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三十六章 神秘少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三十六章 神秘少年字體大小: A+
     

    風月塵與張帆飛行了兩天兩日,總算是趕到了龍遊山,風月塵立於雲層中,俯瞰着腳下氣勢磅礴,雄渾壯闊的龍遊山,不禁心中感慨萬分,一股豪氣油然而生,身爲一道彩虹,雨過後就該閃亮天空,然所有人知道我的不同,風月塵看着下面盤山而建的比武場,大大小小不下於一百個,而山頂一個最大的比武臺鶴立居中,四周的建築也按和太極八卦而建,顯得很是神秘,看着下面摩肩接踵,談笑風生的人羣,風月塵對着身旁的張凡說道:“還是下去瞧瞧吧,呆在上面被那些老怪物發現了可不是什麼好事。”說完收斂起周身的氣息,將自己隱藏起來,而張凡也順勢而坐,把自己給隱藏起來。

    兩人很快找了個無人的地方現了身影,把徒步朝龍遊山走去,張帆對此抱怨有加,風月塵只是高深的笑笑,有些打趣道:“這樣是不是不能展現你的實力,不能引起萬千少女爲你尖叫,而感到心煩意亂啊。”

    張凡隨即回道:“呵呵,行了吧,我可沒那麼遜色好不好,我可是出自於名山大川的正派人士,可能會那樣招花引蝶的。”

    風月塵見張凡那樣的辯解,也只是笑笑,心裡知道他藏不出事,總害怕別人不認識他一樣,但風月塵明白,或許他有一天也會明白,有所收斂的,但他還必須經歷點什麼苦痛掙扎吧!

    風月塵說道:“還是趕緊過去把名給報了,不然什麼戲都晚了。”說完加快了步伐朝龍遊山走去。

    兩人很快便走到了龍遊山,找到了專門接待參加比試的人員,在他們的帶領下,風月塵很快便把所有的報名程序做完,等待着晚上的抽籤決定比賽對手。

    而此時,東張西望的張凡興奮一笑,對着風月塵道:“快更我來,我帶你引薦我師父去,嘿嘿,沒想到他老人家今年也被派來這裡主持比武大會,有意思啊!”說完沒頭沒腦的拉這風月塵朝着他師父奔去。

    只見一個五旬左右的老者映入風月塵的眼簾,只見此老者面向和藹但很莊嚴,一身青衣道袍揹着一把寶劍。一身仙風道骨,鶴髮童顏,給人極不簡單的感覺,風月塵在面對老者時,努力地隱藏着自己的氣息,不然對方發現。

    張凡在一見到這個老者時,便鞠禮問候道:“徒兒張凡,拜見師傅。”

    那個老者停止了與身旁人的談話,轉身看着張凡,有些疑惑道:“嗯,你怎麼會在這裡,我不是讓你外出歷練了嗎,你感情是跑到這裡來看熱鬧了啊,早知道我就不放你出,盡給我丟人顯眼。”

    張凡聽後,摸了摸腦袋。隨即趕緊道:“師傅,你這可是冤枉你徒兒了,我可以一直都信奉師傅你老人家的話,一路斬妖除魔,努力入世歷練啊。”

    張凡他師父想了想,有些懷疑道:“得,你小子就知道玩弄花樣,你小子心裡有多少花花腸子我有不知道的,說吧,這次跑到這裡來,,是想幹什麼,別說是想我啊,這

    次大賽很重要的,你可別給我添亂啊,不然,嘿嘿,小心我揍你!”

    風月塵看着眼前這對有趣的師徒,在他們爭論了一會後,張凡隨即想到了風月塵,趕緊拉着身旁的風月塵對師傅道:“師傅,就是他在徒兒危機的時候,打敗了霸血,就下了徒兒,徒兒此次也是隨他而來前來參加古月界第一少年的預選賽。

    風月塵見此,趕緊鞠禮說道:“晚輩風月塵,拜見前輩了。“

    老者打量了一下風月塵,眼神露出幾許懷疑與不解的神色,隨即正色道:“你不必拘禮,你或許也從我徒兒張帆那裡知道我出自哪裡,你以後就叫我玄真道長吧,不知你出自何門何派,就有如此修爲可以打敗霸血,那個霸血可是修真界出了名的邪惡毒害之輩啊!”

