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蒼穹九破 » 爭霸天下_第七十五章 神農氏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穹九破 - 爭霸天下_第七十五章 神農氏帝字體大小: A+
     

    殘情被爆炸產生的氣浪重創彈飛,整個人衣衫襤褸,口中鮮血橫流,眼神憤怒的看着的傲月天尊。

    而傲月天尊只是被氣浪震退數十丈,眼神陰狠的望着重傷彈飛的殘情。

    當一切平息後,傲月天尊衣袖一拋,冷然的看着重創的殘情,冷聲道:“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如果不交出神農鼎,今天你只有死。”

    殘情眼中浮現出幾許失落,如今的答案或許並不如意,只是自己又不能改變,殘情嘆息一聲的說道:“如果我不交呢?”

    傲月天尊聞言,氣勢瞬間外放,強大的氣勢瞬間*得殘情口吐鮮血,傲月天尊冷然的說道:“交還是不交?”

    殘情眼神低沉,低吟道:“死也不交。”

    傲月天尊嘴角浮現一絲陰冷,冷冷的說道:“順我者死,逆我者亡。這是你自找的。”

    說完,雙掌運氣真元,朝着殘情額頭襲去,殘情知道自己已無反抗之力,心中有着憤怒,但更多的是不甘。

    就在傲月天尊的攻擊將要擊中殘情的時候,漆黑的夜空,突然傳來一老者的話語:“得饒人處且饒人,你這是何必呢?”

    傲月天尊聞言,停止了手中的攻勢,驀然轉身的凝望着蒼穹,喝道:“什麼人,,還不快快的獻身。”

    這時一個老者的聲音從虛空中傳來:“我是什麼人它並不重要,我來只是來找尋一樣東西。”

    傲月天尊聞言,冷笑一聲,回到道:“笑話,不就是爲了那樣東西,但是想拿的那樣東西,可得看看你有幾分本事。”

    老者的聲音再次傳來:“東西是我的,但結果卻大不相同。”

    傲月天尊聞言,冷哼一聲:“威脅我。”

    老者回答道:“我只是不想與你一戰罷了,所以想勸你收手。”

    傲月天尊大笑道:“好狂妄的口氣,一千多年了,還沒有人敢這樣和我說話的。”

    老者語氣平靜,絲毫不爲所動的回答道:“那或許要些手段,但是你會後悔。”

    傲月天尊顯得有些不耐煩了,說道:“少在那裡耍神秘,有本事的就現身與我一戰,如果你真如你說的那樣,我傲月天尊自願放棄神農鼎,但是,你沒有那個本事,恐怕今天你想全身而退,恐怕會變成一夜春夢。”

    老者聞言,帶着異樣的語氣回答道:“你真的想見我。”

    傲月天尊不屑道:“見不見你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讓你死心。”

    老者聞言,說道:“那我就現身與你一見吧,瞭解那註定的夙願。”

    隨即,虛空中光華一閃,一個一身黑衣的老者出現在傲月天尊三丈遠處,眼神中流露出幾絲異樣。

    傲月天尊在打量老者後,發現眼前的這個老者給他極大地神秘感,無形中還透露出一絲王者之氣。

    傲月天尊凝視着老者,說道:“你是誰?我傲月天尊從不和無名之人交戰,那會有損我威信。”

    黑衣老者只是笑了笑,說道:“別太狂

    妄了,我最後勸你一次,放棄神農鼎。”

    傲月天尊絲毫不爲所動,只是低頭看着手中的折刀,笑道:“你可知道他的來歷?”

    黑衣老者笑道:“你的修爲的確很驚人,在天下而言,的確少有人敵,但是,在我面前,你還沒達到我用全力的標準。”

    傲月天尊聞言,怒喝道:“狂妄,看我拿下你後,再聽聽你的高見。”

    話落,手中折刀迅速幻化,一百直徑超過百丈的巨刀,便從虛空中劃破而出,夾着毀天滅地之力,破碎虛空之能,朝着黑衣老者襲去。

    黑衣老者見狀,只是笑道:“我就看看你這一擊有多大的威力。”

    局時,黑衣老者雙手上舉,以詭異的軌跡在胸前結印,巨刀瞬間而至,所到之處,時空破碎,形成許多的時空小漩渦。

    巨刀呼嘯而至,而黑衣老者的身前一道結界浮現,住擋住了巨刀的進攻,巨刀光環萬千,與結界不斷地撞擊,可是神刀雖利,但是結界的防禦之力之強,令傲月天尊吃驚。

    很快兩者的攻勢就此散去,傲月天尊收回了折刀,眼神警惕的看着黑衣老者,恨聲道:“接下我這一擊再說。”話落,手中折刀旋轉,在傲月天尊胸前不停地翻轉,發出璀璨的光芒,只見折刀此時光華正盛,忽然一分二位,兩把古怪的神刀發出一股毀滅之力,瀰漫着周圍的空間。

