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蒼穹九破 » 爭霸天下_第七十一章 宿命如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穹九破 - 爭霸天下_第七十一章 宿命如此字體大小: A+
     

    張凡被霸血刀重創彈飛,口中鮮血如柱,眼神灰暗,真個人氣息一下子弱了下去,隨即便像秋葉一樣,任由的朝地面墜去。

    一聲重重的的響聲傳來,地面形成了一個三丈方圓的坑,而張凡眼神渙散的躺着坑中,一動不動。

    而霸血見到這一幕,臉上的浮現出陰狠的笑容,霸血身影一拉,很快就來到張凡不遠處,靜靜地看着張凡,張凡現在已經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除了眼睛還能動意外,身體的機能已經全部壞死。

    看着慢慢走近的霸血,張凡臉上流露出幾絲無奈,或許這就是修爲的差別,即使自己再努力也彌補不了修爲之間的差距,自己最終還是沒能打敗霸血。

    而霸血殘笑的凝視着張凡,右手緊握着霸血刀,一步步朝張凡走去,劇情再次回到了一年前,那時的自己何嘗不是這樣,上次因爲風月塵的緣故,自己逃脫了一回,只是現在,恐怕自己真的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霸血眼神陰森,冷冷的看着張凡,說道:“我曾說過,你會死在這裡,現在你可感到後悔,如果你小子不來壞我的好事,你還可以躲在你們的青雲派苟且的活着,可是,你小子,自負不凡,趕來攔截我霸血,那就註定了你的宿命,今天你非死不可。”話落,右手高舉霸血刀,朝着張凡的天匯血斬去。

    無聲的一刀瞬間而至,在這人生的最後一刻,張凡想到了風月塵,想到了含辛茹苦培養自己的師傅,還有月滿神,還有。。。。。。只是,這短暫的時間能永恆嗎,那一聲無息的嘆息響徹在少年的心中,那份無奈,那份滄桑,又有幾人明白。

    遠處的月滿神對於張凡與霸血的交戰了如指掌,在見到張凡被霸血重創的那一剎那,月滿神發出一聲無息的哀嘆,低吟道:‘這小子和風月塵的性格還真像啊,不過經歷了這些後,希望他能有所成長吧!“

    話落,身影瞬間消失。

    眼見霸血的一道就快降臨到張凡的頭上,張凡此時明知道躲避不了,也放棄了掙扎,默默地閉上雙眼,靜靜地等待死亡的來臨。

    可就在着千鈞一髮的時刻,張凡發現自己的身體被一層溫暖的真元所覆蓋,正當張凡感到驚訝之餘之時,張凡的腦宇中突然傳來月滿神的聲音,:“你不用擔心,他由我來解決。“張凡發現重傷的身體正在被外層的真元滋潤修護,自己的身體也在瞬間外移,霸血的一擊很快就撞擊在一層結界上,這使得霸血很是意外憤怒,

    霸血隨即收回霸血刀,發現張凡的身影已經不見,臉上憤怒不已,怒吼道:“是誰,是誰敢壞我霸血的好事?”

    而空中一樣沒有回答。此時,霸血憤怒之極,怒斥着蒼穹,咆哮道:“敢做卻不敢現身,難道就是那些藏頭露尾之人嗎?”

    此時,空中傳來一個女子的悅耳聲音:“我不現身,是因爲我不想殺你,如果我一旦現身,恐

    怕你會追悔莫及的。”

    霸血悶哼一聲,大喝一聲狂妄,憤怒的說道:“我霸血縱橫古月界已有百餘年,可還沒有怕過誰,少給我故弄玄非。”

    “你真的想見我,真的不後悔?”清脆的聲音再次響起。

    霸血憤慨的說道:“別藏頭露尾,還是現身與我一見吧,不然,今天你修能離去。”

    “呵呵,天下間還沒能敢對我說這句話呢,我要離去。天地間還找不出幾人可以留下我的人。”

    悅耳的聲音再次響起。

    霸血不甚在意,憤怒道:“再不現身,非要我*你不可。”

    這時,一個美麗的身影慢慢的浮現,在她身後,張凡正被一道白色的光芒所包裹,看到這一切,霸血臉上浮現出擠死陰狠,冷冷的道:“就是你敢壞我好事?”

    月滿神不甚在意的笑了一笑,說道:“你覺得呢?”

    霸血看着美若天仙的月滿神,臉上的浮現出幾絲鬼魅,回答道:“如此年輕卻犯如此愚蠢的事,難道你不後悔,不過…..”

    月滿神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只是淡淡的說道:“收起你心中的邪念,我現身與你一見,就註定了你不會活過今晚。”

    霸血大喝道:“狂妄,無知小女竟如此張揚輕狂,我霸血可不是什麼憐香惜玉之人,等下弄疼你了,可別怪我。”

    月滿神對於霸血的無禮,並不在意,只是微微的仰望着蒼穹,靜靜地說道:“在死之將至,還有什麼遺言流在這世上,我給你這個機會。”

    霸血思索着月滿神的話,不屑的回答道:“你是誰?憑什麼可以殺了我?”

