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四十七章 張凡所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四十七章 張凡所遇字體大小: A+
     

    此時,三派四城除了黑暗城的高手沒有聚過來以外,其餘的都聚在一起思索着對策,雖然明月被黑雲所遮蔽,但天空並未有陷入像死一樣的黑暗,龍遊山上空的修道人士都不約而同的發出光芒,照亮大地,一時間天空五光十色,在漆黑的夜空中顯得尤爲美麗。

    而衆人腳下的深淵則不斷地旋轉,發呼隆隆的聲響,沉重的聲音深深地震撼着龍遊山的衆人,絲絲煞氣藉助旋轉之力,不斷地朝外涌現,而場中卻無人可知這到底是什麼,藉着衆人身體發出的光芒,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深淵中彷彿被禁錮了萬千妖魔一般,無數的妖魔伸着血腥利爪,眼神兇狠,想要衝破結界,吞噬整個世界一般。

    此刻,衆人不僅要留心消失的黑影,還要注意腳下隨時可能發生的異變,衆人的心都被提到了喉嚨,氣氛在這一刻十分的壓抑。

    可是異變再次發生,旋轉地深淵突然停止了旋轉,而是朝着反方向再次旋轉,衆人的心再次緊張起來,一個個都緊握住手中的武器,如臨大敵一般,更有甚者,朝着前山遁走。

    反方向旋轉的深淵不斷地吸收剛開始吐納的殺氣,深淵也在此中變得渾濁,無盡的殺氣阻擋了大家的視線,深淵更是猶如一個大惡魔般,不斷吞噬衆人所發出的探測之力。使得衆人都不敢再次對他進行探測,深淵變得越來越模糊,到最後,黑色深淵居然奇蹟似地消失不見,這使得衆人都很意外,月色也在此時顯現出來,可衆人依然還未從中醒悟過來一般,都環顧着四周,深怕發生意外。

    可是在黑色深淵消失又一炷香的時間後,依然沒有出現任何異樣情況,這時三派四城中的萬劍宗的蒼鬱長老則對着衆人說道:“此番事件,想必大家都看得很是清楚,我想定是妖魔現世的前奏,天下或許在不久後就會陷入到一片妖魔大戰中,到時候還望天下修真之士竭盡全力,以應付將來的浩劫,現在我想那深淵已經遁走,我們現在暫時也不瞭解他的用意和目的,所以大家還是回去吧,準備明天的比賽,但你們要記住,在今後的日子裡,一定要努力修行,以保一方百姓。”

    衆人在聽到萬劍宗的蒼鬱長老的話後,一些門派的門主都帶着門徒紛紛上前告別,而一些散修這是自己轉身回去,因爲他們都無門無派,自己沒有那麼大的面子上前道別,而風月塵則注視被衆人圍在其中的蒼鬱,不知怎的,風月塵在這之前,從未見過此人,但風月塵卻敏銳的察覺到這蒼鬱有一股熟悉的氣息,好像是在無名山村那個黑衣首領垂死掙扎時所展示出的氣息,這使得風月塵很是納悶,心裡對這一切都暗自留意,如果當初的屠村之事真的是萬劍宗所策劃的話,那自己也得讓他們付出一定的代價,那怕是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也

    在所不惜,但是風月塵也明白,在自己沒有那份實力的情況下,暫時還不回去做,因爲理智的風月塵明白,自己的人生沒有彩排,沒有重來一次的機會。

    風月塵收起心中的思緒,轉身叫住張凡時,卻發現一個周身黑芒涌現的黑衣人站在月色下,略有所思的想着一些問題,風月塵猜測這邊是不被其餘各派各城所看同的黑暗城的人,而張凡看着風月塵眼中泛起的一樣色彩,也不禁朝着那個反方向看去,張凡看了一眼黑芒閃動的黑衣人,對着風月塵說道:“那就是四城中黑暗城的人,其實他們也並不爲惡,只是修煉的發掘屬於黑暗屬性,便被其餘各派各城所看不起,呵呵,還是走吧!”

    風月塵沒想到張凡會說出這些話,打量的笑着說道:“看來跟我在一起你進步了許多嗎?”

    張凡幽默一笑,怡然自得的說道:“滾你的,跟到你,盡遇到些倒黴的事,一見你,就差點被霸血那蠻憨子所殺,沒過幾天又被一那小美女打得重傷不醒,這裡又被你帶到那鬼山洞,差點就壯烈了,呵,你說那時候幸運過,還有好多的小事,我還沒和你算了,就這些恐怕夠了,要不是我思維敏捷,才高八斗,技高一籌,恐怕早都被你玩完了,還說幸運呢長見識了!”

