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蒼穹九破 » 爭霸天下_第六十九章 無奈選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穹九破 - 爭霸天下_第六十九章 無奈選擇字體大小: A+
     

    與風月塵一模一樣的男子聞言,身體一震,順勢退後兩步,臉上滿是驚異之色,隨即臉色一般,瞬間變得邪惡無比,陰森的威脅道:“既然你知道這些,那麼。你也應該明白,接下來你自己的宿命吧!”

    風月塵不屑一笑,幽幽的說道:“我說過,宿命由我不由天。想殺我者我必殺之。”

    詭異男子臉色陰沉,回答道:“那我就看你那什麼來打敗我?”

    風月塵目光直視着對手,回答道:“狂妄,打敗你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只是很多人並未想付出那個代價而已,所以很多人被你所殺,但是,我說過,今天你遇到我,那就是你的死期。”

    話落,風月塵臉上浮現出一股視死如歸的氣魄。臉色堅定地看着對手,隨即風月塵手中的神劍朝天飛去。發出璀璨光芒。

    與風月塵一模一樣的詭異男子見風月塵使出這招,也猜不透風月塵到底賣的什麼藥,但是縱觀架勢,這似乎不像是在禦敵,好像是在催動什麼而已。

    此時,與風月塵一模一樣的詭異男子臉色顯得相當詭異,腦中不斷地回憶風月塵會的法訣,可就是沒發覺風月塵這是四處什麼絕技,這似乎只是很普遍的一招罷了,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

    對此,自以爲對風月塵修爲和法訣瞭如指掌的詭異男子見到風月塵使出這普通的一擊,臉上不禁浮現出前所未有的嘲笑,狂烈的大笑聲仔巖壁的反射後來回的震盪,由於距離的前後不一,導致了發生回聲,使得整個山腹中都響起了詭異男子嘲笑聲。

    風月塵對此不甚在意,嘴角掛着一絲邪魅,詭異的看着對手,不停地催動萬滅神劍,發出璀璨的光芒。

    兩人目光交接,詭異男子在見到風月塵嘴角浮現的邪魅後,內心頓時一落,似乎自己丟失了什麼東西一樣。

    此時,詭異男子的心境似乎發生了什麼變化,總感覺自己好像快要失去神一樣,修道之人的第六感,也就是來自靈魂之力,不斷地提示詭異男子,將要發生危險,可就詭異男子所見,風月塵發動的攻擊似乎平常之極,對自己似乎並沒有什麼致命的打擊,可是靈魂的第六感爲何來得如此強烈。

    此時,詭異男子臉色一沉,沉着的應對風月塵,詭異男子也運氣真元,催動着萬滅神劍,對風月塵發出致命一擊。

    風月塵見到此處,臉上的笑容更加強烈,冷冷的道:‘我說過我已經找到打敗你的方法了,只可惜你依然冥頑不靈,可能這就是宿命,你進註定要夭折再次。“

    話落,頭頂的萬滅神劍猛然朝下,朝着風月塵襲去。

    這一刻,詭異男子臉色扭曲,大吼道:“不,我要殺了你,沒想到你如此狠毒,不。。。。。。“

    廝聲的吶喊也沒能停留萬滅神劍一秒,萬滅神劍依舊用最爲快捷的速度朝着風月塵席捲而去。

    這一刻,時

    間彷彿靜止,詭異男子臉上的扭曲度正慢慢的變大,只可惜現在想要脫身已經無力迴天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萬滅神劍朝風月塵斬去。

    說是遲那是快,瞬間至強神器萬滅神劍便穿透了風月塵的心臟,這一刻如萬年前的剎那十分相似,在這油盡燈枯的時候,風月塵腦宇中慢慢的放下了所有的仇恨,藉着那短暫的剎那,回憶着生命中最爲美好的時段,父親母親妹妹還有月滿神還有張凡…..他們都好似揮手向自己道別,一切的一切快得讓人無法接受。

    萬滅神劍在進入風月塵的體內,便瘋狂的吞噬着風月塵的真元,不斷地將風月塵推向生死的邊緣。

    鮮紅的血液染紅了風月塵的白袍,胸口噴涌而出的鮮血不停地低落在神劍之上,似乎在訴說着這一切的悲涼。

    詭異男子此時也和風月塵一模一樣,臉色扭曲,似乎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只見此時,詭異的男子突然身體被一道白光圍繞,很快就消失了身影。

    白色光芒不停地閃耀蠕動,訴說着異樣事變。

    風月塵忍受着身體帶來的巨痛,慢慢的回憶着過往,可是痛入錐心的疼痛卻將風月塵拉回了現實,風月塵看着詭異男子蜷伏成一團白蛹,臉上浮現出幾分自嘲,低吟道:‘看來我還是沒能殺得了他。

    風月塵低頭看着胸口的神劍,低吟道:“看來最終還是你陪着我。”

