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三十七章 首次比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三十七章 首次比賽字體大小: A+
     

    黑衣男子慕容雲天慚愧一笑,說道:“兄臺見笑了,我和你一樣,也是一個無名無派之人,至此來這裡也是受家師所託,入世修行來簡練這二十年來的成果,呵呵呵,其實我們很像喔!”

    黑衣男子慕容雲天收起手中的摺扇,風度翩翩的躍身而起,與風月塵並排而立,看着遠處的景色,風月塵對此也不追問,淡淡的說道:“兄臺的希望很大啊!”

    慕容雲天有些差異的問道:“兄臺何處此言呢?”

    風月塵落寞一笑,搖了搖頭,深情有些怪異,讓人似懂非懂,過了許久才緩緩說道:“憑感覺吧,我以前的師父曾說過,真正的高手一般都不是愛顯露的,也是很謙卑的,所以,你知道的。”

    慕容雲天雅然一笑,神情很是高興,說道:“今天有幸結交你等朋友,乃我慕容雲天之大幸,不過看兄臺的舉止談雅,恐怕也不是普通人吧!”

    風月塵神色怪異地說道:“你就不怕你看錯了。”

    慕容雲天看着風月塵說道:“其實你的修爲真的到那個境界我還真不知道,但我想應該不會很差,至少現在的我看不透你。”

    風月塵笑道:“也對,也不對,算了,還是不了這番方面的問題,說說兄臺的事吧。”

    慕容雲天似乎覺察到了什麼,也沒有再加追問,只是溫和的說道:“月塵兄不知想聽我的什麼事?如果是知道的,我必當竭盡所能。”

    風月塵笑道:“不知兄臺可聽聞,現在修真界的三大天才,以你來看,他們這三人又有什麼看法?”

    慕容雲天沒想到風月塵竟會問他這個問題,一時也不知怎樣回答,思索良久後,纔回到:“其實這三人我也沒見過,他們的傳聞也都是道聽途說,談不上有見解,如果月塵兄硬要我說上一遭,我覺得他們並非傳言的那麼厲害,其實他們也是歷經磨礪纔有那份修爲,也或許有一定的機緣恆生,但這些都是可與而不可求的東西。

    風月塵淡雅一笑:“兄臺好見解,真是相逢恨晚啊!只希望在比試的時候不要同臺相遇啊。“慕容雲天也隨即一笑,說道:“我也希望,只求蒼天別這樣命運捉人就好,”

    此時,張凡也湊上前來,雲裡霧裡的聊了幾句,就這樣,風月塵和慕容雲天兩人聊了良久才起身一起回去,風月塵見要分路前行時,不禁說道:“今天聽仁兄一席話,真是甚讀十年書,現在也要別過,只祝仁兄此次功成名就,揚名立萬。”

    慕容雲天笑道:“看來也只能借你吉言了,只希望那句話以後別應驗了。”

    風月塵淡淡的回道:“如果相遇了,那或許也是宿命,就當一笑別過罷了。”

    慕容雲天大笑道:“好一句一笑別過,能結交你這等人,真是我慕容雲天的福氣,哈哈哈哈,就此別過,說完與風月塵等人依依別過,便轉身離去。

    看着那遠去消失的人影,風月塵臉上露出難解的神態,風月塵仰天一嘆,或許一年後的大會會起伏跌宕了,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風月塵轉身看着還在張望的張凡,打趣的說道:“喂,人家已經走遠了,你不可是喜歡啥樣了人家了吧!看你今天擠眉弄眼的討好人家。”

    張凡在風月塵的打趣中回醒,神色有些慌張,但還是逃不出風月塵的眼睛,只好說道:“別小看那個隱忍不發的女子,呵呵呵呵,說不定人家擁有比你還深厚的修爲呢,要追人家,就得努力喔!”

    張凡有些不可思議的望着風月塵,說道:“你說那個叫風采蝶的姑娘的修爲比我還深?”

    風月塵見他那副神態,說道:“別以爲出自什麼三派四城就很了不起,要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不是叫過你要謙虛嗎?其實你要小心的是那個叫慕容雲天的人,我敢斷定他的修爲絕對可以和那所謂的修真界三大天才相媲美,所以,你的路還長着了,別那麼自以爲是了,知道不,我曾說過,真正的高手是懂得隱忍自己的,他不會把自己暴露的像個白癡一樣,好了,時間不早了。我們還是去看看你大哥的對手吧!”

