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二十二章 無盡虛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二十二章 無盡虛空字體大小: A+
     

    說是遲那是快,這些事都是在眨眼之間。兩人一前一後相繼進入星雲,本以爲趁着三道毀滅光束射出之際,可以迅速進入時空之門,可沒想到的是,三道毀滅性的光束間隔時間如此之短,風月塵和月滿神剛進入星雲,三道毀滅光束朝着月滿神迎面而來,突如其來的毀滅光速,使得月滿神心中大異,迅速閃避可已不及,無奈只好閉上眼,聽天由命。

    這時,晚進一步的風月塵見狀,暗道一聲不好,隨即立馬便推開月滿神,由於力的反作用,風月塵的身子卻向前傾,風月塵暗道不妙,但已來不及閃避,毀滅之光瞬間而至,三道毀滅光束作用在風月塵身上,風月塵清楚的感覺到身體在被強烈的火灼燒一般,身體疼痛難忍。

    躲過一劫的月滿神見風月塵爲了救自己,不惜以身相博,心中頓時百感交集,沉着冷靜的態度頓時拋到九霄雲外,不斷大聲的呼喚着風月塵的名字,可是此時的風月塵已被疼痛麻弊了神經,已昏獗過去,被三道毀滅光束推向虛空裂紋,消失在時空的裂文裡。

    月滿神見風月塵快要被三道毀滅性的光束推向虛空時,月滿神身體一躍,試圖抓住風月塵的手,可終究還是慢了一步。眼看着風月塵消失在虛空。

    平時嫺靜文雅,遇事不驚的月滿神,此時茫然失魄,心中悲痛萬分,萬念俱灰的對着虛空久久呼喚風月塵的名字,可無際的虛空並無因此而改變,而是一如往常的那樣保持着它的神秘和詭異。

    月滿神此時滿心的自責,心中痛不欲生,如果不是自己一味要來取出此物,風月塵又怎會落到如此結果。可是命運捉弄人,風月塵爲了救月滿神不禁以捨命一推,可他卻被毀滅光束推向了無盡的虛空,月滿神心知毀滅光束的厲害,即使是自己都凶多吉少,何況是修爲尚淺的風月塵呢。

    月滿神整個人黯然失色,呆呆的跪在那裡,不知所措,淚水無數次的模糊了她的眼睛,哀思如潮,整個人像丟了魂似的,在哪裡木了的望着無盡的虛空。

    也不知過了多久,被三束毀滅光束帶入虛空的風月塵如一葉扁舟。漂浮於廣闊無邊的虛空中,無數的星雲在其身旁擦肩而過,整個人衣衫襤褸,身上被三道毀滅性的光柱穿出三個大大的血洞,此時血淋淋的傷口還在不斷地滴落着鮮血。看上去極其悲慘。可風月塵毫無察覺,仍然陷入死般的沉睡。

    也不知過了多久,重傷虛弱的風月塵醒了過來,眼神艱難的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自己正飄浮在虛空中,四周飄浮着無數的星雲,遠處黑暗的虛空彷彿像惡魔的嘴一樣,想要把那些人兒一起吞掉。

    風月塵喃喃自語道:“難到這裡就是所謂的冥界,爲什麼會沒有鎖魂鬼前來鎖魂呢,難道,冥主也同情我!”似乎在詢問,也似乎在嘲笑,說完無力的笑了笑,可突然一道閃耀的光茫引

    起了風月塵的注意,可當風月塵打算仔細觀察時,它又消失無影無蹤,當風月塵打算放棄時它又顯示出來。令人懷疑。風月塵想打算轉身看個究竟,可剛轉身,身體的疼痛瞬間傳入神經,痛的讓他差點再次昏獗過去。

    風月塵此時才低頭髮出,自己的胸前,有三個貫穿身體的血洞,在血洞的邊緣分別留下了暗紅,暗綠,暗紫三個顏色,風月塵此時才恍然記得自己爲了救月滿神,被三道毀滅光束帶入了虛空。

    此時此刻,眼前又浮現出月滿神那花容月貌,美得驚豔的臉,心裡卻暗暗思念,希望她能安然無樣!可身體巨烈的疼痛也時刻的提醒着風月塵,自己還活着,自己還沒有死去,低頭看着胸口的血洞,思索着爲什麼自己沒有死去,在那三道毀滅光束的衝擊下,自己可沒有那個能奈可以擋住得住那三道毀滅性的光束,那又是什麼救了自己。