    黑衣老者見狀,臉色一沉,隨即,雙手交錯,一個神奇的太極八卦便出現在黑衣老者身前,黑衣老者臉色奇異,似乎在思考着什麼對策,但隨即臉色一正,體內的真元如洪水般爆發,不斷地注入的眼前的太極八卦中。太極八卦在黑衣老者強大真元額注入下,發出璀璨的藍綠色光芒,如水紋波的慢慢朝着四周擴散,與傲月天尊的氣勢發生激烈的對峙。

    傲月天尊眼神冰冷,對於黑衣老者發出的氣勢感到吃驚,其實一開始傲月天尊就已經察覺出黑衣老者的不簡單,如果沒有兩把刷子,怎敢在自己身上找蝨子,此時自己的得力助手傲月天狼不在身邊,自己現在必須一人面對這來歷神秘的老者。

    兩者的攻勢很快就累計到一個零界點,局時風雲變色,天崩地裂,方圓數理內的樹木在這一瞬間被催倒,傲月天尊陰冷的說道:“看你如何接下我這至強一擊。”

    黑衣老者聞言,冷哼道:“狂妄。”隨即將胸前的藍綠色太極八卦推向傲月天尊。傲月天尊也不停頓,左右手各握住一把神刀,以橫少千軍之勢,發出兩道白色的刀刃朝着黑衣老者襲去。

    兩者的攻擊的瞬間在空中相撞,瞬間便引爆,爆炸的產生的力量以兩者爲中心,朝着四周不斷地席捲而去,強大的氣浪在地上不斷地搜刮,形成一道道深不見底的裂紋,綿延到遠處。

    而在強大的氣浪中,傲月天尊被震得口吐鮮血,被遠遠地拋向虛空。

    而黑衣老者悶哼一聲,也被強行震退數十步,眼神冰冷的看着被拋向高空的傲月天尊。

    傲月天尊口中怒吼連連,不斷地怒吼來

    發泄自己的不甘,傲月天尊手臂一陣,硬是阻礙了上升的趨勢,居於上空,傲月天尊冷眼的看着黑衣老者。

    黑衣老者絲毫不讓,四目相對,黑衣老者身上的皇者之氣瀰漫左右,傲月天尊冷哼道:“你到底是誰,竟有如此修爲?”

    黑衣老者聞言,淡然道:“洪荒五帝之首——神農帝。”

    傲月天尊聞言,臉色驚訝,有些懷疑道:“你是洪荒五帝?”

    老者淡然道:“你說呢?”

    傲月天尊喝道:“雖然你很強,但是今日之恥,他日我必十倍來報。”話落,身影渙散,轉眼便消失不見。

    黑衣老者冷哼一聲,低語道:“恐怕你還們那個本事。”說完轉身朝着殘情飛去。

    數裡距離,轉瞬即到,神農帝看着眼前的殘情,淡然道:“禍福由心,只在你一線之間。”

    殘情無奈一笑,說道:“或許你說得對,但是……”

    黑衣老者看了殘情一眼,右手一揮,一股純真的真元便包裹着殘情,修補着他的傷勢,殘情苦澀一笑,也不拒絕,,藉助神農帝的純正真元療傷,不一會兒,殘情的傷勢便已經被壓制住了。

    殘情望着神農帝,從懷中取出神農鼎,說道:“這個還是給你吧。”

    神農帝並沒有拒絕,順手接過殘情手中的神農鼎,這時殘情苦澀一笑,說道:“不知前輩適合高人,可以打敗傲月天尊?”

    神農帝笑道:“不知道你聽問過神農嘗百草的傳說?”

    殘情聞言,臉色驚異望着神農帝。

    神農帝只是淡然的笑了笑說道:“好了,我已經取回了我的東西,我也該裡去了,走之前,我想給你一個忠告。”

    殘情臉色一正,說道:“什麼忠告?”

    神農帝臉色陰沉,說道:“如果你可以找到宿命的傳承者,或許你們天殘四兄弟來了還有機會。”

    殘情聞言,思索道:“誰是傳承者?”

    神農帝說道:“天機不可泄露,那人你見過,需要你自己去找尋。”話落,身體轉瞬即逝。

    殘情望着神農帝消失的方向,心裡思索着他的話,那句忠告暗示着什麼。是毀滅還是……

    傲立雲端的風月塵看着看着逃去的傲月天尊,忽然想到了月滿神與傲月天尊的對話,只是感到好像,月滿神這丫頭早就知道結局了。其實現在的風月塵還不明白,月滿神真正的用意罷了。

    風月塵見神器已經歸宗,也不再耽擱,身影瞬間便來到月滿神的身旁。

    月滿神古怪一笑,說道:“遇見那人了?”

    風月塵攤手道:“額,你明知故問嘛。”

    月滿神憋嘴笑道:“只是想讓你看看這就是天命。“

    風月塵笑道:“可惜命由我不由天。“

    此時,被白光包裹的張凡猛然的醒了過來,一臉震驚的看着風月塵與月滿神。風月塵笑了笑,瞬間來到張凡身旁,拍着肩膀問道:“現在你是破繭化蝶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