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四十八章 三清玉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四十八章 三清玉尺字體大小: A+
     

    老者神情有些沮喪,再次緩緩的說道:“我本打算藉助道家至寶——三清玉尺,以三清之力,融道教多法,打算清除天蒼體內的血煞之氣。可是這一做就是數萬年,可惜我沒但沒有在這數萬年的時光中清除天蒼體內的魔煞之氣,反而在一次次的打壓中越演越烈,現在,我幾乎耗盡畢生修爲,藉助三清玉尺也只能勉強於和天蒼體內的魔煞之氣打個平手。我現在不行了,也正好應了那個神秘人的話,或許是該由一個人來接替了。”

    老者說道此處竟然哈哈大笑起來,可表情似乎帶有幾分自嘲:“老夫修真萬餘載,沒想到到頭來一場空,但是爲了好友而損及修爲,也值,現在我也堅持不了多久了,過不了多久我就將永遠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可是在我快走的時候,不知你能否答應我一件事情,我願把到家至寶三清玉尺作爲獎賞。“

    張凡深呼一口氣,緩緩說道:“你不是要我幫你鎮壓他吧!“

    青衣老者停止了自嘲,轉頭一臉認真的看着張凡說道:“我知道任務可能有些艱鉅,我最多還能守住他兩年,等兩年一過,他便會在現人世,只希望你能竭盡全力幫他化掉魔心,從此走入正道。”

    張凡低着頭說道:“前輩,我張帆的確對那所謂的三清玉尺很感興趣,也很想得到,但我張帆還算一個講性用的人,如果我感應了前輩你,就比當竭盡全力辦到,只可惜我並未有那個實力,就你所知,他修煉如此之久,早都成爲一代霸主,在短短兩年的時間內我又怎可達到那個高度,或許晚輩有心無力,這次不能幫前輩了,晚輩現在還有要事在身就不在耽擱了。”說完轉身朝着洞外走去。

    可是那老者聽聞張凡的話後,神情激動,有些茫然的在哪兒傻笑,很快便七竅流血暴斃倒在洞中,張凡察覺到不對,纔回過頭,馬上上去扶起老者,沒想到那青衣老者竟一時血脈衝頭而死,張凡見到這一切,流露出無聲的感嘆,修真萬餘載的高人到頭來也沒幾個真的能看破世間紅塵,難怪修真真正的阻撓就是自己那顆心啊。

    可是這時,洞中突然陰風大作,血池的中渾噩粘稠的血液不停沸騰,朝外涌現,石像周身黑芒涌動,數不清的惡魔幻影從血池中飛出,不斷地撞擊在三清玉尺上,三清玉尺似乎也知道事態嚴重,旋轉的速度迅速加快,發出玄青色的光芒一一擊退那些飛來的惡魔。

    可是宿主已經死去,三清玉尺儘管乃道教的神器,但沒能得到宿主的能量的維持,很快就敗下陣來,這時,石像猙獰萬象,無數的石塊紛紛脫落,三清玉尺被血池中幻化的惡魔*得不斷上升,最後無奈的發出“碰”的一聲,玉尺被狠狠地彈飛,落在了張凡身前,而石像再三清玉尺被擊退彈飛之際,氣勢一增,身上石塊脫落的速度加劇,腳下的血池翻雲覆雨,很快石

    像就被學無所包裹,讓人看不清裡面所發生的情況。

    張凡心知不妙,知道被青衣老者鎮壓的惡魔將要現世了,但現在自己也別無選擇,張凡雖然整天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但還不是那種見危難就逃跑的小人,當然這也是風月塵願與他交往的一個原因。

    張凡拾起身前的玉尺,那張手中,那玉尺好樣式感應到了什麼,在張凡的手中發出璀璨的光芒,張凡看了一眼因氣急而暴斃的青衣老者,又看看手中的玉尺,暗自道:“看來上天註定要我挑起這個職責,那我就順應天命,竭盡我全力幫你完成未了的心願吧。”說完,上前俯下將青衣老者死不瞑目的雙眼合上,手中握着玉尺,神色嚴峻的盯着石像,準備迎來即將到來的暴風雨。

    而正是此時,張凡心神一震,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失落,彷彿自己心中丟失了最爲重要的東西,張凡看了一眼身後,有些不知索然的自語道:“難道這也是因爲我內心的膽怯而產生的心理作用嗎?還是風月塵他出事了?”張凡又看了一眼,被血霧包裹的石像還在繼續變化的,張凡正了正神,運起真元,強行將心中的不安壓下,現在自己的可的面對着變態的惡魔。玄青色的真元遍佈全身,將張凡牢牢地伏在中央,張凡神色警惕,專注的盯着石像。

