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三十一章 無聲面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三十一章 無聲面對字體大小: A+
     

    風月塵體內的極光在聽到風月塵的命令時,迅速飛出風月塵體內的星雲八卦,馬上就將風月塵身前的暗黑色的能量球吸入到體內,通過星雲八卦不斷地去糠存精,吸收能量球裡的力量來壯大自己。

    噬心鬼在見到自己的能量球消失不見之時,立馬便明白了過來,知道自己中了風月塵的詭計,對此,噬心鬼咬牙嚼齒,口中怒吼連連,整個曲折的臉上顯得更加陰森邪惡,對此風月塵毫不在意,只是不屑的笑了笑,隨即說道:“你不是說這幻境光壁乃你所創嗎,那麼今天恐怕他就得易主歸位了,看看我是如何破你的幻境光壁的。”

    說完神劍橫胸,以無極太玄之勢朝着一個方向揮動,其軌跡看似雜亂無章,平凡似靜,可箇中的玄妙恐怕只有施展中人才知它的玄妙。五彩的光芒隨着神劍不停的變換,無數的異彩流光明滅不定,在這詭異的暗灰結界中尤爲凸顯,突然按異詭計會動的神劍正好停了下來,這時,神劍正好劍指蒼穹,暗灰色的結界此刻也在風月塵的施展中變幻不定,有着說不出的詭異,似乎發生共鳴似地,隨着神劍軌跡的移動不停地變換。

    噬心鬼在察覺到這些後,心知不妙,但不得不奮起反擊,因爲他知道就算風月塵使出些小伎倆,憑自己的修爲也足可以應付。對此噬心鬼再次匯聚體內殘餘真元,打算與風月塵來個生死一擊。

    月滿神見風月塵頭頂停留着一個星雲匯聚的太極八卦,也感到一聲詫異,不知這小子身上到底隱藏着多少不爲人知的秘密,或許他不說也有他的苦衷,那還是等他自己那一天願意再說吧,或許那樣會更好。想到着,月滿神打起了精神,專注的凝視着風月塵的反擊。

    整個結界內狂風怒嚎,雷鳴閃電,吹得風月塵衣衫飛舞,宛如天神下凡一般,頭頂旋轉的星雲太極八卦不停地旋轉,發出毀滅的力道。

    風月塵見時機已然成熟,冷酷的看着噬心鬼,高吼道:“我曾說過,今天必有一人要倒在這裡,拿出你的本事,與我一戰吧,蒼穹九破之天罡破,看我如何破你幻境光壁。”說完萬滅神劍猛然豎直斬下,劍尖直至噬心鬼。

    在風月塵蓄勢待發時,噬心鬼的攻擊也已準備完畢,站在暴虐的狂風中,噬心鬼臉上扭曲變形,陰森道:“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看我最後的一擊,送你進地獄吧。”說完使出了必勝絕技魔亂天下,只見無數的鬼兵魔將手握利刃,爭先恐後的朝風月塵撲來,風月塵的攻擊也已發出,只見頭頂的星雲八卦飛出無數的星辰隕落,宛如九天隕石落地般,夾着呼嘯銳利的氣嘯,撞擊到迎面而來的鬼兵魔將身上。

    無數的星辰隕落不斷地撞飛着迎面而來的鬼兵魔將,蒼穹九破中的天罡破就是引九天星辰爲己用,來攻擊敵人的,這些九天星辰擁有鬼神之力,非人力可比。再加上這幻境光壁本身就是一個星辰結界,並非是噬心鬼而創,只是噬心鬼在機緣巧合之下,無意掌握了他的秘密,然後佔爲己用,稱

    乃自創。風月塵在極光的幫助得知這是個星辰結界,在它的幫助下自己可以納爲己用,對此風月塵心中明瞭,但不顯露於臉色,使得噬心鬼還在自以爲是的認爲自己掌握了絕對的主動力量。可是恐怕它今天就得爲自己招惹風月塵而付出代價。

    噬心鬼所幻化出的鬼兵魔將在風月塵的星辰之力下節節敗退,很快便被*至身前,噬心鬼見大勢已去,打算隱入幻境光壁的結界中等待時機,可打算收手隱入幻境光壁的噬心鬼突然發覺,自己進入不了幻境光壁,幻境光壁好像在受某種奇怪意志力的控制,故意排斥自己。

    噬心鬼見自己隱入不了幻境光壁,而風月塵的星辰又追擊而來,自己現在是上天無路遁地無門,只得死扛硬拼了,噬心鬼狠了狠心,立馬在身外連布三道防禦結界,雙手死死的抵住結界的正面,打算以防禦之勢躲過風月塵這一擊,待他攻擊完後,自己再截住他的攻擊,讓他沒時間再次施展,自己就可以憑藉高深的修爲,以壓倒性的優勢取了他的小命,可是噬心鬼並不知道,現實是那樣殘酷無情的,人生中很多東西,很多事物,一旦自己錯過了,或許就再也沒有了機會了,他惹上風月塵,或許就註定了他必須死在這裡。

    風月塵的攻擊轉瞬而至,無數的星辰夾着毀天滅地之力不斷地撞擊噬心鬼的防禦結界,雖然噬心鬼修爲高深無比,可他就輸在了狂妄自大上,在一開始沒有憑藉自己壓倒性的修爲速戰速決,而是打算戲弄自己的食物,可誰知風月塵因禍得福,在這本來就是星辰匯聚的結界中獲得奧秘,現在更是顯得如魚得水。