    風月塵見玄真道長正在打探自己的修爲,心裡不禁有些緊張,但表面上還是裝的很是淡定,見玄真道長一臉疑惑的移開意識時,風月塵才緩過一口氣來,笑着說道:“前輩見笑了,其實霸血在與張帆硬拼的同時已經受傷不輕,我只不過是略施小計,纔將他驚走罷了,晚輩可還沒那個實力啊,其實晚輩是無名無派之人,得以隱居之人傳授了幾年道法,便想出來應世修行罷了。”

    玄真道長聽後有些懷疑,但還是沒有再加追問,或許他也知道霸血這人的修爲,就憑先前這個無名無派之人,就像打敗霸血,明顯是不肯能完成的事。

    玄真道長收回了目光說道:“不管無何,我還是帶我弟子向你致意,說聲感謝,以後你如有什麼難爲之處,就來青雲派找我玄真道長便可,我必當竭盡全力。”

    風月塵趕緊說道:“玄真道長不必多禮,我們都是修道之人,見人於危難中豈有不救之理。”

    玄真道長見風月塵如此明理是非,尊歸守禮,不禁轉頭看着一旁還在嬉笑的張凡,嚴肅道:“看看你,就知道給我惹麻煩,回去後看我不收拾你,”

    說完,轉身看着風月塵說道:“老朽現在還有要事要忙,就不耽擱了。你們去找一個地方好好休息,好爲明天的比賽養精蓄銳,明白嗎,我可看好你我。”說完又遞給風月塵一個令牌,讓後就轉身離去了。

    風月塵拿着令牌,看着還在一旁嘀咕的張凡,說道:“還是聽你師傅的,找個地方休息休息。”

    在有了令牌後,兩人很快便找了一個人帶路,很快就被安排到一個上品的房間休息,風月塵玩弄着手中的令牌,打笑的看着還處於鬱悶的張凡,說道:“呵呵呵呵,有你這師傅的令牌還真是管用啊,說不定明天還有更加優惠的事呢,不會是直接晉級吧!”

    張凡不屑的說道:“還不是應爲我,你纔有今天的待遇,害得我又捱了一陣批評,回去,真老鬼肯定又要收拾我了,以後的日子難過了。”

    風月塵安慰道:“不拍,你那麼厲害的,說不定在一年後的古月界第一少年大會上那

    個第一名,那你那老鬼師傅還會整你。”、張凡鄙視了一眼,回道:“你以爲那三大修真天才是飯桶嗎,雖然我最近修爲精進了不少,但比起他們來說,還差得遠呢,我是沒戲了。”

    風月塵見張凡有些失意,便安慰道:“實力又不是決定比賽勝利的全部要素,打不贏就要動腦子嗎,想辦法在法訣上取巧啊,懂嗎,這叫智取。”

    張帆聽後恍然大悟,立馬興奮道:“對啊,這麼說我還是有機會的,哈哈哈,現在我還是得努力修行,等到一年後的那一天,奪個第一名讓那老鬼高興高興。”

    風月塵見張帆又要揚言立志了,知道自己安慰他的目的已經辦到,便說道:“我想出去走走,你要不要一起出去啊?”

    張凡鄙視了一眼,隨即又想到了什麼,便欣然同意了,和風月塵屁顛屁顛的出去了,兩人一路走來,發現爲了爭奪這個機會賽來了很多門派。整座龍遊山都人山人海,熱鬧非凡。

    一路上風月塵也碰到了許多的參賽之人,但大多見風月塵無門無派,而看不起他,就不願與他交流。風月塵對此視若耳聞,知道致謝人也不配成爲自己的朋友,只是一笑帶過。

    風月塵與張帆繼續的遊歷着龍遊山的風景,不知不覺,兩人就走到了後山,後山相比前山,就顯得有些冷落了,風月塵站在一塊巨石上,眺望着遠處雲霧飄渺的風景,略有所感。一個人沉醉在大自然的美景中,彷彿周圍的一切都消失無影,唯有這美麗的風景在心間,此刻,或許風月塵不會明白,能這樣無聲無息的進入天人合一的境界,或許那也是一種機緣。

    風月塵對返璞歸真又有了新的看法,修爲也在這無聲無息的參透中而更加精進,只是現在的風月塵還未察覺罷了。

    可突然陷入空虛幻靈狀態的風月塵猛然睜開的雙眼,因爲風月塵敏銳的靈識發現真有人在想自己靠近,而且此人好像和自己一樣,隱藏了氣息,使得自己在不驚動他的情況下,很難察覺到他的修爲。

    這時,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來,兄臺真是好雅興,不知能否容我一起欣賞着龍遊山的美景,風月塵驀然轉身,看着來人,只見一個二十來歲,相貌俊朗,一身黑衣打扮的年輕男子朝自己走來,身旁還尾隨着一個少女,少女大約十八九歲,相貌甚是美麗,一身綠衣打扮,更平添了幾分雅然愜意。

    風月塵淡雅一笑,回道:“有朋自遠方來,不亦說乎,自然兄臺有此雅興,我豈有敗興之由啊,在下風月塵,朋友張凡,不知兄臺大名。”

    黑衣男子宛然一笑,說道:“在下慕容雲天,表妹雲彩蝶,這廂有禮了,敢問兄臺來至那座名山仙府,師承何處?”

    風月塵笑道:“在下無名無派,只是一個散修的修真之人罷了,無意被一個術士傳授了幾年修真功法,變相來這裡看看自己這幾年的修真成果,還沒請教兄臺來之何處仙府?”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