    而此時,再次蜷伏成一團蛹的詭異男子此時卻慢慢的蛻變,很快蛹的邊緣便出現處死死裂紋,帶着絲絲震動,很快蛹就被一道濃密的液體所清透,慢慢的一個背背羽翼的醜陋男子出現在風月塵的不遠處。

    那詭異的男子相貌甚是醜陋,如入從地獄走出的惡魔,兩對溼淋淋的翅膀不停地揮動,訴說着他的詭異,只見此時,那醜陋的男子看着風月塵的身影,醜陋的臉上扭曲的變形,似乎在痛恨風月塵差點讓自己形神毀滅之仇。

    風月塵此時看着他的樣子,已經沒有力氣再次詢問了,只是無奈的笑了笑,思緒似乎再次回到了從前。

    而此時,醜陋的男子揮動着羽翼,升到風月塵的頭頂,憤憤的看着風月塵,嘴裡不斷地流出骯髒的唾液,冷聲道:“你最終還是沒能逃出我的手心,不過我不得不讚揚你,你是唯一一個識破我奧秘的人,如此年輕就有如此魄力,而且還會數種絕妙的法訣,和天下罕見的神器,這真是難得,可惜天妒英才,你註定要成爲我的一部分,我的確如你所說的那樣,實力根本不堪一擊,但是我卻有模擬一切的實力,所以古往今來,無數的修真強者都死在我手裡,呵呵其實他們並不是被我所殺,而是被自己的力量所殺了罷了,他們是自己殺了自己,但是你雖然知道,但也無法挽回敗勢,註定的命運,你還是屈服吧,你應該感到很高興,因爲,你將成爲我身體的一部分。”

    話落,身體筆直朝下,朝着風月

    塵飛去,對於醜陋男子的襲來,風月塵已經沒有力氣逃避,在這最後時刻,風月塵臉上浮現出了幾分淡然,或許自己就會這樣消失了吧,一聲無奈的嘆息似乎在述說着少年心中的悲涼,自己是這種悲涼,又有幾人明白,相逢處,來時路;今生殘緣,來生再訴。

    風月塵閉上了雙眼,靜靜地等待着死亡的來臨。

    而與風月塵走的截然相反的慕容雲天一路上也際遇不斷,一路上,慕容雲天發現了許多的靈異的修真者,但都被慕容雲天一一擊退,此時,慕容雲天在擊退了一隻妖獸後,臉上流露出明顯的疲倦之色,看着黑幽幽的山洞,慕容雲天臉上流露出幾分嚴峻。

    慕容雲天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傷勢,自己傷勢並不重,重的是真元的過度消耗,此時感覺有些力不從心了。

    慕容雲天現在思索着眼前的情況,自己現在自己是進是退,自己必須得拿個主意,僵持徘徊下去,對自己明顯不好。

    但是一樣不肯認輸的慕容雲天意識鎖定遠方,似乎察覺出此地暗藏玄機,如果自己能得到那傳說中的神農鼎,那自己就可以名揚天下了。

    慕容雲天強定了定神,心中一定,繼續的超前走去,看看漆黑的山洞中不時的傳來一聲聲怪響,慕容雲天也顯得很是謹慎,慢慢的朝着洞內深處走去,腦中的意念不時的搜索着前方的動態。

    在慕容雲天前行了數裡左右,慕容雲天來到了山洞的盡頭,在山洞的盡頭比過道要略大一些,在山洞的盡頭的正中間,立着一口井,在井旁赫然立着一塊石碑,石碑高一丈有餘,玄黑色的石碑刻着三個古緣大字——塵緣井

    慕容雲天看着這口顯露出幾絲古怪的井,發出家傳絕學對深井進行全方位的探索。

    在經歷了一段時間後,慕容雲天收回了意念,眼神怪異的看着深井,低語道:“這口井真是奇怪,似乎有某種力量在阻隔着自己的探測之力,將自己發出的探測之力要你吸收,妖魔就轉移開去,使自己查看不出任何有關這井的有用信息。

    慕容雲天似乎並未顯得很驚訝,這應該在他的意料之中,因爲他能感覺到這口井的獨特,慕容雲天見此,不慌不忙的從身上去下一物,是一個被刻滿古怪花紋的盒子,盒子四周被古怪的符咒所包圍,中間一個巨大的陰森骷髏,訴說着它的詭異。

    慕容雲天慢慢的打開手中的盒子,突然盒子中冒出一股青煙,很快青煙就匯聚成一個飄渺的老者。

    慕容雲天看着老者,很是鞠禮的一拜,說道:“弟子慕容雲天拜見師傅。”

    而那個青煙老者看一眼慕容雲天,冰冷的回道:“你叫我出來究竟是爲了何事?”

    慕容雲天眼神中閃爍着一樣光彩,恭謹的回道:“徒兒現在遇到一個很棘手的事?”

    青煙老者環顧了一眼四周,說道:“就是這口枯井?”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