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四十六章 後山鉅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四十六章 後山鉅變字體大小: A+
     

    玄老看着手中的寶劍,臉色甚是複雜,不知道是不捨還是因爲這把劍已經跟隨與他多年,或許有着超越於武器的情感,玄老神劍一拋,七星仙劍便飛到了風月塵的手中,風月塵看着手中的仙劍。心中有着異樣的感受,並未因爲又得到一樣利器還感到歡喜,更感到的是一份責任,風月塵嚴肅的回道:“那就多謝了,我會善加使用的,等有朝一日或許我會讓他完璧歸趙的。”說完轉身繼續朝洞外走去。

    玄黃二老看着風月塵漸漸遠去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或許當一段一段宿命結束的時候,或許就算是修爲到了玄黃二老這個地步的人也會感到茫然吧!當風月塵的身影消失,空間卻傳來風月塵的聲音:“希望二位在天下大亂時,能爲人間百姓盡一份力吧。”聲音消逝,只留下玄黃二老嘆息的聲音,其實他們也明白,風月塵沒有當面說,那是因爲自己曾經曾危害四方,現在雖然改過自新,但突然要自己幫助正道,或許也有些爲難,這也是風月塵不願當面說的原因。

    風月塵離開了玄黃洞,站在原先的地方,心中感慨萬千,現在自己又背上了一個沉重的包袱,“算了,想太多也是白想,還是怎樣考慮現在吧”風月塵收起心中的失落。打量着陰洞,由於風月塵擔心張凡的安全,見張凡現在還未通知自己,再加上這裡的每個山洞都暗藏玄機,風月塵生怕自己的這個好兄弟遇上危險,所以決定先拋開找尋慕容雲天的下落,打算先找到張凡再說。

    可正當風月塵打算進入山洞找到張凡的時候,張凡卻出現在洞口,整個人臉色慌張,見風月塵也在洞口外,也不管風月塵說些什麼,拉着他的手就朝外飛去,風月塵明白張凡行爲雖然怪異,但一定有原因,肯定是這山洞不怎麼安全,須得馬上逃離這裡,風月塵也不阻撓,和張凡朝着洞口飛去。

    當風月塵和張凡到達洞口時,打算穿越慕容雲天的感應結界時,才發現,原來感應結界已然消失,風月塵對着張凡說道:“看來慕容雲天已經取得了寶物,而且已經回去了,我們也走吧,記得收斂起全身的氣機,我怕慕容雲天在洞外埋伏設計。”

    張凡聽後一言而行,兩人小心翼翼,隨即迅速的走出了山洞,風月塵出了山洞。就是出風神決,來查看附近的狀況,而得到的結果就是附近沒人,看着張凡焦慮的表情,再結合自己所經歷的一切,風月塵就猜到了這山洞恐怕是朝不保夕,危在旦夕了,而那慕容雲天也好像是察覺到了什麼,遠遠地逃開了這裡。

    可正當風月塵和張凡打算離開的時候,大地開始顫抖,發出隆隆的轟響聲,地表慢慢的龜裂並以洞口爲中心,朝着四周不斷地蔓延,風月塵怕這裡的情況已經驚動外人,等會兒便會有人來查看,到時可不好解釋,風月塵對張凡說道:“現在也顧

    不得許多了,咱們先儘可能的隱藏氣息,然後御氣飛回去,不然等有人見我們在這裡,恐怕我們很難解釋的清了。”說完便朝着住處飛去。

    在龍遊山比武會試的人在聽到後山有動靜,都紛紛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見聲音來自後山,都紛紛朝後山飛去,風月塵和張帆飛回住處時,正好看見有人朝着後山飛去,風月塵臉上浮現出一絲不容察覺的笑容,對這一旁還處於心驚膽寒的張凡說道:“我們也去看看熱鬧吧!”

    張凡聽的莫名其妙,有點丈二和尚摸到腦殼,神情古怪的看着風月塵說道:“剛剛纔從那裡趕回來,恰好沒人察覺,現在又要飛回後山,你這是唱的哪齣戲啊,一折又一折的。”

    風月塵則淡然的回道:“如果不去,我們可能會被懷疑,我們既不能第一時間出現在現場,也不能缺席現場,不然,肯定會讓那個慕容雲天懷疑的,出了這麼大的事,我們兩個閒小子還能坐着。”說完,便催促張凡隨着衆人朝着後山飛去。

    兩人達到後山時,後山的天空中已經停留下了不少人在觀望,由於不同人修行的功法屬性不一,真元所成的顏色也個不一樣,立於空中的人,身體發出各色光彩,在夜月下,看着尤爲美麗,張帆和風月塵都裝作不知情況的人,故意朝着身旁一個年僅二十來歲的一個少年說道:“兄臺可知發生了什麼事?我晚到,還不瞭解情況。”旁邊的那個少年看了一眼風月塵,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是聽見後山傳來巨響,便聞訊趕來想了解個究竟。”