    風月塵木了呆滯了一會兒,才壞壞的的笑道:“要不是我當初拼死在霸血的刀下救了你,恐怕你小子早都找閻王喝酒去了,還在這裡笑着。”

    張凡不語,轉身飛快的朝前山住處飛去,風月塵見狀,也朝着追去。而此時後山的人都三三兩兩的說着剛纔所發生怪異之事,慢慢的朝前山飛去。

    風月塵與張凡進屋後,把門窗都緊鎖,在確定無人的情況下,張帆才說道這次在陰洞中到底遇上了什麼,會使得他九死一生,就張凡說道,在和風月塵分道尋找慕容雲天的蹤跡時,他進入了刻有古篆“陰”的山洞。

    當時自己非常小心謹慎,深怕暴露了自己的行蹤,可在張凡進入這個山洞內,張凡並未感應到慕容雲天的氣息,但張凡任然謹慎,對於未知的東西,張帆並不像風月塵那樣經歷得多,自己一路前行,但過了不久就發現了一絲異常,這個山洞甚是詭異,四周都星星點點的刻着惡魔猙獰的兇樣,又前進了一點,到最後四周都是,張凡不敢大意,仔細的觀看石壁上所刻畫的內容,無非都是些惡魔現世,吞噬生靈的惡魔場面,但場面的血腥程度之令人作嘔,張凡見此心中也不得謹慎行事,處處堤防,留意着周圍情況。

    隨着張凡的深入,很快便走到山洞的盡頭,只見山洞的盡頭立着一尊長相猙獰的惡魔石像,石像的下方赫然存在一個血池,濃密粘稠的血液不停地冒着血泡,石像的頭頂懸浮着一把三尺玉尺,玄青色的玉尺不停

    地旋轉,發出玄青色光芒不斷的作用在石像上,打壓着血煞之氣的上漲,兩者一張一壓,使得整個空間保持着相對的平衡,張凡看見這一幕,心中驚駭不已,知道這必不是什麼善地,心中的直覺告訴自己,自己得儘管離去,晚了恐生異變,

    可正當張凡打算準備離去的時候,空間一個蒼老而沉重的聲音響起:“年輕人,打算一走了之,逃脫你不變的結局嗎?”

    張凡見狀,猛然回頭,打量着四周的情況,想查詢那個聲音的來處,神情警惕的問道:“什麼人,躲躲藏藏恐怕不是前輩的作風,既然你說話,就代表你有事要說,和不現身一見,也好顯現你老人家的作風。”

    可張凡的話在洞中迴盪,那個蒼老的聲音並未傳來會話,可正當張凡毫無察覺,有些失望的時候,打算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的時候,一個着裝道袍,手握玉劍,看上去六旬開外的老者出現在張凡眼前,張帆心神一震,暗道此人不簡單,對此,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張凡仔細的盯着眼前的老者,發現眼前的老者神秘無比,整個人看上去有些飄忽不定的感覺。張帆注視這老者說道:“在下張凡,青雲派下三十九代弟子,敢問前輩何人?”

    那老者只是淡然一笑,並未直接回答張凡的問題,而是轉而問道:“你可知此地是什麼地方,你有察覺出有什麼異樣?那石像又是何人?爲何會在次?”

    張凡再次看了一眼石像,但還是猜不出是誰,只得坦誠的回道:“晚輩愚昧,並未查看出有什麼異樣,也不知那是想是何人?還請前輩賜教。”

    青衣老者感嘆一聲,神情似有幾分感傷,似乎陳年往事勾起了他的回憶,可是究竟是什麼往事可以讓這位道貌仙君的老者爲之動容?

    張凡見老者陷入一段沉思,並未上前打斷,而是靜待老者。老者在沉思了一會兒後,回過神來,有些茫然的回道:“你不知道那也不怪你,只是你來便應了那個夙願,老夫就和你簡單的說說那個血池中的石像吧,其實此人也和你我異樣,出自道教一脈,其人名爲天蒼,乃數萬年前道教有名的絕世高手,後應參加除魔斬妖行動,再一次與巫魔戰鬥時,被其施法,種下魔心,在後由於種種戰役,使得他魔性大發,不可可控,便開始屠殺自己人,犯下諸多罪行,再後來的妖魔大戰中,正道不敵,很快就陷入了困境,可是後來天縱奇才,一位不知名的神秘高深出現,力挽狂瀾,硬是搬回了正道的劣勢,可正當他集合天下所有能人異士之力,打算以死封印這些惡魔的時候,我念天蒼與我關係不錯,便想法求於神秘人,由我自己封印看管他,然後想辦法去除他體內的魔氣。而後來,那個神秘人也答應了我的提議,便把天蒼交予我來封印。可是……”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