    風月塵的攻擊不斷地撞擊在噬心鬼的防禦結界上,不斷的發出悶響,無數的星辰夾着流光溢彩不斷地撞擊在防禦結界上,使得噬心鬼臉上露出驚慌之色,眼見自己的結界節節敗退,三層結界已破其二,僅剩最後一道結界還在苦苦支撐,風月塵深知這是危及性命之時,如果自己不一鼓作氣將噬心鬼重創,恐怕以後就沒有這個機會了。

    當即,風月塵咬了咬牙,又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指引着星辰飛去的方向,而此時的噬心鬼也是毫無保留,將修爲提升至極致,頑強的做最後的垂死掙扎。

    星辰之力非比人力可比,噬心鬼縱然修爲驚天,但現在反被困在結界中也是無力迴天,對此,噬心鬼怒吼連連,口中不時的傳來咆哮嘶吼,整個人暴跳如雷,失去了一開始的從容不迫,在風月塵無處躲藏的攻擊下,噬心鬼的最後一道防禦結界也瀕臨破碎,在破碎的那一剎那,隨着而來的星辰隕落不斷地撞擊在噬心鬼身上,將它不斷擊退,並最終狠狠地撞擊在幻境光壁上,噬心鬼口中黑血如柱,不停的向外面噴涌,而此時風月塵頭頂的星雲八卦也到達了一個極限,風月塵神秘一笑,隨即便把星雲八卦收入體內。

    看着眼前重傷倒地的噬心鬼,風月塵沒有絲毫的憐憫,而是冷眼相看,宛如在看一個將死之人一般,風月塵手握神劍,慢慢的朝噬心鬼

    走去,一步一個聲響,這無疑是在震撼着噬心鬼那恐懼的心裡,也許在面臨死亡時,修爲高如噬心鬼這樣也不能坦然面對,看着迎面走來的風月塵,噬心鬼眼神邪惡憤怒的看着他,似有不甘,似有畏懼。對此風月塵淡然視之,因爲風月塵對噬心鬼早已下殺念,今天豈有不殺之理。

    十幾丈的距離風月塵走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走到噬心鬼時,風月塵神劍直指噬心鬼的脖頸,不帶絲毫憐憫的說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你惹到我,就必須得死。”

    噬心鬼在將死之宜,也不再躲藏害怕,只是心有不甘的回道:“或許我依然會那樣做,因爲我是鬼界的幻影使者,就算你今天殺了我,以後也會被鬼界萬千鬼兵所追殺的,你這一生都不會安寧的,我雖死尤勝哈哈哈哈…….”說到這兒,噬心鬼猛然長笑,聲音甚是淒涼悲壯。

    風月塵視若未聞,只是冷冷地道:“相威脅我,我可不吃那一套,就算與你鬼界結仇,今天我也在所不惜,況且我今天在這虛空中殺了你,神不知鬼不覺,你認爲別人會知道嗎。”

    噬心鬼嘲諷的凝望着風月塵,嘴角露出一絲不明顯的陰笑,緩緩說道:“無知小輩,我實話告訴你吧,我來是執行鬼界之王的任務的,我們每個人手下的本命鬼燈都是有鬼界之主掌握着的,正有兩種作用,一來可以判辯我們是否叛變逃敵,二來也可以瞭解我們的狀況,今天你殺了我,就是把你的氣息沾染在了我的本命鬼燈上,哈哈哈哈,你永遠也逃不出鬼界之主對你的追殺。”

    風月塵對此毫無所動,只要是風月塵動了殺念,你就是與天下爲敵也在所不惜,風月塵嘴角浮現出一絲陰邪,緩緩地回道:“就算那樣,也阻止不了你今天必死的命運,說完他右手猛提神劍,劍尖豎直向下,直插噬心鬼頭頂的百會穴,劍尖立馬變插入了毫無反抗之力的噬心鬼頭頂,頓時噬心鬼便痛得臉色扭曲,全身無力的顫抖抽搐,可是重傷的身體使得他毫無反抗之力,只得憤怒的看看風月塵,風月塵對此視若未見,努力地吸收噬心鬼體內的黑暗真元,來壯大自己。

    風月塵明白噬心鬼乃十惡不赦的人物,自己對他沒必要有絲毫的憐憫之情,而且風月塵發現自己的惡魔飛翔發掘具有吸收他人修爲來壯大自己之能,但這也有侷限性,那就是所吸收的真元必須是黑暗屬性的,而噬心鬼的真元自認也是黑暗屬性的,所以風月塵毫不猶豫的打算納入噬心鬼的修爲,噬心鬼在被風月塵吞噬修爲時,猶如癱軟了一樣,除了眼珠還在驚恐的轉動,身體連動的機能都已喪失,一炷香之後,風月塵收回了神劍,調整了一*內的情況,把噬心鬼的真元去糠存精,把邪惡的精髓連根出去,未留下純正的暗黑真元,在噬心鬼的修爲的幫助下,風月塵的修爲也前進了一大步,現在也進入到了歸真境界的後期,稍有時機,風月塵便可突破瓶頸,達到合道之境,那時風月塵的修爲在天下修真界也算得上是高手級別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