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蒼穹九破 » 爭霸天下_第五十一章 閒情雅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穹九破 - 爭霸天下_第五十一章 閒情雅緻字體大小: A+
     

    風月塵四處打量着房間,含趣的說道:“看來有美女在身邊,什麼事都好辦。”

    月滿神咧着嘴,婉約的笑道:“現在知道有美女在身邊的好處了吧,格格。”

    風月塵環顧玩四周後,拉着月滿神,神情幽默的問道:“雖然有兩個房間,但今晚我們還是同睡一張牀吧!”說完就像把月滿神抱入懷中,可月滿神哪裡會察覺不出風月塵的意圖,在風月塵相抱入懷裡的那一剎那,身體蠻腰蛇回,機靈的躲過風月塵的擁抱,站在離風月塵一米開外,含笑的看着風月塵。

    風月塵在撲了一個空後,身體迅速朝月滿神靠近,想再次將月滿神拉入懷中,可是月滿神靈識驚人,每次都能識破風月塵的軌跡,輕而易舉的就都開了風月塵的追逐。

    風月塵立身不動,看着月滿神說道:“看來某些人是不聽話了,是該”教育教育“了。”

    月滿神則是調皮的眨着清澈蔚藍的眼睛,似懂非懂的嬌畛道:“那你能拿我怎麼辦,哼。”

    風月塵臉上,表現的有幾分失落,可心裡早已謀上一計,風月塵說道:“好了,不和你鬧了,和好吧!”

    說完就上前想要再次牽住月滿神的玉手,月滿神眼含奇異,臉上波瀾不斷,只是任由風月塵靠近,或許月滿神早就看穿了風月塵的“詭計”,只是心照不宣罷了。

    風月塵在牽住月滿神的玉手後,左手順勢將月滿神摟入懷裡,壞壞的笑道:“現在看我不收拾你,呵呵,知道什麼叫防不勝防了吧!”

    月滿神則故意嬌畛道:“哼,臭小子居然暗算我,現在就知道欺負我,以後還得了啊。”說完一幅不依不饒,誓不罷休的模樣。

    風月塵看見月滿神嬌羞欲止的模樣,心中勝似喜歡,眼含神情,注視着月滿神,嘴脣輕輕地印在了月滿神的嬌脣上,月滿神身體頓時一怔,隨即就癱軟在風月塵溫暖的懷裡,盡情享受這份欣喜和歡快。

    正當風月塵吻住月滿神的時候,風月塵明顯察覺到了什麼,依依不捨的鬆開了月滿神的嬌脣,故意嘆氣道:“那小子還真來的不是時候啊!,不過不知道那傢伙見到你會不會記仇啊,那我可就說不準了。”說完留戀的鬆開月滿神,眼神打趣的在月滿神身上來回的遊梭。

    月滿神微微整理了一下衣服,憋着嘴笑着說道:“哼,我又不是打不贏他,怕他幹什麼。”

    風月塵聳了聳肩膀,一臉無奈的說道:“張凡那小子可苦啊。”

    月滿神在風月塵耳畔輕輕地低語道:“其實你比他更苦,格格。”

    這時,屋外傳來張凡那街頭吆喝的聲音;“風月塵,快出來,我來看你了。”

    人在外,可聲音可先到,風月塵牽着月滿神上前等候,很快,還以一副玩世不恭樣子的張凡大咧咧的進了屋,才發現風月塵身旁有個美麗的女子,赫

    然就是當日在樹林裡傷他有救他的女子。

    張凡也知道着女子已經和風月塵配上了一對,當初那點仇還能計較嗎,張凡嬉笑的環顧着風月塵,打趣的說道:“一個月不見,你小子可是豔福不淺啊,沒想到還金屋藏嬌啊,。”說完眼神還不忘故意的瞟瞟月滿神,以示會意。

    風月塵則回到:“你小子是不是皮子緊了,找送啊。”

    而張凡,順勢後退兩步,與風月塵保持一定的距離,信心滿滿的笑道:“呵呵呵,士別三日刮目相待,我可不是當初那個隨便就可以被你欺負的張凡了。”

    風月塵上前一步,說道:“你小子長本事了?”話語中故意帶着一絲挑釁。

    而在一旁的月滿神含笑的看着兩人,想看看這對好兄弟是怎樣鬥氣的。

    而張凡明顯有些畏懼風月塵,但在美女面前又不甘落下風,瞟了一眼月滿神,說道:“呵呵,今天看在嫂子在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計較了,在下張凡,見過嫂子了。”

    風月塵嘴角泛起一絲奸笑,知道張凡在給自己找臺階下,自己又何必用的別人下不了臺呢,說道:“好,那就下次再較量?”

