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 第29章 劍散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 第29章 劍散人字體大小: A+
     

    隨後這些元始門的弟子,大約七百多人將墓碑擡了起來,向着山下走去。

    他們中沒有人發出反抗的聲音,面如死灰,是完全的臣服。

    蘇御不過才二十歲的年紀,就如此的狠辣,出乎了他的意料。

    不少萬勝宗的弟子,看到墓碑被元始門弟子擡着,他們心中並沒有想象中的暢快,相反地,不少人眼中被淚水充斥着。

    墓碑上刻着的名字,有他們的師兄弟,師姐師妹,還有他們的師父。

    這些人曾經是和他們朝夕相伴的人。

    讓侵略者擡墓碑是一種懺悔。

    萬勝宗的弟子,沒有覺得有任何的不妥,覺得就該如此。

    他們相信,那些逝去的弟子在天上看到這一幕,也會很欣慰。

    無數的弟子,在墓碑經過的時候,拱手作揖。

    “萬勝宗的英雄們,你們可以安息了”

    蘇御則是帶着萬勝宗的弟子們上了飛山。

    此時的雲船空蕩蕩的,跟在了後面。

    凝物境的元始門弟子擡墓碑,後面的弟子,則是緊緊的跟隨着。

    蘇御看向這一幕的時候,深吸一口氣,他沒覺得有多過分。

    想想萬勝宗此戰犧牲了大半的弟子,那種血流成河的場面,他覺得他做的沒錯。

    白天的時候,元始門弟子擡墓碑,飛在半空中,處在皇朝百姓能夠看到的位置。

    夜晚的時候,他們就上雲船。

    在雲船經過皇朝的時候,很多子民也是議論紛紛。

    “聽說萬勝宗要將墓碑豎在元始門的問道峰上”

    “萬勝宗這麼做也太狠了吧,以後別人的宗派想要打萬勝宗的主意,恐怕要掂量一下了”

    “萬勝宗這次能夠擊退四大教派的圍攻,聽說都是靠他們的聖子”

    “我也聽說了,那個聖子容貌驚人,法力高強,舉手投足間,擁有着毀天滅地的本領”

    “聽說他是個溫文爾雅的人,做事成熟老練,不張揚”

    “誰說的,他明明是個殺人如麻的狠人,有着梟雄之姿”

    “不對,聽說此人是好色之徒,飛山上美女如雲,皆是妃嬪”

    ……

    對於蘇御是怎樣的人,在這俗世中,也是飽受爭議。

    蘇御的名聲,在這些俗世皇朝中傳開。

    對於時刻監視着萬勝宗一舉一動的皇級宗,自然也是知道這次元始門擡墓碑的事情。

    皇級宗有着五大峰,彼此相連,每一座峰上,都有着極爲濃密的法力籠罩,無數陣法鋪設其中,遍佈每一個角落。

    與其他的教派相比,皇級宗的戒備無疑是最爲森嚴,通過這也能看出皇級宗的實力,是五大宗派中最強的。

    只是各大峰的人流,相比以往倒是少了一半。

    上一次圍攻萬勝宗的時候,死傷慘烈,使得這個大宗派,呈現了蕭條衰敗的跡象。

    皇級宗的議事大殿,也是金碧輝煌,一派奢華。

    在其龍頭寶座上,坐着一位極具威嚴的男子,此人正是皇普玄。

    他的臉色有些發白,上次受的傷,還沒復原。

    “蘇御這小子,帶着萬勝宗的弟子去元始門了,還把墓碑帶上,要豎在元始門的主峰,這小子的野心真不小,是不是他最後,也要將墓碑豎在我們皇級宗?”

    皇普玄斜倚在金黃寶座上,目光向着下面的衆長老掃去。

    這道聲音落下,下面不少長老身形一顫。

    景晨道人上前一步,開口道:“掌教,現如今蘇御已經在路上了,要不派人將其宰了,以絕後患”

    皇普玄擡起了眼眸,僅僅是這個動作,都讓他咬了一下牙,被斬仙劍砍了一下,過去這麼久,身體每動彈一下,都要劇烈疼痛。

    另一位黑衣長老也上前一步道:“據說這次蘇御出行,有着君陌保護,想要刺殺他恐怕不容易”

    皇普玄目光陰寒,開口道:“萬勝宗的掌教雖然實力很強,但是野心不夠,不要太過提防,就是這蘇御,必須要針對他,就算有君陌保護,這一次也不能讓他們,順利地到達元始門”

    景晨道人上前一步道:“我倒是有個辦法,掌教可還記得浮塵五散人?”

    皇普玄眉頭一擡道:“你是說那五位虛神實力的散人?我自然是記得,不過我們皇級宗幾番拉攏,他們都不加入我們”

    景晨道人笑道:“並不需要拉攏,五散人中,有一位劍散人,劍技高超,整個東荒無人能敵,他四處尋覓劍道高手,只是爲了找一個能夠接他一劍的人”

    景晨道人講到了這裡,微微一頓,沒有繼續說下去。

    皇普玄聽了也是陷入了短暫的思考,隨後道:“你的意思是,借刀殺人,讓劍散人去挑戰君陌?”

    景晨道人回道:“正是如此!”

    聽到這裡,皇普玄才露出了一絲笑容:“這個不錯,不過有人牽制君陌之後,還要派些刺客出手”

    景晨道人回道:“這個放心,我帶人去刺殺蘇御”

    景晨道人乘坐雲船,來到了一處人跡罕至的山中。

    “你又來了,我說過多少次,我不會加入任何教派!”

    劍散人盤腿坐在一處青石上,宛若老僧入定一般,憑藉氣息,察覺到了來人身份。

    景晨道人見此,一臉諂媚地笑道:“萬勝宗的君陌如今已經是劍皇級別了,加上他天人境的武道實力,如今可以匹敵虛神,他還揚言,整個東竭域,他的劍術第一,至於劍散人不過是徒有虛名,難接他一劍”

    “呵呵,你說這話,你覺得我會信嗎?

    我和君陌曾經討論過大荒劍陣的復原,我們是朋友,難道景晨道人不知道嗎,君陌癡心於劍,沒有什麼爭鬥之心,他纔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劍散人仍然是雙目緊閉,隨後一指點出,一道凌厲無比的劍氣,爆射出來,從景晨道人的脖子處擦過。

    身後的一棵大樹,立即爆成粉末。

    景晨身形一顫,也是捏了一把汗,這道劍氣若是打在他的身上,恐怕他與那樹沒什麼兩樣。

    “不過你給我的這個消息,倒是有些價值,幾百年沒見那個老朋友了,是要好好比試一下了”

    劍散人,這才起身,向着茅草屋走去,始終沒有看雙目驚恐的景晨道人一眼。

    見到劍散人離開之後,景晨道人鬆了一口氣,心中一喜,隨後趕快上了雲船,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劍散人所謂的比試,就是捨棄生命的比試。

    他的理念,就是隻有經歷生死境地,一個人的最強一劍才能發揮出來。

    因爲比試死在劍散人的虛神,也就四五人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