    風月塵腦中不斷的思索着這個問題,忽然間發現自己兩手空空,手中的萬滅神劍什麼時候不見的,難道是那時它張開了結界,保護了我,一切的一切,此刻都在腦裡徘徊,此時,風月塵是乎想到了什麼,意念一動,神奇無比的萬滅神劍就出現在自己眼前,看着萬滅神劍劍身上的痕跡,風月塵便明白了,在自己被疼痛昏獗時,萬滅神劍發現自己的主人失去了意識,而眼前主人又遇到攻擊,萬滅神劍便脫離了風月塵的手,自主的護住風月塵的胸口,憑着永恆不滅的性質,硬是擋住了毀滅光束的攻擊,把必死無疑的風月塵從死神的手裡拉了回來,風月塵看着眼前的萬滅神劍,感激的說道:“謝謝你了,老朋友,在被封印的萬年時間裡,也只有你一直陪在我身旁,風月塵艱難的伸手摸了摸神劍,神劍似乎會意,在風月塵撫摸下,劍身發出一聲劍嘯。絢麗的五彩光芒將風月塵包裹住。

    風月塵看着萬滅神劍,又想起了自己如今的處境,不禁眉頭緊皺,眼下自己的處境不容樂觀,雖然未死,但身體的機能正在逐漸消失,不用多久自己就會再次陷入沉睡,從此,再也醒不過來,永恆的留在這虛空中,爲它多點綴些顏色罷了。風月塵此時也放棄了對那道神秘光束的探索。

    風月塵低頭仔細的查看了一下傷勢,發現自己的十成經脈有九成被毀或堵,而且還在持緒的惡化下去,進入時空之門時自己便受重傷差點死去,要不是月滿神修爲高深,恐怕自己現在就早去閻王殿報到了。

    舊傷未好,新傷再來,身體已經遠遠經受不住了,身體的機能正在逐漸消失,想要自行療傷都不太可能了。、

    隨着時間的流逝,也不知過了多久,風月塵發現傷勢惡化的速度正不斷加快,身體的機能也正飛速的消失,此時,惡化的傷勢已使得風月塵的身體不能動彈,元神也被禁錮在身體中不能飛出。由於流血過多和身體的不堪重負,風月塵的意識

    也漸漸地變得模糊不清,

    周圍一片寂靜,意識處於半休眠狀態的風月塵也不一嘆,:“好安靜啊!一個人也沒有,重傷的身體已經支撐不下去了,要走了嗎?,只是我還能留住你嗎?”

    靈魂發出的質問,在異域虛中顯得那樣的蒼百無力,意識的模糊已勾不起思緒的漣漪,意識漸漸趨於浩翰的虛空。只見此時的風月塵飄浮與虛空中,由如一片飄泊在水中的落葉一般,禁止不動,此時的風月塵正處於意識模糊,靈魂飄散的零界階段,或許再需片刻,恐怕就會永遠的消失於天地間

    此時,過往人兒的畫面現在都一一浮現在風月塵眼前,彷彿在依依與他道別,父親,母親,妹妹,還有萬年以前的好友,還有那個神秘的師傅,無心,張凡此刻都依依浮現在眼睛,他們都圍繞着自己,不停的旋轉,由開始的微笑,逐漸轉化爲焦慮的神態,每個人都好像焦慮的在對自己說些什麼,可是意識漸漸模糊的風月塵已無能力去傾聽了。風月塵感覺自己疲憊不堪,好想就此沉睡。

    ,可此時,一個美麗的身影卻浮現在眼前,看着她淚流滿面的臉,風月塵感覺心很痛,想要去幫她擦去掛在眼角的淚花,可剛要伸手,月滿神的身影卻急速向後退,以差之毫釐的距離躲過了風月塵的手,風月塵發現月滿神正逐漸消失在後方的星雲中。風月塵看着快要消失於星雲中的月滿神,滿心的不甘,想要去抓緊月滿神,可嚴重致命的傷勢已容不得他前去追溯。

    風月塵以爲月滿神受到了威險,而自己卻無能爲力,心中不禁憤怒不已,正是因爲風月塵的不甘,激發了身體本在的潛力,使得重傷的身體一顫,發出淡淡的光茫,懸浮在風月塵的身邊的萬滅神劍,見主人還有意識,自主的飛入體內,保護着風月塵的意識不被消散。

    此時,處於靈魂消散零界點風月塵怒髮衝冠,心中滿是不甘,靈魂的憤怒激發了風月塵身體的潛能,使得萬滅神劍一震,也再次進入風月塵的體內,爲主人把守心靈的最後一道門戶!保護着風月塵的意識不被飄散。

    風月塵看着月滿神飄去的身影,而自己卻無能爲力,心裡充滿了憤怒,但冷靜下來後,風月塵明白,憤怒是沒有用的,只有想辦法活下去,纔有辦法拯救心愛的人,或許疲憊不堪的身體左右着我的意識,想要停下來休息,可風月塵知道,再這樣下去,就算有萬滅神劍把航也無力迴天了,自己現在絕不能被懦弱的思想打敗,自己必須站起來。

    風月塵咬緊牙關,艱難的控制着體內的萬滅神劍,努力的匯聚着四周的靈氣進入體內,轉爲真元,給自己運功療傷。幸好的是,虛空中星雲密佈,蘊含的靈氣充沛,再加上風月塵又混元決這等加快療傷的上古法訣。可在一開始,修護經脈的速度和身體惡化的速度幾乎相等,療傷幾乎毫無進展。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