎啊”

    蘇御感到有些意外,君陌也會說出這般奉承的話。

    不過看君陌那個樣子,確實是認真的。

    “聖子,你戴的這個面具,是何方神聖,恕我直言,眼睛長得像雞蛋一樣,嘴巴四四方方,沒有眉毛,像人又不是人”

    君陌仔細看了一眼蘇御所帶的面具,眉頭皺起。

    “這是歐布奧特曼,他來自M78星雲!”

    蘇御想了想笑道。

    因爲是帶着面具,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對於蘇御的話,君陌每一句都聽得極爲認真,希望從中獲得益處。

    不過對於蘇御說的詞彙,君陌還是有些不解,旋即問道:“奧特曼是何方神聖,他來自星雲,看來也是大人物吧”

    蘇御想笑,不過還是忍住了,輕咳了一聲道:“奧特曼是拯救人族的英雄,在大災難來臨的時候力挽狂瀾”

    君陌聽聞登時心中升起崇拜:“看來這奧特曼,是一位星宿之神啊”

    同時君陌對於蘇御更是佩服起來。

    不過才二十歲的年紀,就已經以星宿之神爲偶像,想來也是心懷着拯救人族於危難的遠大志向。

    就在這時,巡邏長老過來了,見到君陌跪拜道:“君陌真人,大事不好了”

    隨後他又看了君陌旁邊的那位帶着面具的男子,一臉疑惑,不過也沒有出口過問。

    君陌回頭道:“什麼事情,這麼慌張”

    巡邏長老道:“劍散人要和你切磋”

    君陌聽聞,也眉毛一挑:“哦?”

    隨後再次看向蘇御。

    劍散人挑戰落寞,其餘人,很可能趁虛而入。

    他需要聽從蘇御安排。

    蘇御拍拍手,道:“都出來吧”

    緊接着走出了二十多名和聖子體型相當的男子。

    他們和聖子穿一樣的衣衫,帶着同樣的面具。

    君陌有些驚訝地道:“原來聖子早有預料啊”

    蘇御回道:“你放心去就行了,我這裡很安全”

    君陌點點頭道:“聖子保重,我和劍散人比試完就會馬上過來”

    有着陣法,有這麼多人以假亂真,背後還有花素晗,這麼一位虛神大能。

    聖子太穩健了,這樣的安排,想要殺他,幾乎是不現實的。

    因此君陌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巡邏長老也看呆了,聖子這是玩的哪一齣?

    隨後他又看向君陌,覺得君陌的行爲也是難以理解。

    劍散人啊,劍仙道路上的攔路虎啊。

    誰見了他不避開?

    君陌怎麼還要出去迎戰。

    等到君陌出了宮殿之後,巡邏長老叫住了他:“君陌真人,我知道你劍道修爲少有人能及,可是這個時候,我們可以不打啊”

    君陌看了長老一眼沒有回話。

    巡邏長老繼續說道:“我們飛山加大火力的話,能把劍散人狠狠甩開”

    長老所言也是實話,飛山最大馬力飛行的話,劍散人御劍飛行是追不上的。

    君陌也知道長老這話,出於好意,當下道:“要成爲劍仙,就不能畏懼,要有一顆勇往直前的劍心,況且我和劍散人遲早都有這一天”

    想要成爲劍仙,就避不開要戰勝劍散人。

    說完此話,君陌後背的劍暴射而出,在天空劃過了一個弧度之後,來到了君陌的腳下。

    君陌御劍飛行離開。

    巡邏長老望着君陌的背影也是嘆息一聲:“修劍之人,怎麼就這麼頭鐵呢?希望君陌真人沒事”

    “老朋友,好久不見啊”

    劍散人望着不斷飛過來的人影,心中很是高興。

    君陌也是如此,二人相見,就像多年失散的老朋友重逢一般,不自覺的臉上就浮現了笑容。

    “大荒劍陣我已經復原了,在我們打鬥之前,看看我的傑作吧!”

    劍散人開口道。

    在出手之前,他想和君陌展開劍術交流。

    劍陣雖然是復原了,君陌若是能夠提出建議的話,也能讓其更加完善。

    君陌開口道:“此處距離飛山太近,不如我們到遠處討論”

    劍散人笑道:“也好”

    隨即二人離開飛山十里,在這個位置,二人切磋的時候,也不會傷到飛山的人。

    君陌看了一眼空中的劍紋,搖搖頭:“若是一個月前,你將復原的結果給我看,我或許會大加讚賞,只是現在看來,你的復原方法有些繁雜,缺點很多”

    聽了這話,劍散人原本高興的臉色,瞬間凝固下來。

    千年沒有解決的問題,他解決了,結果君陌並沒有任何震驚,反而是覺得不夠好。

    顯然劍散人有些不服氣。

    劍散人眼睛一眯,冷笑道:“莫非君陌覺得我的方法,有很多改良的地方嗎?”

