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蒼穹九破 » 爭霸天下_第七十四章 神農現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穹九破 - 爭霸天下_第七十四章 神農現身字體大小: A+
     

    鬼魅姑和鬼莫言斷後,鬥鬼神則迅速遁去,林不絕見狀,吩咐道:“黑白顛和浩天任留下禦敵,其餘之而人前去攔截鬥鬼神。

    而殘情四兄弟也都紛紛向前衝去,看似在攔截鬥鬼神,其實只是想拉開與衆人的距離。一時,大戰在即。

    風月塵立於雲端,看着殘情拋出來的神農鼎,譏諷道:“真是殺紅了眼,難怪這些人難成氣候。”

    可突然,風月塵察覺到了一絲詭異,風月塵立馬保持警惕,環顧着四周,風月塵使出風神決。利用風神決的無孔不入的特性,對四周方圓數裡進行了全方位的探測,可是結果有些失意。

    如今,風月塵修爲大增,意識的靈敏度也成倍增加,但是,風月塵明明察覺出了一絲異樣,現在卻消失不見,這使得風月塵很是意外。

    但隨即,風月塵想到了月滿神的話,就是月滿神對傲月天尊所說的話,就是神農鼎不可能屬於你,難道,連傲月天尊都打不敗的人物,難道就是月滿神提及到的那個老鬼——神農帝。

    想到着,風月塵臉上浮現出幾許自信,對着虛空淡然的說道:“既然前輩來了,何不出來一見,相逢便是緣,前輩何須隱藏?”

    風月塵在發出這句話後,一個身着黑衣的老者出現在風月塵不遠處,風月塵仔細的打量着老者,只見老者大約四五十歲,龍眉大眼,顯得既威武又親切,這時一種由內而發的氣質,讓人不容置喙,老者一身黑衣,普華的衣衫上印滿了符咒,中間秀着一個古怪的手指法印。

    風月塵看着老者,恭謹的說道:“晚輩風月塵,不知前輩何須高人?”

    老者臉色平靜,回答道:“你知道我是誰。”

    風月塵宛如一笑,淡雅道:“真是有緣,今天見到了信仰已久的人。”

    老者依然既往的說道:“你師承何處,爲何擁有如此令人罕見的實力?”

    風月塵聞言,心中大驚,沒想到自己影藏的夠好的修爲,居然被對方一眼道破。但是表面上還是面不改色的說道:“我一身修爲得一神秘人所傳,但是,我並不知道他是誰。”

    老者聞言,思索了一會兒,說道:“你對神農鼎不感興趣?”

    風月塵聞言,笑道:“無緣之人,得之無用,那何必浪費力氣。”

    老者臉上露出幾許讚揚之色,說道:“難怪你小小就有這樣的修爲。”

    風月塵看着老者,輕聲問道:“你打算怎麼辦?”

    老者聞言,反問道:“你覺得我因該怎樣辦?”

    風月塵聞言,沉思了一會兒,說道:“你想看看結局。”

    老者笑道:“你說的很對,我其實早已經來了,一直不出手,便是想看看這最後的結局。”

    風月塵凝視着老者,說道:“現在結果快出來了,你是?”

    老者笑道:“今天就聽你所言吧,別讓下面亂得不可開交。”

    話落,老者的身影便消失不見,風月塵看着腳下,你追我趕的局勢,嘆息道:“無緣便

    無份,這何必呢?”

    這時,西北三邪的鬥鬼神已經被衆人重創,眼神憤怒的環顧着衆人,而鬼魅姑和鬼莫言則都雙雙重創,而此時,遠在外圍的殘情看了一眼交戰的衆人,冷哼一聲,身影彈射,便朝着遠處飛去。

    傲月天尊見狀,冷笑一聲,;“想走,可得經過我的同意。話落,身影瞬間消失,眨眼便出現在前方一里出,攔住了殘情的去路。

    殘情在見到傲月天尊。臉色明顯一變,說道;“讓開,不然休怪我不可以,你的敵人不在這裡。”

    傲月天尊不屑一笑,說道:“相威脅我,可惜你還沒那本事,還是交出來吧,等會我動手,你是知道結果的。”

    殘情聞言,說道:“交出什麼東西,你要的東西不在這裡。”

    傲月天尊笑道:“好一招狸貓換太子,只可以騙得了別人騙不了我,還是乖乖的交出來,不要*得我動手。”