    風月塵“喔”了一聲算是明瞭,謝過後,轉身神情專注和大家看着劇烈震動的後山,而此時,慕容雲天帶着風采蝶也趕了過來,四人見面寒暄了一會了,慕容雲天看着風月塵,笑道:“原來風兄也在此處,不知這裡發生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我慕容雲天來晚了,還不知道個究竟,還望風兄慷慨相告。”

    而身旁的張凡在得知慕容雲天和風采蝶並非是個好東西,只是在旁傲慢的看着眼前的兩人不再言語,連平時見面就要上去虛寒問暖風采蝶,現在也不再理會,慕容雲天臉色奇異的看着張凡,笑道:“張兄不知怎了,怎麼好像不怎麼歡迎我們啊?”

    而張凡不願與這些人爲伍,但現有不是揭發的時候,只得穩住形式說道:“今天被師傅被批了,是你,能高興得起來嗎?”說完便扭頭看着還在繼續“咆哮”的後山,不再理會慕容雲天等人。

    慕容雲天聽後張凡的話,神色有些尷尬,不曾想過張帆會這樣說,還以爲是這小子察覺大了什麼了,這時,慕容雲天只好尷尬的笑道:“張兄不好意思好,問道你的傷心事了,我還以爲是自己打擾到張兄說話了,令你有什麼不滿。既然是這樣,那我慕容雲天就向你道歉了。”說完

    就要向張凡鞠禮,風月塵爲了不使對方懷疑,只好打援攬到慕容雲天,的說道:“雲天兄,這可就見外了,正所謂不知者無罪,再說也是他自己得罪了師傅,纔會挨批,怎會管你的事呢?”隨即又向張凡心裡傳音道:“現在還不是和他撕破臉皮辦事的時候,等以後有機會了在行動也不遲。”

    張凡在會意風月塵的話後,懶懶的說道:“雲天兄可見外了,這都是我自己罪有應得,我怎能得罪那個老鬼呢?是不是?”

    慕容雲天見張凡已經給自己一個臺階,自己又哪有不下之理呢,慕容雲天含笑的對着張凡說道:“張兄想看點。我也經常被師傅罵,但是那畢竟是傳你絕學的人,如果沒有他們,就沒有今日的我們,再說他們也只是向我們有所成就的,所以,張兄別難過了。”

    說完,並問道:“風兄還未給我講解情況呢,我願洗耳恭聽。”

    風月塵笑着說道:“其實我也是剛來,我在運功療傷便呆在屋裡修行,後感覺有動靜,聽人說後山有情況,便和衆人趕來了,可能讓雲天兄失望了。”

    慕容雲天笑道:“這有什麼,需等會兒就有結果了。”

    風月塵也皮笑肉不笑的回道:“或許吧!”

    說完都和衆人看着腳下的後山,等待着事情的發展。隨着時間的繼續,大地顫動幅度越來越大,聲聲轟隆聲,淹沒了衆人的交談聲,四周的人都眼神奇異看着腳下的情景,或許有的人心懷鬼胎,暗道有什麼天材地寶將會出現,因爲一般的寶物出世都會引起一番巨大轟動,有的人只是想看看熱鬧,唯恐天下不亂的表情,而有些人卻暗自焦額,因爲有些修爲高深的人似乎猜到了許多,這裡的變速,恐怕不是空穴來風,總之,人們的臉上都顯露出不同的表情,各自的揣摩着心事。

    龜裂裂紋隨着劇烈的震動越來越大,很快就將整個後山瓜分成數塊區域,在一陣強烈的顫抖下,轟然倒下,整個龍遊後山慢慢的朝着下面陷去,很快,龍遊的山彷彿是被神器劈開的一樣,孤零零的剩下半座山峰矗立在羣山之間,頗顯幾分孤獨的味道,而被旋下的後山還在保持着繼續下沉,很快,所有的泥土和草木都好像被吞噬了一般,消失不見,只留下一個黢黑打深淵在不斷旋轉,巨大的深淵中泛着濃郁的黑氣,彷彿是地獄的惡鬼要衝破封印一樣,看得衆人紛紛揪心。

    黑色的深淵不斷旋轉,突然,一道沖天黑氣直衝雲霄,把月光遮蔽,幾道黑影嗖的一下,朝着四方飛去,不見蹤影,衆人見此,心知不妙都暗自戒備,如臨大敵一樣,而風月塵只是淡淡的看着這些,不爲所動,而旁邊慕容雲天,臉色變幻莫停,看了一眼鎮靜的風月塵,眼神中滿是不解與猜疑,但怕風月塵察覺,只是一眼,又繼續注視着事態的發展。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