    君陌搖搖頭,微微一笑:“你的方法,漏洞太多,劍紋複雜,運行的時候,容易出現問題”

    聽到君陌這麼說,劍散人,更加不服氣,粗聲道:“君陌,你什麼意思?你行你來啊”

    劍散人怒了。

    細想之後,會心一笑,君陌這是在嫉妒他。

    對於劍散人這種反應,君陌也是意料之中,旋即冷笑道:“這個劍陣我有兩種解法!”

    兩種解法?

    劍散人覺得不可思議。

    他不相信,在這東竭域還能有第二人復原了大荒劍陣。

    君陌看了劍散人的面容,笑道:“我就知道你不相信”

    話音落下,君陌的手指,在空中比劃着,西南方向劍紋圖,緩緩成形。

    這是許十安的解法。

    在畫的過程中,劍散人的臉色也是在急速的變化。

    “妙啊妙,我怎麼沒有想到,這種劍紋走向,能夠避免靈氣發生衝突,運行的時候不容易發生意外”

    劍散人拍手叫絕。

    君陌冷哼一聲:“這還是傳統的解法,我還有巧妙的解法”

    隨即,君陌將蘇御的解法,通過劍紋圖展現出來。

    劍散人看着劍紋圖,沒有說話,面如死灰,他已經不是震撼了,是絕望。

    君陌比他強太多了。

    對比他之前的解法,君陌畫的這個,消耗小,威力大,比其他區域的大荒劍陣,還要精煉。

    他劍散人開始懷疑人生。

    想他研究了一百多年,又有什麼用。

    砰!

    劍散人一劍將他面前的劍紋圖擊碎:“我的解法簡直是愚蠢至極”

    說是和君陌討論大荒劍陣,難免也有些炫耀的意思。

    沒想到他的炫耀不僅沒有效果,還大爲丟臉。

    真是可笑。

    君陌看着劍散人一臉的豬肝色,問道:“朋友,你還好吧,最近我對於第三種解法,也有了一定的想法,我分享給你?”

    劍散人擺擺手,將臉遮住,連忙說道:“別說了,別說了……”

    君陌神情開始嚴肅起來:“那好,既然如此,我們也該切磋劍術了!”

    劍散人略微調整之後,深吸一口氣:“好!”

    君陌道:“你先出招吧!”

    二者相互作揖,切磋之前的禮儀做到位。

    劍散人後背的劍,蹭的一聲,繞過長空,出現在手中。

    身形向前一閃,一劍刺出,劍影重重,對着君陌狂壓而下。

    劍勢如同潮水一般襲來。

    劍芒處綻放着刺眼的光芒,一輪烈日浮現出來。

    “天河貫日!果然不錯”

    君陌自然是認出了這套劍法,讚歎出聲,隨即一劍刺去,瞄準了對方的劍芒,想要硬碰硬。

    虛空中,出現了六道輪迴,一股執掌生死的氣息,席捲開來。

    在雙方的劍芒即將相碰的一瞬間,六道輪迴轉而合一,成爲一道。

    這一道貌似通向地獄一般,讓人感到心悸。

    鐺!

    兩把造化級別的寶劍碰到了一起,爆發出金屬撞擊的劇烈聲響。

    劍散人臉色鉅變。

    他的天河貫日劍勢,被六合劍法完全掩蓋。

    噗!

    君陌一劍斬下,身形出現在了劍散人的後面。

    劍散人吐了一口鮮血,臉色發白。

    “六合劍法怎麼會這麼強!”

    劍散人眼瞳顫動,整張臉都在抽搐。

    他記憶中的六合劍法,沒有這麼大的威力。

    就算是君陌實力比以前強上不少,也不可能爆發這麼強大的劍勢。

    這一劍,比他之前遇到的對手都要強。

    此時他的手臂,皮開肉綻,傷口如同蜘蛛網一般裂開。

    已經沒有了再次握劍的可能。

    君陌只是一劍,他就輸了,結局很意外。

    “你敗了!”

    君陌淡淡地道,並沒有表現的多高興,相反情緒低落。

    看到劍散人這個樣子,他心中很同情。

    同樣是癡心於劍,劍散人對於成敗看得比誰都重。

    他希望有人能夠戰勝他,那人出現之後,他的所有一切都會隨之崩塌。

    “哈哈哈哈!”

    令君陌意外,劍散人擡起了頭,狂笑不止。

    “好好好,我終於找到了可以接我一劍的人”

    劍散人,再次發出狂笑。

    君陌沉聲道:“多多保重!”

    話音落下,君陌化爲一道白光,消失了。

    劍散人望着君陌的背影,依然在咧嘴笑着,旋即用法力運轉着劍。

    只聽“呲呲”兩道聲響,劍散人的胳膊被斬斷。

    “既然敗了,此生也無需握劍!”

    旋即他也沒有在此停留,踩着劍,向他的茅草屋飛去。

    嗚嗚……

    迦樓飛山上,響起了警報聲,周圍全是雲船水泄不通。

    無數道人影從雲船上掠下,向着飛山衝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