    被血霧包裹的石像起始彼浮,膨脹到一定程度,又往回收縮,無邊的魔煞之氣,充沛四周,在整個山洞襯托的猶如地獄,張凡立於其中,右手緊握仙劍,左手拿着泛着青芒的三清玉尺,臉色鎮靜看着石像。

    石像在經歷了一段虛實變化後,猛然爆炸,以後厲吼響徹洞內,爆炸產生了餘波震得張凡不斷後退,退後三丈才穩住了腳步,神情驚愕的看着前方,只見一個身披披風,衣着道袍,腳踩魔芒的男子出現在張凡眼前,古怪男子神情威武霸道,眉宇間透露出絲絲煞氣,可似乎有着幾分茫然與不知,眼神凌厲的看着張凡,張凡知道自己今天難逃大劫,也該命中有這一劫,面對萬年前的之強高手,張凡毫無畏懼,在面對邪惡時,展現出了正道應有的一面,張凡神情冷漠的看着古怪男子,說道:“你就是天蒼?”聲音雄渾,沒有絲毫的膽怯恐懼。

    而被稱爲蒼天的古怪男子臉上泛起魔芒,厲聲喝道:“你是何人,竟知道我的名字,但你修爲如草狗,還不夠我一擊的,快滾開,別當我去路,我剛重生,可不想殺你這般無能之輩。“

    張凡毫無畏懼,跨前一步,眼神憤怒的說道:“在下張凡,我知道你的名字,那是從你的以爲故友那裡得知的,現在他就死在我身後,他就是因爲想幫你,才耗盡畢生修爲,歷經萬年,幫你出去你身體內的魔煞之氣而死,現在你也終於現世了,你打算怎樣?“

    天蒼聞言,被魔煞之氣包裹的臉上氣息萬變,似乎在他腦

    中的深處還存在着什麼,可突然顫動的魔芒變得平息,那個天蒼笑道:“哈哈哈哈,我乃萬魔之主,我乃天地至強的存在,我是永生不死的,哈哈哈哈。”

    張凡不屑一笑,回道:“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別做井底之蛙,目光短淺,天下的能人異士數不勝數,你還算不上什麼天下第一。”

    天蒼聞言,周身氣勢一放,便將修爲提升至極致的張凡壓倒在地,笑道:“放屁,我就是天下第一,看到沒,我連手指都不用動,就可以殺死你,哈哈哈哈,向我求饒吧,或許我會饒過你。”

    張凡被天蒼的氣勢所產生的力道狠狠地按在地上,張凡心中也不禁生氣一股失落,自己已經將修爲提升至極致,可以連一擊之力都沒有,純粹就是一邊到嘛,張凡心裡也知道,自己今天恐怕凶多吉少,把心一橫,自己就算是死,也要捍衛自己的尊嚴,張凡想掙扎着站起來,可惜與對方的修爲差距太大,自己根本就怕不起來,張凡見狀,嘲笑的說道:“天下第一,就不知道遇到當初封印你們萬千妖魔的神秘之人會怎樣?恐怕也會在他面前說大話嗎?哈哈哈。”

    天蒼的周身魔芒閃動,外圍的氣勢瞬間加強,*得張凡重傷吐血,狠狠地說道:“小子,你的話只會加快你的死亡罷了,你最好注意了,還是說說你手裡的玉尺吧,在我的記憶中,好像不應該是你的吧。”

    張凡憤怒的笑道:“以前不是我的,但現在他就是我的,這玉尺我在我手,就到表了我要淨化你。”

    天蒼不屑笑道:“就憑你?”

    張凡眼神直直的看着天蒼,沒有絲毫的閃避,堅定地說道:“現在不行,不代表以後不行。”

    天蒼帶着幾分打趣的口吻說道:“呵呵呵,有意識,本來我是打算殺了你這螻蟻的,但現在發現你還有幾分氣節,好,今天我魔主剛復活,就放你一命,看看你小子能否兌現你的諾言淨化我,哈哈哈哈哈。”說完身影一淡,整個人便消失不見,四周被施加的氣勢也隨之煙消雲散,張凡從地上艱難的爬起來,看了一眼手中的三清玉尺,苦澀一笑,心中像是打翻了五味醋,很不是滋味,張凡見天蒼也然離去,自己也無待下去的必要,就想把青衣老者安葬後,便去和風月塵回合。

    可張凡在掘地時才發現此地堅硬無比,自己更不掘不懂,看着死去的青衣老者,同爲到家一脈,張凡很想爲他找個墓地,可惜山洞的地底堅硬如剛,憑自己的修爲根本無從下手,見青衣老者乃得道高人,便想盤腿而坐,擺出悟道而羽化的摸樣,也表達自己的一番心意。張凡見安頓後老者後,便馬不加鞭的朝回趕,與風月塵回合。“

    後來也就出現了,風月塵在洞口打量時,張凡衝急出來的樣子,也就是爲什麼張凡急着啦風月塵離開的原因。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