    殘情聞言,後退十步,打算避開傲月天尊,可是傲月天尊是何許人也,如果連這點本事都沒有,他還敢自稱天尊。

    殘情見傲月天尊不依不饒,只得揮動着手中的邪劍,發出數百道劍芒朝着傲月天尊襲去。

    奧月天不屑一笑,冷哼道:“就這點雕蟲小技,還敢拿出來獻醜。”話落,雙手一揮,身前便出現一道屏障,住當着劍芒的來襲。

    殘情知道事情緊急,現在也顧不得什麼,只想儘快帶着神農鼎逃離這裡,只可惜傲月天尊不是什麼鼠輩,一眼便看出了殘情的陰謀。

    *得殘情口中怒吼連連,不斷地後退。傲月天尊似乎並不急,並未下殺手,而是一步一步的使殘情朝着衆人遠去,或許那纔是傲月天尊真正的目的。

    鬥鬼神在這無奈之際,也不得不放棄手中的神農鼎,鬥鬼神眼神灰暗,看着手中的神農鼎,不捨的朝着空中一拋。

    萬劍宗主林不絕見狀,率先搶下神農鼎,並朝着前方逃去,而此時三派四城的人也都紛紛歲林不絕而去,一場追逐大戰又拉起。

    只是,在林不絕逃出不遠,一個黑色的身影便出現在林不絕身前。

    萬劍宗主林不絕見狀喝道:“前方何人,速速離去,不然休怪我無情。”

    黑色身影聞言一樣宛如石像,靜靜地攔着林不絕的道路,林不絕見後方已經追逐而來,祭出自己的法劍,施展出凌厲無比的誅仙劍訣,打算將對方重創。

    凌厲的劍訣瞬間而至,可是黑衣人依然沒有出手的意思,好似靜靜地等待着林不絕的攻擊,林不絕眼神一冷,恨聲道:“既然你找死,就怪不得別人了。”

    可是凌厲的劍訣在即將碰到黑衣人的剎那,黑衣人面前突然一閃,一道天然的屏障出現在黑衣人身前,阻擋住了漫天的劍芒。

    林不絕見狀,憤聲道:“你是誰?”

    黑衣老者只是淡淡的說道:“你凡心太重,這一生恐怕都難成氣候,我是誰,它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手中的神農鼎是假的而已。”

    林不絕陰狠的說道

    :“假的,你無非就是想搶奪神農鼎,少給我在這裡擺弄是非。”

    黑衣人聞言,不再言語,身影瞬間消失。

    林不絕看着黑衣人消失,生性多疑的他不斷地環顧左右,此時,其餘各掌教已經趕來,林不絕看着衆人,說道:“神農鼎決不能落在邪惡之徒手中,現在,邪惡之徒重傷的重傷,逃走的逃走,已經不足爲慮了,只要我們全力以赴,就能將他們趕走。”

    衆掌教現在對於林不絕的做法很是反胃,但又礙在情面,只是心裡不服林不絕的爲人作風,明明就是想獨佔神器,還說的那樣花言巧語。

    此時,邪惡之徒也已經紛紛趕來,與正道對峙而立,誰也沒有先出手,現在的勢力已經很明顯了,殘情兄弟三個已經有傷在身,而西北三邪也都重創,唯留下一些狡詐的邪惡之徒,還在窺視者神農鼎。

    林不絕看着手中的神農鼎,感覺似乎有些不對,忽然響起黑衣人所說的話,再仔細的查看了一眼神農鼎,暗道一聲:“遭了。”

    衆掌教聞言,紛紛詢問道出了什麼事,林不絕運氣真元,瞬間就將神農鼎捏的粉碎,此時衆人才明白,原來中計了,夢幻城主夢無痕無奈一笑:“低吟道:“看來竹籃打水一場空,百忙活了。”

    林不絕聞言,心中甚是不悅,回憶着一開始的情況,傲月天尊此時已經不見,那他,想到着,林不絕說道:“快追傲月天尊,不然爲時已晚。”

    而衆邪惡之徒對於狡詐的林不絕明顯不信,這很有可能只是林不絕故意爲之,打算來個移花接木。

    林不絕此時也顧不得許多,打算先解決掉這些人,再去追傲月天尊。

    而此時,傲月天尊與殘情已經遠離九鼎山百里之遙,此時,傲月天尊看着殘情,笑道:“你還是怪怪的聽話,交出來吧,不然,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殘情聞言,並不爲所動,只是看着手中的神農鼎,冷冷的回答道:“要想拿到他,除非你從我身上他過去。”

    傲月天尊冰冷的說道:“那我就如你所願。”

    話落,傲月天尊開始展現出絕強的實力,殘情見狀,臉上浮現出一股視死如歸,傲月天尊手中靈光一閃,一把神奇的折刀便呈現在他手中,殘情在見到傲月天尊手中之物,驚訝道:“這東西怎會在你手中?”

    傲月天尊冷漠的說道:“我本就是他的主人。”

    殘情明顯不信,冷聲道:“你認爲我會信嗎?”

    傲月天尊笑道:“信不信由不得你。”話落,手中折刀迅速幻化,一把直徑超過百丈的巨大神刀便劃破黑夜,閃耀着詭異的光彩朝着殘情斬去。

    殘情臉色失落,但還是將修爲提升至極致,打算硬接傲月天尊這至強一擊。殘情發出的彌天劍芒,很快就與傲月天尊控制的巨刀相撞。

    局時,便發出一聲巨響,暴躁所產生的力量以兩者爲中心,迅速的朝外擴散,這時天昏地暗,大地不斷地震顫,毀滅性的力量席捲而去,將方圓一里內變成了絕地。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