    說完轉身便朝大殿飛去,留下張帆一個人在那兒思索,張凡暗自道:“或許自己真的錯了,以爲自己出自三派四城之一就覺得很了不起,從而一天到原沾沾自喜,也該是自己收心的時候了,再過了這次大會後,就和風月塵好好地歷練一番吧,讓自己真正長點本事。”說完,便朝着風月塵追去。

    風月塵和張凡兩人先後來到了了塵大殿,只見此殿豪華壯麗,似有幾分神韻,風月塵擡頭看了一眼大殿,似有幾分不解的神色說道:“了塵,了塵,了卻一切浮沉,這似乎在暗示人們放下心中的浮念,只可惜空有其名,而未行其事罷了。”說完,風月塵跨前一步,搶先邁入大殿,此時,大殿已經匯聚了很多人,數量不下一千,看着這麼多的修真少年,風月塵心中在想,是否自己的選擇是錯的,但現在,箭在弦上,也不得不發了.

    在由三派四城聯合組成的監察團中,一個白衣老者突然氣勢一放,變壓下了周圍的嘈雜聲,見無數的修真才俊都望着自己,那老者才緩緩說道:“今天各位能有緣聚在這裡,我也代表三派四城歡迎大家的到來,我叫蒼鬱,大家也可以叫我蒼鬱長老,我是萬劍宗的兩大護法使者之一,也是此次比武的最高責任人,今天晚上我們就要選出,各位明天的對手,應爲這也是決定大家命運的時刻,所以也請大家務必盡力,將自己的本事發揮出來,還有就是,在比賽中,不可對對手下殺心,也不得使用暗器,如果一經發現,那可不就是取消比賽資格這麼簡單了,我們要詔告天下,那是你或許就身敗名裂了,所以請大家慎之又慎,切不可違規行事。

    風月塵見那個自稱蒼鬱的老者有

    些奇妙,似乎他身上有股熟悉的氣息,但又不能肯定,見那蒼鬱長老講了半天,把所有的比賽規則都宣讀了一片才緩緩的說道:“爲保證比賽的絕對公平,我們三派四城聯合將這些門下弟子的修爲封住,讓後讓他們各自在這一羣紙堆裡選兩個,如果選出的兩個,就是明天將要比賽的兩人,而比賽場地也輪流排起,如第一對就是場地一,而第二隊就是場地二,以此類推。大家都明白了嗎?”

    下面人齊齊回道,都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自己明天的對手,很多修爲低錢的人,現在都祈禱自己明天的對手是個比自己還弱的笨蛋,但事實會這樣嗎,或許這就是你們心中長存的僥倖心理,修真之人也逃不脫。

    風月塵冷靜對待,看不出有什麼一樣神色,只是靜靜地等待着即將到來的結果,一陣宣讀傳來,風月塵與夢天遺,下午第二十一場地。在風月塵聽後,沒有什麼感覺,轉身便要離去,張凡看着風月塵落寞的背影,突然想到了,究竟是什麼讓他擁有超與他這個年紀的沉着與冷靜,或許他心中也隱藏了許多不與人知的秘密吧!

    回道休息的風月塵有些茫然,明天就是自己去追逐夢想的時候,他或許明白,這個比武大會他是非參加不可,首先自己想在古月界立足,自己就必須有一個合適的身份,而如果自己沒有這個身份,自己或許就不能光明正大的調查自己的仇人了,而第二個方面,則是因爲月滿神,月滿神修爲驚天,乃月界之神,這時不容置喙的事實,自己想要娶她,沒有一個名耀天下的身份,怎能配得上人家。想到着風月塵感慨萬千,有些沈孚的感覺,可自己有那樣的無奈。

    此時的張凡也已經回來,看了一眼心事重重地風月塵,故意說道:“你小子不會是怕你把,瞧你那沒出息的樣子,還怎沒去追逐那古月界第一少年的稱號,雖然你是沒什麼希望的但人生有時是身不由己,還是應該好好地奮鬥一樣,其實我從小到大也是一個孤兒,我也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誰,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是否還活着,是師傅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收留了我,然後就傳我功法,其實你別以爲我跟我師父兩見面總是嘀咕吵鬧,其實我和他的關係就像父子一樣親切,有時候他會罵我也是恨鐵不成鋼吧,但他對我的關心無微不至,其實我內心中最敬仰的人就是他了,其實你也可以的,只是或許你還沒找到方法,讓你釋懷你心中的煩惱。你或許可以嘗試吧,我還有點小事,我要出去一下,或許會晚點再回來。”說完轉身便朝屋外走去,

    看着張凡遠去的身影,風月塵欣慰的笑道:“有時候你小子還真會安慰人的,算了,打起十二分精神,勇敢地面對吧!”

    一夜的時光悄然而逝,黎明的第一道曙光照亮整個大地,整個龍遊山都沐浴在一片清晰的自然裡。或許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將會過去。只是那過去的會留給是人的是什麼呢?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