    張凡毫無畏懼的挺直身體,正氣的說道:“下次較量就較量,誰怕誰。”

    而月滿神則笑着打援道:“上次誤傷與你,深感抱歉,還望你海涵啊!莫要怪計。”

    而張凡則摸着腦袋,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沒事,正所謂不打不相識,看一打,我的兄弟就找到媳婦了,這不是好事嗎?”

    月滿神臉色一紅,有些不好意思道:“只要你不怪記就行了,初次見面,一點薄利,還望收下。”說完不待張凡同意,指尖靈光涌動,一股真元便在月滿神彈指間飛入張凡的體內。

    張凡先是一愣,隨即一想,這必是好東西,她沒必要要加害於我,張凡則抱拳謝道:“嫂子客氣了,我都沒帶什麼禮物來,卻收下嫂子的禮物,叫我怎麼好意思,但這都要怪風月塵,既然嫂子來了,就應該通知我嗎,害的一份薄利都沒有。”

    而風月塵則在一旁壞笑,風月塵看着張凡說道:“好了,他叫月滿神,你來有什麼事嗎?”

    而張凡則收起嬉笑的嘴臉,一臉嚴肅的說道:“我怕你小子剛來,又傻里傻氣的不知道如何變通,明天休息一天,明晚就選出自己的對決選手,但爲了保護修爲高的人不在第一二倫中相遇,就設立了每派每城獨立選出以爲修爲最高的選手參加決賽,每一次比賽完後,都會給選手一天的休息調養時間,每一次比賽都會有三派四城的高手在場外護航,應該不會發生什麼失手傷人的事件,明白了不?”

    風月塵則故作疑惑的問道:“每派每城都可以保送一個參加決賽,這不是對外來的比武參賽者很不公平?”

    張凡嬉笑的說道:“說你不懂,你還不信

    ,其實大會的策劃者早都想到了這些,其實外來的修真者在選拔總賽中失敗了,也可以向大會單獨提出挑戰的意見,如果你打贏了那些保送選手,你則就有資格參加最後的總決賽了,放心好了,其實很少有人這樣做的,因爲他們明白,三派四城培育出來的傑出弟子,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呢,所以大都不會這樣做,因爲他們自己還是要在乎自己的聲譽的。”

    風月塵則明白了幾分,說道:“你呢?是被保送,還是和我一樣努力戰鬥?”

    張凡則有些尷尬,瞟了一眼月滿神,嬉笑道:“嘿嘿,我們可是兄弟啊,我怎可拋下你呢?我當然會和你一起並肩戰鬥的。”

    風月塵明白這是張凡的說辭,風月塵可明瞭,張凡有機會會不上的,明明就是沒被看上嘛!風月塵則故意笑道:“嘿嘿,你小子可夠兄弟之間的情誼啊,你對這裡熟不熟,熟就帶着我和月兒出去轉轉,也好熟悉一笑地方,隨便看看那些高手,多向他們學學,說不定哪天會用上呢?”

    張凡則滑稽的走到風月塵面前說道:“呵呵,你算是找對人了,我八歲那年師傅曾對我來過這裡觀看上一屆的比賽,呵呵,不過聽說上一屆第一名回味着一屆的第一名頒獎,被望着我,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獎品,每一屆的獎品都是有三派四城輪流發放,上一次是黑暗城,則依次則輪到萬劍宗了,真不知道他們修真第一門派會拿出什麼像樣的獎品,真令人期待啊。”說完一幅陶醉的樣子,好像自己已經站在古月界第一少年的領獎臺上一般。

    風月塵笑着看着月滿神,說道:“被吹了,不努力,什麼也沒有,還是出去逛逛吧,說不定會遇上什麼好事呢?”說完一臉神秘,不待月滿神和張凡回道,就搶先朝門外邁去。

    一路上張凡給風月塵和月滿神簡紹了很多地名典故,這也是風月塵瞭解明白了很多東西,三人一路有說有笑的欣賞着九鼎山的壯闊雄偉,這時,張凡偏頭看着月滿神問道:“開始被風月塵問得給忘了,還未請教嫂子出自那座名山大川,爲什麼有如此修爲,爲什又不來參加這次的比武大會啊?嫂子一出手,恐怕就是修真界的三大天才也得打得趴下,我說的是不是啊!”

    月滿神看了一眼風月塵,對於張凡一口一個嫂子,叫的有些害羞,回答道:“我跟他一樣,都不是來自名山大川,只是一個普通的修真者而已,其實只要是心中心無雜念,你的修爲很容易達到那個境界的,修真其實在於領悟,不管你修真時間的長短,有人朝坐悟道,夕成仙就是這麼一回事,也有人蔘悟一生,都無法聚集半分靈元,所以,修真在於機緣巧合,所以你現在還記不得,說句實話,我對那個比武大會並不感興趣,還是交給像你這樣的有志之纔去爭取吧,我可淡薄這些了,其實你在人多的地方就叫我月滿神吧,嫂子一口一個,可令我不好意思!呵呵。”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