    月滿神只是淡淡的說道:“我存在之時,三派四城還沒存在,我是月界的神。”

    霸血聞言大笑道:“月界之神,你好狂的口氣,我看不過是浪得虛名罷了。”

    月滿神道:“信不信有你,我知道你的宿命,所以當然知道你的結局,既然你不想留下什麼遺言,那麼我現在就結束了你的宿命吧,它最終還是會走向終點的。”

    霸血聞言,雙手緊握着霸血刀,警惕的看着月滿神,而月滿神依舊是那樣的站在那裡,只是眼神微動,一股無形之力,瞬間將霸血定在原地,霸血見自己被氣機鎖死,臉上也流露出驚詫,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女子只是一個眼神就將自己鎖定在原。

    霸血的心中也浮現出後怕,此時,霸血也推動體內的真元,想要掙扎逃穿,只是月滿神已經不會給他這個機會了,月滿神低吟道:“這就是你的宿命。你一生都只爲他人作嫁。”

    。話落,月滿神右手一揮,霸血身上的修爲就不斷地流出,朝着張凡流去,不斷地作用在張凡身上,

    霸血見此口中怒吼連連,咆哮的吼道:“我要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

    月滿神眼神一如往常,看着霸血說道:“你身

    上藏的靈識正好是張凡所需之物,現在正好物盡其用。”

    話落,霸血身上飛出一物,那麼似乎又靈異的朝着張凡飛去,霸血此時已經快接近瘋狂的地步,自己的修爲正在不斷地流逝,自己也在慢慢的接近蒼老,可霸血除了憤怒怒吼外,並未能改變什麼,只是在這本就不安靜的夜空平添了幾分悲涼。

    很快,霸血身上的修爲全部的流入了張凡體內,月滿神看着漸漸蒼老的霸血。臉上流露出幾許惋惜,低聲道:“我說過,我現身一見,便是應徵了你的宿命,你又何必呢?我本無心殺你,可是宿命難爲,你或許會怪我,但是這終究是你的夙願。

    月滿神看着還處在生死邊緣的張凡,額頭的祈天輪瞬時出現,三尺大小,形同月牙的祈天輪顯得很是秀美精緻,月滿神意念一動,祈天輪便瞬間放大,局勢發出一道白光,進入了張凡的體內,不斷地幫助他修補破損的經脈,慢慢的恢復張凡的身體機能。

    月滿神收回了祈天輪,月牙大小的祈天輪又再一次出現在月滿神的額頭,爲他沉魚落雁的美麗平添了積分點綴,顯得更加嫵媚動人。

    而此時,深入山淵的風月塵,正面臨着劫難,醜陋男子的攻擊瞬間而至,此時的風月塵已經毫無還手之力,只是靜靜地等待死亡的到來。

    此時,被風月塵鮮血侵蝕的萬滅神劍發出七彩的光芒,撐開一個結界,將風月塵包裹在其中,醜陋男子的攻擊很快就撞擊在萬滅神劍撐開的結界上,醜陋男子的攻擊與結界撞擊,發出了一聲悶響。

    而此時,萬滅神劍似乎有靈識般的自動從風月塵的身體上抽回,並升到風月塵的頭頂,不斷地盤旋,發出一股修護之力,作用在風月塵的身上,遏制住風月塵的傷勢,而此時,風月塵體內的極光也適時開始運轉,控制着風月塵丹田處的星雲八卦,不斷地吸收四周的靈元來修補和維護風月塵的元神。

    風月塵緩緩的睜開眼,發現自己並沒有死去,正感到意外,風月塵環顧着四周,找尋着醜陋男子的身影,發現對方正在不遠處,驚異的看着自己,風月塵收回了目光,發現胸口處的萬滅神劍已經不見,而風月塵發現體內的星雲八卦也在適時雲轉,爲自己的元神保駕護航。風月塵臉上浮現出一絲劫後餘生的慶幸,低聲道:“看來蒼天還不想我死,閻羅王還不敢收我的命。”

    風月塵意念一動,運起蒼穹九破中的混元決,配合萬滅神劍和星雲八卦,三者合力的修護着自己重傷的身體。

    醜陋男子見風月塵周身泛起七彩光芒,知道風月塵在運功療傷,自己好不容易纔將風月塵重創,現在豈能半途而廢,自己決不能讓他翻身。

    話時,周身黑芒涌現,隱藏在山洞中的黑芒不斷地朝他匯聚而來,醜陋男子控制着黑芒,不斷地壓縮累計黑芒,不多時,醜陋男子的雙手間便匯聚出一個邪惡無比的黑色能量球。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